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五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 再换个思路想,牵手手这种事好像也是一种避雨方法?

吉留彩歪头思考了下,撇去他是从哪儿得来的灵感, 只是从可行性来说,与五条悟接触后, 他的无下限可以将她一起覆盖, 自然起到了跟打伞一样的效果,还是完全不用担心被雨水淋湿的那种。

感觉还不错?

默默伸手。

逐渐靠近。

但是吧……

在离五条悟的手五公分的地方, 吉留彩又收住了动作, 她想起了刚才看到在雨中牵手打闹的那对黏糊糊情侣, 和自己当下那宛如看智障的心情。

路人并不知道什么咒术师和无下限术式的,也不会理解她拿五条悟当伞打的意图, 所以他们如果真的在雨中牵手手漫步, 一定会引来所有路人的注目并在他们心上留下一句大大的“傻逼”。

吉留彩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最后伸出一根手指推掉了五条悟仍在左右晃着的手掌,并给出了个非常强而有力的理由。

“不用了, 五条老师。”

“……?”

在五条悟不解加不满的注目下,吉留彩放倒了行李箱打开并一顿翻找, 很快就找到了放在最外侧便于拿取的日常用具。

她拿出来一打开,为五条悟介绍:“我带伞了。”

“…………”

以前还在上班的时候, 谕吉每天提前看天气预报为她准备雨具,更别说像这种出远门的情况, 她不用确认就有足够的自信找到在行李箱里找到伞。

“搞定!我们走吧!”

“…………”

五条悟的牵手手计划以失败告终。

吉留彩在前面拖行李打伞, 持续开启无下限的五条悟走在边上, 似乎是仗着自己足够无敌,遇到水洼都直接淌过去,一脚下去泥水四溅。

她特别嫌弃地往边上挪了几步, 意图跟他保持距离以防溅到自己,而且淌泥水玩儿这种事只有小学鸡才干得出吧,绝对的妈见打行为。

此时,迎面走来的是刚才那对小情侣,他们没有再在雨中狂奔嬉戏,而是两人挤在一把小小的雨伞里面,脑袋

轻凑甜蜜蜜地走在一起,一脸“我们收了导演钱”的姿态。

“…………”

“…………”

吉留彩与五条悟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目光跟随那对情侣从前到后,直到再也看不到后,他们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又出现了!奇怪的学习热情!

“彩!我想……”

“你不想!”

吉留彩猜到了五条悟想要说什么,赶紧先堵住了他的嘴。她这可是晴雨两用伞,本来就小得很,还要顾及下行李箱。五条悟又不会真的被雨淋到,干嘛要跟她来凑这个热闹。

她才不管淌水洼玩儿的小学鸡老师给出怎样的热烈明示,下定了决心拖行李箱往前冲冲冲,任由他撇撇嘴地在后面跟着,算是小小地报复下他刚才半路不打招呼地跑去买喜久福。

在吉留彩一心一意地冲刺下,很快就走了快一公里,但随着路上打伞行人逐渐变多,她忽然注意到他们在经过时都将视线投了过来,而且表情都非常划一地是那种疑惑不解,又夹杂着无声谴责。

……等等,她确实大意了!

在路人眼里,两个人开着无下限雨天在路上走会像傻逼情侣,但一个人打伞,一个人开着无下限在雨里跟着走,她不就变成有伞只给自己撑的混蛋了吗?!

她一个急刹车,越想越觉得不妙,回头想跟小学鸡老师重新聊一句,却在看到身后的男人时愣在了当下。

五条悟站在大雨之下,半湿的白色头发垂落贴在白皙的肌肤上,绷带吸饱了水分变得松松垮垮,早已被他取下拿在了手中,渐渐变密的雨点毫无遮挡地落在他身上、脸上,绮丽的苍蓝色眸子因为雨水混入的酸涩而半阖着,轻触与发色同系的纤长睫毛微颤,在调皮捣乱后划过他脸颊的好看弧度缓缓落下。

显然,他没有开启无下限术式,而以这个淋湿的状态来看,他是从刚才商铺屋檐下走出来之后就一路这么淋着。

吉留彩惊得瞪大双眼,她转身冲了过去,高举手中的伞将他牢牢遮住,并未顾及自己已经半个身体都在雨下。

“你是傻逼

吗?!”

