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五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2016年11月, 宫城县仙台市北川第一中学发生了起恶性伤人事件。

因遭到同学纠缠不清的霸凌,而致使主谋者在内的四名男生身负重伤,其名为乙骨忧太。

“让我看看, 咒灵的登记等级是特级啊。”

五条悟是在从兵库出差回来的第一天收到的报告, 照片上的伤人者是个普通国三在读的学生,他意外地“哇唔”了一声,各种意义上都是非常罕见的特例。

负责汇总全国各地报告的伊地知再次确认了情报, 他推了下眼睛继续说道:“根据当地的眼发来的情报,特级咒灵诅咒了这位名为乙骨忧太的学生,但并未将其咒杀。相反, 此次事件的重伤者均为霸凌乙骨忧太的同校男生,四人同时被塞进了储物柜,就伤情来看恢复的可能性不大, 但没有生命危险。”

报告附上了那四个学生被发现时样子,小小的立式储物柜被塞得满满当当, 两条手臂被拧在一起成了麻花状,两条腿绕着脖子缠了一圈,伤势已经不是能以骨折来描述, 每根骨头都断成了一节节, 而可怕的是那些人的意识还清醒着, 甚至脸碰脸面贴面,口鼻的血沫子和着唾液从合不起来的嘴中滴答答流了一地。

“所以从结果来看,这位乙骨忧太同学还是被咒灵保护了啊。”五条悟抬起手指抵住下巴, 翻阅了两页后捕捉到了关键信息,“嗯?那个咒灵六年前就存在了?名字叫里香?”

“是的,虽然那个孩子情绪不稳定,但还是做了简单的沟通, 他称那个咒灵为里香。”

“如果报告上的信息都属实,那就是说在此前之前的六年里面,他都没有其他的伤人记录。”

“好像是一直在努力压制咒灵的暴动。”

“诶~那有点意思啊这个小朋友。”

五条悟扬起嘴角,对乙骨忧太和他口中名为里香的咒灵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短时间内就得到了特级的评级,那该是多么强到离谱的咒力。

但按照惯例,但凡他产生兴趣的东西,一般也是高层那些烂橘子

所深恶痛绝的。

他合上了资料夹,将报告丢还给了伊地知,差不多猜到了夜蛾正道突然叫他回来的原因。然后果不其然的,他在校长室听到了乙骨忧太已被判为死刑的消息。

“乙骨忧太本人已经接受了死刑,但对方是特级咒灵,所以优先选择的执行人自然是特级咒术师。”

看吧,又来了。

五条悟懒散地摆了摆手,如果让那些家伙立法的话,整部刑法大概只有一道死刑,还成天就挂在嘴上嚷嚷。

“一遇到棘手的问题就把死刑搬出来,日本政府真该学学这种执行力,民调满意度一定会大幅提升。”

“悟。”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自觉没有再说下去,反正关于这些烂透了的问题,夜蛾正道再如何厉声制止,他都会自觉挡到无下限之外。

“不过告诉我的话,你应该知道我会做什么吧?校长。”

“就算不告诉你,你难道就不会知道了吗?”

“这倒也是。”

“所以我才向高层直接推荐了你,下午会有面谈会,做你想做的事吧,悟。”

“非常感谢,老师。”

说到底,没有人能阻止五条悟。

夜蛾正道非常了解自己学生的脾气性格,行事作风虽然胡来,但他心中存有大义。既然结果都一样的话,他索性省略了中间无意义的过程。

那之后便是漫长的谈判与博弈,五条悟曾经出手帮助过很多落难的咒术师,时不时会跟高层的决策持完全相反的意见,大大小小的矛盾发生过无数次,但都没有像这次一样障碍重重。

那是足以惊动整个咒术界的特级咒灵和被其诅咒的少年,始终没有彻底平息的暴动咒力和确实发生了的伤人事件,引来了各方人马的关注。五条悟动用了五条家家主的身份和当今最强咒术师的实力,将乙骨忧太从死刑中一力保下,改为缓期执行。在此期间,他独自住在由专人特制层层封印的房间内。

不得让特级过咒怨灵显现真身,从而造成人员伤亡或城镇破坏——这是将

乙骨忧太交给五条悟的条件之一。

一旦发生了那种事,那乙骨忧太的死刑将立即执行,而作为担保人的五条悟也必须承担责任,接受惩处。

“如果真到了那种地步,我一定会拼尽全力阻止。”

“但是相对的,我对乙骨忧太的处置方式,请你们不要干涉。”

“我希望乙骨忧太可以入学高专。”

就这样,虽然过程有些复杂,跟高层的谈判也又臭又长,但最后接手特级过咒怨灵和特级被咒者乙骨忧太的还是五条悟。

“所以,里香到底是哪位呢?乙骨同学。”

五条悟在前往宫城第一次见到乙骨忧太时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在此之前,关于乙骨忧太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经历,情报科已经出具了完整的报告,连同校的学生及家庭状况都查得一清二楚。与里香这个名字对得上的仅有一个名为祈本里香的女孩,出生于一户无咒术师背景的普通人家,她与乙骨忧太从小就认识且关系很好,念的是同一所小学。但她已经在六年前因故死亡了,当时才11岁。

“……里香,里香跟我约好了。”

“嗯?”

