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医生说,这次是尺神经损伤,加上之前的旧伤,我大概再也打不了排球了。”

“家里欠着为了送校长买入学名额的钱,妈妈的眼睛快要哭瞎了,现在连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

“真是奇怪,为什么把我害成这样的家伙还能活在世上?他才是那个最该受惩罚的人吧?”

“好想杀了他啊,可那样的话,一定会连累到家里人的吧,因为有我这样的杀人犯儿子被社会大众歧视。”

“对了,你听说过盘星教吗?他们说只要虔诚祷告的话,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

“世界上还有诅咒这种东西,也太好笑了吧。”

“……原来诅咒真的可以杀人。”

“那就这么办吧,就是小白有点让人放心不下,不过交给赤苇照顾的话,应该没问题的吧。”

“再见了,谢谢你一直以来听我说这些,荻野。”

少年站在天台边缘,他扯掉了右手的绷带,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最后一次感受夜晚的风,然后微笑着——仰面倒下。

不要啊——!!!

但无法出声的呼喊没能传达到对方那里。

她在摔下楼梯后透过走道的窗台看到了少年从对面校舍顶楼跳下的瞬间——这是荻野生花最后一次见到小田川圭介。

从国中开始,荻野生花就不喜欢学校,在那个地方她从来没有交到过朋友。她性子沉闷,不善交流,父亲经常不回家,导致国中时期饮食不规律而发胖,这样的人在班上很容易被选为排挤乃至霸凌的对象。

到了高中入学秀尽后情况并没有改善,环境的不同没有让她的学校生活发生任何变化。

或许,有问题的从来都不是学校,而是她自己。

荻野生花以为自己的人生不会再有任何希望,直到她遇到了小田川圭介。

某次已经变为日常的霸凌行为,她的体育服被人丢进了校舍后面的宠物角,她麻木地走进去把衣服捡了起来,因为不小心踩到排泄物滑到在地。在最狼狈无助的时候,她看到了拿着扫把来作每日清理的小田川圭介,他笑着向自己伸出了手——

“同学,你没事吧?”

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看到了光。

所以,荻野生花在知道小田川圭介决定用那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向鸭志田卓复仇时,她再次回到了学校去找了鸭志田,为了那样的了付出自己的生命根本不值得。

如果一定要有个人去做这件事的话,荻野生花宁可那个人是自己。

她拿着一把美工刀去了鸭志田卓的办公室,却意外看到了他正强迫排球部的女生做了那种事情。她用手机拍了视频,只要有这样的东西,就一定可以让他身败名裂。

但最后她还是没能成功,不管是拿着视频去举报鸭志田,还是阻止小田川圭介跳楼自杀。

她,同样死在了那个夜晚的学校。

那是她死后每个徘徊在秀尽的夜晚,她看着小田川圭介吸收了整个学校的负面情绪化作了咒灵,但没想到的是鸭志田身上竟然寄生了一只咒灵,而他并不是对手。为了让自己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增强,他选择了杀死排球部的女生,故意丢弃残肢来让整个学校尤其是排球部的人陷入恐慌,增加负面情绪。

只要这样,他才能杀死鸭志田,还有他身上的那只咒灵——虽然现在已经有人替他提前完成了这件事。

他终于得偿所愿,在今晚杀死了鸭志田卓。

但……那之后呢?

“没有可以听见我的声音,所以我只能向你求救,小田川同学并不是坏人,拜托了,请阻止他继续杀人。”

荻野生花在另一个世界诉说自己的请求。

别的姑且不说,但在对她充满信心这点上,她跟她爸荻野刚史还真是一模一样。

吉留彩麻木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诅咒的原因,此刻她与荻野生花处于高度共情的状态。

如果不是自己足够克制,她早已经冲过去一把抱住已经变成咒灵的小田川圭介嗷嗷哭喊,劝君回头。

但现在的他真的听得到她说话吗?

