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怎么样。”

吉留彩几个字回答得铿锵有力。

五条悟猜到会是这个回答, 他忽然扯开脸上的绷带,露出了苍蓝色的眸子和过于赖皮的帅气脸蛋,他的身体压得更低了些, 整个人的气场拔高了好几度,将吉留彩整个人都笼罩在他投下的阴影中, 纳入他可以为所欲为的危险范围。

以上描述简单来说就是电视剧里的霸总行为。

“真的不考虑吗?”

“………………”

吉留彩嘴角开始抽搐, 因为提着两袋子香蕉怪不方便的,所以扭头朝屋子的大猫喊道:“谕吉, 帮我把化妆包里的吸油纸拿来下。”

“………………”

三分钟后, 五条悟坐到了吉留彩家的小桌子前, 绷带没有再缠到脸上,一摘一戴的不说麻烦, 但也不高兴反复折腾。

他盘腿坐着, 过小的地方让他四肢无法伸展, 然后神情自若地用刚才那只超出常理范围内的黑猫递来的吸油纸蹭脸。

没错没错,要做个清爽的帅哥哟, 五条老师!

吉留彩没再管他,继续呼噜噜地喝白粥, 顺便无视了他刚提出在白粥里加糖才是正确食用方式的魔鬼建议。

谕吉这次意外没有因为来了客人高高兴兴地去泡茶,刚才进门的时候连拖鞋都没主动拿给五条悟, 现在跟着他们一起坐在小桌子边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牢这位新客人。

当然了,这位新客人其实也在打量他。

虽然之前就有察觉到屋子里面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不过等真的走到跟前, 还是挺有冲击力的。当然了, 这种规格的动物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不说其他的,就现在高专的一年生里就有熊猫那样的家伙在, 但那个毕竟是校长夜蛾正道所制作的最高等咒骸,跟眼前的这个巨大化的猫并不是同样的存在。

那会是什么东西呢?

男人的六眼微眯了起来,很快就察觉到了是有什么东西在这只猫的身体里面,而那个东西正是使普通生物异变的真正原因。

咒物吗?

因为被封印着,所以没有办

法清楚确认那是什么东西。只是被当做动力源驱使着这具巨大的身体,要类比的话大概就是心脏对于生物的意义。

但长时间的存在,力量多少会有些外泄,还真是非常可怕又庞大的诅咒之力。

“彩,你平时都给你家猫吃什么东西?竟然能喂得那么大只。”

“猫粮啊。”

吉留彩咬着勺子指了指堆在角落的猫粮,之前超市打折的时候屯的,是谕吉最喜欢的六种鱼口味,不过他最近有些上火的样子,下次还是改买鸭肉味吧。

“不过人类的食物偶尔也吃。”

“这样啊。”五条悟应了一声,伸手从自己拿来的马甲袋里扒出一根香蕉剥了起来,“不过猫这种东西啊,养得太大的话要小心会变成猛兽哦。”

“猛兽?……狮子?老虎?”

五条悟摇了摇手指:“不是哦,可能会变成更可怕的东西。”

“………………”

吉留彩最讨厌人家说话说一半,说了的那一半还听不懂。但想表达的意思还是听懂了的,不但她听懂了,要变身的猛兽本人也听懂了,连鸡毛掸子都从架子上拿下来了,一副要把什么晦气东西赶跑的架势。

“不会的,谕吉可是世界上最好的猫,就算变猛兽,也是最好的。”

她说得斩钉截铁,顺便摁住了猫猫的鸡毛掸子,不过他还真的很不喜欢五条悟,还是第一次看到谕吉对客人这个样子。

五条悟完全没有被讨厌的自觉,一边吧唧吧唧吃香蕉,一边伸手试图去摸谕吉。

耳朵?胡须?果然还是尾巴吧。熊猫没有这种又粗又壮的尾巴,拽起来感觉手感会很好的样子。

真是忍无可忍,谕吉鸡毛掸子又举起来了,另一只手还拉过自己的尾巴牢牢护住,一副以命相搏绝不就范的样子。

“五条先生,你别这么无聊行不行?”

