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诡异的一角,与课间闹腾的教室格格不入。

这就是吉留彩所在的小环境,离她最近的两位同学竟然可以做到上课下课一个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邻桌赤苇京治看起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长相干净帅气,应该是高中女生会喜欢的那种类型。此时他正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翻动书页,较上课时唯一的变化是将课本换成了漫画。

前桌双马尾女生高卷杏有着惊人的美貌,金发碧眼,五官是偏西方人的立体明媚,出现在时尚杂志也毫无违和。而这位大美人由头至尾都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偶尔会切换下枕着脑袋的左右手臂。

为了配合这诡异但非常和谐的画面,吉留彩打了个哈欠,当下选择了趴桌睡觉,能不交流就不交流。

不过还是有不少对荻野生花大变身回来上学感到好奇的人,他们不会让吉留彩安稳趴过一个课间,有六七个男女生走到她桌边,围观她的样子就像在逛动物园。

“喂喂,荻野,你真的是荻野吗?你怎么做到的啊!竟然瘦了这么多!”

“瘦了以后还改了发型,今天是有化妆吧,腮红的颜色也好可爱哦。”

“不过怎么看着有点没精神?难道是瘦太快,所以胶原蛋白也流失了吗?”

“也是啦,毕竟才一个月没见,荻野就瘦了那么多!有二十斤吧!”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听说三年级的芹沼学姐去年在家呆了一个礼拜就瘦下来秒变大美人,回来上课后还大受欢迎,荻野同学竟然用了一个月,而且效果好像也没芹沼学姐那么惊人。”

吉留彩嘴角一抽,她不想知道瘦了的芹沼学姐有多惊人,只想送这窜上窜下的短毛小子一本《说话的艺术》。

“诶,原来荻野想要大受欢迎啊,真好奇你的减肥方式呢。”其中一个长相可爱的黑发女生凑到吉留彩跟前细细地打量,纤细的手指搭在她脸上,笑得特别甜。

她本能地往边上一躲,不是很喜欢上妆的脸被人忽然上手摸。

那个女生有些尴尬地收回手,目光投向了离自己最近的赤苇京治:“赤苇同学也这么觉得吧,荻野长得很可爱。”

忽然被cue的赤苇京治瞥了一眼过来,随便嗯了声就又把注意力转移到漫画上去了。吉留彩敢肯定,这家伙绝对连刚才被问了什么都不知道,根本就是觉得麻烦随便应了下。

好在上课铃很快响了起来,对新入职员工吉留彩的“面试”终于告一段落。

下午是体育课,二年级有三个班一起上课,男女生再分开组织不同的项目。体育老师是这所学校的王牌教师,主职是排球部的教练,还是前国手,退役前的最高荣誉是奥运会奖牌得主。据说为了邀请他,那个胖校长花了不少气力,好在最后如愿带领秀尽入围全国大赛,成为了排球豪强学校,大大提升了知名度和招生率。

不过近两周这位王牌教练带着男子排球部去校外集训了,吉留彩并没有这个荣幸得到奥运会奖牌得主的指点。

吉留彩打了个哈欠,荻野生花的体育服谕吉还没来得及改,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据说荻野生花不怎么参加体育活动,她正好乐得清闲地在边上坐着打发时间。另外还注意到场地的另一边,她那漂亮前桌高卷杏正在跟一个其他班级的女生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主动跟人说笑。

“荻野,要一起打排球吗?随便玩一下。”

突然接到了组队邀请,吉留彩抬眼看向对方,是上午跟她主动搭话还摸脸的那个黑发女生,她后来才知道她的名字是高本茜。此刻,正笑着向她伸手邀请,而身后还有好几个同组不同班的女生看着她们。

这种阵仗下,直接拒接有点不好意思,吉留彩想了想接受了组队邀请,她确实有段时间没运动了。

但等待她的好像不是随便玩一下的友谊赛。

可能是真的比较迟钝吧,当排球第五次重击到她脸上之后,吉留彩突然明白过来,对面场地那个不停说抱歉的女生,或许从一开始就选定了拿她当靶子拍球过来。

“荻野,怎么可以总是用脸接球呢?这次可要小心一点。”

甜美天真的笑容全部都是假象,这些打排球的女生实际上是荻野生花一年级时的同班同学,而带头的高本茜更是女子排球部的成员,接受过那位王牌教练的亲切指导,根本不存在屡次失手的可能。

看似公平地分成了两队,但实际上的分组却是荻野生花,和她以外的所有人。站在同一侧的队友个个都在冷眼旁观。

与其说是打球,倒不如说这场友谊赛是在打人,

“可不要得意忘形了。”

排球再次朝着她的脸飞驰而来,但吉留彩这次没再客气,身体摆正后的一个标准垫球把球传到了二传手的位置,对方没有做好准备反倒被狠狠砸了一下。

“来吧,让我们好好玩一下。”

不好意思,她刚才只是稍微尊重了下荻野生花不怎么参加体育活动的人设。事实上,她年轻的时候是排球队出身的,跟乌野小巨人拜过把子的那种。

过程就不讲了,总之吉留彩把对面的高本茜打爆了,最后为了救球摔地,爬都爬不起来。

吉留彩在网前看向地上的女生,她没太大表情,相反很真诚地说道:“不好意思,之前你问的减肥方式忘记告诉你了,努力的运动可是关键。”

