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四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家的时候谕吉已经收拾好东西了, 他背了个黄色的双肩包,在看到吉留彩回来后掰着手指头告诉她自己准备了那些东西。

除了换洗衣物和日常用品,还带了吉留彩喜欢吃的小饼干和糖果, 一袋在战场存活的家庭装吐司。

跟什么都没准备只提了手机的五条悟和伏黑惠形成鲜明对比。

糸锯圭介约莫十分钟后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说是酒店的房间已经订好了, 现在就可以去。

考虑到刚引来了警方和邻居的注意,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吉留彩和伏黑惠先行跟糸锯圭介去酒店, 等到了地方后五条悟在用瞬移把谕吉带到酒店报到。

这个老实憨厚的男人订的酒店是位于离伏黑惠家约莫两公里外的地方, 路上还说了那家酒店真是性价比超高, 早餐很好吃,公共浴室非常大等等优点。可以看出是真的很用心地在选酒店。

很快, 他们就到了糸锯圭介口中的那家酒店, 这是栋6层楼的小型建筑, 不是很大但从大堂的装修装饰能感觉到这家酒店的温度。

不过夸奖归夸奖,在办理入住的时候还是发生了不妙的对话。

吉留彩:“诶?一间吗?”

糸锯圭介:“诶?不是一间吗?”

吉留彩:“诶?还是双床标间?”

糸锯圭介:“诶?难道要大床房?”

……好吧。

另一边在伏黑惠家待机的五条悟收到了吉留彩发来的短信, 酒店地址跟房号都有。他不认识,但总能找到。

“好了, 谕吉君,我们要出发咯。”

大猫抓紧了双肩包的肩带, 坚定地点了点头表示ok。

但是……该怎么下手呢?

十分钟过去,一人一猫还是在客厅大眼瞪小眼。

五条悟输在了第一步, 他尝试了起码五个姿势来扛起这个比自己还要高半个头的大猫。什么扛在肩膀上, 夹在臂弯下, 举高过头顶都是说不出的别扭和不顺手,主要还是体积过大的问题。

说起来,猫的话可以抓着后颈拎起来吧?

谕吉猫猫, 开始流汗。

于是又是一顿上下其手。

“你是不是有病?”

忍无可忍的诅咒之王在黑猫脸上开了个眼睛和嘴巴,对这个颠来倒去还摸来摸去的烦人咒术师非常不爽地说道。

“哎呀哎呀,差点忘记你还在呢。”

不过也该打定主意了。

“果然还是公主抱吧!”

说完以后,五条悟不顾诅咒之王果然有病的评价,当场就给大猫一个横抱抡起,从阳台一个瞬移出现在了糸锯圭介订的那家酒店楼下。

与他认知的酒店有着极大差距,但在看到熟悉的身影在5楼的窗台跟自己跳着挥手后,他还是抱紧大猫踩着外墙走了上去,总之历经艰难地把猫送到了房间内。

“该减肥了,谕吉君。”

谕吉猫猫,非常生气。

当时就一个猫猫拳飞过去,表示这都是每天努力干家务锻炼出来的肌肉,然后气鼓鼓地放下背包抱在怀里坐到床尾。

五条悟捏了捏肩膀,把重点放回到了眼前狭小到令人无语的酒店房间:“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是加上浴室都不足20平的标间,摆上两张床后几乎没有了多余的空间,电视机、衣橱和冰箱一类的家具电器都以镶嵌在墙内的方式尽可能地不占地方。而就是这么小的房间,此刻竟容纳了四人一猫,哪怕再多来一个人,都没地方下脚。

“总而言之……只有这一间房了,凑活睡吧。”

吉留彩盘腿坐在其中一张床上,她已经懒得重复询问前台的整个经过了,反正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糸锯警官已经很努力了。

“…………………………”

五条悟没有立刻接话,但吉留彩感觉自己能听到他整个身体都在叫嚣——

他,五条悟诶!衣服是阿○尼,鞋子是汤姆○特,头发都是10万块一次的托尼剪的!怎么可以让他住这种普普通通的招待所!还是标间!还是普标!不是五星级总统套的酒店怎么凑活啊!

不过奇怪的是,这种明明没有发生但就是能感觉到的有钱人叫嚣只持续了半分钟。

然后他就开心地坐到了那个虽然小但弹性十

足的床上,一上一下蹦跶蹦跶。

“好耶!跟可爱的学生们一起睡!”

这一定是个促进师生情的好机会。

吉留彩和伏黑惠同时抽动了下嘴角,用眼神询问彼此要不然还是回去睡毛坯吧。

只有糸锯圭介老泪纵横,哇哇喊着能让五条先生满意实在太好了的说。

于是就这么接受了现况,忙活一宿还垫付了房费的糸锯圭介终于功成身退。

吉留彩打了个哈欠,选定了要靠墙的那张床后准备去洗个澡,虽然出门前大概擦了擦,但身上还是血污和汗水混杂,又黏又腻。

她从谕吉那里接过了换洗内衣和睡衣,是普通的白色棉质t恤和长裤。然后开开心心地一溜烟跑去了浴室,但隔了三秒钟又探出个脑袋,对在另外张床上乖乖坐着的师徒俩目光犀利地看了眼。

“嗯?”

