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三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吗?这样你也很辛苦啊, 竟然还会被卡车碾。”

“想吃东西但不知道去哪里找?也是啊,野狗野猫讲不定还有人来喂。你们是没什么指望了。”

“咒力?那种东西我大概也有吧?……靠,你个大嘴巴突然吸我头干嘛!”

吉留彩大骂一声, 这该死的蝇头竟然聊着聊着一个大张嘴把她半个脑袋塞进了嘴里,什么无辜可怜都是迷惑人的假象。

她拽着蝇头的一只翅膀用力往下拉, 在发出一个巨大的“啵唧”声后, 终于把这个垃圾从脑袋上拔了下来,但头发上已经全是大概是咒灵口水的粘液, 还扯下了她好些头发。

可恶!社畜的头发可是很珍贵的!!!

吉留彩摸了两手的口水, 她快气炸了, 而更让她气炸的是五条悟还一直在旁边看她笑话,全程反坐在椅子上用椅脚做支点前后晃来晃去, 晃得她头都晕了。

“所以说嘛, 彩要记得他们始终都是咒灵, 不管弱小还是强大,都是在负面情绪的集合体。如果用人类的常理来看待的话, 一定会受到伤害的。”

“……不是你叫我跟人家聊天的吗?”

“毕竟要吃了人家嘛,好歹问问对方有什么遗言。”

“………………”

之前有说过, 吉留彩的术式是与咒灵沟通达成共情,而最终目的是要将其吸收并转换成自己的咒力, 但咒灵的术式会不会保留目前不得而知。

至于如何吸收咒灵,可以吸收什么等级的咒灵, 这都需要咒术师本人去摸索。既然是吸收, 那用“吃”这个动词来描述并没有问题。

只是针对这种类型的术式而言, 比起五条悟,或许有个人更适合做她的老师,如果他还能在的话。

五条悟停下了摇晃中的椅子, 讨论这种如果没有任何意义,他对吉留彩竖起一根手指:“还有就是,你要找到人类与咒灵的边界线在哪里,从咒灵身上吸收的咒力越大,与咒灵的同化度就越高,一旦越界便不能回头,但这需要在大量的实战中才能积累,并将其化作束缚。”



得到就会有付出,咒灵之力需以人类之躯换取,如果一味地追求力量,模糊了临界点,便会堕入诅咒的深渊。

吉留彩有那次在秀尽的体会,理解下来就是啤酒虽好,但不要贪杯。

所以五条悟在一切开始前才会说那句“一定要保有坚定的人性”。

好吧,那就来试试看她的人性坚不坚定了。

吉留彩闭上眼,试着回响那天是如何在荻野生花的诅咒中得到了咒力,是去接近她,理解她,看到她心中执念。她手抓着蝇头,感觉到了手掌微微发热,然后假象自己的手是一个吸入口……太抽象了,还是吸尘器吧。

没错,就是吸尘器。她选用了适合的吸头,在看到诅咒需要清洁之时将其瞄准,然后毫不犹豫地摁下开关。

开始工作!

在她的手掌之下,咒灵化作了气旋变为一股更没有形态的咒力,正如她所假象的那样,被吉留牌吸尘器瞬间吸收。

成功了!

但怎么……突然非常饿?

“肚子好饿啊,为什么这种饭店还要排队?可恶,那个混蛋刚才插队了吧。什么东西啊,饭团里面竟然有虫子。垃圾玩意儿,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她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心情极差,嘴巴也管不住的一顿停不下来的抱怨。

“看来这个蝇头是餐馆顾客抱怨而产生的咒灵啊。”五条悟蹲下来,戳了戳正在扮演一个蘑菇的吉留彩,“如果不能转化的话,那就不叫吸收,而叫附身了。”

不对,也不是正常意义的附身,吉留彩的意识始终都在,只是切身体会了那个咒灵身上的负面情绪。

但蝇头这种程度的咒灵不会影响本人太久,前后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吉留彩强烈的饥饿终于消退了,在扒拉了一包谕吉翻出来的薯片后,她狠狠往嘴里塞了两把咔吱咔吱嚼完咽下。

“再来!”

