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谕吉会说话。

首先, 这件事的冲击就非常大。

其次,谕吉说话的声音还怪耳熟的,耳熟到能瞬间把她带回到那个满是鲜血和尸骸的噩梦里。

脚边被削了半个的咒灵脑袋很快化作尘土飘散, 但这别致的死亡造型也提醒了她,上个被这么划拉开的好像就是她己。

噩梦变成真的了。

谕吉化作了恶鬼。

她和伏黑惠都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就当是女人的直觉吧, 这个浑身上下散发邪神气息的家伙,远不是她此前遇到的咒灵可以比拟的。

这个时候, 她忽然想起了五条悟曾经对己说过的话。

——“不过猫这种东西啊, 养得太大的话要小心会变成猛兽哦。”

还真是被他说中了。

伏黑惠也察觉到了不祥的咒力, 尚未明白过来谕吉皮下已经换人了,但出于本能地将重伤的吉留彩护在身后。

丝毫不在意他们的警惕, 开口说话的黑猫一脚踏进了伏黑家的玄关, 熟练地清理了出门弄脏的脚底, 然后再走到了房间的地板上,在女人错愕的目光中将提着的儿童套餐放在了她的手里。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只是这个身体的意志左右了他的行动,让他必须将手上的这袋东西给她。

“谕吉?”

吉留彩因为这古怪的行动再次试探性地喊了黑猫一声, 但依旧没有得到回应,手中的儿童套餐变得特别沉重。

此时的黑猫对一切充耳不闻, 他双脚踏入了血泊之中,他夸张地张开双臂, 用力地吸了一口格外清甜的空气。

这次终于感受到了彻底的畅快与由, 美丽的月光, 诱人的气味,让他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囊都得到了时隔千年的舒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内心的狂笑,邪神的咒力得以全开, 金色瞳仁下方生出了一道斜线,猛一张开竟又生出一对眼睛,瞳色同步转为猩红。

光是听到这个阴间的笑声,吉留彩就感觉到了对方心

情特别好。

但这笑声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恶鬼在撕碎了谕吉最爱的绿色围裙后,忽然发现这底下的□□有些不对劲。

确实是壮硕得足以承受他咒力的□□,却又带着他从未感受过的惊人毛量,还是覆盖全身的那种。

这具受肉并不是人类。

他沉默地在阳台的落地玻璃上看到了现在的己,一只跟黑熊一样体格的黑猫,厚实的黑色皮毛甚至将他身上的咒纹覆盖,弄得他像是从猫的怨念中产生的咒灵一样。

还真是过于可笑的皮囊。

不过这种事也是没有办法的吧,无人看管他散落各地的手指,发生意外也是不可控的。

意外很快地接受了新的设定。

他捏了捏肩膀,活动了下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兽类的身体在某种程度上更加轻便好用,比如在——

一黑一白两条犬型式神突然从旁跳出来,露出獠牙分别扑向黑猫的脖子和腿部,但后者连头都没有眼神都没有给,他凌空跃起一脚踹飞了两只式神砸到了墙壁上。

嗯,比如在狩猎的时候。

他又原地伸展了下,身体的柔韧性也跟猫科动物一样非常好,但有句话还是得说一下。

“小鬼,不要在别人想事情的时候搞小动作啊。”

黑猫看向了那个双手结印的少年,那两条狗无疑就是他召唤的。

哇唔,还是个孩子啊。

他下意识舔了下嘴唇,口水差点没品地淌了下来。

“说起来,从刚才开始就发现了,这个身体好饿啊,饿得我都快疯了,你到底有没有给他好好吃饭啊。”

他这么说着,把视线投向了吉留彩,记忆虽然不完整,但大体上还是能感觉到些什么的。而不等对方作答,他便以极快的速度将其摁在了地板上,爪子划过她断臂处的伤口。

“从刚才开始,就散发出非常好闻的味道呢,女人。”

“那么就从你开始吧。”

他用低沉的声线说出了如同死亡宣告一样的话语,在吉留彩惊恐的目光下,埋头一口啃上了她本已止血的伤口。

咔哧咔哧咔哧咔哧咔哧咔哧咔哧……

软嫩的皮肉、q弹的筋脉,和着热乎乎的鲜血经过唇舌划入食道,虽然没有配上他熟悉的惨叫声,但也比他曾经吃过的人类都要美味鲜甜,让他欲罢不能。

“……好吃!好吃!是女人的味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那个惹人心烦的式神攻击又再次朝他袭来,阻断了他下一口品尝美味的好心情,他不爽的用四只眼睛斜视而去。

这个时代的咒术师吗?

那个愤怒的表情还是值得表扬的,不过啊——

“不要打扰人吃饭啊小鬼。”

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谕吉的不对劲?

为什么没有好好思考过那个噩梦?

为什么没有及时发现并阻止发生?

一直以来,她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大放厥词,说着要喜欢上咒术师这份工作,说要去保卫世界和平,结果到头来连己身边最重要的人都没能保护。

她会被吃掉吗?

