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五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啦, 谕吉。我就去没几天,下礼拜就回来了,不用带这么多东西。”

吉留彩蹲在地上整理行李箱, 虽然是回宫城老家,但她自从去东京工作以后, 一年就回三四次, 所以宫城那边只有她学生时代的旧物。就算只回去几天,她也得拖个行李带上几身衣服和必需品。

不过谕吉准备的东西是真的有点多了, 猫猫非常贴心, 但脸上挂着担忧, 从刚才吉留彩回来告诉他第二天就要跟五条悟一起出差去宫城就开始了,真是各种意义上的担忧。所以不知不觉往行李箱里面塞的东西越来越多。

吉留彩自己过了遍筛, 把不必要的东西再从行李箱里面拿出去……好家伙, 为什么还会有棒球棒?谕吉都是从哪里翻出来的?

不过, 她能理解谕吉的担心,忽然指名的出差, 五条悟到最后也只是透露了句接新同学,并不清楚这种任务为什么要她参加。但能借此回趟老家, 算是公差私用吧,还能报销费用。

“没事的, 谕吉。五条老师虽然性格不行,但工作上还是值得信赖的, 有他在不会出事的。”

“…………”

经过这些事情, 猫猫明白五条悟实力有多强, 但他理解的出事并不完全指这方面的。关于这点他倒是和刚刚送吉留彩回房的伏黑惠有共鸣,微妙地觉得宫城之行是五条悟要把吉留彩拐跑了。

谕吉叹了口气,最后放弃了将行李箱塞满的打算, 但还是默默地多放了个道具在行李箱里。

每次碰到吉留彩出远门的情况,他总会想说要是自己也能去坐电车就好了。这次也一样,不过他刚冒出这个念头,身体里面的另外个家伙就出来阴恻恻地发表意见,说是只要他想,当然哪里都可以去。有一瞬间的犹豫,但并没有受到蛊惑,而猫猫脖子上的铃铛又是一阵疯响。

吉留彩知道那家伙又开始动坏脑筋了,看来是不得不好好谈谈了。她认真地透过大猫的眼睛对他说道:“谕吉要乖乖的,你也要乖乖的。”

“你以为自己在跟谁说话?”

听到了命令式的语气,谕吉的脸上不出所料地裂口了一只眼睛和一张嘴巴,被强制加上了束缚不代表他会向低贱的人类低头,诅咒之王的傲慢不可轻视。

吉留彩叹了口气,说到底两面宿傩仍是嗜血吃人的诅咒,太平了几天并不能说明他真的被完全压制,像昨天已经在找机会啃她了。饥饿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事,而这种欲望终会慢慢影响到谕吉,发生像之前一样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看着那张嘴逼逼赖赖就烦得要命,于是她伸出自己的两根手指塞进了那正不停张合的嘴里,她摸到了尖锐的牙齿和湿润的口腔组织。

两面宿傩当然察觉到了她动作的轨迹,但他没有回避,毕竟没人会拒绝送上门的食物。

谕吉猫猫,非常震惊。

吉留彩掩下眸子,开口说道:“没关系,谕吉,这次我是自愿的。”

“…………”

“不要看,闭上眼睛。”

“…………”

谕吉不会拒绝吉留彩,咒言也发挥了作用,所以他乖乖闭上了眼睛,而这次咒具上的铃铛并没有发出吵人的声响。

两面宿傩察觉到了大猫意志的沉寂,他当然没打算跟她客气,唯一露在猫猫体表的猩红眸子微眯起来。他试图蛊惑原主的意图大概是被发现了,但这并不会影响他的食欲。自从那晚尝过女人鲜甜的滋味后,他一直都在忍耐,尤其是夜深人静睡在她身侧的时候,那股香气总是若有似无地在撩拨他。

但那个麻烦的咒术师始终在注视他,那对可以看穿一切的眼睛,哪怕是在短浅的睡眠中仍在运作。哪怕是咒力的些许外泄都会被他捕捉到。

而这只明明依靠他而存在于世的黑猫又对人类有着牢不可破的情感,放大了咒具的束缚。

总之,妨碍他再度进食的家伙有很多,而到嘴边又吃不到的东西,确实更让他把持不住。那会是不需要精细料理也是顶级美味的食物。

他想要撕扯她的肌肉,嚼碎她的骨头,划开她的肚子,将整张脸都埋进去大快朵颐,温热的内脏和着鲜血,或许那个时候心脏还会是跳动

着的。

哪怕不是现在,终有一天他会将她整个吞食进肚,但眼下的饥饿与欲望也是真实存在的。

吉留彩感觉到了粗糙的舌头舔过她的指尖,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挺想顺势拔了他的舌头。但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因为最后先没了的一定会是他的手指。

“饿了的话就咬下去吧,这次是原味的,我连护手霜都没有抹。”

但抵在她皮肤上的尖锐牙齿并没有动作,而两面宿傩的那只眼睛仍在打量着她。

“……还是说,我再去洗一洗?”

这家伙有这么讲卫生吗?

