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五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朗气清, 适合出行。

吉留彩一大早拉着伏黑惠到房里举办了个猫咪交接仪式。左手谕吉猫猫,右手伏黑弟弟,她站在中间表情严肃地将一人一猫的手交叠在一起, 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今后你们要相互依靠、共同成长。

在两脸的歪头不解中,她煞有其事地把谕吉专用的猫猫梳子交到了伏黑惠手里, 才算完成了交接仪式。

伏黑惠默不作声地主动替吉留彩拖着行李箱要送到楼下, 最后还是谕吉替她收拾的。

临出门前,吉留爱跟往常一样跟谕吉来了个爱的抱抱, 两面宿傩没有冒出来煞风景, 昨天喂的小零食还是有点用的, 希望他能跟之前聊的那样好好安生几天。

“好啦,很快就回来的, 谕吉在家乖乖哦。”

谕吉猫猫, 乖乖点头。

之前有说过, 她和谕吉几乎没有长时间的分开过。不管是她回宫城老家,还是公司安排出差, 她都回尽量压缩时间。有时候聚会太晚,也会急匆匆赶回去。以至于同事都知道她是宠物家庭, 笑话她赶着回家去铲屎添猫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家里有人催着她回家。

其实这么理解并没有什么不对, 与其说是宠物,谕吉早已变成了她的家人。所以为了谕吉, 她不会为做下的决定感到后悔。

走到酒店走道拐角处的时候, 她回头望了眼, 猫猫毛茸茸的身体仍站在房间门口,久久地向她挥动着肉爪爪。

完了,还没离开就想回来了。

她最后回了个拜拜, 和身边的少年一起走进拐角,心里想说早点搞完工作早点回来。

伏黑惠摁下了电梯下行键,转头向吉留彩说道:“放心吧,我会照看谕吉的,负责这片区域的眼经验很足,也有特别打过招呼。”

她回以微笑:“嗯,谕吉就麻烦你了,惠。”

没有特别说及,但两人都知晓谕吉体内的那个不□□,一旦失控会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我们每晚都要记得视频哦!”

猫猫虽然没有自如地使用

手机这类精细的电子产品,但在她系统设置和使用教学下,他是会使用基础功能的。所以之前分开的时候,他们每晚都会通话,有条件的话就视频。

伏黑惠愣了下,随后表情放柔地点了点头:“好的,我会记得的。”

说话间停顿了下,他停下脚步,对她格外严肃地补充了句:“你那边也是,如果有什么不对劲,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不对劲?”

没错,伏黑惠说得有道理,毕竟是跟五条悟出门,还真说不好会遇到什么事儿。就怕是打电话也没用,毕竟远水救不了近火。

但嘴上当然还是满口答应的,这可是来自酷酷弟弟的关心,她可得好好记着。

两人很快就到了酒店大堂,跟吉留彩满满一个行李箱不同,五条悟什么行李都没准备,他两手往裤兜里一插,一米九的大高个往门口一站,特别潇洒随性。在看到自己的两个学生下来后,原本的面无表情转为灿烂笑容,向他们抬手打了招呼,

“早呀,彩。早呀,惠。”

然后非常寒暄地将话题带到了最晚有没有睡好这件事上。

“彩昨晚有没有兴奋得睡不着呀,可是跟五条老师的单独约会哦!”

吉留彩嘴角抽抽:“……求您了,咱就是出个公差。”

他讨了个没趣,又笑嘻嘻地将话题丢到了伏黑惠身上:“惠的话一定也没睡好吧,因为一个人被丢下了,所以抱着枕头哭唧唧呜呜呜。”

“……”

伏黑惠特别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连回话都没有地将手中的行李给到了吉留彩手里。

“一路小心。”

“放心啦,跟老师一起,什么小心都是多余的。”

“……”

就是因为跟着你才要更小心吧。

伏黑惠面无表情地在心里补了句,深知就算说出了这句话,也不会让当事人多出半点自觉。

五条悟仍旧自顾自地说着,绷带后的目光短暂地停留在了吉留彩的手上,扬起的嘴角平缓地落下,声音带着虚假的笑意:“其实老师我昨天也没睡好

呢。”

“………………”

吉留彩察觉到了视线,但因为太快,并没有办法确定,难道他……已经发现了吗?

握住行李杆的手紧了紧。

但她很快又推翻了这个想法,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因为承接那句“昨天也没睡好呢”的台词是——

“所以要好好补眠!”

这么说完的五条悟,就大咧咧地将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他那个大高个为了配合这样的动作,整个人都调整坐姿以降低高度,看起来特别违和别扭。

是的,此刻他们已经搭上了开往宫城的新干线,公差的出行方式以外非常普通和平和,她甚至有一度以为五条悟会扛着自己直接瞬移到宫城,想想还挺省车票钱。

“偶尔也放松下吧,彩,要让生活慢下来~慢下来~慢下来”

“五条老师大智慧啊!”

