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荻野!你要知道像这样的无故旷课是很严重的违纪行为!而且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你应该知道,你父亲为了你能在这所学校上学付出了多少!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他再失望了吧!”

“如果再发生一次,我一定会勒令你退学!谁求情都没用!”

正在校长室挨批的是个茶色长发的女生,她身着黑色的高中生西装制服,此刻将头埋得低低的,两只手无措地扯着裙角,一副被骂得快哭出来的样子,再配合时不时擦拭眼角泪水的动作,从旁观者的角度而言确实是在好好反省的样子,其中也包括正火大开喷的秀尽学园校长。

校长正了正自己的鲜黄色西装,用手帕擦了因为过于激动而流下的汗水,他气喘吁吁地将肥硕的身体靠在了旋转座椅上。再次强调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后,他让女生先出去站会儿好好反思,又喊住了问题学生的父亲荻野刚史单独聊聊。

女生泪奔着走出了校长室,要把戏做足到最后,但等到关上门,面对上课时间无人的走廊,她又露出了无语至极的扭曲表情。

没错,她就是本作的女主角,25岁的吉留彩女士。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高中生?这都要从两天前,那位在社畜咒灵事件中为她所救的荻野刚史上门拜访以表感谢一事说起。

“拜托了,吉留小姐!请您做我的女儿吧!”

请不要误会,这并不是什么富豪爸爸发出的下作邀请,也不是她被收为干女儿从此飞黄腾达,而是荻野刚史希望吉留彩能假冒他那高中二年级的女儿荻野生花。而荻野刚史本人并不是什么富豪,他只是那家文具公司社长的司机,那天是在帮社长拿东西的时候遭遇了意外。

荻野刚史说在见到吉留彩第一眼的时候就发现她跟自己的女儿长得非常相像,随后拿出了一张女儿的相片,那是个站在樱花树下弱弱比剪刀手的女孩,一看就非常不适应镜头。

但吉留彩看到这张相片后是满脑袋的问号,虽然有些不礼貌,但照片中的荻野生花看起来是个比较胖的女孩儿,只说发色的话确实比较接近,但荻野生花的刘海很长,几乎遮掉了半张脸,根本看不清真实长相。

“小姑娘在发育时期有些发胖是正常的,而且你要相信作为父亲的眼睛,你跟小花确实长得很像,连身高也差不多。”

在这么评价完后,荻野刚史又详细说明了拜托吉留彩假扮他女儿的事。简单来说就是荻野生花是个从小性格孤僻的孩子,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现在念的学校是一所名叫秀尽学园的高中,是荻野刚史花了很大气力跟人情才求来的。但到了高中,荻野生花仍没有好好上学,好几次都找借口不去学校,二年级分班后更是没去过几回。这次被他责骂了几句后甚至直接离家出走去了亲戚家,怎么劝都不肯回来。

“之后我有工作的调动要离开东京,我已经想办法到当地另外找学校了。但如果小花再不回学校,在秀尽的记录一定会很难看,我不希望她被退学或留级。所以这段过度时间,请吉留小姐假扮下小花去秀尽上学吧!我保证最多就一个月!长相身材的稍许差异也无需担心,大家不是都说瘦了以后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吗!”

这何止是像换了个人,这根本就是换了个人啊!而且这种事再怎么想都很扯淡吧?!25岁的成年女性怎么可能去扮演一个高中二年级的17岁少女?!这是得多老黄瓜刷绿漆啊!

然后荻野刚史就痛哭流涕地表达,自己在15岁的时候就被说长得像35岁,所以这种事完全不是问题。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她是有原则的人。

“如果吉留小姐愿意帮助我,我愿意支付这个金额。”

“好的,荻野先生,助人为快乐之本。”

去他大爷的原则。

最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今天一大早荻野刚史带着吉留彩到秀尽学园报道,接受了校长一顿爱的教育,而这家伙竟然一点都没怀疑她根本不是荻野生花,还来了句经典的的“瘦了以后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真的太太太扯了。

罢了,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好在自家的谕吉非常能干,一晚上就把荻野生花的制服改好了,还一早按照美容杂志给她化了个时下高中生流行的妆容,发型也重新做了下,是元气满满的半丸子头又将发梢烫卷。另外,为了贴合人物的瞳色,她还戴了棕色的瞳片。近视不算深的她是第一次戴隐形眼镜,光是戳到眼球上就花了足足半小时。

这样的造型与原来的荻野生花完全不同,用出这主意的荻野刚史的话来讲,与其拙劣地扮演原来的荻野生花,倒不如将“换了一个人似的”这个设定贯彻到底,反正一个月后转学的事宜就会安排妥当。

此刻,吉留彩正站在走廊上好好反思,窗外溜溜达达飘过的是那些奇奇怪怪、普通人无法看到的生物,在学校出现的频次比其他地方更高些。但依旧是些弱小的长相和存在,没有主动向人类发动攻击,她这几天已经习惯了反复催眠自己什么都看不见——毕竟生活还得继续。

