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让我们把视线转移至此次副本的反派方。

鸭志田卓完全不知晓自己被咒灵寄生,他离开校长室后去保健室处理了被拧伤的手臂。在恶狠狠地瞪了询问他怎么弄伤的校医后,他没好气地说是刚才在排球场练过头了。校医见他手臂上那几个明显的手指印子,并不觉得那会是打排球打出来的。平日只有排球部的学生会来这里报道,没想到这回出了个不一般的人物。校医高兴之余给鸭志田擦药的手劲都加大了几倍,引来后者新一轮的鬼吼鬼叫。

因为受伤的缘故,鸭志田找了个借口没去体育馆,他呆在自己独享的办公室,心中的怒火没有散去半点。自从来到秀尽担任教练,他可以说是呼风唤雨,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没有人敢反抗自己。

那家伙竟然敢……竟然敢弄伤他!

鸭志田折断了手中的原子笔,今后总有机会收拾那家伙,但现在无处发泄的火气快把他憋死了,他拿出了手机快速地翻阅通讯录,最后定格在了一个名字上。

他舔了下嘴唇,很快拨通了她的电话。

“高卷,你应该知道不过来的话会是什么下场吧,你的好朋友……对了对了,名字叫铃木是吧?她可是会在排球部好好受我关照的。晚上八点,我会在体育馆等你的,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鸭志田斗志昂扬了起来,这里吃了亏,那里就得找点补。他重新拿出了一支原子笔,在点名簿上翻到了女子排球部的成员铃木志帆的资料。

他一边抖腿,一边在她的照片上画了好几个圈。

全校最漂亮的女生,软肋竟会是友情这种无聊的东西,不过也只有这样,才会让他抓到这个机会吧。

晚上八点,鸭志田准时出现在了已经被他提前两小时通知清场的体育馆,一进门他就看到了那个双马尾少女的背影。

他就知道她绝对会老老实实地出现,这次可不会让她逃跑了。

“哟,高卷。”

鸭志田搭住了她的肩膀捏了捏,心中生出的邪欲再次唤醒了寄生在他身体内的咒灵。

“老师,晚上好呀。”

轻快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但转身对鸭志田露出笑容的却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人,他整个人都僵住了,就连“怎么会是你”这种话都说不出来。光是看到这张脸,他刚做了包扎的手腕再次传来疼痛。

这样从天堂跌到地狱的糟糕心情影响到了已探出大半个身子的咒灵,他并不能清楚分辨人类,但眼前的少女与之前的体育馆play不同,她没有生出惊慌恐惧,连一声尖叫和哭泣都没,这让他意识到了不妙。

鸭志田收回了搭在她肩膀上的手,那只寄生在他身上的咒灵也同时缩了回去,却被女人一把拽住了手腕。

她笑得更甜了:“怎么了?老师。晚间指导不是要开始了吗?”

话音刚落,一黑一白两只犬形式神从鸭志田脚边存在已久的黑影中跳出,他们一只咬住咒灵的脖子,一只咬住咒灵的手臂,同时往外撕扯终将这只寄于人身的咒灵拖了出来,像烂泥一样落到地上。

她适时地松开了手,鸭志田在咒灵被拽出的反作用力下一屁股栽到地上,此刻他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那只咒灵在跌落成一滩烂泥后发出了类似拖拉机发动一样难听的声音,而后慢慢拔高露出了原貌,足有三米以上的体长,腰线过长的赤色身体,两只畸形的羊角、硕大的混沌眼睛和一条塌到地上的青紫舌头组成了最大的脸部特征。

鸭志田卓并没有看到咒灵的能力,但在这样冲击的加持下,他慢慢看清了刚从自己身体出来的丑陋咒灵。

“……这、这是什么怪物啊!!!”

玉犬的协同攻击仍在继续,色、欲咒灵张大嘴巴朝天高吼一声,那条巨大的舌头作为攻击道具开启了无差别攻击。

关键时刻,一道人影从高处落下,手中挥动一把钝刀,以7:3划线为点一刀砍下了咒灵那条乱来的舌头。

“这是什么?”

伴随着受伤的惨叫,身着正装的金发男人推了下眼镜,连眼神都不屑给到地上抱头发抖的男人。

“这当然是你那颗丑陋的心了。”

来来来,都来为我们新登场的劳模大哥鼓鼓掌。

于是让我们把时间调整到几个小时之前,事情其实是这样开始的。

这位从天而降实力超群的男人名叫七海建人,正是之前所说高专另外派来处理事件的专业人员,与临时工性质的伏黑惠不同,他是持证上岗的真正咒术师。

而巧的是,吉留彩跟七海建人其实早就认识。所以看到他出现在秀尽打卡上班的时候,她瞳孔地震,还是超持久的那种。

两人的相识要说到三年前,那会儿吉留彩还在百货公司上班,而七海建人工作的证券所就在附近。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便利店同时拿起了面包架上的最后一只夹心面包,第二次见面是便利店下架了夹心面包后与店员的正向沟通,第三次是转战到稍远的面包店购买同款夹心面包再次同时拿起了最后一只。

这大概就是社畜的缘分吧,而通过脖子上挂着的工牌,他们知晓了对方的名字。

“七海先生,很喜欢那款夹心面包吗?”

“嗯,吉留小姐也是吗?”

“倒也没有特别喜欢,只是连着几个月加班后去货架上看打折商品,那款经常留到最后,不知不觉就习惯买它了。”

“……”

但两个人的喜欢和习惯并没有为那款面包得到任何加持,销售不佳的商品最后的命运只能是被下架淘汰——就像人生一样。

最后一次见面是一年多之前,那天吉留彩失去了工作,抱着从办公室打包好自己东西的纸箱,然后在拐角处遇到了同样抱着纸箱的七海建人。

两人看着对方好半天都没有说话,能在同一天失去工作,这果然就是社畜的缘分吧。

但直到最后,他们都没有过真正的交流,不清楚对方的工作内容,不了解对方的性格喜好,当然也没有留联系方式,在交换了一个祝君安好的眼神后各自踏上新的道路。

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

所以还是那句话,社会的毒打无处不在。吉留彩告诉自己,没有好好珍惜她跟七海先生,一定是这两家公司的损失,他们的下份工作肯定会更乖。

只是没想到再见面时,他们的工作都微妙地朝对方无法想象的方向越跑越远了。

“……咒术师?”

“……高中生?”

社畜的人生原来还挺跌宕起伏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