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乌野同学会结束的第二天。

吉留彩稀里糊涂地睡到了快中午, 醒酒药的效果一般,宿醉过后的感觉真不咋地。她从阁楼的沙发床上坐了起来,望着正前方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这两天醒来后看到的画面还挺固定, 就是昨天还坐在床边椅子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她侧身摸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时看到了那张与国中好友的合照, 伴着透过百叶窗帘洒进房间的阳光,她捏起相片的一角举了起来,视线在少女灿烂到傻气的笑容上定格了很久。

同学会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其实已经记不大清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手中的相片和与五条悟的对话。对人生轨迹已跑偏的她而言, 那个平凡又普通的梦想大概很难达成了。

所以……

还是换你替我好好过这一生吧,理子。

吉留彩扬起了嘴角, 将相片在平整的桌面上压平,下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点乙骨忧太早已经起床没在房里,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行李箱也小心翼翼地靠在书桌上, 没有一件私人物品摊在外面。

她从抽屉里找出了过去的相册,将相片小心翼翼地插进了空白的一页, 然后合上相册推上抽屉, 过去的回忆也一同被锁回了柜子里。

人得往前看,可以半路往回看一眼, 就像同学会一样,但也不能停下就不再走了。

走出房间,她用力地伸了个懒腰。

手机忽然响了下,是五条悟发来的消息,加上再早几个小时前的未读,说是高专那边有其他任务就先回去了,忧太那边就拜托她了, 在家里多休息几天全当补上之前缺了的周末。

用词合适,语句通畅,内容体贴,还没有加花里胡哨的表情包。

且不论他忽然的离开,就这过于正常的消息内容反而显得不正常极了。

本来准备回复个震撼的表情,但想了想还是删除了刚打好的字,以一个职场社交最常用的ok手势表达收到且执行。

她走下楼准备去解决下肚子空空的问题,还没走到厨房就听到了外面阳光房花坛那儿传来的动静。

“对对对,就是这样子,小心点不要碰到那个根。”

“诶……这、这样吗?”

“没错,那个土放进去前再松一松啊。哎呀,小伙子你动手能力不错嘛!”

吉留彩循着声音探头往外一看,原来是她妈正拉着乙骨忧太把原本种在花坛里的花移到花盆里。

他今天穿了从虎杖悠仁那儿借的t恤,系上围裙戴上手套,看起来还像模像样的。不过他从来没干过这活儿,手忙脚乱地听从吉留妈妈的指挥,让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忙就是个把小时下来,累得他满头大汗,两颊有些发红,不知道是热的还是被夸的。

在吉留妈妈越发满意的笑声中,乙骨忧太忙完了最后一株雏菊的转移,他挺直了腰背,下意识用手擦了下快划到下巴的汗珠,侧头间看到了在落地窗前站了好一会儿的女人。

“早上好,吉留同学。”

他朝她笑了下,白皙的脸上蹭上了泥渍,身后是已到花期盛开的各色鲜花,少年感满满的声音就像清晨的朝露一样。

“早上好,乙骨同学。”

自从跟五条悟聊明白了她对乙骨忧太的爱意是受到咒灵里香的影响后,她反而变得坦荡了起来。

她没有再逃避眼神的对视,依旧是滤镜效果拉满,光是看到他心里就变得特别高兴,满满地像是装满了此刻满室的阳光。

厨房里特地准备了白粥,比较适合宿醉之后的她,吉留妈妈念叨几句不要喝那么多,她跟着满嘴说是,想说等等还是不颗头疼药比较好。

“对了,乙骨同学。”

“?”

“这个这个。”

她在餐桌上给乙骨忧太看了五条悟发给她的消息,让他安心在她家多呆几天,还跟虎杖悠仁这样的同龄人多玩会儿。

“嗯,好的。”

少年乖巧地点点头。

只要跟吉留同学从昨天跟人打完一场球后,他开始习惯起跟其他人的沟通交流。

“哎呀!小忧太!这边还要你帮忙浇水哟!”

