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油杰的忽然登场还是让吉留彩挺意外的, 她回忆了下之前跟他偶尔在line上的闲聊,并没有说过在埼玉的详细地址。

所以,只是巧合吗?

“盘星教这两天在埼玉有宣讲会, 所以有家访些教徒,没想到这么巧能在这里遇到吉留小姐, 看来我们是格外有缘呐。”

“原来是这样啊。”

“吉留小姐是住在这里吗?”

“嗯, 这段时间正好借住在朋友这里。”

之后,吉留彩就跟夏油杰进行了非常标准的寒暄, 感觉类似于周末逛街正好碰到关系不错的前辈同事。半个月不见, 对方还是是那么亲切热情, 并且没有意识到一般这样社畜寒暄来回八个回合已经是极限了,是时候该找个合适的话题收尾并各回各家了。

但夏油杰站在吉留彩面前一动不动, 就这么笑盈盈地看着她, 没有任何要结束这即将陷入尴尬的对话。

“对了, 夏油大人吃午饭了吗?我家里正要开饭,您如果没吃的话要不要一起?”

吉留彩使出了终结聊天的必杀技, 一般丢出这种话茬,对方都会听懂话里的意思并回答“吃过了”、“不用了”, 然后自然地结束对话并礼貌道别。

但她没想到夏油杰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

“好啊,那就一起吧。”

竟然一脸爽朗地答应了。

吉留彩当时就愣住了, 但既然都这么说了,她自然只能顺着这个话题继续, 邀请他去家里做客吃饭。谕吉今天的午饭原本有准备五条悟的份, 他走得匆忙, 正好够夏油杰的忽然造访。

她又想起了客厅还摆着关了剩下几只蝇头的笼子,不过普通人并不能看到咒灵这种东西,所以在夏油杰眼里, 那就只是个普通的空笼子。

“吉留小姐的朋友不在吗?”

“嗯,正好出去买东西了。”

夏油杰换了拖鞋,从玄关走到客厅。正在厨房的谕吉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以为是出门买葱的伏黑惠回来了,

拿着锅铲走出来迎接他和他的葱。

于是乎,一人一猫刚好撞见。

夏油杰见到谕吉非常高兴,抬手就打了个招呼,那个架势感觉都要迎上去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呀,谕吉君,中午好。”

但与这形成强烈对比的,谕吉在看到夏油杰出现在客厅后先是愣住了,然后手里的锅铲哐唧一声掉到了地上,嘴巴张大,瞳孔地震,是从来没有在猫猫脸上出现过的大幅表情。

眼前的男人他当然不会忘记,可不就是之前来新宿家里做过客的那位客人,那位贴身携带一封可疑信件和吉留彩照片的奇怪客人。

竟、竟然搬到这里也被找到了吗?!

所以,别说回应夏油杰的拥抱企图了,大猫捡起地上的锅铲差点都想把人赶出去,但猫猫良好的教养告诉自己,这样的举动一定会让吉留彩非常为难。

谕吉捡起了锅铲,姑且礼貌地向夏油杰鞠了个躬作回应,然后转身继续回到厨房。画面停止了三秒钟后,又探出个猫猫脑袋,眼神都变得犀利起来。

“谕吉君对我的态度变化很大呢。”夏油杰笑容不变,两个要拥抱的手顺势揣进了衣袖。

吉留彩也觉得谕吉怪怪的,以之前的经验来开,谕吉不喜欢五条悟——虽然这几天有了明显的好转,但对连连称赞他茶艺的夏油杰,他还是相当喜欢的。怎么今天会如临大敌一样?

“不知道,可能是害羞吧?”

嗯,之后再问问看谕吉吧。

吉留彩请夏油杰先到沙发上坐下,再为他倒了杯茶水,打开电视后希望两人能找点共同的兴趣话题继续聊下去。

她问夏油杰平时都看些什么节目,原本都做好听到看宗教节目或者新闻频道的答案了,但对方意外说自己平时比较常看的是灵异探险类的企划节目,什么废弃医院、猛鬼弯道、闹鬼电台之类的,都非常地有趣。

吉留彩的脑袋上方再次打出了一排问号:“夏油大人的兴趣意外……很刺激啊。”

这大概也是佛祖般的盘星教教主普度众生的主营业

务之一吧?

