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脑壳痛。

吉留彩趴在床上睁开了眼睛, 后脑勺的部位传来阵阵疼痛,大概是昨晚睡觉姿势不大好。

她用手掌抵着脑袋从床上爬了起来,眼前看到的是她熟悉的自家小阁楼, 只是从高二以后已经很久没在这里睡过了, 而唯一的不熟悉是这次多了个一身黑的大兄弟,此刻正坐在她的懒人沙发上,姿势还怪潇洒的。

“……五条老师?”

啊,是了是了。赶紧回顾下前情提要, 因为各种各样的工作任务,五条悟跟乙骨忧太现在都在她家暂住来着。

吉留彩的脑子开始运作, 她下床伸了个懒腰,做起了简单的伸展运动。明明睡了一晚上, 身体却跟搬砖一样劳累。

此刻腔调老好的白发男人已全副武装, 高专、制服穿得整齐,脸上的绷带缠得严实。以至于她都分不清楚, 他是昨晚出门刚回来还是起得老早准备出门。

她站起来走到五条悟面前,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对方完全没有反应, 大概还在睡觉吧。

不过她是怎么莫名其妙睡到阁楼上来的?她记得自己昨晚是跟老妈一起睡在一楼卧室的。

见鬼的,完全没有这段记忆。

她看了眼五条悟,转过头看了眼沙发床, 又猛地转回来再看了眼五条悟。

等等……不会是她半夜梦游偷袭了人家吧?!

她做了最大胆的假设。

所以他才睡觉都穿得那么严实, 还坐在床头盯着她以防她再度行凶。

“…………”

她应该没有这么凶残吧……大概。

因为各种奇怪的假设,吉留彩已经开始捏住下巴盯着五条悟打量了起来。与之前在电车上的小憩不同,这次是随意转换的自由视角。她不自觉打横了脑袋,从下往上看来猜测他眼睛上的绷带会不会有偷偷看路用的缝隙。

结果当然是没有找到。

她撇撇嘴,兴致缺缺地将目光从他的眼睛处往下移动, 然后停顿了好一会儿。

其实五条悟算是浓颜长相,遮住那双顶配的眼睛后,重点就会落到下半张脸。他鼻梁高挺,下颚线生得有些凌厉,平时跟她说话时总会轻扬的嘴唇此刻抿成一条线,显得整个人淡漠疏离了很多。

就好像他本就应该这样一般。

吉留彩敛下表情,慢慢地眨了下眼睛,她伸手想要碰下他的鼻尖,温热的气息自然而然地扫过皮肤,缠绕她的手指。

但无论她怎么靠近,她都会在离他两公分的地方停止,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碰触。

是了,就是这种感觉。

虽然平时总是会说些轻佻的玩笑话,也会做些师生或是朋友关系以上的亲密动作。但多数是在被动接受的她并不清楚,吉留彩和五条悟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距离。

说到底……都是因为这个无下限术式开启的缘故吧?

吉留彩有些烦躁地拍了拍五条悟那张根本碰不到的脸。

她是多想不开才会在一大早思考这么复杂的问题,还是换个更有价值的问题吧。

比如这个无下限开着的话,讲不定真的能实现她昨晚那个上下铺的设想,两个人就算睡在一张床也不会挨到一块儿。那种抱了但又没有完全抱的状态。

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严谨态度,吉留彩转身背对起五条悟,他在懒人沙发上的睡姿其实跟正常坐着差不多,两条大长腿摆出二郎腿的姿态,所以大腿那块儿的位置看着还挺好坐的。

没错,她要亲身试验下这个人体座椅到底好不好用,反正刚才有那层“无限”挡着,了不起就是一屁股滑倒在地,她马步扎牢一点就行。

这么想着,她便卸下一半的力气向后坐了下去,但与料想的发展不同的是,迎接她的不是空气座椅,也不是摔一个屁股蹲儿。而是非常突然地被揽腰抱进了某人的怀里,一下子坐在他的大腿上,与方才碰触的“无限”不同,这是柔软有温度的真切怀抱。

撇去过于惊吓不谈,他的大腿与刚才看起来的一样,确实非常好坐。

吉留彩吓了一跳,想跳起来又被压了回去,身后的人慢腾腾地将手臂穿过她的腰侧将人固在怀里,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懒散又透着无奈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你真的好无聊哦,彩。”

“……你也挺无聊的,五条老师。”

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绝对在她犯蠢前就醒了。

“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嗯?”五条悟歪了下头,耸了耸肩膀后用极为欠揍的语气说道,“我一直都醒着啊。”

“……………………”

大概是感觉到了吉留彩额角突然蹦起来的青筋,五条悟一秒转了态度,当下表演了个没正经的猫猫捧脸,试图降低她的杀气。

“诶~老师只是想装睡看看,彩会不会趁老师睡着没有防备的时候,做什么羞羞的事情嘛~”

“…………”

看吧,又说起了这种没个正形的玩笑话。

吉留彩自觉拿起了五条悟骚话防御盾,并配合了一个无语的表情。

她能做什么羞羞的事情?

吉留彩想起了高中时期最爱看的少女漫……好吧,她现在也很爱看。

说起来,她记得阁楼的书柜里有不少她以前买的漫画。

诶?怎么感觉少了两本?都不连号了。

她环顾四周,最后的目光移动到五条悟身上。他笑得怪人畜无害的,而且这么一大老爷们儿,应该不会无聊到睡不着看她的少女漫吧。

……算了。

不过按照那个的一般套路,这种时候她确实应该偷亲下他才比较符合剧情发展。

目光再次下移,落到了他的嘴唇上。

与刚才不同,五条悟又恢复成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虽然昨天吐槽了句他口袋里还放了润唇膏这种事,但现在再看,还是她认知里仿佛开了特效一样的柔软。

“彩不会是在想刚才是不是应该偷亲我吧?”