吉留妈妈穿透力十足的声音从花房那边传了过来,少年闻声后赶忙站起来跑了过去,短短的一上午两人已经靠植物建立起了有效的沟通。由此可见,对于比较内向的人而言,被动型的接触大概效果会更好。

她点了点头,肯定了下自己的想法。一边喝粥,一边又揉了下太阳穴。

啊,头真的好疼。

大概是真的喝多了吧。

那之后的几天,吉留彩就在家老实呆着,确实是久违地平静生活,没事就在家睡觉吃饭打游戏,有事就出门跟冴子逛逛街散散步,偶尔叫隔壁邻居弟弟一起吃个饭,不过是添一双筷子的事儿。在此期间,她如常会收到埼玉那边伏黑惠和谕吉的电话,夏油杰也保持着早晚问候和闲聊。只是五条悟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过了,没有电话、也没有短讯,主动发过去的消息明明显示了已读,却没等到回复。

大概是在忙工作吧,他之前也会像这样神出鬼没。

吉留彩这么告诉自己,并没有特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时间一久,她都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有抬头望天看到偶尔溜溜达达路过的微小咒灵时,才会想起自己那个半吊子咒术师的身份。

那是在家里带着乙骨忧太一起抠脚休假的第五天,继续推动剧情的人终于出现敲响了她家的房门。

伊地知高洁的登场依旧是西装笔挺但面容憔悴的模样,一开始开门的还是吉留妈妈,在看到对方后连想都没想,连说了几句“不买保险”后就要关门,直到对方一本正经地念出了吉留彩的名字,才相信他不是上门推销保险的。

但好端端地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到宫城来找自己女儿?

吉留妈妈还是保持高度警惕地看着眼前消瘦的中分头男人,直到被闻声冲出来的吉留彩安抚先回了房。

伊地知对这种被怀疑的眼神见怪不怪,他如常地向吉留彩和乙骨忧太两位高专准一年级的学生打了招呼,并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两个文件袋。

“我是来向两位送入学通知书的。”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接过了写着自己名字的文件袋。

她还以为这种奇幻设定下,高专的入学通知书会走更时髦的路线,比如跟霍格沃滋的寄件一样有仪式感,看来是她想多了。

一个普通的文件袋,她从里面拿出一份信笺样子的入学通知书,上面印了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的名字和校徽,还有校长亲笔的祝贺吉留彩同学被我校录取,原来校长的大名叫夜蛾正道。

除此以外,还有新制的学生证和标明学校地点的简章。

吉留彩看着手中的小卡片上印了自己的大头相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抓拍的,还笑得呲牙咧嘴的。而除了姓名跟学号,她的大头边上还画了大圈儿,上面写了个显眼的“三”。

她不是一年级吗?为什么有个“三”?

她平移了两步,瞄了眼乙骨忧太的学生证,同样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大头照,捕捉了他一脸弱气的表情。只是与她顶着个“三”字不同的是,他的大头照旁是一个“特”字。

好家伙,她对“三”不敏感,对“特”可敏感极了。

伊地知高洁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最强设定补充,他推了下眼镜,开始聊起了咒术师的等级划分。

这方面的理论课她早在五条悟那儿听了个大概,所以伊地知主要是讲给乙骨忧太听的。不过内容都差不多,尤其是那个当今咒术界唯三特级咒术师的存在,其中正包括了他们的老师五条悟。而他学生证上的“特”是代表了他成为了那唯三以外的第四名特级咒术师。

毕竟是被特级咒灵里香依附的过咒者,被评级为特级是理所当然的了。

“所以,相对的,吉留小姐的初期评级为三级咒术师。”

“……”

懂了,是再努力一点就能达到蝇头等级的水平。不过也没办法,就她这种突击补习的半吊子,别说还没有完全学会吸收咒灵并加以使用,就那个忽高忽低不稳定的咒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平稳进行输出。

女人忽然的沉默让伊地知以为是她对自己的评级感到不满,便又好心地做了补充。

“不用担心,咒术师的等级是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的,换个角度去理解,吉留小姐的成长空间还是很大的。”

“……那还真是让人期待。”

这话说得她都不知道该难过还是高兴了。

不过如此一来,她该是时候结束休假的心态准备回归之前的世界了,而入学高专又意味着另一段全新未知的人生。

她拍了拍身边看着自己学生证但始终没有言语的少年,分给他一点自己那起码足够乐观的心情。

“加油吧,乙骨同学!”