忍无可忍。

破口大骂。

五条悟不紧不慢地扯起嘴角,在雨水冲刷过后从家养的精致猫猫变成了可怜兮兮的流浪猫,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大成功的满满得意劲儿。

“我就是在想,彩会不会回头看我一眼。”

“……”

她再再再次见鬼地看向五条悟,如果说之前的五条悟是一分……好吧,是五分的不可理喻,那今天简直是十分满点的不可理喻,无限放大了性格恶劣的那一面,全程不知道是在折腾她还是在折腾他自己。

“作吧,你就使劲作吧。”

这么嚎了一嗓子,她还是认命地丢下行李箱,一边努力打伞,一边从包里掏纸巾,而他也顺势握住了她打伞的右手。

五条悟忽然沉默,她认真地在包里翻找,而他的视线慢慢凝固在了握着的右手上。与他的手掌相比,她的手又小又软,手指纤细又无力,如果不动用咒力的话,连这种程度的单手举高撑伞都会控制不住地颤抖。

但偏偏是这样的她,总能做出一些超出他预期的事情。

虽然咒术师性格能力各异,但总有某些相近的特质,强大的、聪明的、傲慢的、冷静的、固执的……因为弱小的能力、软弱的个性或者犹疑的决断都有可能早早断送咒术师的一生。

所以,他的教育目标非常明确,而这也本该是他所期待的发展。

但这次就是没来由地让他生气,但究竟是在生谁的气呢?两面宿傩?吉留彩?还是他自己?他并不能完全分辨清楚,但仍旧选择尊重她的决定。

所以,不管是行为举止,还是相处模式,他想要维持过去的样子,但从吉留彩的表现来看,自己似乎做过了火。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再次想到了昨晚六眼所见的画面,他原以为自己的怒意已经藏得足够好了,但果然还是做不到啊。

“女孩子的手指是很珍贵的。”

姑且还是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

“…………”

吉留彩愣了下,停下了翻找纸巾的动作,她下意识看向了昨晚被两面宿傩啃

掉两根手指的右手,而五条悟的温度正通过交握执伞的动作传递过来。他在说到手指两字时,指尖滑过她皮肤的力度加大了些许。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没了半点笑意,或许是淋雨的缘故,还带了厚重的鼻音,之前的嬉皮笑脸也好,插科打诨也好,都像是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她抬眼对上那对苍蓝的眸子,意识到今早他有意无意地瞥过她的手指,那并不是她的错觉。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逃过他无敌的六眼,她再次加深了对这一事实的认知。

生气了吧?

没错,是生气了。

在读懂了五条悟的真实情绪后,吉留彩忽然能理解了他今天的小学鸡行为,虽然还是那么小学鸡,但起码能换位思考。教会学生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拿自己的手指去喂食,还不跟老师打报告,确实会让人生气吧。

“………………”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鬼使神差地抬手,用指腹抹去了他落至下颚的雨水,而对方似乎也惊于她忽然的动作,正瞪大了眼睛回看了过来,那若有似无又不知究竟在跟谁置气的情绪被冲淡了些。

趁这个机会,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对不起嘛,不生气了好不好?”

因为先前的小学鸡行为,她忍不住用了哄小孩的语气。

“…………”

五条悟的动作表情同时放空了一秒,最后在与她的对视中败下阵来,先一步捉住了那只狡猾的手,以防再次在他心间游移滑动。

这次没有学习对象,而是真的想这么做。

他微微侧头,在认真注视她的同时,嘴唇轻轻扫过她新生的手指,是怜惜地亲吻。因为断掉可以再长出来,所以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脑袋才会想出这种事。

吉留彩整个人都僵住了,小心脏一阵乱跳,她所有的触感似乎都集中到与五条悟碰触的手指上,围绕脑袋盘旋的唯一有效信息就是眼睛好靓和嘴唇好软。

老师你赖皮啊!而且……这次她没有洗手啊喂!