五条悟被阻止后不满地嘟囔了两句,丢掉了吃剩的香蕉皮,又自然地从马甲袋里扒出了下一根:“不过也没事,之后你在高专有我在身边,就算他变成猛兽,我也会帮你把他打

回小猫咪的。”

吉留彩叹了口气,看着不知不觉已经堆满小半个垃圾桶的香蕉皮,这么爱吃所幸就再拿回去吧。

她在这一刻忽然理解了七海建人为什么会在提到五条悟时就一副把肺叹没的样子。

说起来,她还没质问情书的事情……算了,感觉问了以后会变得更加麻烦,她还是先别挑起这个话题了,毕竟起因还是她欠钱来着。

“……五条先生,我刚才并没有答应你入学高专吧。”

五条悟单手撑着下巴,语气恢复平稳的样子,整个人的气场转换了过来,有点教导主任的味道了。

“经过昨晚的事情,你应该明白自己可以并且也成功地使用咒力了吧,那个与咒灵对话共情的能力。从昨天的发展来看,你还能进一步吸收咒灵转换成自己的力量,这大概是就是你的术式吧,虽然从稳定性的角度来说,在无法使用自如前,你的这种能力就跟背着□□包行走一样,还说炸就炸,伤人伤己。”

吉留彩沉默了,关于这段她确实无话可说,借用了咒灵的力量是事实,但她并不知道原来这算是自己的术式,还以为是被诅咒之后的普通皮、肉、交易。

像是看穿了她的所思所想,五条悟又补充道:“咒术师可以看见咒灵,但他们是没有办法跟那种负面情绪堆积融合产生的东西直接对话的。当然啦,也不能说完全不存在那种可以沟通的咒灵,不过要是哪天不巧遇到了,我会建议彩你直接逃跑比较好。”

“那我以后……装瞎装聋可以吗?过去的25年,我对你们咒术界一无所知的时候,也过得还可以。”

“没用的。”五条悟冷下了声音,语气变得不屑,但对现况又是无可奈何地继续忍耐,“高层那帮家伙已经知道了你的能力。而且刚才说过了,现在的你就像个□□包一样,一旦再遇到秀尽这样的事,大概率就会真的变成咒灵的受肉。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再也不能变回人类了。最重要的是没人可以估量你能积攒多少咒灵的咒力,讲不定上来就是个特级。那群老头很古板的,宁可错

杀都不放过的那种古板哦。”

“等等等等等,你的意思是……”吉留彩听得背脊发凉,对着自己的脖子比了个划拉的动作。

五条悟一下子特高兴地笑了起来,掰着自己的膝盖左右晃荡起身体:“耶!你被判处死刑啦!”

草了,这有什么好值得耶的?不该给她提前上香才对吗?

“不过就算不说那群老头子,我下次要是看到彩又变成了奇怪的样子,可还是会拧掉你的头哟!”

“……五条先生,请不要用可爱的语气说出那么可怕的台词。”

“不过放心啦,有我作保的话,只要入学高专后好好学习如何控制咒力,彩的话一定可以蹦蹦跳跳活到最后的。反正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了,大概率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

也就是说,已经有人先一步被这么威胁着入学了吗?贵校这都是什么奇怪的传统啊。

“但也蛮奇怪的,一般情况下,对咒术师的实力来说先天才能约占8成,像你这种25岁才发育的,我是真的没有见过。”五条悟说着视线还滴溜溜地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圈。

这话她可就不乐意听了,就算对方说的发育不是那个意思,但这个眼神就很搓火。她立刻挺直了腰板,虽然作者这个垃圾没有正儿八经描述过她的发育情况,但她还是很有料的好不好,绝对该凸的凸、该翘的翘。

五条悟愣了下,一个噗嗤笑出了声,歪头露出了好看的脖颈线条,没用绷带缠起来的发丝自然垂落,苍蓝色的眸子在眨眼间变得深邃。他伸出食指,指尖轻轻点在了她的手背上,用着那种懒洋洋又富有磁性的声音。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

……你知道什么了就你知道了。

明明是她先起的头,但在与五条悟的对视中,她反而先一步缩了回来,垮下身体心虚地移开了视线,被他轻轻触碰的手也默默地收到了小桌子底下,用勺子傻傻地刮着早已吃得干净的粥碗。

麻了,五条悟这都极限奔三的人了,竟然还这么见鬼的有少年感。

她看不得这种东西,清爽的帅哥完全就是她喜欢的类型,早知道刚才就不给他吸油纸了,真是大意了。

不行不行!快想起来啊阿彩!那可是要拧掉你头的男人!不要被美色所迷!

好了,回忆了下前两章的场景,她又能冷静了下来,看着五条悟的目光再无世俗的欲望,还不如看他身后,谕吉手里那根刚才又差点砸下去的鸡毛掸子。

“所以说,我现在只有两个条路走,要么入学高专,要么人头落地?”

五条悟点点头,看着自己那根伸出去的手指愣神。

其实还有第三种可能性他没有说,那就是——诅咒师。

秀尽咒灵相杀的事件绝对不是偶然,虽然查不到究竟是谁在暗地里操控一切,但这种杀人手段和咒灵操控很容易让他想起一个人。

他的眸子暗了暗,心情变得不好了起来,但只是那么一下下而已。

“五条先生?”