她挪开望向窗外的视线,别扭地扯着过短的百褶裙,已经很多年没穿这种衣服了。在她真正17岁的时候,还挺向往这种西装式的制服,没想到会在25岁的时候实现。

想到这儿,她又叹了口气:“25岁的女高中生,这弄得跟里、番名字一样。”

吉留彩看过这样的一部泡面里、番,主角是一名25岁的成年女性,因为侄女不愿意上学,所以只好自己打扮成高中生的样子帮她去上学。结果上学的第一天就被曾是自己的同学、现在是世界史老师的识破。作为保守秘密的交换,老师就对她展开了一些大人的指导。

如果真有这种见鬼的发展,这篇文怕是得被锁得暗无天日,还好现实不会像里、番一样魔幻。

此时,鲜黄西装的胖校长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恰好看到刚被自己电话呼过来的老师,也是荻野生花的新班导。

“狮子尾君,你来得正好,这个孩子后面就交给你了。”

“好的,校长。”手执工作夹的年轻男人颔首微笑回应校长,而后将目光投向身边的女生,爽朗地对她说道,“我是你的新班导狮子尾,后面要好好相处了,荻野。”

“………………”

眼前这位应是她班导的男人黑发绿眸、面容帅气,身着简单的白衬衫和深色毛衣,明明是标准的教师装扮却衬得人更加气质清爽。

……狮子尾。

这并不是常见的姓氏。

而在吉留彩的记忆里面恰巧有认识一位狮子尾,正是她高中时期的同班同学,名叫狮子尾五月,在当时是全校有名的大帅比。后来她有从老同学那边听说他大学后留在了东京工作,是一名高中老师。

好吧,她不挣扎了。

正对她笑得灿烂的这位老师不出意外正是她的高中同学,现实的剧情终于魔幻得跟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冲出了栅栏。

“就是这样,狮子尾老师不仅是你的新班导,也是你的世界史老师,之后记得要好好收心念书,荻野。”

“………………”

校长一个补丁打完,她又是一个嘴角抽搐,竟然还这么巧教的是世界史。

吉留彩认命地叹了口气,想着怎么也有七年没见了,她就不信在这种场合下狮子尾五月能认出她这个高中时期低调普通的同学。

她抬起头,露出个坦率的笑容:“后面就麻烦您了,老师。”

“诶?吉留同学?”

“……………………”

……淦!

但哪怕心态已崩,吉留彩依旧保持冲奥的演技,笑容改为稍显困惑的无辜脸。

吉留同学是谁?完全不认识呢,呵呵。

狮子尾五月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立刻笑着转移了话题:“抱歉,那我先带荻野回教室吧,后面我会好好督促她的。”

校长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吉留彩依言跟着狮子尾五月去教室,离开之前跟满脸担忧的荻野刚史对视一眼,她挑了个眉以示意没事,事到如今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其实路上她还挺担心狮子尾五月会驻足逼问,但他只是用聊天的口吻补了句抱歉,说她长得很像自己的一个老同学,不过已经很多年没见了。她当然顺势说没关系,人难免有相似,匆匆结束了这个话题。

狮子尾五月笑了笑,收回了看向吉留彩的视线,作为教师与学生的第一次见面,确实太不稳重了。

二年级b组,荻野生花的班级。据说在二年级分班后她就没来上过几天学,而原来的班导因为做兼职被发现正在接受学校的调查,狮子尾五月是不久前刚入职这所学校的,临时接受调任成为了新的班导。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不需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荻野生花本来就跟班上的人不熟。

“好了,各位。”

狮子尾五月走进教室拍了拍讲桌,名为自习实际已成聊天大会的课堂恢复安静,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和跟在他身后的女生,没有见过但还挺可爱的。

“老师,是转学生吗?”有好事的学生先一步举手发问。

“不是哦。”狮子尾五月拍了下身边女生的肩膀,是给她打气鼓劲的意思,“是荻野回来上课了,大家掌声热烈欢迎下。”

“——!!!!!!”

掌声当然没有响起,全班用了十秒以上的时间才意识到眼前的荻野是那个荻野,众人一片哗然,个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秀尽的七大未解之谜之一就是荻野生花铁刘海后的真面目到底长什么样子,竟然这么突然就解谜了。而且她不过一个多月没来学校,到底是怎么瘦成这样的啊?!

在狮子尾五月的催促下,教室里稀稀拉拉地响了几下掌声,吉留彩在巨大的视线压力下坐到了为她所指的座位上,那是靠窗第二列的最后一个位置。

随着狮子尾五月开始迟来的点名,大家的注意力慢慢从她身上转走,而借此机会她稍微留心了下周围同学的名字。

比如,坐在她前方的前桌,不给她一个眼神的双马尾女生,高卷杏。

比如,坐在她右边的邻桌,同样不给她一个眼神的黑发男生,赤苇京治。

她左手边靠窗的主角位是个空座,根本没有人。

非常好,是她欣赏的学习环境,请务必保持到最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