虽然很想吐槽一句,只从社畜的角度来说,他明明比自己还快节奏。

但撇去其他因素,她其实还蛮喜欢坐长途电车的,脑袋空空看着窗外景色飞速划过,累了就闭上眼好好睡一会儿。

“是啊,我也想跟彩一起好好享受旅途呢。”

“……是出公差啊。”

算了,再来几回她都要以为自己真的是跟五条悟公费旅游的了。

另外,这也不算什么好好享受旅途吧。

吉留彩转头看向那个落在自己肩头的白绒绒,他真的合上了眼睛,安静的样子精致得像副稀有昂贵的名画,大概昨天是真的没睡好吧。

她座位靠窗,转头看向窗外,被瞌睡虫传染也有点困了,昨晚确实被他说中并没有睡好。但在闭眼之前,她直起身体让自己坐得更高一些,他睡觉的姿势跟着舒服了点,然后伸出个手指戳了戳他。

“五条老师?”

男人假寐睁眼:“……嗯?”

“你带墨镜了吗?”

“带是带了,怎么啦?”

“完美,借我使使。”

“……?”

五条悟那副墨镜往鼻梁上一戴,效果就跟遮光眼罩似的,她戴

上以后左右晃头确认,小小的视界里只留下四边的亮光。

吉留彩心满意足,不过五条悟竟然会随身戴墨镜,是为了一键换掉绷带吗?老实讲,他这个造型在马路上确实挺容易找巡警盘问的。而且长时间戴这么个不透气的绷带一定很难受吧?捂出痘痘该怎么办?夏天还有更可怕的痱子。

啧啧啧,真是想想就觉得脸上痒痒。

吉留彩的思绪在随意发散下越飘越远了,加上超级眼罩的加持,她没多久就跟五条悟脑袋抵脑袋地睡死了过去。

等再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达仙台站了,还是五条悟把她给摇醒的,睁眼的时候脑子还没转过弯。

“天哪!天怎么黑了?!!我们是睡过了多少站!!”

然后眼前的墨镜被一摘,一个距离超近的五条悟令她提神醒脑,连尴尬都来不及,她抓着五条悟和行李箱就冲下了电车。

她颓败地勾背,但在看着熟悉的站台又直起了身子,不管怎么说,终于平安到达了宫城!

“走吧!干活!”

“不着急啦,我们先回家吧。”

“???”

她一下子没拐过弯,虽然先放行李也合理,但这个先回家就不大对了:“五条老师,你不住酒店吗?”

五条悟掏出手机,兴致盎然地给还挂着自己墨镜的吉留彩拍了个照片,并不在意她的疑问:“有家在这里,干嘛要浪费钱嘛。”

“………………”

五条老师,浪费钱这种话跟您的人设一点都不符!您清醒一点!快想想你在埼玉那边酒店一掷千金的豪气啊!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是她家好不好?!

“好啦!出发!去彩家!”

五条悟把带着仙台站站牌的照片发给了伏黑惠,收回手机后高喊一声口号就高高兴兴地迈开步子向出口进发。

她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她家也有地方睡,如果不顺他意,半夜来扒她家窗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那就好好地跟在我身后啊。”

又不知道她家怎么走,这都哪

儿来的自信往前冲的?

她无语地看着男人越走越远的背影,赶紧提上沉重的行李箱,加快步速地跟上了他的大长腿。

在站内步行时,吉留彩接到了田中冴子的电话,因为是临时做的决定,又清楚好友知道她回来一定会亲自来接,所以她是上了电车才发消息告诉冴子自己今天回宫城的事,不想给她多添麻烦。

“抱歉啦,冴子。确实比较突然,正好有工作上的事也要到宫城,所以临时决定今天回来的。啊啊啊啊啊你不用来啦,等你到了,我走都已经走到家了。”

“对不起嘛,你别生气,等我这边工作结束,我当面给你赔不是好不好嘛。”

她一手拿手机,一手拖行李,一边注意出口躲避路人,一边招呼五条悟继续跟着自己……

说到五条悟……五条悟人呢?!

吉留彩扭头望向身后的人群,就五条悟扎眼的身高和发型,还有几乎不怎么换的一生黑行头,那绝对是一眼就能看到的。如果她第一眼没有看到,那就说明五条悟人跟丢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吉留彩尖叫着在人群中一顿乱找,但都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这让她非常抓狂。

“是啊,一眨眼就不见了!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先不跟你说了,我打个电话给他试试!”

结果电话还没挂,另一边的肩膀处响起了某人的声音。

“嗯?彩在找人吗?”

“…………”

然后她扭头就看到了已找半天不见踪影的男人,他手上提着一个点心袋,上面是写着仙台名物的字样。

……一来先去买伴手礼是什么套路?

难道是要跟她回家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带了点儿礼物上门?

这么看,五条悟原来还是挺有常识的嘛。

因为对方不打招呼而去买东西的抓狂心情得到了平复,结果下一秒,他就啪叽拆开了一包点心往嘴里塞,露出了特别满足的笑容。

“喜久水庵的毛豆泥鲜奶油味大福果然是最棒的啊!”

“…………”

她为什么会觉得五条悟有常识?

