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天是周四,按照惯例,下午第一节课过后是全校大扫除的日子,由班长指定每个人的工作分配。因为不是重体力活,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所有的工作都是每个人轮流的,没有特别分男女组,班长会提前把分工表写在黑板上。

不过这次有了小小的插曲,按照正常的轮值,高卷杏会负责在班级大扫除结束后将垃圾拿到校舍后的焚化炉。不是耗费力气的工作,但要等到最后。可她今天安排了通告需要早点离开,也得到了学校的准许,只是没想到这一层去提早跟班长打招呼。等到值日表出来以后,她才说明了没有办法负责最后倒垃圾,并要提早放学离开。

班长是个好班长,他扶了下眼镜说道:“没关系,高卷要提早走的话,找个人跟你换班就行了。”

明明是很正常的安排,但在高卷杏回头看向身后的同班同学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愿意跟她换班,连目光都不愿碰到。

“明明就是她不想倒垃圾吧,怕弄脏衣服手指什么的。”

“真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有特权吗?高中生模特很了不起吗?”

“喂喂,你不是一直偷瞄人家的细腰长腿吗?怎么不去当好人?”

“得了吧,谁不知道高卷跟那家伙有关系,我可不想惹麻烦。”

难听的话不停涌入高卷杏的耳朵,但她并不在意,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虽然这么说了,但手指还是攥了起来。

“班长,垃圾的话我帮高卷处理好了。”

高卷杏一愣,转头看向第一次帮自己说话的人,是那个明明做了一段时间的前后桌,但始终没有好好说过话的女生荻野生花。

班上的其他人也同样看向了她,眼里多少带了点嫌恶,两个都被排挤的家伙最后是要成为互帮互助小组了吗?

不好意思,吉留彩只是看不得这种欺负人的桥段。

“没问题吧?班长。”

“可以哦,那今天就麻烦你晚点走了,荻野。”

高卷杏感激地看向她:“真的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下次的工作我会全部承担的。”

“没事没事,以后杂志出版了送我一本就好了。”

在社会上,人与人之间最朴实真诚的联系其实就是你帮帮我,我再帮帮你,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弯弯绕绕。

当然了,在有些人眼里,她的举动被赋予了其他目的性。

高本茜在之前的排球赛吃瘪后安生了好多天,但这次又跑到她面前刷存在感了。

“荻野野心不小呢,是要跟高卷那样的大美人模特做好朋友吗?不会觉得自己变漂亮了,也想进时尚圈吧?”

她用着不大不小但刚好能被其他人听到的声音发出了嘲讽,并成功引来了他们的嗤笑。

吉留彩给了她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扛着拖把就要去厕所接水,直呼那边的空气都比她边上的芬芳,拖把头还那么恰好地扫到她的脸上,差点没把她鼻子气歪。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真不该跟这种人杠上,因为永远都猜不到对方会有多幼稚跟无聊。比如眼前这两包超级大的垃圾袋,比正常情况下产生的足足多了十倍不止。

高本茜都是上哪儿去整出那么多垃圾的?不会是去隔壁班偷的吧?也是分不清这到底是在折腾谁了。

将近下午六点,教室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吉留彩放好了拖把和水桶,捞起体育服的袖子管就去扛垃圾袋了,好在她力气够大,勉强来回跑一趟就可以了。

秀尽的垃圾焚化炉在校舍后面的一个小角落,她之前探索学校的时候漏了那里,所以扛着垃圾一路猛进的时候还绕路了。

不过这么一绕还让她看到了赤苇京治,那是在焚化炉所在位置的另外一边。而比起看到赤苇京治,她更震惊于看到在他不远处的另一个生物。

那个肥头大耳,圆圆胖胖,正在泥潭子里打滚的怎么看都是……猪吧?还是少说有三百斤的那种肉猪。秀尽真的校如其名,竟然养猪如此内秀,而更秀的是赤苇京治还在猪圈旁对着墙壁非常自如地练习排球。

两人在看到对方后都愣了下,最后还是赤苇京治先打破的尴尬,在放下排球后给猪圈的食槽里加了把饲料。

在猪欢腾的叫声中,她手上的两个垃圾袋终于支撑不住,跟她卧槽的心情一样啪唧一下裂开大口,大量垃圾立刻倾泻而出。

“……………………”

“……………………”

见鬼的,场面似乎更加尴尬了。

冷静,先不要慌,想想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

没错,寂寞的灵魂容易靠得更近。

他们一个在喂猪,一个在倒垃圾,都是做着最辛苦的工作,默默为秀尽为班级做实事做好事,所以抱有英雄惜英雄的想法非常正常。

既然如此有缘,那么从此以后,你我便是挚友了!

“…………”

好吧,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想叫他一起帮忙铲垃圾罢了。

赤苇京治认命地叹了口气,其实吉留彩根本不需要说什么,她是那种会把心里想的全部放到脸上的人。他就近找到了新的垃圾袋和扫帚等工具,在她感动的注目下,两人合力把满地的垃圾重新打包装好,抡去了焚化炉处理完毕。

“赤苇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喂猪跟打球?”回去的路上,吉留彩找了话题跟习惯保持沉默的少年聊了起来。

“……社团活动。”

吉留彩忽然想起来赤苇京治现在的社团好像是牧畜兴趣小组,原本以为就是放学后聚在一起看看动物世界,没想到会是这么深入的兴趣。

看出了吉留彩的脑内活动,赤苇京治补充了下前后原由,初期只是班上要弄个宠物角,原本想养的是兔子,不过有个笨蛋被宠物店的人忽悠买了只据说养不大的迷你猪回来,结果越养越大,不可收拾。有段时间为怎么处理这只猪争论了很久,有人还提议索性养大养肥送去食堂加餐,但最后还是被力排万难地执意留了下来。

“真的是个笨蛋。”

赤苇京治看向猪圈里对他哼哼唧唧正高兴的白皮猪,再次这么评价了一句。

所谓牧畜兴趣组其实就他和另外找来的两个回家派组建的,因为不需要活动室又确实符合三个人的人数要求,这个社团和研究对象才算真正留存了下来。

吉留彩大概听明白了,这个社团的存在其实就是为了不让这只猪被送去食堂:“那排球呢?赤苇同学应该没有放弃吧。”

赤苇京治捡起地上的排球和书包,他的表情更加冷漠了,眼底的情绪也极为平淡:“我没有放弃排球,我放弃的是排球部。”

他这么说完以后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一人一猪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看来是她失言了。

吉留彩蹲下来给猪的食槽补了点饲料,就当是见面礼吧。

而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拐角处,高本茜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了,在赤苇京治来之前就等着他。这原本是属于她的秘密,可以静静地看着暗恋的少年练球,可现在就连这点联系都被闯入者破坏。

……无法原谅。

吉留彩本人完全不知道自己不小心踏足了少女的梦,还在那边逗猪玩儿,直到自己被兴奋起来的猪溅了一身烂泥,她才意识到自己玩过头了,该回去换掉体育服早点回家了。

天气在傍晚忽然转阴,夜色比往常早来了一个多钟头,她独自走在空荡的走道上,想起了伏黑惠之前的警告。

——“总之,这所学校不太安全,记得不要独自逗留,尤其是晚上。”

她不由地抱住手臂搓了搓,回教室拿制服跟书包的脚步也加快了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