可就在她要将手指头抽走的下一秒,那口利牙便一口咬了下去,从指关节到指尖的部分全部没了,两面宿傩咔哧咔哧地发出了嚼脆骨的声响,并咧嘴发出嗤笑。

“我可不会再浪费力气给你修复了。”

潜台词就是如果反转术式做不到的话,你以后就当个残废吧。

“……我知道。”

吉留彩立刻将手抽了回来,从断指处流下的血滴滴答答地落满了地毯被吸收进去。今天吸收了那家餐馆的咒灵大部分咒力,足以修复断指。

因为控制不好力度,她将所有的咒力全部集中于反转术式的展开,金色的竖瞳亮起,手臂因为咒力的涌入而变形,在一片强光过后,她断指处冒出了无数细小肉芽,快速地重组结合下生出了新的组织。

不过是短短几秒钟的事情,吉留彩已是满头大汗,如同烂泥似的新手指软趴趴的,消散咒力后手臂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退回人类的模样。

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确实成功修复了自己的手指。

“我也会喂饱你的。”

今晚她的身份大概是厨娘吧,要喂饱那么多人,但想说明也只有这件事而已。

自从上次被啃了胳膊以后,她对自己的口味蜜汁自信,诅咒之王吃了都说好,吃一根续一根确实是不错的主意。

其实在将吸收宿傩作为终极目标后就有了这样的计划,她没有告诉五条悟,因为知道自己一定会被劝阻。而今天吸收了非蝇头级别的咒力和明天突然的

远行,让她决定把计划提前,就算失败了也只当是一次错误的沟通。

两面宿傩冷笑一声,他咽下两根手指头后舔了下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你不会以为这样就能喂饱我吧?”

……用脚趾也能猜到这位猛男的胃口很大了。

吉留彩叹了口气,有点自暴自弃地开始甩起了自己刚长出来的手指头,对他的称呼都改为了敬语:“我说宿傩大人啊,您也别嫌肉丝不是肉了,你让我再多练习练习反转术式,争取早日卸条胳膊给你吃。”

当然是瞎几把说的,她可没勇气再砍条胳膊,手指已经是极限了。天知道为了这个,她做了多久的心理准备,在吸收了酒店的咒灵后一个人躲在厕所无数次划开又修复自己手掌,以尽快熟悉反转术式的使用。

但两面宿傩并不好糊弄,也没顺着话题往下聊。

“现在就可以了吧,女人。”

吉留彩嘴角一抽,决定将忽悠进行到底,开始眉飞色舞地比划起来:“宿傩大人哟,您知道那个吗?屠宰场杀猪。”

“……不知道。”

“那我给您科普下,增长点并不重要的小知识。”

“哦?那你说说看。”

姑且当作无聊了千年后的闲谈吧。

“那个啊……食用猪如果紧张的话,就会产生应激反应,猪肉的糖酵解速率就会增加,最终导致屠宰之后,猪肉的质量不好,颜色暗淡无光、肉质松软和易渗出肉汁。另一方面,屠宰前慢性应激还会消耗猪身上的储存能量,这些能量会影响屠宰后24小时的最终ph值,使猪肉颜色变暗、肉质变紧和变干。”

她一鼓足气背出了之前上网查的资料。

“………………”

两面宿傩没有说话,她并不能通过埋在黑色猫毛里的一只眼睛和一张嘴感觉到明显的情绪变化,只好含蓄又委婉地问了句:“所以,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她得保持身心愉悦,才能让他吃到棒棒的食物。

“明白了。”

“唉,您明白就好。”

“原来你是猪啊。”

“……………

…”

……所以你都明白了什么啊?!大爷!!!

好在不管怎么说,这位大爷总算不惦记吉留彩的胳膊了,她为此愿意尊称他一声美食家,而为了可持续性发展,他姑且没再意图趁她和五条悟出差的时候搞事。

说到底,现在确实不是好时机,比起忍耐长时间的饥饿和欲望,拿手指头当零食他也能勉强接受了。

谕吉是在两面宿傩隐去眼睛和嘴巴之后恢复了意志,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脑内扰人的声响和心中的躁动都不见了。他歪头看向面前笑容依旧的吉留彩,她背手而立,空气中隐约弥漫着血腥味。

“!!!!!!”

猫猫忽然一阵紧张,炸毛地要绕到身后看她藏起来的双手,好在他拉出的手是白净无损的,而在绕着她观察一圈后,确定其他地方也没有受伤的样子,这让他拍拍胸脯松了口气。

“好啦好啦。”

吉留彩软趴趴的手指及时修复了,并没有让谕吉察觉到自己拿手指喂了两面宿傩,她伸手捏了捏大猫腮帮子两边的软肉。

“没事的,谕吉,你在家要乖乖的哟。”

因为他也会乖乖的。

此时此刻,酒店同楼层的另外间房内。

白发男人闭上了苍蓝色的眼睛,两面宿傩暂且没有搞小动作,看来今晚并没有他出手的必要。

他仰靠在沙发上卸下力气,抬手稍稍用力地捏了下眉心,起身坐下来回了好几次,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尊重。

明天可是重要的日子。

今晚没有其他工作,他应该可以难得的早睡。

但合起的眼睛很快又睁了开来,他面无表情地坐起来看向上方。

“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好好睡。”

……光是想到那个画面就火大得要死。

作者有话要说:  大爷虽然被上了项圈,但只是强制束缚而已,时间久了就会影响到谕吉。彩彩对大爷的态度就是先安抚,老娘早晚吸了你,但不想在过程中让谕吉太难受。大爷在等时机吃顿饱饭(?),所以一直噱谕吉出门,再磕一根手指就能把项圈冲破了。

好了,下章就可以跟wtw去宫城度蜜月了【。】

以及悄咪咪建了个读者群,之前的群因为我太咸鱼死群了qwq,详见评论呀!欢迎来聊天吹水和催更【划掉】

修文,调整了下结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