咒灵杀死了鸭志田,那是他生前死后最大的执念,但杀戮之心一旦生起变无法遏制,由死亡化作的镇定剂已经失效,他那只在生前受伤的右手再次隐隐作痛——明明是不可能的事。

“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

咒灵敞开双手仰天一声咆哮,张开嘴巴吐出了一堆人类的骨头,正是此前他吃掉的那些排球部女生。

只有杀人才能继续止痛。

他拖动沉重的身体,目不斜视地经过那个女人,朝体育馆大门走去。他知道秀尽的校门之外就是闹市。但这个时候,有人拦在了他面前。

“小田川同学,请不要再继续了。”

用着荻野生花的口气,向咒灵发出了理智沟通的请愿。

按照正常的剧本,这个时候应该上演的是她的深情呼唤得到回应,咒灵显露尚存人性的一面。

但现实的发展往往比想象的要凶残得多,她台词还没说完就被咒灵一巴掌拍飞了,又是那种拍到墙壁上抠也抠不出来的类型。

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人被杀就会死,在这样的冲击力下,一口老血当场就喷了出来,内脏破了,骨头断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谁让她只是个普通的社畜。

咒灵没有回头,拦住他去路的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而已,无论多少次站在他面前,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杀死对方,远去方向的尽头唯有深渊。

吉留彩抬起手背抹掉了嘴角淌下的血,大人不能意气用事,投入产出比的计算非常重要,对她而言个体的生命是最重要的东西,为了些远大到看不真切的英雄梦想,就算付出了也不一定会得到回报。

“真是搞不懂……伏黑弟弟也好,七海先生也好,他们到底是抱着怎么样的想法才会选择跟这种怪物作战的?”

心里明明是这么想的,但身体还是自说自话动了起来。

这到底是荻野生花的诅咒?还是她自己的意志?——她并不清楚,此刻唯一想做的只有将眼前的咒灵拼尽全力地拦下来。

她站了起来,再次一脸血地张开双臂。

“小田川同学,请不要再继续了。”

站在体育馆天窗处纵览全局的男人发出了愉快的轻笑声,他托起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场下的异变,没有因为无聊而早早离开真是太好了。

“这可真是令人感动啊。”

“夏油大人,还不走吗?电视剧要开始了。”

“不要着急,今天的话要再等一会儿了,菜菜子。”

被夏油杰唤作菜菜子的是个身着高中制服、淡金发色的少女,正是早先拦住吉留彩和伏黑惠做了所谓调查问卷的外校女生,而另一个黑发少女此时正抱着娃娃安静地靠在她身边。

“诶~明明说今天可以一起回家看电视的嘛,情书什么的也按时送过去了。”

夏油杰笑了笑,他伸手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脑袋:“嗯,菜菜子和美美子今天都做得很好。”

得到了夸奖,两个不同个性的女孩都笑了起来,这样的话再等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正如夏油杰所说,她们已经足够努力去完成任务了。美美子以调查结果为准,按照那个女人的方式口吻写下了情书。菜菜子拍了她的照片,p出那张毫无痕迹的相亲照。

虽然不明白夏油杰这么做的原因,但只要是这位大人下达的命令,她们就一定会完成。或许这只是来收捕咒灵的余兴节目。

事实上,在秀尽的布局早在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启动了。起初只是一个小小的试验,少年意外知晓了盘星教的存在,在走投无路之时发现了诅咒有杀人的力量,并向教主夏油杰许下愿望让鸭志田得到应有的惩罚。

“既然选择了盘星教,我保证你可以心想事成。”

这样的经营口号,夏油杰当然不止对吉留彩一个人说过。

他只是抱着尝试一下的心情,告诉了眼前这只猴子可以报仇的捷径。而之后发生的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猴子这种低等生物不擅长用脑子思考问题,这样的特性对他来说真是太便利了。

学校这种地方本来就容易聚集人类的负面情绪,而秀尽学园在鸭志田的暴力“统治”下,成了催生咒灵的最佳场地。但以人类为种子去制造咒灵的可行性为何,夏油杰并不能确定,所以他稍微放了些催化剂,比如寄生在鸭志田身上的咒灵,比如秀尽校内数量过多的低级咒灵。这就跟养蛊的原理一样,在秀尽这个灵场,尽可能地厮杀互搏,最后诞生的便是名为小田川圭介的咒灵。

所以,夏油杰今天只是来收割成果的。而且他确实没有食言,小田川圭介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不是吗?

至于吉留彩的出现,只能说是意外收获了,明明他都那么努力让她和可靠的后辈见面相亲了。

“所以,是不喜欢那种一本正经的类型吗?”

这样的话,下次就换个其他类型吧。

当然了,也得要有下次才行。

他看着第五次被拍飞出去的女人,嘴角的笑意又加深了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