你也是。

我也是。

傍晚时分,跟宫城的大家道别后,他们收拾收拾准备跟伊地知启程回东京。

吉留妈妈自从看到伊地知出现后就眉头打结,尤其是后来还听说女儿要跟着他一起离开回东京,更是让她紧张地五官都拧到了一起。她找了个机会,让不明就里的乙骨忧太去跟伊地知说两句话引开他的注意,然后拉着吉留彩到了房间里说悄悄话。

她一开始还有点懵,不知道自家老妈要对她说什么,好在后者说起话来依旧简单粗暴,直问她在东京是不是惹了什么事,才会让人追到了老家。甚至说出了如果欠了高利贷的话,一定要告诉妈妈这样的话,表示家里财政吃紧,实在不行的话,卖掉这栋房子换个小公寓也能过活。

……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吉留彩急眼了,忙解释伊地知就是现在工作上的同事,这会儿过来是通知她会去上班的——她尽量把去高专上学这事儿说得正经些,便于她妈去理解。

但吉留妈妈并不明白,直接问她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工作,包括这次来宫城的所谓出差,还有那个有些来去无踪的帅哥同事。

“…………”

吉留彩一时语塞,其实她近年来总在外面打散工,具体的工作从来没有跟家里说起过,主要是不想让母亲担心。但现在算是有了份工作,却比之前的更难开口了。她知道母亲总有一天会问,她也想过好几个应对的答案。可等真的面对面时,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开口说谎。

面对女儿的沉默,吉留妈妈露出严肃的表情:“阿彩,你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吧?”

“没有,这个真的没有。”

“那就好。”

吉留妈妈放缓了些语气,没有再继续逼问女儿的意思。

“阿彩,妈妈知道你一直都很辛苦,实在不行的话就回家吧。”

这样的话,她从前会在电话里说,现在也会当着她的面再说。

没有指望女儿在大城市出人头地挣大钱,想要她早点找个男友结婚成家也是希望她能安定生活,不用大富大贵,只要平安幸福就好。

“去做你认为对的事吧,只要你记得,妈妈会在家里永远支持你。”

“……嗯,我会的。谢谢你,妈妈。”

吉留妈妈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去吧,别让那位先生等太久。”

看着母亲笑起来的样子,吉留彩的眼眶热热的,离家多年已成习惯,但还是有了想哭的冲动。

这样的心情一直到跟乙骨忧太一同上了车才稍稍缓了过来,吉留彩坐在车里跟母亲隔着车窗道别后就没再有勇气回头再看。

说到底,她不知道自己将来会面对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但因为母亲的话,她变得更有底气了些。

坐在吉留彩身边的乙骨忧太一直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他其实并不理解为什么她会同被诅咒的他一样去高专接受那样的人生。在他眼里,像这几天在宫城的平静生活才更加适合她。

“吉留同学是为什么会选择去高专成为咒术师的呢?”

其实他睡得很浅,他曾在吉留彩还因宿醉而熟睡的时候,这么问过正准备离开的五条悟。但后者并没能给他一个答案。只是望天像是在问自己似的说了句——

“是啊,为什么呢?”

但如果这样的问题,他直接问吉留彩本人的话,她大概会更加神叨叨地说一句——

“人生哪儿有这么多为什么。”

想通之后就是那么回事儿了。

她很快平复了心情。

有着这样想法的还有继续担任司机的伊地知高洁。他驱车四个钟头才从东京赶到这里来送信加接人,现在又要继续下一个四个钟头。原以为吉留彩有驾驶证可以替他开会儿,结果没想到在副驾驶比自己开还要操心且集中注意。所以最后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坚持把人送到底。

按照高专向来的规章制度,两人会安排入住宿舍。但今天天色已晚加上正式入学手续还没办,伊地知并没有当天把吉留彩他们送去学校,而是先将人带回了埼玉。这正合了她的意,毕竟谕吉他们都还在那边等她回去。

但到达的地方并不是她以为的那家临时住的酒店,而是伏黑惠家的那栋公寓。

在她不解的目光中,伊地知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两句,说是房子已经重新装修好了,伏黑惠跟谕吉前两天就已经回去住了。