“是啊,那种地方总会让人感到惊喜。”

夏油杰嘴角的笑意加深,不经意地多看了眼客厅放着的铁笼子,里面的弱小咒灵在与他发生对视后瑟瑟发抖。

灵异事件的背后除了人为制造的噱头和自然巧合造成的误会,其他时候多为咒灵作祟,为了充盈自己术式的咒灵储备,他在忙完教务的空闲时间都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打发时间并寻找下一个合适的目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是一个微笑,却让吉留彩有了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忍不住抱住双臂抖了抖。

就在话题走向死巷的时候,时不时从厨房探头探脑的谕吉这次偷偷地向她招了招手,吉留彩立刻get到了猫猫的呼唤。

“夏油大人,我去给你拿点水果。”

她随口找了个借口,不过考虑到家里好像没有准备教主的最爱,她还是决定提前说一声,省得他过于期待。

“不过今天家里没有香蕉,真的不好意思。”

“………………”

她走之前看到了夏油杰僵住的表情,体会到了他大概是蛮失落的。

谕吉在偷偷把吉留彩叫过来之前已经在厨房来回转了好几个圈了,这样下去可不行,他原以为那位客人只是那么一次登门还钱,但以现在远赴埼玉的举动看来,他之前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所以,为了阿彩的幸福,他一定要告诉她这件事。

三分钟后,在猫猫认真严肃的表情下,吉留彩一度怀疑自己跟谕吉的消息发出接受频道是不是坏了。

再三确认对方的意思后,吉留彩震惊了,她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谕吉你、你的意思是说,夏油大人他他他暗恋我?!”

谕吉非常郑重地点了下头,那封奇怪的信他在捡到之后有好好地放起来,就是最近搬家东西有点乱,他不确定现在放到哪里去了。

但总之就是——

“哈?你说他贴身偷藏了我的照片???”

吉留彩在意会完谕吉的意思更加震惊了,

不过联想到自家老妈是拜托盘星教给她找对象的,所以发过她的照片并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不过说什么教主暗恋她也太夸张了吧,毕竟他们才见过两面而已,一定是谕吉误会了。

等等,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先不说这种能在公寓门口的偶遇到底有多大的几率,夏油杰刚才非要进来坐坐的态度也非常刻意,还有之前莫名其妙把合同上明确写了不予退款的入会费还给她,甚至说什么后续的服务会继续免费提供。但事实上,他一次都没有为她安排相亲,倒是自己频频上门。加上之前在line上也是,有事没事忽然找她来闲聊两句,虽然也只是两句而已。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难道夏油杰,堂堂盘星教教主真的暗恋她?!

吉留彩开始紧张地咬指甲了,真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最近是什么情况?她积攒了足足25年的桃花运终于要集中爆发了吗?前有狮子尾五月时隔七年的告白,后有盘星教教主的痴心暗恋。

妈呀,再这么下去,哪怕是伏黑惠明天忽然跟她大声说我爱你,她都不会感到惊讶了。

好了好了,打住打住。

吉留彩赶紧收住了自己奔腾的极端想法,她小心翼翼地扒着厨房的门探出脑袋观察夏油杰,除了职业有点跳脱常规,他确实是非常优秀的男人。

长相就不用说了,帅得非常明显了,个子也挺高,目测一米八几吧,而且年纪轻轻就是盘星教教主,一定有钱又有事业心,而且性格也不错,温和亲切,热心助人。

等等,这不就是她当时给他说的择偶标准吗?!

夏油大人难道是为了业绩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吗?他为盘星教也付出太多了吧!

此时,坐在沙发上的夏油杰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忽然转过头对她笑眼弯弯地温柔一笑。

草!圣光暴击啊!

吉留彩捂住胸口退回到厨房,这种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冷静,刚才那些都是谕吉的说法和自己的

推测,以防自我意识过剩的社死现场出现,她还是自然地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

没错,夏油杰还是那个可亲可敬的教主。

事实上,吉留彩也这么做了,她拿着果盘端出去,神色淡定,语气谦和。但对方正好在接一个电话,挂了之后说是临时有事就不打扰他们吃午饭了。而他刚起身走,伏黑惠正好买完葱回来了,两人在客厅打了个照面。

伏黑惠看着出现在自家客厅的陌生人,古怪的笑容、古怪的发型、古怪的袈裟,怎么看都是副可疑的样子。

“彩,这位是?”

“这、这位是……”

见鬼的,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她开始莫名地心虚?!

在面对伏黑惠再正常不过的提问时,她脑子里满是夏油杰暗恋自己而刻意制造的上门做客,就连之前的入会相亲都变得像老天爷在冥冥中牵线。

于是,她脑子一懵,想到了当时房东太太的那句台词,便脱口而出——

“这位是来化缘的。”

“……………………”

听到吉留彩这么说了,伏黑惠收起警惕地哦了一声,在看到对方还两手空空时,便把自己刚买的一袋促销活动中的水果交到了这位大师的手里。

“小小心意。”

“……………………”

十分钟后,夏油杰提着伏黑惠刚买来的香蕉,独自一人走出了公寓楼的大门。

这场面还真是该死的熟悉。

他笑容不变地抬头望了望蓝天白云,心里平静地像在盘星教宣讲会时听了三十多遍当背景乐用的大悲咒。

“算了,就当是还礼吧。”

这次,他有好好地把香蕉提回去。

希望她等下也能喜欢他精心为她准备的礼物吧。

作者有话要说:  杰哥确实就是上次的香蕉吃完了,爸爸送完儿子送【双手合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