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于是,配合这一点都不感人的社畜再会,伏黑惠和伊地知站在两人中间,左右看了看觉得至少省了中间的介绍环节。

伊地知依旧是铁打的最强补丁,他三两句话之间就把作者花了好几章写的内容全部总结清楚告知了七海建人,包括此前通过实验证明的,那只咒灵藏匿在鸭志田卓的身上,如果不先把他拽出来,是没有办法动手的。

“那不如连人一块儿砍了吧。”

吉留彩随口发表了下一劳永逸的意见,引来了三个男人的同时回头注目。她反应过来自己的发言有点危险,但刚才真的就是下意识那么说了,那明明不是她会说的话。

她尴尬地摆摆手,示意他们讨论继续。

鸭志田卓身上的咒灵会在他心生邪欲的时候出现,只要把握那一瞬间将他捕捉,就可以进行灭除。所以他们需要一个诱因。

吉留彩自觉地举起了手,总不能让伏黑弟弟牺牲色相去扮女装……诶?好像这个主意也不错?咳咳。

至于为什么她最后会代替高卷杏出现在体育馆,那只能说是命运的巧合,她上了个厕所回来刚好听到高卷杏接到了鸭志田的电话。

那可不就连把鸭志田骗出来的理由也有了,这里还要稍微鸣谢下高卷杏的赞助商,服化道都很到位。

于是他们的计划就这么展开了。

在开工前,七海建人对了下手表上的时间,针对这次的行动,他特别跟伊地知多说了一句:“如果是上晚班的话,调班通知请至少提前三天发出,白天的工作时间没有调整,所以今天我会在九点半下班。”

不得不说,不管是上班族还是咒术师,七海建人都是吾辈楷模,说不加班就不加班的精神值得所有社畜学习。而七海建人也用自己的实力说明了,他确实可以完美地在九点半下班。

体育馆砰砰趴趴非常闹忙,在设置了帐之后,咒术师可以肆意发挥实力斩杀咒灵,光是听动静,就能想象战斗场面有多劲爆。

是的,吉留彩只能想象。

作为毫无战力的客串人员,她非常有自知之明地跟伊地知一块儿撤离到一百米开外的地方,起码不能拖了战斗人员的后腿。

与体育馆激烈的场面不同,帐外还挺宁静祥和,唯一吵人耳朵的是刚才大喊救命从里面冲出来的鸭志田,能看到咒灵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但越叫越能引起注意,他被好几只低等级的咒灵追得满学校跑。

吉留彩和伊地知对视一眼,达成什么都没有看到的默契,没有战斗力的他们不适合去跟咒灵作战,这一条在任何场景下都适用。

但看不到体育馆里面的实况还是让人很烦躁。

比起吉留彩,伊地知心情如常,耷拉下的脸上是工作过度的劳累,他从车上拿来了个购物袋,里面是刚从便利店买回来的食物饮料。他分了其中一个三角饭团给身边的女人,鲑鱼蛋黄酱的口味,刚打出了内馅增量30的广告,不过吃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的。

吉留彩愣了下,但还是接过饭团道了谢,过于紧张的心情让她的三角饭团包装拆得非常失败,海苔跟塑料纸一块儿远离了饭团,塞进嘴里咀嚼的样子也非常机械。

伊地知看了她一眼,还真是满心满脸的焦虑,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

“这个给你。”

吉留彩看向递给自己的小型望远镜,伊地知手上还有另外一个:“……准备还真是充分啊,伊地知先生。”

“作为后勤人员,这点觉悟还是要有的。”

于是画面就变成了两个人一边吃饭团喝乌龙茶,一边拿望远镜观察体育馆的战况。

七海建人是真的强,这个手起刀落的架势就像在砧板上剁肉,精准又利落,咒灵毫无还手之力。伏黑惠更多是作为辅助,但这实力相差悬殊的战局,他并没有出手的必要,更多的是观察实战的演练学习。

“七海先生是一级咒术师,所以无需担忧。”伊地知特意多说了一句,以消除女人的焦虑,“伏黑同学也是,虽然没有正式入学,但能被五条先生推荐的他,将来一定也会有所建树。”

伊地知看着女人点了点头,但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舒展,或许是自己多言了,关于这些他没有必要跟她讲。

“伊地知先生也很辛苦吧。”

“没什么,习惯就好。”

与七海建人那样的咒术师不同,伊地知洁高是高专的辅助监督,任务就是协助咒术师消灭咒灵,确保内勤业务没有半点出错。与咒灵的战斗非常危险,发生普通人类甚至咒术师的死亡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他无数次为那些咒术师指路,其中不乏年轻的孩子,也无数次从战场上为他们敛尸。

所以,习惯就好——只有这样,才能继续这份工作。就像手里的饭团一样,无论吃什么最后都会变成一个味道。

七海建人的剁肉环节已经临近尾声,咒灵的两个羊角已被砍掉,舌头刚恢复没多久再次连根拔起,四肢仅剩下一只右腿勉强支撑巨大的身体,最后一刀直接剁掉了脑袋,咒灵残破的身体带着令人作恶邪欲消散在了空气中。

随着实况直播的结束,吉留彩拿搁在嘴边好半天的三角饭团终于被她塞进了嘴里,只一口她就吃出了差别,毕竟便利店的食品是她揭不开锅时的日常菜单。

“啊,这个饭团是不是升级了?是内馅增多了吧?”