师徒俩眨巴眨巴眼,然后同步疯狂摇头。

“嗯。”

吉留彩放心地收回了脑袋,反正还有谕吉在,也不会发生什么。

很快,浴室传来了哗啦啦放水的声音。

三个男人……哦不,准确地说是一个青年,一个少年,一只老猫和他体内的千年诅咒沉默地各坐在床上。

师徒俩起初是在安静地滑自己的手机,谕吉习以为常地正在拍枕头铺床。而外面越是安静,从浴室里面传来的声音就越是清晰。

每一次拧下开关停水。

每一次挤出洗浴用品。

每一次轻柔搓揉头发。

每一次慢慢拂过皮肤。

好像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配合热气氤氲模糊了的浴室玻璃门,已经足以勾勒出那个画面。

那两个滑手机的已经是无意识地在运动手指了,根本没在看屏幕上到底是什么内容。

最先受不了的还是最年轻的那个。

伏黑惠猛一个起身,埋头疾步朝门外走去,脸红的样子根本藏不住:“……我、我去买瓶饮料。”

黑猫的后脑勺部位再次开了个眼睛跟嘴巴,发出嘲讽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哈那小子在想什么呢?不会连女人的味道都没尝过吧。”

只是

无聊地发出评价罢了,毕竟女人洗澡的声音对他而言,就跟吃饭前把食材冲洗干净没什么区别。

然后非常忽然的,另一边的白发青年也站了起来,他脸上覆着绷带,双手插进裤兜:“我也去买瓶饮料。”

身体僵直但步速飞快,走出去的时候还不小心撞到了床脚,因为无下限的缘故,床都被撞歪嵌进了墙壁。

宿傩愣了一下,原来是两个弟弟。

他笑得更大声了,穿破墙壁再次达到扰民的程度。

直到被烦躁的谕吉一巴掌拍到了后脑勺。

吵死个猫。

不过吉留彩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那两个买饮料的家伙都已经回来了,床头柜摆了好几瓶乌龙茶和草莓牛奶,已经空了两三瓶。

她一边擦干头发,一边奇怪地看着两个正襟危坐的男人:“你俩要干嘛,晚上不会为了抢厕所打架吧?”

结果没有人回答她。

“……那你们接着谁洗?”

还是没有人回答她。

“啥情况?”

她看向谕吉,大猫猫摇头表示不清楚,拿过吹风机正要打开给她吹头发。

他身上那张嘴倒是又冒出来了,这次开在了大猫前胸,说话的意图很强烈,可刚要逼逼赖赖就被吹风机一个热风吹怼了回去,呛了一嘴猫毛。

吉留彩在吹头的时候已经困得张不开眼了,脑袋不停地点着,等好不容易搞完了,她就拉着谕吉要上床睡了。

但这回,一直不说话的二人组开始说话了,表示她跟谕吉睡一张床非常不合适。尤其是在她出来之前,那个嘴巴还说出了什么老子吃过的女人比你们见过的还多这种可怕的话。这话的歧义过大,一下子让人想得更歪了。

“那怎么行?谕吉虽然是小猫咪,但现在里面可是装了个大老虎!”

五条悟说着还很罪恶地举起两只手夸张地舞动手指,扮演着奇怪的恶人大叔角色在那儿嗷呜嗷呜叫。伏黑惠负责在边上不停点头。

“还是会吃、女、人的那种哦!”

“……哈?”吉留彩有点懵,她当然知道这货吃女人,几小时前还拿自己胳膊

当鸡爪啃,“这样不是正好可以检查下束缚是不是真的有用?”

“是这么说没错啦,不过女人……咳咳,还有另外种吃法哦!”

吉留彩困极了,但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当然听懂了五条悟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个无德教师根本是在跟他可爱的学生开荤话吧。

“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

是你想太少了吧!

五条悟和伏黑惠在心里同时大声喊道。

吉留彩抱着谕吉胖乎乎的身体,撑起最后的精神义正言辞地对师徒俩说道:“谕吉小时候就做过绝育手术啦!”

“??????”

“??????”

五条悟和伏黑惠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被吉留彩摸下巴摸到呼噜噜的大猫,然后同时看向他肚子下几寸的位置,最后又同时收回视线看向了自己的下面。

忽然觉得有点凉飕飕的。

“………………”

“………………”

吉留彩就这么把谕吉拖上床睡大觉了,只留下师徒俩继续原地凌乱。

“五条老师。”

“嗯?”

“你说诅咒之王他知道吗?”

“没事的,诅咒之王嘛,王的气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也是。”

“睡了吧?”

“睡吧。”

两面宿傩:逐渐失去笑容jpg

作者有话要说:  小猫咪当然要绝育啦!

以及写这章的时候跟机油讨论了下28悟是不是弟弟这个问题,顺势又延伸到教主杰是不是弟弟这个问题- -最后是弟弟论占了上风,一切都为了大义!

修了下文,大爷原来是个千年老弟弟,两腿间装的是水龙头,还用什么反转术式【双手合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