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气氛微妙。

不对……与其说是微妙, 不如说是不妙。

吉留彩又往后退了一小步,后背抵在了墙上,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俯身轻唤自己名字的男人, 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她想找些非常拙劣的话题搅散现在的气氛, 但偏偏他看着她的样子变得跟过去很不一样。那是从眼底透出的柔和光芒,划过无垠的蓝天再坠入浩瀚的星河,她甚至怀疑自己其实晕3d。

这真的……非常不妙了。

到底有多不妙呢?

就是这个时候,五条悟要是开口跟她借钱, 她都会一口答应,立刻把钱点好塞进他手里。他要是客气地表示不要, 她还会跟他急的那种。

这样下去不行。

她必须得脱离这个尴尬的局面,防止自己再脑子一抽干坏事。

吉留彩干咳一声, 再度默默端起五条悟专属防御盾, 还想再抢救一下。

“五条老师,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 我先……”

她这么说着,小心翼翼地侧过身子准备绕开他开溜。但还没挪动半步便被他忽然一把撑住墙壁的手臂拦住了去路。

发出的响动震得她当初愣住。

竟然又出现了, 古早味的少女漫套路, 传说中的男主壁咚桥段。

她嘴角一抽,这家伙窝在阁楼翻看她漫画的可能性再度拔高。

“彩怎么可以没经过老师同意就自己先跑了呢?”

他撑住墙壁向前倾斜身体,貌似真诚地提醒了她一句。

她想了下, 更加真诚地回了一句:“……怕你问我借钱算理由吗?”

“…………”

五条悟再度吃瘪, 他微蹙眉头,并不打算解释自己一点都不想问学生借钱。

这个时候,他只想……堵住那个不知道下一秒还会说出什么怪话的嘴巴。

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用身高体型的优势很容易将她再度抵到墙上正面自己。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拇指指腹向上轻蹭嘴角, 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要好好听老师的话啊。”

“……?”

没等吉留彩反应过来,他忽然低下头,指腹施力启开了她的嘴唇。

“!!!”

可就在这少女漫剧情要走偏的时候,她身后抵住的墙壁忽然戏剧化地消失不见了。背部失去依靠但力还在,她完全没有防备,拽着还保持壁咚架势的五条悟一起向后倒去。

光顾着演绎少女漫剧本的他们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个所谓的墙壁根本就是扇门,还是她卧室的房门。

所以刚开了门的乙骨忧太也很震惊,他是把刚才五条悟帅气的壁咚当成了有人敲房门,没有完全睡醒的他起身去开了门,然后就看到了这么刺激的一幕。

他赶紧将两人一把抵住以防他们摔倒在地,少年偏瘦的身板差点就折了,其中一个还是一米九的成年男性。

“……吉留同学……五条老师……你们一大早的在干什么啊?”

他艰难地从最底下发出了声音。

最上面的五条悟很快站直了身体,搭了把手拽起夹在中间混乱加倍的吉留彩,这才拯救了感觉快要吐血了的乙骨忧太。

他确实是大意了,没有选好场所,或许无敌的六眼也会有眼里只有一个人而顾不得其他的时候。

比如刚才,又比如现在。

五条悟随口说了句在跟彩在晨间运动回复了乙骨忧太,然后慢条斯理地整理起双目之前凌乱的绷带,但视线始终紧紧地盯着忽然不再作声只注视着少年的女人。

因为在见到少年的一瞬间,吉留彩立刻甩开了他拉住她手腕的那只手,没有特别的原因,就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她只觉得脑袋嗡得一震,后脑勺的疼痛忽然加剧。但只是短短一瞬间,那个疼痛又迅速地消退了,她甚至来不及喊一声痛,眼底的情绪变得非常平静。

“……忧太。”

好一会儿后,她亲昵地叫了声正揉着脑袋思考刚才五条老师在说些什么的乙骨忧太。

后者转头迎向她的目光,露出轻柔的笑容向她重新打起招呼。

“早上好,吉留同学。”

她一愣,随后加深笑容:“嗯,早上好。”

抬手摸上他的脑袋,她试图抚平因为睡姿不佳而翘起的好几处头发,而这样亲密又忽然的动作也惹得对方怔了怔,稍显疑惑地回看过去。

不过有人比他反应的更快。

五条悟适时地打断了两人的交流,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对吉留彩说道:“彩,我的头发也睡乱了诶。”

“……您的头发还会乱的吗?”

吉留彩晃了下神,听到他的话后大力抽动嘴角。之前就吐槽过她无法理解他是怎么只靠绷带就把头发竖起来的,明明是那种柔软的发质,摸起来的顺滑手感让作为女性的她都羡慕得不行。

见她愤愤的样子,五条悟笑了笑,没再继续为自己的头发多说什么,而是总结发言性质地来了句:“当然不会乱了,老师我的形象无时无刻不是完美的。”

“………………”

硬了!

拳头又硬了!

吉留彩没再搭理他,又把目光转回到乙骨忧太身上,加大力度地再压了把他翘起的头发,这哪是是靠手能压下去的。

“等下拿个热毛巾搁在上面就好了。”

“……嗯。”

乙骨忧太还是愣愣的模样,他迟疑着点了下头,被五条悟拍了把肩膀叫去先洗漱,便向他们打了招呼离开去一楼。

望着少年下楼的背影,吉留彩慢了半拍地歪了下脑袋,她怎么感觉……今天的忧太弟弟怎么看起来怪可爱的?也不是说之前不可爱,就是今天好像又可爱了很多?感觉整个人都散发着该死的魅力?

麻了,她竟然对个孩子发出这种评价。

戳瞎她算了。

吉留彩赶紧甩了甩头,看向五条悟试图找回点大人的自制力,正好看到他正下拉嘴角满脸的不爽,嘴里还碎碎念着什么“祓除算了吧”的话。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说啊,彩的心要更坚定才行吧!”

最后大声嚷出了这么一句话。

吉留彩思考了下,对他郑重地点了点头:“五条老师你说得对,坚定的人性确实非常重要。”

“……算了,你这么理解也行吧。”

“哦。”

五条悟耷拉了一秒的脑袋,决定把原定的真正晨间运动——“关于咒灵里香的谈话”重新发起,他几乎可以认定自己在昨晚有想过的某个最糟糕的假设正在发生。

但刚要开门,楼下的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在底楼的乙骨忧太去开了门,是与他们约好了今天一起前往乌野练习排球的虎杖悠仁提早来报道了,他另外还带了个没有见过的银灰发色少年进门。他穿了件高领将半张脸遮得严实,在天气早已转暖的前提下,站在短袖短裤的运动服虎身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啊,这位前辈是刚才在路上碰到问路的,好像是来找五条先生的。”

配合虎杖悠仁的介绍,少年抬手朝站在二楼的老师打了招呼。

“昆布。”

准时报到。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第二天√

以及上章修了点补充了细节,可以再看遍。

真·吃了两颗保心丸的蛋蛋去碎觉了【躺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