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七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光流逝, 岁月如歌,转眼间,我们走过了二十余个春夏秋冬。今天我们又欢聚在一起, 共寻纯洁浪漫的时光, 找回失落的梦想和记忆。然而才发觉,让我们最难以忘怀难已割舍的依旧是那份浓浓的同学情!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但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乌野町一家居酒屋的包厢内,正拿着个从网上摘抄的小纸条激昂致辞的是一个戴高度眼镜的瘦高男人,说到最后已是热泪盈眶, 不能自已。台下作为听众的十余人纷纷拍手,直说不愧是年级代表, 写得词儿就是深刻,令人动容。

“来来来!各位!我们杯中酒!”

吉留彩也在拍手的众人之中, 想说不愧是高中时期蝉联三年班长的男人, 气势真是不减当年。再看其他人,因为是临时组局, 来的都是多是毕业后留在宫城工作的二年级同班同学,就连这家居酒屋也是他们老同学开的, 而她跟狮子尾五月这两个远从东京回来的自然成了大家关注的重点。

男女各自分组, 对着各自的闻讯对象进行围攻,同学会的基本套路还是工作婚姻这种常规话题展开,然后就会发现人生各异还挺奇妙。

比如, 体育保送生的野口在大学期间专业去学了金融现在回来继承了他爸经营的居酒屋。比如, 学习成绩并不好的吉村三年级发奋考上了县内最好的东北大学、比如,总嚷嚷要在演艺事业上发光发热的中岛现在成为了一名房产中介。比如,两个吵架吵最凶的小池和三浦毕业后结了婚,这次同学会肚子里已经怀了二胎。

“五月!你小子去做老师了啊!”

“真没想到,你上学那会儿可没少气鞍部那老头, 没想到现在自己去做了老师。怎么样?有没有被学生气坏?!哈哈哈!!”

狮子尾五月跟着笑了起来:“喂,我可是蝉联三年最受欢迎教师的好不好?!”

田中冴子打趣地接话:“这我倒是相信,毕竟狮子尾你可是在我们乌野也蝉联了三年最受欢迎男生的人物啊。”

“诶?还有这种评比的吗?!”

“哈哈哈是女生之间的不对外评比!”

“对了,吉留你怎么样啊?三年级那会儿完全没有你的消息了,一直到毕业你都没回来,隔了好久才听说你后来去东京了。”

“是啊是啊,那个时候田中这家伙还哭得很伤心!还说要捧着吉留你的照片一起拍合照!”

“对,不知道哪儿弄来的,还老大一张,我们好不容易才摁住她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怎么了,那会儿你们家不是……啊!!!”

吉村话说到一半就被边上的田中冴子一脚踩在脚背上,还使劲往下碾了几下。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听说过吉留彩是家里出事才没有继续学业。他想改口又想抱歉,嘴转不过还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捂着下半张脸嗷呜乱叫地在地上滚。

田中冴子以大笑的方式掩盖刚才差点踩雷的窘境,及时把话题转了回来:“我这不是想跟好朋友一起拍毕业照吗!”

吉留彩知道大家刻意在回避话题,便顺势踩着台阶下来。她记得那个时候田中冴子送给了自己一张毕业照。他们那届全年级的人数都不多的,所以就算换班了,一半以上都是在一二年级时的同班同学,而田中冴子就把她之前二年级文化祭时拍的照片剪下来贴在上面后送给了自己,精神意义上的跟大家有了一张毕业合照。

“谁让彩总是微妙地错过了跟我一起毕业嘛!国中是这样!高中又是这样!”

“啊!我想起来了!吉留国三的时候跟她家人转学了一年吧!”

田中冴子想到这个就捏紧拳头狠狠拍了桌子,将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然后整个人扒拉在坐在她身边的吉留彩身上:“呜哇哇哇哇哇这一定是诅咒啦!”

吉留彩安抚地拍了拍友人:“没事,冴子!我们起码国小一起毕业了!”

田中冴子一秒变脸,非常严肃:“那不如我们一起结婚吧。”

“诶?你这话题也转得太快了吧!”