还真是干劲满满啊。

五条悟抓过了下一只咒灵塞到了她的手里,继续摇晃着椅子看她一次又一次地挑战自己的极限。

后续吉留彩又出现了各种奇怪的状态,什么在便利店值夜班的埋怨、乱

闯红绿灯的不满、被翘起地砖绊倒的不快。她就跟演独角戏一样,在五条悟面前尽显丑态。

在折腾了两个钟头,吉留彩已经麻木了,她找不到诀窍又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给五条悟。

“彩的话,可能要更冷静点?不能一感觉到咒灵进入身体后就紧张又惊吓,这样反而会让那些不好的东西影响到。”

“那要怎么个冷静法呢?”

“嗯~~”五条悟捏着下巴将尾音拖得老长,正在思考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吉留彩歪了下脑袋,这种问题好像没办法靠语音来描述清楚,大概就跟五条悟说的一样,在实战中才能积累经验,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只有不断练习了。

不过……真的好累啊。

她长大嘴巴懒散地打了个哈欠,然后抬头便看到了一对苍蓝色的眼眸,距离近得可以碰到鼻尖和那副圆片小墨镜,彼此呼吸的热气都能清楚地感觉到,明明前一秒这家伙还在她两米开外的地方晃椅子。

“!!!!!!”

大惊吓!

过近的距离让她的心脏不可遏制地疯狂跳动,是那种直冲脑袋快要爆、炸的频次,脸也跟着红得一塌糊涂。

“就像这样哟。”

但五条悟仍旧是教书的口气,就像在讲解一道题目那样稀松平常。

“彩,刚刚你的心乱了吧?”

“……………………”

“总之啦,就是先做到这种程度的突然惊吓,你也能完全处变不惊。”

五条悟觉得自己举的例子生动形象,刚才也确实把吉留彩吓得够呛。只是他的话久久没有得到明白了的回复。

“不可能的吧。”

“……?”

“心,不可能不乱的吧。”

“………………”

五条悟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过去,在看到她满脸绯色地看着自己后愣了下,意识到似乎做得过头了。

春风式微,阳光正好,室内却蔓延着不可明说的暧昧气氛,没人都再继续说些什么,但总得有人先开口。

说些莫名其妙的玩笑话是他很擅长的事,这次也没有例外。

“当然啦,毕竟我可是大帅哥嘛。”

“………………”

吉留彩低下了头,很好半天都没说话,等再抬头的时候已经面色如常,但张口却是没有感情的棒读:“是啊,五条老师最帅了。”

啧,对这家伙冒出少女心的自己真是太愚蠢了。

她看着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走了下午四点:“休息下吧,我去接惠放学回家。”

“诶~~好耶,我们一起去接孩子放学吧!”五条悟提出这个建议时的表情闪闪发亮。

“不用了,再见。”

这么说着,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被拒绝了。

五条悟独自留在了客厅,他走回去抓过椅子,这次终于正常地坐在了上面。

他手肘抵在大腿上,侧身单手支撑下颌抚在口鼻处,双眸轻掩,白色的睫毛低垂,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被讨厌了吗?

怎么可能?他才不会被讨厌。

吉留彩在去伏黑惠学校的路上给他发了个消息,告诉他自己来接他放学了。不过对方没有立刻回复,一直到还有两条街就要走到的时候,伏黑惠回复了他的消息,说是他已经放学离开学校了。

很显然,他俩是错过了。

吉留彩准备打道回府了,但很快又收到了下一条信息,是伏黑惠问她人在哪里。她看了眼附近的建筑,并发起了个地位给他。

伏黑惠叫她等在那里,他很快过去。

大概是放学后正好在附近吧。

约莫十分钟,身穿西装制服的少年出现在了吉留彩的面前,而后者不知道的是,那是原本已经踏上回家电车的他,在下一站下车后又立刻往回坐赶来的。

两人见面后,吉留彩先开口打了招呼:“惠,今天上学还开心吗?”