嗯,她一定是睡懵了。

吉留彩面无表情地扭头,决定不再搭理某人,继续跟冴子打电话。

“嗯,不找了,就当失踪了吧。”

田中冴子不大能理解,不过她很快也滑过了这页,开始说起了另外件事,是他们都认识的老街坊嫁女儿了,前几天收到了请柬,也就是这事儿才刺激得她去信了个邪的盘星教。

“……啊,之前悠仁有告诉我,我妈收到请柬的事,反正我不去啦,”

“对嘛,一定很烦,你又不是不知道,老人家就喜欢聊这个,席面上没别的话题了。”

五条悟跟在吉留彩边上,显然感觉到了她不怎么搭理自己,就自顾自地打电话的,不知道她又在什么气。

所幸就又拆了袋大福递到她嘴边。

虽然打着电话,但吉留彩闻着熟悉的毛豆泥味儿,还是不自觉张开口咬了下去,口齿不清地继续聊电话。

“没事的,我已经……唔,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五条悟继续递。

她继续咬。

“而且这次……肯定没问题!”

想到她之前的英明决定,她兴致高昂地将剩下的大福整个塞进了嘴里,让满满的奶油味充斥味蕾。

“哈哈哈哈她一定不会再追我男友的事情了!因为我有了绝妙的主意!”

五条悟无聊地跟在她边上,捕捉到了关键词,他捏着下巴开始了一顿思考,理所当然地以为这个绝妙的主意一定跟自己有关。

帮助可爱的学生度过家长的难关,也是教师应尽的责任嘛。

他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

吉留彩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挂了电话后跟见鬼似的看了他好几眼,毛豆大福有那么好吃吗?

……好吧,好像确实有那么好吃。

毛豆泥永远的神。

不过就跟五条悟多变的情绪一样,春夏交接之际的天气也非常多变,一场春雨下得路人措手不及。

吉留彩跟五条悟从仙台站出来后搭了几站公交,这场大雨是在他们最后步行回去时

忽然下起的,两人就近躲进了街边的商铺屋檐下,一个响雷吓了吉留彩一跳。

她从手提包里掏出纸巾,出于礼貌地抽出第一张先递给他人,不过在转头与五条悟对视以后发现他浑身上下一点都没淋湿。

她才想起来五条悟那个无时无刻不在运作的无下限术式,连子弹都能挡住的超级防御网,那么些小雨点子更别想近身。

虽然隔着遮住了半张脸的绷带,但她估计五条悟看到这递过来的纸巾也挺懵。

她的表情和动作都顿了下,准备收回手的时候,对方竟然又把纸巾接了过去。

可以啊五条悟,起码知道化解不必要的尴尬了,原来常识这种东西还是有的嘛!

吉留彩勉强忘记了方才因为喜久福给他的差评,但刚准备从包里重新拿张纸巾,诡异的一幕就发生了,五条悟竟然用纸巾替她擦了下脸颊。

……卧槽啊。

她一愣,再次特别见鬼地看过去,他没有松手的意思,感觉还挺无辜。

“……五条老师,你干嘛?”

“……?”

五条悟还挺理所当然的,他指了指马路对面那排的商铺,那边也有一对男女在屋檐下面躲雨,看起来显然是情侣了,此刻男的正亲昵地给打湿了的女友擦头发和脸颊,隔着老远都能闻到恋爱的味儿。

好家伙,原来是学习上了。

吉留彩面无表情地往后退了下:“不用了,五条老师,我自己来吧。”

“诶?不用吗?互相帮助不是常识吗?”

……您忽然好有常识哦。

五条悟没有松手,嬉皮笑脸地继续替她擦脸,但力度跟角度根本没有学习到位,吭哧吭哧就是一顿擦,粉底都给她擦掉了。

“住手啊!”

吉留彩赶紧喊停,接过了那张纸巾自己来。

她毫不怀疑接下去他就能以有脏东西的名义擦掉她肯定化了点的眼线,真是一点都不想亲眼看到网传的直男行为。

五条悟还挺不满的,收回手后无聊地继续看着对面那对男女,一样的动作之下,那边已

经在开心地互相打闹,然后一个小手轻握地抱在了一起。

他看了眼身边的吉留彩,仍在认真地擦拭身上的水珠,还警示意味地瞪了他一眼,大概是叫他不要乱来的意思。

“彩真是不按常理啊。”

“…………”

草了,被这家伙说这种话,感觉特别不爽是怎么回事?

雨势渐大,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下。

五条悟无聊地又盯着对面看了会儿,这已经变成了等待中的唯一节目,而情节很快也有了新的发展。

他了然地点了点头,转身向吉留彩伸出手,五指张开左右摇摆,嘴角也高高扬起,连背景画面都在飘粉色小花。

“来嘛来嘛,牵手手吧,彩。”

“…………”

吉留彩刚擦完雨水,抬头看向了对面那冲入雨下你追我赶的小情侣,突然感觉到额角有点痛。

五条老师,您是老师又不是学生,为什么要在这种奇怪的地方保有学习热情啊?!!

作者有话要说:  解锁壶宝待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