田中冴子忽然摆出了佛祖一般双手合十无欲无求的姿态,不得不说,她跟田中龙之介不愧是姐弟俩,在这一秒简直一模一样。

“我这不是之前被那什么教的相亲局坑得有点内伤了,忽然觉得我们乌野男儿也不差。”

“哦哦哦!冴子——!!!”

听到这个的吉村、中岛,就连在厨房做小烧烤的野口都冲了上来。田中冴子长得漂亮,性格又爽朗,在高中时期有不少追求者,只不过她都没有答应。听到这话,那几个一度结成失恋者联盟的家伙都开始比起了自己并不怎么明显的肱二头肌和三角肌,一个个拍着自己的胸脯标榜自己正是堂堂正正乌野好男儿。

“喂喂喂!你们干嘛!不要过来!我没说是你们!滚开呐!”

但几个男人一冲过来,立刻把吉留彩挤得往边上退了大半个身位,撞上了坐在另一边安静听他们胡闹的黑发男人,对方及时地扶住了她后倒的身体。

她抱歉地转头,一眼便瞧见了双墨绿的眸子,之前他戴了眼镜又相隔得有些远,所以这还是她第一次以这样的距离看到狮子尾五月,和他此刻眼里的自己。

“我从高中就喜欢你了啊!看看我吧!”

野口挥舞着铁板烧的铲子对冴子一顿掏心掏肺地表白。

这话落到了吉留彩和狮子尾五月的耳朵里,一下子就让两人同时僵直了身体,原以为已经说开变得坦然的老同学一下子又被同样的尴尬紧紧裹住,在热闹的包厢内显得格外诡异。

一个往边上挪开了几公分,一个立刻松开了扶着肩头的手。

吉留彩特别不会应对这种事情,甚至想当场掏出手机去匿名论坛提问,同学聚会遇到暗恋自己的男生该怎么办?

好在那边因为野口的不务正业,档口那边虽然有其他师傅顶上,但还缺了上菜的人员。她之前在东京那边居酒屋工作过一段时间,举个手就过去帮忙了,拉开的距离回避了目光的接触,尴尬的气氛才得以消退。

狮子尾五月没有说话,手指点了点玻璃杯,看着里面白色的啤酒泡一个个堆叠又消失。

结果到了最后就是吉留彩客串了好半天的服务员,因为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在菜品搭配上也有很好的建议,跟档口师傅配合得非常默契。

中岛看不过眼,赶紧把跑进跑出的吉留彩摁回了座位。

“好了!吉留!别帮野口那家伙忙活了!他又不付你工钱!快过来一起吃点喝点啦!”

虽然有一阵子没在居酒屋上班,但她刚才真干的上头了。她看着递过来的大啤酒小烧烤,礼貌性地推了几下就接了过来。

“啊这……那我、我就喝一点点哟。”

狮子尾五月见状还想替吉留彩喝了,但没想到她一扎啤酒咕咚咕咚几口就下了肚,砰一声放到桌上还豪迈地抹了把嘴,酒量怕是比他还好。

除了鼓掌,他一时想不到其他反应。

“吉留!摇色子吗!”

“好呀,不过我也只会一点点哟。”

然后就通杀了一宿,她妈打麻将的好运似乎传给了她。

吃好喝好,气氛正酣。

把失恋者联盟抛到了脑后,田中冴子趁好友正捞起袖管跟其他人激情划算的时候,找机会一把勾上了狮子尾五月的脖子,她已经五扎啤酒下肚,笑得特别坏心眼。

“田中同学……怎么了嘛?”

“我说啊,狮子尾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阿彩彩。”她伸出两个手指比划了来回比划两人的双眼,“可没有什么能躲过我冴子的眼睛哦!”