伊地知有些意外地看向她,竟然真的可以吃出来。

另一边结束战斗的七海建人跟伏黑惠已经从体育馆走了出来,吉留彩已经先一步朝他们挥起了手。

“辛苦了!伊地知先生买了饭团和茶!”

社畜原则之一,加班也要记得吃饭,这样才能补充满满的体力。

伊地知叹了口气,但表情反而轻松了些,他依言拿出了购物袋,其实很少有咒术师会注意到他会准备这些,但偶尔发生点意料之外的事情也不错。

希望他们也能吃出这增量30内馅的味道吧。

在跟伊地知完成交接工作以后,咒术师七海建人擦净了武器上的污渍将其捆回后背,放下袖管重新穿上西装外套。

今晚的工作非常顺利,八个小时的工时刚好利用完毕。

这样状态下的七海建人就跟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任何区别,要是吉留彩在路上碰到他,是怎么都无法将他跟咒术师交接在一起的。

至于鸭志田卓,他们后来是在校舍后的猪圈里面找到他的,可能是被那些忽然可以看见的咒灵追急了眼,他一路狂奔最后栽倒在了烂泥猪屎里面,那只大白猪正愤恨地咬着这个入侵自己地盘的人。

另外在鸭志田的办公室里,他们找到了当时他将荻野生花推下楼时抢走的东西,那是一部手机。

伊地知作为代表查看了里面的内容,当时就把凑上来的两个脑袋推了开来,只说是少儿不宜,但上面的内容足以让鸭志田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从伊地知的反应来看,吉留彩已经猜到了那会是什么,而事实也是如此。荻野生花在那天撞到了鸭志田正在向排球部的女生施暴,她拍下了视频但被发现一路追赶,最后就是吉留彩那场濒死梦境里发生的事了。

“那他怎么办?”

“证据我会交给校方和警方,在逮捕之前他要向所有人谢罪。”

杀人的说到底都是咒灵,咒术师没有办法对人类做任何判罚,无论他做了多大的恶。

今晚就让他好好在猪圈里面感受恐惧吧。只有他绝望的惨叫声才能抚慰在这个学校里面受到伤害的灵魂。

但那些都是后勤的工作了,七海建人的人生宗旨是按时下班,但这次有了意外。在分钟走过30分,也就是他决定的下班时间后,他在秀尽校门口停下了离开的脚步,紧接着是一声摧残肺部的叹息。

“虽然看状况是多次一问,但还是想最后跟你确认下,吉留小姐。”七海建人认真地看向跟前不解于他折返的女人,他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认识五条悟?”

吉留彩没明白这忽然的提问,但还是点了点头:“认识啊,伏黑弟弟的老师嘛。”

听到她的回答,七海建人再次叹了口气,他都觉得自己的肺已经叹扁了:“那就解释得通了。”

“哈?”

七海建人与吉留彩算是旧相识,虽然有些尴尬,但为了之后发生不必要的误会,他还是决定把来秀尽之前收到的东西拿了出来。

出现在男人手里的是一封粉红色的信,上面写着七海建人收的字样,还是那种圆圆可爱的少女系字体,并点缀着红色爱心状的贴纸。

……这怎么看都是那个吧?

“七海先生,请问你是男子高中生吗?”

竟然跟人炫耀刚收到的情书,真不敢相信稳重可靠的七海先生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她立刻拉着一脸纯良吃瓜中的伏黑惠往后退了一步,生怕孩子学歪了。

“你打开看一下就知道了。”

在男人的注目下,吉留彩不大情愿地接过了这封信,里面果不其然是少女系的香喷喷情书,正文跟信封上的字体一模一样。

好了,她要诗朗诵了。

“玫瑰是我的热情,糖果是我的味道,星星是我的眼睛,月光是我的灵魂,一并送给你,我最爱的人儿。宝贝,你知道吗?我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念你念得心砰砰直跳,恋你恋得鬼迷心窍,爱你爱得肉直往下掉……”

不行了不行了,才念了两行,她已经尴尬地脚趾头都抠起来了。另外两个家伙看热闹不嫌事大,挺着两个一本正经的脸一左一右地靠了过来。

“好了好了,七海先生,我们都知道您有一位疯狂的追求者了,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吉留彩赶紧连信封一起把情书还给人家,但没想到这么来去之间从信封里又抖出了一张照片,飘飘荡荡地落在了地上,上面是个穿着和服笑容温和的女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伊地知和伏黑惠在看清那张照片后立刻转头看向了她。因为如果这个世上吉留彩没有双胞胎姐妹的话,那毫无疑问照片上的女人就是她本人。

“………………”

吉留彩懵逼地将照片捡了起来,看看左手还未还回去的情书,又看回右手自己那张标准的相亲照,然后伸出个手指在自己和七海建人之间来回比划了两下。

伊地知和伏黑惠同时对她点了点头。

麻了,疯狂的追求者竟是她自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