“!!!!!!”

她特别惊恐地捂住胸口与他拉开几公分的距离,无敌的六眼不会厉害到连她心里想什么都能看到吧。

但这样的反应无异于承认,五条悟有些好笑地向她倾过身体,将刚才拉开的几公分再度补上,甚至更近了些。

“彩在想什么真的太好猜了。”

这么说着,他忽然改变了姿势,原本环抱的双手拉过吉留彩的手臂让她正对着自己,然后一手揽过她的腰,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重新固住新的坐姿。

这次她就算是转头也逃不开了。

五条悟坏心眼地笑笑,他有些刻意做作地嘟起嘴,拿食指点了点下唇,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对她说道:“既然彩彩这么想要的话,那五条老师只好热情大放送啦!”

“………………”

啧,她应该怎么回复呢?

按照流程走,这种时候她需要再度无语加无视,然后顺势从他的怀抱离开,说上两句“老师,您听听自己在说什么”的常规吐槽。

眼前的尴尬局面大概率就会解除,大家该干嘛干嘛,迎接新一天的美好。

她知道的。

他也知道的。

但这次却有了不一样的发展。

吉留彩掩下眸子抿紧嘴唇,在应该出言吐槽的时候,她鬼使神差地直起身子高高地仰头,然后在他逐渐睁大双目的注视下,用嘴唇轻轻碰了下他的脸颊。

真的只是一下。

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很快像触电一样收了回来。

身下的人形座椅因为她的突然袭击变得僵硬,那只点着下唇的食指甚至没有放下来,而另一只怀抱她的手也因为一瞬间的失神松了开来。

“……多、多谢款待!”

吉留彩这么大喊了一声,鬼知道是怎么想到这种破台词的。

她立刻从五条悟的腿上撤离站了起来,看准房门的方向就往外冲,以防自己在混乱中撞墙。

在跑出阁楼的时候,她的余光瞥见了一度停止运作的白发男人反应了过来,他从懒人沙发上站了起来,不再有任何迟疑地跟在她身后追了出来。

妈呀!他追出来干嘛啊!

发现这一事实的吉留彩更加混乱了。

她加快步速冲到楼下,连头都不敢回。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她刚才做了什么?!五条悟骚话防御盾怎么就突然失效了呢?!!!

她竟、竟然亲了五条悟???

啊啊啊啊啊她一定是昨晚把脑袋睡扁了才会做出那样的事!难怪后脑勺会这么痛了!

明明是自己家,下到二楼的她竟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好。那种紧张感用昨晚刚玩的生化危机7作比,就像是有二十个老岳父拿着电锯在她后面追着要剪碎了她。

总之……先回房间吧!

她朝自己的房间又是一顿小跑,却在走廊的拐角处撞到了本该在她身后的白发男人。她鼻子结实地碰到他的肩膀,对方一把将她揽住,紧贴在腰侧的掌心格外炙热。

是啊,她该想到的。

只要五条悟是认真地想堵她路,她哪里有逃掉的机会。

怎么办啊!她没想到自己真的会见色起意啊!五条老师……不会让她赔钱吧?!天地良心,她自从跟他混以后,一份工资都还没领过!哪儿来的钱啊?!

她紧张地大气都不敢出,吞了口唾沫:“……五条老师,我、我不是故意的!”

“……”

男人没有接话,而是又向她走了半步,好一会儿后才轻声喊了她的名字,声音有些干哑发涩。

“……彩。”

事实上,五条悟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上来。

昨晚他将吉留彩从乙骨忧太那儿抱出来后,不方便贸然送回还在睡觉的吉留妈妈那里,所以才安置到了本该是他睡的阁楼沙发床上。

他又搬了个懒人沙发,原本是准备小睡会儿。等吉留彩醒来后,再与她沟通下关于咒灵祈本里香的事情。

他却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大脑在冷静地思考特级咒灵附身咒术师后所带来的各种可能,但从眼前划过的却是刚才看到的,自己的两个学生在床上安然相拥的画面。

奇怪的感觉从心里的某个角落溢了出来。

他不是很喜欢。

但那是受了咒灵的影响吧。

姑且还在理智地分析。

不管怎么说,今晚他是肯定睡不着了。

所以他无聊地翻起了阁楼书柜上的漫画,时不时看一眼无意识地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吉留彩,以防她翻过头摔到地上。

这么一看就看到了早上,他刚把漫画放下,就察觉到吉留彩要醒了。他起初没有要装睡的意思,是她先以为自己睡着了。因为觉得很有趣,所以他顺势真的装了起来,而这样的桥段让他联想到了刚看完不久的漫画剧情。

但他没有想过吉留彩会真的亲上来,虽然只是在脸颊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冷处理或许会是比较好的选择。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某种更加盛大的情感淹没了之前溢出的奇怪感觉化作驱动力,让他在这个时候毫无章法地动用术式将人堵在身前。

这到底会是什么东西?

他想要看得再清楚些。

手指挑起了绷带的一角,男人苍蓝的瞳孔在浅白羽睫之后闪过不一般的光芒,映出的是她傻透了的模样。

“彩。”

再一次的。

轻声喊出了她的名字。

带着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第一天√

嗯!只要我不睡就还是今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