狮子尾五月愣了下,然后坦率地笑出了声:“对啊,我喜欢吉留同学。”

并没有什么好不敢承认的。

“不过。”

他说话间停顿了下。

“她应该有喜欢的人了吧。”

狮子尾五月看着那边已经喝嗨跟野口他们转圈圈的吉留彩,他想起了在乌野那边碰到的白发男人,用实际行动说明了对他的排斥,一看就知道是将他视作了竞争对手。而就像五条悟看穿了他的想法,他同样读懂了他的情绪,男人似乎都在对捕捉情敌这件事上自带天赋。

之前在秀尽最后一次见面的告白没有得到回应,但也不意味着他可以绅士地祝福喜欢的人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不过只要看到吉留同学的眼神就知道了吧。与对他的礼貌客气不同,她对那个男人虽然脸上嘴上都挂着不满,但言语间透出的是完全没有距离感的信任,目光也会在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地看向他。还有就是或许连当事人都没有发现的、眼底的闪光。

田中冴子打了个酒嗝,她用晕乎乎的脑袋想了下:“……啊,你是说今天那个高个帅哥吗?”

“……”

狮子尾五月不予置否地笑了下。

她拍了拍胸脯,拔高了几度音量:“放心吧!那我肯定是挺你的!老同学……不过他真的好帅!”

说到这个,田中冴子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虽然只在驾驶座上见了那么一小小下,但那个男人的脸就足以夺走整条街的颜色,比当红的模特艺人还能打。

没人会不喜欢帅哥,包括她。

但下一秒,她那张看到帅哥闪亮亮的眼睛就暗了下去,无精打采又兴致缺缺地挥了挥手,转而拿起了桌上又被续满的啤酒杯。

“但帅又不能当酒喝。”

他把酒杯从她手里抢了回来:“不要再喝了。”

她手里扑了个空,没趣地敲起了桌子,红扑扑的脸上是一双半睁半合的双眼,但此刻又露出了一丝清明。

“我啊……总觉得这阵子的彩怪怪的,以前不管什么事她都会跟我说,但现在心里总像藏着什么事似的,就像这次忽然回来一样,不知道到底是做什么工作。身边多出来的人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她说起过。每次问她的时候,都会拐弯绕去了其他话题。说是女人的第六感吧,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总觉得那个男人并不是什么好接触的人……难道是因为太帅了?”

田中冴子叼起了男人递过来的烟,摸出打火机的手在反应过来是室内后又放了下来。她瞥了眼身边的男人,意识到自己其实并没有熟到可以跟他说这些事的程度。

她低头狠狠抓了几下金色的短发:“抱歉……我大概真的喝多了,才会说这种奇怪的话。”

“不会,你只是担心自己的朋友。”

田中冴子手指顿了下,顺着狮子尾五月的目光看向了跟大家闹成一片的好友:“是啊,彩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这种事情并不是她的意志能左右的,讲不定还是她想太多了。

同学会的气氛真的很适合调动对往昔的回忆。她想起了关于吉留彩的点点滴滴,从小就傻里傻气挂着的灿烂笑容,做什么事情都心特别大,无忧无虑地度过了整个童年和少女时期,直到高中二年级父亲的意外死亡打破了平静的生活。一场冰冷的葬礼和忽然休学的决定,她们约定好考同一所大学也因为这件事没有实现,就连高中一起毕业都没有做到。但就算这样子,她也没有放弃过生活,反而笑着安慰起了她,之后更是为了挣钱还债独自一人去了东京生活。在那个最热闹又最孤寂的城市,她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为了省钱可以吃一整个月的便利店饭团,为了省一趟公交车的费用靠双腿走了五个站。对生活的抱怨不会比任何人少,但仍旧拼尽全力地去过好每一天。

所以,至少有一件事,她可以确定。

田中冴子看着自己好友,忽然的感慨让自己眼眶发热,但在有液体溢出前她狠狠擦了下双眼,她举起桌上被狮子尾五月拿走的酒杯杀入了战局。

“喂!!!你们几个!!!一起欺负彩算几个意思!!!把你们牙打掉啊!!!”

“明明是我们被欺负吧!她都赢一宿了!!!”