就在这个时候,行李箱在她的内心咆哮中哐当一下倒地,摔进边上的

水洼而飞溅的泥水横扫二人,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

“…………”

这忽然的打击让两人陷入了沉默。

吉留彩个子矮,被溅到的面积更广,别说衣服了,她半边脸都是泥点子。五条悟没好到哪儿去,虽然没沾到脸上,但泥水溅到了脖子,已经一路向下浸透里面的衬衫。

“一起打伞吧?”她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好呀。”

“还是开着无下限吧,伞太小了。”

“好呀。”

双手交叠执伞的动作没有松开,无下限轻松将二人覆盖抵挡雨水,但五条悟还是将人拉得更近凑在了小小的伞下,并笑着朝她眨了下眼睛,像是在告诉她,牵手手跟一起打伞这下都达成了。

“…………”

好吧,他高兴就行。

但不管怎么说,两人已经在暴雨下淋成了狗,哪怕后半程有无下限和打伞的双管齐下,也改变不了他们浑身湿透还满是泥泞的事实。

所以在摁响门铃,自家老母亲开门看到他们时,她只能抹把脸上的雨水,露出个尴尬的笑容:“妈,我回来了。”

“???”

“阿彩?!你这是什么情况?!”

吉留妈妈吓了一跳,虽然外面下雨,但也不至于这么狼狈,这看着还带伞了呢。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自己女儿身边还跟着个陌生的高个男人,长得还怪好看的。

“这位……算了,等会儿再说吧。”

吉留妈妈转身回屋先拿了两根毛巾给到他们俩在玄关先擦擦,这滴滴答答的没办法进屋。见两人擦得差不多了,她才又看向自家女儿再次开口。

“阿彩,这位是?”

“您好,伯母。”

比起吉留彩,五条悟把毛巾往脖子上一挂,挺正经地向吉留妈妈抬手打起了招呼,他可有好好记着路上吉留彩打电话时透露的信息,并早做了决定,准备以这样的方式“付房费”。

“初次见面,我是彩的男……”

吉留彩一听,猛一撇头看向了身边笑容自信的男人。

她立刻脑内警铃作响,这个套路她太熟悉了,一

次是应对房东太太,二次是应对警察先生。

事不过三的那个三立刻就要出现了!

这样的情况,但凡换到一个礼拜前,她都会热烈欢迎。毕竟有五条悟这样的大帅哥用男朋友的身份在她妈面前打掩护,绝对不用再愁催她找对象这种事。

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她妈眼里,自己的正派男朋友可是夏油杰,这要是忽然再冒出个上门的男朋友,她的男女关系真是怎么说都说不清楚了。而且她昨晚才以教主太忙,没时间陪她来宫城做借口,回绝了她妈原本让她带男友一起回的主意。

总之,事态决不能再这么发展下去了!

以上推论她仅用了半秒得出。

吉留彩立刻抢在五条悟把自我介绍丢出来之前抢话说道:“妈,这位是五条悟先生,是我的男老……”

等等……说是老师好像还要更加复杂地去解释,五条悟只比她大两岁,而在童颜的加持下,观感年纪只会更小,没有办法用学生时期的老师来糊弄。那就绝对会被追问她最近是不是报了什么奇怪的培训班了。

于是,她话锋一转。

“是我的男同事。”

“哦哦,男同事啊。”吉留妈妈立刻了然地地点点头,跟五条悟热情地笑了笑,然后挥手招呼着两人先进屋,“好了好了,阿彩你先带同事赶紧进来,收拾收拾洗个澡吧,别一会儿感冒了。”

吉留彩先在玄关脱了鞋子,踏到屋内的地板上转身对男人说道:“五条老师,你外套先脱在外面吧,等下再过来……”

但对方并没有声响,她收声抬头看了过去。

五条悟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但看向她的表情非常复杂,那眼神就好像在控诉她是个拔吊无情的渣男一样。

“……男同事?”

“………………”

好家伙,她什么都没看到。

溜了溜了。

洗澡洗澡。

作者有话要说:  哟西!下章一起洗澡!我要立个日更的flag!

以及最近会不定时修文,文章走向不会变,有出现新增内容的章节搞完后会挂个【修】。不想重刷

的可以无视,对剧情发展没有半点影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