“……一般吧。”

很好,是不生气了。

吉留彩说想稍微呼吸下新鲜空气,所以选择了步行回去。一整个下午的术式加强训练班让她整个人都不太好,又开始跟伏黑惠抱怨咒灵的那些负面情绪,虽然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每一次

都让她非常难受。

那就放弃吧——他想要这么告诉她。

伏黑惠侧头看向在眉飞色舞诉说吸收咒灵过程的女人,渐沉的夕阳洒下的金色将她整个人的轮廓温柔勾勒,那个表情看起来就像在讨论昨晚看的电视剧一样日常。

你不该属于那个世界,你该像现在这样行走在阳光下的——他想要这么告诉她。

“所以之后得好好努力了,咒术师可真是不容易啊,惠你平时也太辛苦了吧,简直是童工啊混蛋。”

“………………”

明明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选择呢?

可真的是个白痴。

伏黑惠再次肯定了对她的评价,想说的那些话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他也无法反驳五条悟的考量。

但还有一句话,这个时候他一定要告诉她。

“彩,我会保护你的。”

吉留彩一愣,回头看向忽然驻足的伏黑惠,对这个比自己小了许多的少年笑了起来。

“什么嘛,我也会保护惠的。”

这样就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吉留彩还有件事挺好奇的,她在与伏黑惠回去的路上问了出来。

“说起来,五条先生的术式是什么样子的?”

吉留彩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都没见过他使用什么特殊技能,遇到的两次都是靠纯咒力做输出。

伏黑惠摇摇头,他并没有看过这位最强咒术师的实力全貌,对五条家无下限术式和六眼的理解停留在表面,所以一定要描述的话,他只能说出日常状况下无下限术式的那个“停止之术”吧。

“你的意思是……我打不到他?”

“嗯,只有在五条老师发起主动或者解除术式的时候,别人才能碰触到他。”

“是吗?那下次试试看套他麻袋揍揍看吧,是不是真的打不到他。”

又出现了,吉留彩没有感情的棒读。

伏黑惠很理解这种想法,毕竟他时不时也会有这样的冲动。

到家后,谕吉已经做好了晚饭,之前因为出门买菜了,所以不知道五条悟跟吉留彩之间发生了什么。要

是被他看到了,五条悟怕是连个碗都不会有。但他们在回家后的再见面仍透着莫名的诡异,主要源于吉留彩的持续棒读和五条悟单方面的热情洋溢。

“晚上好!”

“晚上好。”

“吃了吗?!”

“没有。”

“这么巧啊,我也没呢!”

诸如此类的废话。

伏黑惠看看两人,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路上吉留彩会有那样用麻袋套五条悟的冲动,一定是他又乱来欺负人了。

意外平静的晚餐过后是继续特训的时间。

五条悟从冰箱里搜出了昨天吉留彩买的草莓蛋糕,先是夸赞了伏黑惠真懂老师的喜好,结果得到了他“你想多了”的一个眼神。再是夸赞了今天负责买菜做饭的谕吉真是会享受生活,结果连个眼神都没有得到,对方尾巴一甩就去洗碗了。

吉留彩冷冷开口:“蛋糕,我买的。”

五条悟楚楚可怜:“我,可以吃吗?”

吉留彩叹了口气,突然感觉自己像是不让小孩子多吃甜食的老母亲,但最后还是递了把勺子给到五条悟。还顺嘴多说了句,原本以为室友是女孩子,所以才特地买给他的。

结果这话刚说完,伏黑惠就突然站到了边上:“蛋糕,我也要吃。”

五条悟歪头不解:“惠,你什么时候爱吃甜食了。”

伏黑惠面无表情:“刚刚。”

“……………………………”

总之在一派其乐融融的草莓蛋糕趴中,吉留彩继续跟蝇头去作战了。

五条悟和伏黑惠一人切了块蛋糕,一起坐在墙边看着她开始新一轮的训练,然后颇为同步地用勺子挖了口蛋糕放进嘴里。

“惠,你其实还是不认同彩学习术式成为咒术师吧。”五条悟忽然开口,用着仅两人可以听到的音量说道。

“……嗯。”

“这样是不行的。”

“……?”

