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三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 人没了。

吉留彩心如死灰地看向前方,在一把捂脸后觉得人生低谷不过如此了,而且现在头还疼得要命, 一下又一下地像有人拿冰锄使劲砸她太阳穴。

刚窝在五条悟怀里嚎啕大哭了足足十分钟,哭得她气都喘不过来, 但嘴里还是不停地向他表达爱意, 让他千万不要离开自己。

五条悟还挺有良心,就让她这么随便抱着, 眼泪都打湿了他的衣服, 他还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嗯嗯应和, 说什么好好好,我不离开, 我也爱你哟。

惊了, 这都是什么感人的生死绝恋, 任谁看到了都会在他们身后举手高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然而,并没有。

起码在现场的另外两位都在吉留彩的突然告白后彻底石化, 等反应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过去拉人。

谕吉负责拽吉留彩,伏黑惠负责拽五条悟, 双方拉扯的场面一度非常焦灼,堪比一场拔河比赛。

但吉留彩始终紧紧抱住五条悟, 她死活不撒手,甚至泪流满面地对他们说:“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这个时候我只想听到你们的祝福!”

五条悟也紧紧回抱她, 一副为爱走天涯的架势:“是啊!是啊!”

“别开玩笑了!五条老师!”

“我才没有开玩笑呢。”

伏黑惠愣了下, 在看到五条悟墨镜后的苍蓝眸子后, 他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但还是下意识松开了拽住他的手。

与此同时,吉留彩仍旧紧紧贴在五条悟胸前, 她露出了幸福满足的笑容,一颗晶莹的泪珠划过脸颊坠落而下。

“真是太好了,谢谢你也能爱我。”

这么说完后,吉留彩忽然一个激灵打过,咒灵那因为失恋而产生的悲伤情绪在得到爱的回应后消失了。

她愣愣地眨了下眼睛,从五条悟的怀中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笑脸。

“哟,彩,现在还爱我吗?”

“…………”

吉留彩当时就吓坏了,原地弹起向后疯狂倒退,一路退到墙根紧紧贴壁,恨不能一头砸墙上一了百了。

她、她都干了什么啊?!她竟然跟五条悟疯狂告白?!还痴心不悔?!!

回忆起刚才自己的行为,吉留彩整个人都炸了,这都什么社死现场。

苍天啊!你带我走吧!让我离开地球!立刻!马上!

神迹当然没有出现。

所以,吉留彩只能颓败地坐在椅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伏黑惠在旁边安静地给她递纸,后者接过后用力地擤了下鼻涕,然后丢到身后已经满是用过纸巾的废纸篓里。

谕吉在另外一边端着一杯插着吸管白水,里面加了好些糖,让她在擤鼻涕的间隙喝上一口以防再抽得背过去。

“……你们为什么不拉着点我?”她满脸死气地说道。

伏黑惠、谕吉表情特别统一地看向她,眼底都是满满的求生欲和你听我解释——他们拉了啊!真的拉了!但也得拉得住才行!

“拉不住才是对的吧。”五条悟在旁边适时地开口,不过这次的语气有所收敛,“除了彩对老师的爱实在太过浓烈以外,刚才所使用的其实是吸收转化了那只咒灵的咒力。”

所以才会让伏黑惠和谕吉都没能成功拉开她,虽然前者并没有动用咒力。

吉留彩一愣,看向自己的手,刚才确实感觉到有什么陌生的力量充斥全身,虽然那股力量在共情的作用下全部用在了贴五条悟这件事上。

“所以……我成功了?”

“嗯,恭喜你哟,终于踏出了第一步。”

“好耶!!!”

她立刻高高兴兴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庆祝成功地张开大手,但在看到站在面前的是五条悟后立刻僵直了动作,她机械式地朝边上转身,给了左右两边的伏黑惠和谕吉一个好耶的庆祝抱抱。

五条悟歪头指指自己,无言但兴奋地比划着:我呢?我呢?我呢?

吉留彩全当没看到,带着伏黑惠和谕吉在原地转圈圈。

“什么嘛,彩刚才明明那么爱我来着,难道现在已经全部忘记了吗?”

被冷落的五条悟捧心作委屈状,好像他才是刚才

被渣失恋的一方。他难过,他不甘,他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在几个快速地点点戳戳后,手机里很快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悟君,我爱你,请不要离开我,我们以后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哟。”

草!五条悟这厮竟然录音了!!!

她竟然还说他有良心!他哪儿有良心!他的良心已经被狗吃了!不!连狗都嫌!!!