“……嗯?”

“吃香蕉吗?”

五条悟被忽然递过来的香蕉惊了下,刚才的思绪被打断了,他下意识地接过了香蕉,对方还贴心地先帮他剥了皮。

“吃点甜的,心情会好很多。”

“…………”

这是他之前跟她说过的话。

看来是被发现了啊,刚刚一瞬间的真实心情。

他在沉默中呼出了口气,再抬头的时候已经跟个没事人似的扬了扬眉毛,把话题又扯了回来:“从其他方面来说,高专的福利待遇都挺好的,包吃包住包分配工作,出一次任务的提成还特别高,你欠我的钱也一笔勾销。”

——当然了,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早死,高风险才能有高回报。

两人心照不宣,但吉留彩还是问了句:“提成……那个,特别高是有多高?”

五条悟报出了一个平均数字,来之前他让伊地知拉了个表格,就知道一定会有用处。

吉留彩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请让我加入你们。”

“………………”

早知道这样,直接说最后那段不就好了——倒也不是那么说。

五条悟说的没错,

经历过昨天的事情后,吉留彩已经切身体会过了诅咒的力量,不做人终归是被逼入绝境后的发言,她一点都不想变成那种怪物,永远活在负面情绪中得不到救赎。

而且被判了死刑和入学高专对她而言,其实只是早死跟晚死的区别。就算五条悟愿意帮助她两条路都不选,她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走歪路以逃离他专属的拧头cg。

所以结论就是——

“五条先生,你可以发offer了。”

因为家里没有余粮,吉留彩就不留五条悟吃晚饭了,香蕉倒是再三地劝他拿回去些,但他死活不要,说送出去的东西不能收回来是常识吧。

唉……都说了,这种常识不要也罢了。

在玄关准备送五条悟离开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开门正好跟来人撞了个面对面,是之前打电话要来的房东太太。

吉留彩的房东太太是个五十多岁的传统家庭主妇,性格乐呵呵的,很好打交道,丈夫在电气公司任职,家里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总的来说是个中产家庭。

五条悟还没来得急绷带缠眼,那个脸真的太能打了,下到八岁上到八十岁的女性都在有效范围之内,房东太太当然也不例外。

她在看到五条悟后愣了好半天,两眼一下子就放光了,捂嘴赞叹着开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起来,什么小伙子真精神几岁啦哪儿工作之类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吉留彩特别熟悉这个场面,就跟以前她妈扯着她去街坊组织的相亲大会看到男方时一模一样。

不出她所料,房东太太聊到最后就把问题抛到了结婚了吗有没有女朋友上,还连夸五条悟是老师啊太优秀了吧。五条悟也非常自然地跟房东太太聊了下去,有问必答挺有礼貌,就像他此刻的发型一样顺毛。弄得吉留彩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这样的人才到了相亲市场一定会被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吧。

但明明看起来是那么热络的态度,从他的眼底却感觉不到任何温度,也没有特别浓烈的人类感情,就跟他苍蓝的瞳色一样,冷

漠疏离地好像站在所有人之外……不,准确地说,是所有人之上一样。

一定要说的话,这样的眼睛跟昨晚扬言要拧掉她头时的没有本质区别。

说到底,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在沙雕教师跟疯批咒术师之间反复横跳来回切换的?

麻了麻了,不想了。

吉留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干嘛费这老劲研究五条悟。不过她是真的想建议他们可以换个地方继续进行友好沟通,她并不想自己家的玄关变成相亲角。可谁让眼前的两位她都得罪不起呢,一个是房东,一个是未来上司。

“我家女儿其实也没男朋友呢,感觉跟五条先生在方方面面都非常合适,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

来了来了,最后的关键问题出现了。

吉留彩选手在漫长的等待中终于迎来了赛点!聊完这句就可以结束对话了吧!

“不好意思呢,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哦哦哦,五条悟选手发起了回击!他用直球还击了对方!……咦?等等,原来他有对象啊!那刚才还用漂亮脸蛋勾引她!渣男!差评!

“啊……也是啊,像五条先生你这么优秀,应该早就有女朋友了吧。不过就当交个朋友,稍微认识下应该没关系吧。”

房东太太并没有放弃!像这样的老将善于利用漏洞打破规则!虽然不可取,但永不放弃的精神值得全场的掌声!

“不用了,我女朋友很棒,而且她就在这里。”

五条悟选手发起绝杀!他支棱起来了!他一个加速度冲下了场!忽然拉起了坐在冷板凳上全程吃瓜的吉留彩选手挡在面前!全场哗然……裁判!他犯规啊卧槽!谁来管管他!