“只要一个人的力量足够强大,就一定可以做到想做的事。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这么认为。”

五条悟没有再动勺子,他平视仍在作咒灵吸收练习的吉留彩,看她着陷入深思

,反复尝试的样子。

“一味的保护是不行的,如果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她死掉了。那么你要保护她的心就是错误的,因为你没有让她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

“彩的话,真的有在非常努力,你应该能感觉到吧?”

“……我明白了。”

伏黑惠往嘴里又递了一口蛋糕,草莓奶油的甜腻从舌尖弥漫。

光是与咒灵就能感觉到的恶心,她却要用自己的身体去吸收,然后还要那样没什么事地没有地对自己笑,根本无法理解不久前才是普通人的她是怎么做到的。

或许她说得对,其实被保护的人是他才对。

不过像这样不停用蝇头训练真的有效果吗?而这样的疑问很快就由吉留彩本人做了解答。

第三次的蝇头是个粉红色家伙,与刚才的每一次吸尘器操作一样,吉留彩很快将这只咒灵吸入到体内,但这次与刚才的都不同,咒力忽然变得强盛,以爆发的状态形成气流将吉留彩紧紧包裹。

突如其来的发展让五条悟和伏黑惠同时站了起来,看向气流中心的女人。

吉留彩坐在原地,她阴森森地抬起头,双目无神地抬了起来,眼睛与在秀尽那次一样从翠绿转为金色,吸收了数只蝇头导致体内咒力积压变得混沌。

那是一张凄厉无助的脸,包含了无尽怨恨和不甘,她缓慢地扭过头,但在看向不远处的两人时,她的目光在瞬间点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吉留彩尖叫着跑向两人,但跑着跑着画风就开始不对劲了。

原本是一张从咒怨片场爬下楼梯登场的脸,在冲过的时候忽然转成了泪奔哭泣的娇弱少女,连背景贴画都变成了闪动的粉色小花花。

但在最后选择方向的时候又作了急刹车,她在两人之间遇到了选择困难。

先是左边海胆头弟弟。

这个不行,未成年人,不能随便胡来,会锁文的。

右边是白毛不良教师。

嗯,这个可以搞。

于是目标一个急转弯,在咒灵影响下的吉留彩一个少女飞扑,

扑进了五条悟的怀抱里——当然没有。

因为她无法碰触到他。

她被一层看不见的力量挡在了外面,怎么都扑不到他身上,这正是伏黑惠下午说的无下限术式。在连续失败了几次之后,她哇一声哭了出来。

哭这招对男人还是挺有效的,哪怕是最强。

五条悟解除了术式,向她张开了怀抱:“来吧。”

于是在下一个努力的飞扑后,吉留彩终于成功一把抱住了五条悟,她紧紧地环住他的腰靠在胸前。

是又跟咒灵共情了啊。

“摸头摸头,不哭不哭。”

说着安慰人的话,但五条悟看起来并没有多大诚意,笑嘻嘻揉着她脑袋的手快要把她的头发筑成一个鸟窝。

总之,一个哭得有多伤心,一个笑得就有多开心。

“救命啊,我好难过好难过啊呜呜呜呜,刚才的蝇头有毒啊!!!”

吉留彩哭得一塌糊涂,她揪住五条悟的胸前的衣服感觉眼泪快哭干了,再吸溜了两下鼻涕后,她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压制心中所想,只想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大声告诉他。

没错,就在这一分、这一秒——

“我、我好爱你啊!他妈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现在就是好爱你啊!!!”

“…………………………”

此次的咒灵名为——失恋的少女。

作者有话要说:  人性的抉择来了!

上班摸鱼修了个文,人物细节调整了下。以及打个设定补丁。女主越界后会变成咒灵的设定参考一个写了会被锁文的老番《大剑》,架空的中世纪背景,里面的战士是在身体里植入妖魔血肉获取斩杀妖魔的力量,但是妖力解放过头就会变成比妖魔更强的觉醒者,觉醒的时候会有类似性高、潮的快、感所以拦也拦不住就很生草。

喜欢看妹子打架又能接受暴力血腥的可以去看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