吉留彩崩溃地扒在墙上,两手由上至下地划拉着墙壁,五条悟却拿着手机在她左右两边交替播放,简直堪比杜比全景音。她抵住墙壁低头想躲开这羞耻暴击,结果下一秒手机就从下面探了上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五条悟收回手机,满意地继续点点戳戳:“嗯嗯,设置成闹铃吧,以后的每一个早晨都要在彩爱的呼唤中醒来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快给我删了!!不然杀了你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给不给!!!”

于是又是新一轮的鸡飞狗跳。

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俩下午发生的小小插曲在这起事故中彻底解除了。

伏黑惠跟谕吉对视一眼,同时朝对方用眼神抛出一个疑问。

这次要拉吗?

嗯,还是别了吧。

伏黑惠跟谕吉握手:达成一致。

于是问题来了,吉留彩最后有成功抓住五条悟删除音频,答案当然是——没有。

跟五条悟抢东西实在是一件自取其辱的事,不说他飞天遁地能让人碰不到的本事,就那个一米九的高个,随便手一抬就让她跳高都碰不到。

配合五条悟反而是在被他耍,吉留彩所幸不干了,丢下个咬牙切齿的表情给他,然后进房嘭得将门带上。

她决定早点回房睡觉,哭得脑缺氧本来脑壳就疼。

伏黑津美纪的房间已经被谕吉收拾好了,因为原主人的衣物用品都在,所以他们的东西还是用箱子堆在角落里,谕吉的猫窝也在里面。

“谕吉,今晚跟我一起睡床吧。”

她洗漱完毕后向大猫发出了邀请。

其实谕

吉小时候本来就跟她一起睡床,是后来越长越大后,她那张12米的单人床实在容纳不下他,才改买了猫窝——实际是大型犬用,给他当床睡。

不过伏黑津美纪的床还挺大的,所以睡下谕吉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她今天的遭遇真是糟糕透了,急需猫猫爱的抱抱来回血。

“来吧来吧。”

她在床上对谕吉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大猫戴着睡帽乖乖地上了床,与往常一样,他熟练地用肉乎乎的爪子一下又一下地拍着吉留彩的后背,后者很快在这样有节奏的拍拍下合上了眼睛。

夜深人静,谕吉的肚子忽然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上火严重,胃口不好,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猫粮也有一日三餐按时吃,虽然量越来越少了,但肚子仍是饥饿的状态,身体似乎在本能地抗拒。

或许是这个口味吃腻了吧。

这么想着的谕吉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肚子,他要好好地忍耐才行,不能表现出异样让吉留彩担心。

没问题的,因为猫的忍耐力是最强的。

谕吉继续拍着吉留彩的后背,在确认她已经睡着后,他沉重的眼皮已经支撑不住了。

他也应该睡了,只要睡着了,就感觉不到饿了。

当天晚上,吉留彩在谕吉睡在身侧的陪伴下做了个梦,术式的初有成效让她意外碰触了月之暗面。

每次做这种邪门的梦都会有不好的事发生,这次也没有例外。

“滴答——”

水滴声?

她被这样的声音吵得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望不到边的黑暗,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

是今天接触的负面情绪太多了吗?

她望向四周,清楚眼前的景象一定是在做梦,而她也庆幸这只是在做梦。脚下血水汇聚成池,面前是堆砌如山的尸骸,她根本无法想象这副残忍的景象真实出现。

她往前走了几步,但每走一步便会带出淌过血水发出的声音,而这也吵醒了真正的主人。

“是谁允许你踏足此地的?”

噩梦中响

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声线低沉沙哑,配合眼前的场景,是宛如地狱恶鬼发成的低吼。

她愣在了原地,察觉到了来自尸骸之上的视线,那是一股可怕的威压,让她身体不自主地颤抖。

看一眼吧,也是为了满足好奇,过度的惊吓或许能让她尽快脱离这个噩梦。

带着这样天真的想法,她缓缓抬起了头,恶鬼穿着浴衣在尸骸之上背光而坐,狂傲肃杀之气尽显。

他冷哼一声,从阴影中露出全貌。

她震惊地张大双目,那是怎么都想不到的画面。

在确认自己没有眼花后,她颤抖着指向对方,并嘶声力竭地喊道——

“卧槽!!谕吉你不要坐在那种地方啊!!快下来!!!!!”

但回答她的是鼻口间的一凉,视线开始颠倒旋转。

总而言之,她头没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宿傩选手带着大猫皮肤向我们走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