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连接体育馆和校舍的是中庭部位的花园, 此刻正值中午时分,阳光正好,空气清新, 乌野的绿化向来做得很好, 花坛的鸢尾花正值花期,微风吹起便能伴着枝叶沙沙作响的声音闻见清甜的香气。

周末的学校没有多少人,仅有少数几个社团借用场地训练。中庭的樱花树刚过落樱缤纷的时节,远远地可以看到树下站了个穿着运动服的长发女人, 配合这会儿的美好意境,让附近路过的几个学生都驻足望了过去。

但只要再往前凑近了看就能发现她此刻格外狰狞的表情, 眼睛睁得跟铜铃那么大,还张大嘴地呼呼喘气, 吓得那几个学生立刻扭脸跑走, 表示什么都没看到。

是的,此人正是从体育馆用买饮料做借口跑走的吉留彩, 树下的这个位置是她学生时期常来吃午饭的地方,从体育馆冲出来就下意识往这里跑。

吉留彩捂住胸口用力做了好几个深呼吸, 狰狞的表情稍有缓和, 抬眼看到的真正蓝天白云让她心情平复了很多,狂跳的心脏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节奏。

冷静。

冷静。

保持冷静。

她重复对自己说了好几遍,在远离犯罪对象后那不道德的情绪应该会消失。脸上挂起优雅浅笑, 她向中庭摆放的自动贩卖机走了过去, 计划是淡定地买上几瓶水带回去给大家,然后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很快她便找到了机器,跟过去投放的位置一样,她掏出投入银币,看了下给孩子们的运动饮料和五条悟比较常买的果汁, 然后脑海内简单地过了下有几个人要买几瓶水。

结果在正常切换人物图像时该死地卡在了黑发少年温和的笑容上。

——“吉留同学。”

连喊她名字的样子都那么可爱,脑内形成的少年形象再度经过了数道美化,炸得她当场就拿脑袋砸向了自动贩卖机。

好吧,现在并不是买饮料回去的好时机。

吉留彩直起身子,揉了把吃痛的额头,投下硬币买了罐冰可乐抵在脸颊上冰敷,独自一人拐道走进了校舍,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慢慢消散这来势汹汹的爱意。

乌野的校舍分为东西两栋楼,一栋是主要教学用的教室,一栋则是实验用的公共教室和其他办公区。平时都是学生的校舍此刻空无一人,明亮宽敞的走廊,窗明几净的教室,阳光从外轻洒在桌椅墙壁,黑板上还留有下周的值日排版表。

吉留彩走进的是她二年级的教室,里面当然没有其他人在,她找到了记忆里自己最后的座位坐下,那是靠窗的正数第三个位置。她手肘抵在桌上撑住下巴,从这里往外看出去的景色竟然跟以前完全一致。

她放下手里已经完全被脸颊捂热的可乐,终于稍稍将温度降到了正常水平,而再度沉浸于过往青春的心情把她注意力调整回了正面方向。

之前有说过,高二之后她休学了一段时间,所以整个高三都是断断续续跟小一届的学弟学妹念完的,甚至没有赶上毕业典礼。所以对于她而言,二年级才更像一个完整的班级,留下的回忆也是最多的,一帧一帧,一幕一幕,编织成巨大的网将她覆盖。

她伸了个懒腰,托腮的姿势变为了侧身趴在桌上,脑袋枕在臂膀处,眼前的画面降低从窗外的景色转为了窗台下的灰白贴砖墙壁。

说起来,她以前还干过很蠢的一件事。念书那会儿,她桌边的瓷砖坏掉裂开过大缝,是可以抠出大半块儿又能再硬贴回去的状态。她无聊地写过一张小纸条,然后折了又折把纸条塞进了缝里面又把瓷砖贴了回去,完全把它当时空胶囊在用了。结果可想而知,她的纸条和瓷砖的缝都没有撑过两个月。

“不过那个时候……我写了什么来着?”

吉留彩蹙起眉头想了想,应该是写了对未来的自己的期望,那是从国中时期就没变过,任谁听到都会感叹说“这也太普通了吧”的平凡期望。

找一份喜欢的工作,再找一个喜欢的人,那样一天24小时都会是幸福的吧。

确实很普通,但做到又确实很难。

找一份喜欢的工作这件事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找一个喜欢的人还能再努力一下吧。

坐在高中的座位上,吉留彩忽然想起了年少时期从未察觉的爱情,她大概是真的太迟钝了。但又有谁会在原地等她呢?总不能一转头就找到那个人吧。可能也是因为收到了青春的召唤,才会突然大脑短路一样,对乙骨忧太产生了奇怪的感情。

她自嘲地笑了笑,闭上眼睛转换了趴在桌上的脑袋朝向,而等再睁开眼时却忽然愣住了。白发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她另一边的座位,用几乎相同的姿势侧身看着她,占据了彼此的整个视野。

视线对上了,但一时间都没有说话,静得好像只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和偶尔从操场上传来的训练声。

“你怎么来了?比赛呢?”

最后还是她先开的口。

“想要找你,所以就不管了。”五条悟回得理所当然,继而又问道,“彩在这里有在做什么呢?”

“大概是……追忆往昔?”

总不能说是来劝说自己放弃犯罪的吧。

他听了这句话,漫不经心地笑了下:“彩是不是觉得自己忽然喜欢上了忧太?”

没有任何铺垫,五条悟的话问得非常直接。

被狠狠戳穿了心事,吉留彩窘迫地往后挪了下椅子拉开距离,看着五条悟的眼神格外惊恐,再次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他那无敌的六眼绝对还有洞察人心的可怕能力。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拉开距离是没有用的,她又改为刚才的反方向,朝五条悟那儿拉进了距离,探出半个身体用手捂住他的眼睛,虽然他本来就戴着覆住六眼的绷带。

“不要乱看了!五条老师!”

“那不是喜欢哦,彩。”

“……诶?”

“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

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在她没有还没有听明白的时候,男人拉过覆在他双眼的手轻握放下,另一只手扯下了覆盖半张脸的蹦带,露出苍蓝色的双眸,头发轻甩一下便恢复了垂落的发丝。

“要继续吗?”

“……什么?”

他笑了笑,看着她怔住的表情,忽然俯身过来贴到耳侧。

柔软的指腹轻蹭她的指尖。

然后,慢慢勾住。

“早上那个。”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五条猫猫到底能不能亲到呢!来来来!买定离手!感谢在2021-07-22 01:48:34~2021-07-28 23:54: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森森森林、主公家的白玉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开口榛子、多洛克、哀伤的黑猫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