吉留彩的目光立刻从不解转为了震惊。

她记得伏黑惠家在那晚被五条悟和两面宿傩连墙皮都扒了,这才两个礼拜吧,竟然就已经重新装修好了。

看着伊地知愈发浓重的黑眼圈,吉留彩忍不住给他鼓起了掌,不愧是服务于最强咒术师的男人,咒术界最强辅助监督的名号一定要送给他。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熟悉的公寓楼下,伊地知婉拒了吉留彩上去坐坐的邀请,一天内将近八小时的行驶时间告诉他现在最该做的是赶紧回家处理完文件睡觉。

“吉留小姐,乙骨君,请你们照通知书上的内容按时按点到高专报道,希望你们能在高专能生活愉快——虽然想想也知道这不太可能。。”

后面半截话有些多余,但不说大家心里也都明白。

目送伊地知驱车离开后,吉留彩一手拖行李,一手拖乙骨忧太,告诉他今晚会先暂住下另一位准学弟家里,还要再带他见见另一个重要的家人。

“我回来了!”

伊地知今天的出现很突然,所以她在回来之前没有跟他们打招呼,想说给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开门的是许久未登场的巨大黑猫猫谕吉君,但没有在见到她后表现得多么惊喜,而是一个炸毛后狂退数步,手里正拿着的拖把一时不知道往哪儿塞,最后索性往地上一丢转身就跑。

“谕、谕吉!”

吉留彩望着谕吉一溜烟跑回房的背影声伸长了手,想过好几版呜哇呜哇再相会的场景,毕竟他们从来没有一次分开过那么久。但她万万没想到,谕吉会在看到她时扭脸就跑。

难道是刚才上楼前撸了两把公寓门口的流浪咪咪,身上沾上味道了吗?!

吉留彩沮丧地带着乙骨忧太先走进客厅,同时紧张地抬起自己的手臂用力闻了闻,除了自家洗衣液的味道,她什么都闻不到啊!

此时,玄关门口忽然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来人很快推门进来,原来的动作声响一顿,然后忽然加快了脱鞋进门,一路噔噔地踩上玄关冲进了客厅。

她闻声回头,看到的自然是放学回家的伏黑惠。后者完全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回来,光是看到那张思念中的脸,他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情,是惊吓更是惊喜,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表情语音原来那么匮乏。

但没等他做出反应,吉留彩忽然冲到他面前,抬起了手臂凑到了他面前。

“惠啊!!”

“……?!”

“你快闻闻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不都说香水喷多了自己是闻不到的吗?!惠一直跟动物打交道,应该会更懂一些吧!!

伏黑惠哪儿知道她在想什么,看着忽然凑近的女人,他脸颊发红立刻往后退了半步,说话跟着大声但结巴了起来:“什、什么啊?”

一回来就闻味道?!他真的很难理解好不好?!

“……吉留同学,你身上好像没有其他味道。”

替伏黑惠接话的是在两人身边的乙骨忧太,他先是闻了下自己身上的味道,再是向吉留彩那儿靠近了些。两个人的身上是一样的味道,毕竟用的是同样的洗衣液。

这个前后动作太过自然,自然到当事人都跟着继续说了下去。

“是啊,我也觉得闻起来跟你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的啊。”

“……………………”

伏黑惠的视线投向了边上存在感相对不是很强的乙骨忧太,因为一进门的注意力就全在吉留彩身上,他才发现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表情立刻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好在这样的古怪画面没有持续多久,刚才一溜烟跑回房的巨大黑猫回到了客厅,手里还多了一张大大的白纸。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黑猫扬起猫猫笑容高举双手打开了手里的纸,上面是用马克笔歪歪扭扭写得几个大字——

“彩,欢迎回来。”

彩——那是谕吉在伏黑惠帮助下学会的第一个汉字,没有仿写,而是印在脑子里,一笔一划写出来的。

想要在彩回来以后,第一个就让她看见。

谕吉猫猫,得意非常。

配合黑猫举高高左右挥动的纸张,伏黑惠呼出一口起,他的表情变得柔和了些,带笑的声音从她的身后缓声响起,重复着与纸上同样的话。

“彩,欢迎回来。”

吉留彩一愣,然后扬起笑容回了一句。

“嗯,我回来了。”

所以,妈妈,你不用担心。

在这里,我也会有可以回来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惠惠在看到彩彩对骨子哥饱含爱意的眼神后:说好的坚定人性呢?在我不在的二十章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