“……………………”

吉留彩懵逼地站在五条悟边上,他还特别亲昵自然地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转头朝她笑眼弯弯,里面透出的信息就是他聊烦了,赶紧散了吧。

草了,那直接结束不行吗?是要在新学生面前装什么教师的亲切形象吗?还拿她挡枪,她又不吃这套。

“不,我不是,我真是不是……靠!”

这厮竟然掐她腰!跟他很熟吗?!这分明是在找机会报复刚才她说他油腻吧!

五条老师!您真的是老师而不是小学鸡吗!

吉留彩捏紧了拳头,但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她僵硬地对房东太太扯了扯嘴角继续说道:“我……我先送我男朋友出去,不然一会儿得赶不上二路公交了。”

这么说着她就把五条悟拽出了门,他立刻就抖动着肩膀笑起来了,坏心眼几个大字写在了他的脸上,这么一圈兜下来像是只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还可以吧”的程度。

……他果然是小学鸡。

在吉留彩满眼的“累了您赶紧走吧”的目光下,五条悟终于准备离开了,说是后面等高专那边安排好了会再来接她的。

不过走前还有件事情要叮嘱下。

“对了,彩。”

“啊?”

“最近,如果有奇怪的人来找你,一定要小心哟,记得第一时间告诉老师。”

“…………好的。”

瞧瞧,又忽然切教师号了,而且这没头没脑来句奇怪的人是什么意思?

吉留彩挠了挠脸,从门前的走道朝下看到了已经走出公寓楼的五条悟,他已经重新缠好绷带,两个眼睛遮得严实,配合从头到脚的一身黑,融入黑夜之后远看过去只有个白色扫把头诡异地腾空蹦跶着。

……应该不会有比他更奇怪的人了吧,只从造型上来讲的话。

吉留彩抱着胳膊抖了抖,她走回房间看到了还在捧脸的房东太太,似乎仍沉静在刚才的对话中,直到谕吉从厨房端出了泡好的茶邀请她落座,她才回过神来跟着吉留彩一起进去。

“阿彩真是好福气啊,男朋友这么帅气又靠谱。”

“不是,他是我的……算了,就当是这样了。”

不管说老师还是朋友都怪怪的,而且这个时候的房东太太绝对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好在围绕男朋友的话题没有继续,房东太太终于想起来今天来的目的,她欲言又止,在扯了些街坊邻居的八卦后进入正题。

“阿彩,我是想……把这间房子收回

来。”

“……”

好吧,其实吉留彩从房东太太刚才的表情中就猜到了这次上门的目的。

“我们想置换个大一点的房子,卖家是急卖,首付很高,所以才想说,把这间闲置收租的房子卖了。”

非常合适的理由,但她的租房合同其实还有两个月到期。

“所以想拜托阿彩你……是不是可以下周搬走?我可以帮你找其他房子。”

吉留彩知道房东太太是好人,虽然便宜房租完全是因为这是个凶宅,但是后来她在这里稳妥住下去之后,她都没有提过加房租的事。近几个月确实有在沟通中听出她想把房子收回去,但她本着能苟住就苟住的心情一直没接茬,其实已经默默做了一阵子心理准备了。

所以不管刚才那个理由是真的还是假的,她在思考后还是决定尊重房东太太。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会尽快搬出去。”

倒不是吉留彩过分心地善良,主要是她想起来刚才五条悟有说过高专包吃包住吧,所以她不是没有退路。

在送走高高兴兴回去的房东太太后,吉留彩给五条悟发了条信息,确认下高专是不是真的有地方住,不过他那边显示未读中,没有马上得到回复。

她打了个哈欠,然后摸了摸谕吉的脑袋,他正因为刚才泡的茶房东太太一口都没有喝叹气。

“谕吉,我们要搬家了哦。”

大猫点点头,他没有关系,反正不管搬到哪里去,他认定的只是吉留彩这个人而已,就是要重新规划下出门买菜的路线会比较麻烦。

吉留彩准备先去洗个澡,估计洗完五条悟那边的消息就回来了。可她刚准备找换洗衣服,门铃又响了。

奇了怪了,今天什么日子啊?来那么多人。

她撇撇嘴,喊着来了来了去开了门,而这次出现在她面前又是个让她惊吓的人物,外貌关键词为袈裟、丸子头、刘海和佛祖。

是的,来人正是她妈刚信奉不久的盘星教教主,夏油杰。

如果不是吉留彩早前就认识这位夏油大人,她在这个时候就会自动把他归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