吉留彩一把抱住了田中冴子,手里的色子已经摇出了花,哈哈大笑着说乌野双姝的名号可不是随便喊喊的。

结局当然就是证明了乌野双姝实至名归,全员倒地,无一幸免,个别还化身了喷射战士,就连老班长都涕泪横流地开启第二十一次为校庆准备的演讲朗诵。唯一置身事外且没有提前离席的只有没有参与的狮子尾五月,他需要负责把半醉不醒的双姝先送回家,并婉拒了其他人后半场的邀约。

“彩——!”

“冴子——!”

喊着对方的名字,吉留彩和田中冴子两人紧紧抱着对方,直到跌跌撞撞地从居酒屋的包厢出来都没有松开手。

冴子的弟弟田中龙之介在半场的时候打过电话,所以算准时间刚好接到了自家姐姐。两人刚好一人扶着一边,但在他们的拉扯下也没能将她们两个分开,让急性子的田中龙之介烦躁得直拍自己的和尚头。

好半天后,他们终于合力将人架出了居酒屋的大门,而有人已在门外的台阶上坐等了很久。

五条悟两腿踩在了相隔所坐的位置四阶台阶的地方,他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覆在后颈处,脚边倒了好几个空了的瓶子。如果按照一般的片场,那该是好几个酒瓶子才比较符合情景,但事实上,那些都是碳酸饮料和全糖果汁的瓶子。

没有回头,但知道是自己等了一晚上的人回来了。

“啊……是你!!!”

原以为喝醉的田中冴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那头招人眼球的白毛再度出现在面前,她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是谁,而他也同时转身朝他们走来。

这么借着月光一看好像更帅了,但相对之前中午那次见面,他脸上没有面对吉留彩时的表情,在失去笑容的遮掩后变得更加冷漠疏离,完完全全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但那又怎么样呢?

该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会落下。

“喂!你这家伙给我好好听着!要是被我知道你对彩不好的话,我就把你的头发一根根全部拔了!”

她扒开了弟弟的搀扶,这么说着就冲了上去,试图抓住五条悟的衣领给他一个狠狠的忠告,但因为无下限的缘故,她还没能碰到就往后摔了下来,好在五条悟及时拉住了她。

当然,在旁人看来,会以为是她自己喝多了没有站稳。

田中冴子挥开了五条悟扶着她的手臂,躲在地上两手环住膝盖把脸埋在里面。

“彩……彩才是最应该得到幸福的那个。”

是的,至少有一件事,她可以确定。

“我的彩值得最好的人生……我的彩一定要幸福啊……”

“好了啦,姐!你真的喝醉了!”

田中冴子酒醉状态下的碎碎念一直都没停过,直到被弟弟龙之介二度抗起,才慢慢地安静了下来,但还是时不时喊几声吉留彩的名字和意图油炸白毛的具体步骤。

狮子尾五月看了眼根本招架不住自家亲姐的少年,已经快被压趴在马路上,他没有办法放任不管。而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此刻表情非常复杂,视线落在他扶在吉留彩肩膀支撑她站立的双手上。

“喂,可以把彩还给我了吧?”

紧蹙的眉头加上不满的口气。

狮子尾五月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确实很容易让人火大。但在对方伸手要人的时候,他犹豫了下最后还是选择了放手,连同刚才问店里要的解酒药一起给了他。

本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在换了怀抱后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她只是无意识地在对方的怀抱里收紧双臂,像是更安心地找了个舒适的角度贴近他的的胸膛。

两个男人没有其他交集,仅有不足一小时的见面,五条悟搂紧怀中的吉留彩对他抬了下巴以作招呼。

“谢了。”

然后转身要带人离开。

“不要误会了。”

狮子尾五月忽然开口。

“只是暂时交给你了,这并不是放弃。”

五条悟的脚步顿了下,没有回头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语调随性散漫,心中的动摇改变不了此刻真实的情绪。

“不会给你机会的。”

狮子尾五月站在原地,看着两人越走越远,露出了浅淡的笑容。

他的想法大概也很简单,那是跟田中冴子一样的——

“彩,你一定要幸福啊。”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有埋伏笔表达普通人跟咒术师之间生活的割离,于是乎……五条猫猫要油门踩错成刹车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