“……………………”

她说完就拍拍屁股准备跑了。

不过这么看来,荻野生花不想来学校上课的原因并不完全是自发的问题,校园霸凌是当今社会关于未成年人绕不开的话题,她或许得跟新东家荻野刚史好好聊一聊,不然就算去了新的学校,还会发生相同的问题。

高本茜紧紧咬牙,拒绝了队友的搀扶自己站了起来。明明是那么懦弱的家伙,竟然敢向她露出反击的獠牙,她才不信什么像换了个人似的鬼话。她捡起球,将所有的愤怒化作最后一击向已转身离开的那个背影拍击过去。

吉留彩脑袋后面没长眼睛,在听到声音准备回击的时候,有人已在风驰电掣的瞬间伸手将球拦下。

她回头一看,发现对方是在另一边球场打篮球的赤苇京治。他额头上都是汗,气息也很乱,一看就是在比赛中特意冲下场来的。

吉留彩对他的登场感到吃惊,毕竟整整一个上午他们都没说过话,看不出来有这种交情。

原来赤苇京治是一个面冷心热的好少年吗?

她有点感动,但好少年依旧没给她眼神,他拿着排球走到动手的女生面前,看着她冷冷地开口:“排球不是用来攻击人的武器。”

“………………”

高本茜对他的登场同样感到吃惊,恼羞成怒地脸颊泛红,好半天都没有说话,一直到赤苇京治放下球要离开了,她才攥紧拳头上前一步朝他大喊:“既然你这么看重排球!为什么还要退部呢!”

赤苇京治没有回答她,离开的脚步也没有停顿一下。

吉留彩眨巴了眼睛,总感觉闻到了什么纠葛的故事,但跟她可没关系。她迈开一脚拦在了要离开的赤苇京治面前,不管怎么样,该有的礼貌还是需要的。

“多谢了,赤苇同学。”

“……嗯。”

不咸不淡的回应后,他点点头回到了篮球场上。

啊,不愧是外冷内热的赤苇同学!

漫长的一天在体育课后很快迎来了尾声,荻野生花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活动,吉留彩在放学后就懒懒散散地坐在座位上,而离她最近的两位同学也有各自的安排。

高卷杏接了个电话就匆匆拿包离开了,听起来是要去拍杂志往摄像棚赶,原来漂亮前桌真的是模特。

赤苇京治去参加社团活动了,好像是什么牧畜兴趣小组。吉留彩跟他打招呼说了再见,也得到了不再无视的回复。

吉留彩本想早点下班,但忽然接到了荻野刚史的电话。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大概讲了下荻野生花在学校的遭遇,或许这才是她不想来学校的心结所在。电话另一头沉默了很久,最后低沉地说了句明白了,又另外建议她可以利用放学时间熟悉下学校环境。

吉留彩想了想,觉得荻野刚史说得挺有道理。今天因为对校舍不熟,不管是厕所还是食堂,她都是跟着其他人混过去的。后面好坏都要继续在这里上一个月的班,熟悉下工作环境是有必要的。

于是在傍晚时分,她开启了对秀尽学园的地图探索,弄的像沉浸式的rpg游戏一样。因为是放学后的环境,多数学生都在活动室所在的另一栋校舍或者其他运动场馆,要不然就是早早回了家。所以这个时间的主校舍没有多少人在,平日里热闹的走道变得安静沉寂,夕阳透过西窗直射室内,将眼前的场景染成了橘色,再配合时不时进进出出的怪异生物,有种说不出的诡谲。

虽然记忆有点模糊了,但是她记得小时候,自己好像也看到过这种其他人看不到的奇怪东西。不过上了高中后不久就再也看不到了,同班的好友冴子将其评价为中二时期的幻想。她没有太在意,还觉得冴子的评价挺到位。

吉留彩揉了揉眼睛,趴在四楼的窗台向外看去,正好面对学校的前庭,那里正有个长得像大头鱼似的东西探头探脑。她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从开始大概的轮廓到现在的皮肤纹理。

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她直起身子,回望无人的走道,此刻就像跌入另一个空间,由线和面构成了窄且长的隧道,不断延展通向未知的黑暗尽头。

荻野刚史的电话适时地打来,将她扯回现实重获实感,在回神后接通了电话。

“怎么样?吉留小姐。”

“嗯,还行吧。”

“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

“……?”

吉留彩没有明白荻野刚史到底想问什么,而另一边的肩膀位置忽然传来了一声叹气,清晰得就像紧贴在耳侧。

她猛地一回头,映入眼帘的依旧是空荡荡的走道,没有一个人在那里。

“吉留小姐?是发生什么了吗?!”荻野刚史焦急的声音再次从手机另一头传来。

“……嗯,确实有点不大对劲。”

“…………………………………”

就像为了坐实她的评价一样。那之后不久的一天早晨,警车忽然驶入秀尽学园打破了平静,在全校师生诧异的目光下,食堂外被拉起了警戒线。

同天下午,在狮子尾五月的带领下,二年级b组来了一位转学生。

“……伏黑惠,请多指教。”

“……………………………”

淦!这个学校果然很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