应该会的吧。

因为刚才与体内咒灵拉扯导致体力咒力的双透支,她最后已经痛得连叫喊的力气都没了。

吉留彩在这个时候忽然想要放弃了。

第一次在文具公司遇到咒灵的时候她没有放弃,在秀尽被荻野生花附身面对小田川所化咒灵的时候她没有放弃,哪怕是面对不久前要被杀人魔咒灵吞噬的死亡结局的时候,她都没有放弃,却在这个时候真的想要放弃了。

一直以来都是个废柴社畜,每次遇到问题都会一边飙泪抱怨,一边强忍坚持下去。朋友也好,同事也好,他们总会夸赞她一句,吉留还真是努力啊。

她真的已经非常努力了,但很多时候,不是努力就可以的。

断臂处被撕咬啃食比直接掰断手臂更疼,一定要形容的话,就像是明明可以一刀毙命的极刑,却被改判了千刀万剐,让人在死前反反复复清清楚楚地体会血肉被一口一口啃掉的过程。

唯一庆幸的是伏黑惠因为不守进餐礼仪被打晕了,不然还不得让孩子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吉留彩想到这儿叹了口气,她唯一的左手放下了刚才拨通电话的手机,庆幸这个恶鬼并不知晓这样的现代化工具是用来做什么的。

不过这样的话,伏黑惠的安危就不用担心了。

最后的最后,她抬起左手搭在了黑猫的身上,调整了下位置将下巴搁在了他的肩窝,就像往常一样身心放松地扑在谕吉毛茸茸的身上,贴在他耳边轻声说话。

“谕吉,本来想抱抱你的,不过我现在好像已经没有办法做到了。”

毕竟少了一只手嘛。

然后,她露出个还不算太难看的笑容。

在进食的猛兽在那个支离破碎的拥抱中停下了动作,尖锐的牙齿没有继续啃食她的肩膀,而是忽然伸出了舌头一下又一下地舔起了她的伤口。

——柔软且小心翼翼的。

吉留彩一愣,在与他抬头的对视中,看到了同样的困惑。

啊,是这个身体,是这只猫想要做的动作。

但哪怕得到了这样的结论,他还是为这样的行为感到不解,为什么己会被受肉的情绪影响呢?

他抬起头,嘴角还挂着残肉,但四只眼睛忽然同时变得湿润,无法控制地流下了眼泪。

诅咒之王竟然会有眼泪这种东西?

没有比这更加可笑的事情了。

而流泪的还不止他,身下那个被他视为食物的女人忽然也哭了起来,只是因为刚才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

……真是奇怪的家伙。

整个胳膊被硬生生扯断了没有哭,被他从肩膀上咬下一大块血肉没有哭,明知己就要被一口口吃掉了也没有哭,现在却因为那么一个动物本能的动作忽然大声哭了起来。

这也太奇怪了吧。

“谕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他重复着对不起这种蠢话,哭得一塌糊涂。

好烦啊,真的烦死了,吵得耳朵都快受不了了。是因为没有右手才哭得那么伤心吗?

他不悦地伸出了锋利的爪子,爪尖划过她的肩颈落在了她的断臂处,咒力连接上撕裂的皮肉,然后

轻而易举地让她重新生出完整的右臂——这是他的反转术式可以做到的事。

蠢透了的女人。

联想起进门前被他随手干掉的咒灵,从上面的残留上来看不难猜出之前发生了什么。或许她还以为扯断了己的胳膊后可以再生吧,就凭她这点能耐能止住血就不错了。

他伸出指尖抹了下她眼角的液体,与之前的生啃行为作比,已经是温柔到不行的动作。

人类的眼泪吗?

他舔了一口,咸涩发苦,难以入喉,败坏了他进食的乐趣。

吉留彩趁这会儿工夫,动了下己的右手,不管是脖子还是断臂,所有的疼痛都已经完全消失了,手臂更是灵活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在这个时候意识到,谕吉并没有消失,只是暂时被恶鬼压制了。

……谕吉都没有放弃,她怎么能放弃?!

原本要死掉的眼神又亮了起来。

这样的变化落在他的眼里,黑猫的脸上露出了邪恶张狂的笑容,那种骨子里的恶从他的每一次吐气、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能溢出来,光是存在于世便是一种巨大的诅咒。

“不要误会了,女人。”

“…………”

吉留彩屏住了呼吸,她被迫抬起下巴,仿佛看到了在谕吉的皮相之下的那个冰冷灵魂。

“我只是觉得好吃的东西,一口气吃完太可惜了而已。”他收紧了爪子,并不会承认己被受肉影响。

“…………”

什么意思?这个家伙是要把她的胳膊当鸡爪这种下酒菜了吗?还是无限量供应的那种,吃一根,长一根。

好家伙,原来是拿她当韭菜了。

也不对,谁说猛兽只能吃膀子了?肚子难道不能吃吗?或许他接下去想来盘脆毛肚。

在感受到他的视线从手臂转移到腹部后,吉留彩陷入了闭。

不过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考虑到再这么发展下去的画面过于血腥暴力,在接到刚才那个电话后的正义之士终于赶到了片场。

“对女士这么粗暴可不行哦。”

“!

!!!!!”

似乎没有资格这么说的白发青年出现在了黑猫身后,话音未落便一手贴在他的头侧,没有繁复的招式,只是单纯的咒力攻击,将其逼到立刻跳起转移身体到沙发上。

而在刚才的位置,连同玻璃窗的正面墙已经被尽数炸烂。

“哎呀,我已经很小心地控制力道了,希望惠醒来看到的时候不要生气呢。”

他轻声笑着,毫无丝毫拆人客厅的抱歉,而说话间又对已接到怀中的女人打起了招呼。

“哟,彩,你的英雄又来了哦。”

“哟、哟……你个头啦!!!”

这位英雄但凡再来晚个一分钟,她大概都要被做成人肉刺身了好不好?!

虽然非常非常生气,但吉留彩还是忍不住又哭又笑地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他。

这个男人是最强的。

她忽然对此深信不疑。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怀疑,大爷也是个阴间人【。】

不过就对阿彩阴间那么一次,如果温和的登场就不是他了。放心,后面就是家养猫了,另外谕吉也还在,不用担心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