“长大之后我要跟她结婚。”

“这样啊。”

五条悟得到了关键信息,加上六眼对咒灵的侦查和情报科给到的资料,基本可以认定咒灵的核心为人类的灵魂。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十岁的年纪许下了一生的约定,这大概会是一个以爱为名的故事。。

“但后来……里香死了。”

一直藏在身边的戒指在烛光下闪动光泽,这是乙骨忧太十岁那年,里香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也是他们的订婚信物,同时见证了那场意外下的死别。

“但里香并没有离开,她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无论生前还是死后,他们都要永远在一起——这样的约定化为了诅咒,由祈本里香的灵魂作为核心的咒灵诞生了。

从死亡的那一刻起,里香便如约守在了忧太的身边,无论是伤害忧太的,还是接近忧太的,她一个都

不会放过。

“忧太……忧太……忧太……忧太……忧太……”

那是祈本里香心中唯一惦念的名字。

六年以来,乙骨忧太用尽全力地压制里香身为咒灵的暴虐与以他为由对普通人发出的进攻。但只要与人沟通便会产生联系,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在里香眼里都会变成攻击理由。慢慢地,原本就性格内向的他变得更加孤僻安静。那是长时间的拒绝交流和自我封闭,连家人都无法理解继而慢慢疏远,而在某次里香企图攻击自己的妹妹后,乙骨忧太选择了离家出走。

一个人也没有关系,只要忍耐就可以了,至少还有里香在自己身边——他总是这么告诉自己。

可是,最后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那一幕幕发生在学校的血腥画面至今刻印他的脑海里,但他心里又很清楚,里香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这么做的。

所以,不幸的事都是由他引起的。

“……如果里香还会出来伤害别人的话,我宁可永远呆在这里,或者干脆一了百了。”

面对五条悟的入学邀请,乙骨忧太做了这样的回复,没有人能真的忍受寂寞,但如果是以伤害别人为前提,那他会选择继续忍耐。

“所以才说他是个好孩子嘛。”

五条悟再次肯定了自己对乙骨忧太的评价,而他新一轮的问题从让那些烂橘子闭嘴变为了说服乙骨忧太入学。

他没有选择亲自动手,以暴制暴并不适用于对好孩子的教育。而从宫城转移到东京,如果不是在当事人自愿的前提下进行,就算是用术式进行瞬移,也不好保证在过程中不会发生意外,反倒会让高层找到借口继续执行死刑。

混乱的咒灵,失控的咒力,对生活乃至生命失去信心的被咒者,乙骨忧太就这么独自一人在被封印的房间里生活了好几个月。

“年轻人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浪费青春呢?”

那之后不久,五条悟在一次不算特别的咒灵骚乱中遇到了吉留彩,是作了25年的普通人后忽然觉醒咒力及术式的又一个特例,而她的能力就

是与咒灵做沟通共情乃至吸收使用。

所以说,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但烂橘子的处理方式还是那么没有新意,对拥有这样能力而有转化为咒灵可能的吉留彩下达了再一次的死刑判决。

“多有趣的能力啊,随便判处死刑不觉得可惜吗?好歹再观察下吧。”

“那就让吉留彩和乙骨忧太一起入学吧,从能力和性格来看,应该可以相处得不错吧。”

“沟通可是理解的桥梁呢,希望他们能成为好朋友。”

这是五条悟对于吉留彩入学高专一事的最初判断,她或许能成为乙骨忧太和祈本里香的安定剂,哪怕只有一成的可能性,并以此作为与高层谈判的理由。

不过一上来就让她面对特级咒灵,还是过于冒进了,所以才会有来宫城之前的特训和观察。好在最后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地走到了这一步。

“不是犹太哦,你要打开心扉的对象可是她呢。”

吉留彩听到了五条悟迟来的补充,来自咒灵的威压持续增强,隐约可见轮廓的躯体缓慢地动作,但通过空间压缩达成的移动速度却很快,勃发的杀意逐渐逼近。

“不行吧,五条老师。”她咽了口唾沫,嘴角僵硬地说道,“我好像不是人家喜欢的类型。”

咒力再度覆盖到四肢,吉留彩做出了防御的姿势,没有系统地学过体术,只能靠本能地选择优雅的跑路姿势,还得感谢昨晚那一顿吃得挺饱。

但不过眨眼的工夫,原本应该做出攻击的咒灵在与她相隔不到五米的地方忽然消失不见。

她正疑惑着,怀里的黑发少年忽然大声提醒。

“小心后面!”

下一秒,吉留彩身后的空间忽然伸出了一双满满肌肉的大手,目标锁定为她的脆弱的脖子。好在有这一声及时的提醒,她及时点地跃起,抽身转移了位置躲过攻击。为了跑路更加方便,她顺便还调整了下对少年公主抱的姿势,刚才扯过来的那一下还没觉得,原来他个子比她高了不少。

“你抱牢一点。”

“你快放开我!”

两人的动作意图完全不同,以至于变为了少年在她怀里磨蹭挣扎,而与异性过于紧密的距离和长时间未和人沟通的无措,进一步令他脸色不佳,情绪紧张。

这一切落到咒灵眼里,变为了新一轮的视觉刺激。

“谁允许……谁允许你抱着忧太了?!!!”

“里香不要啊!”

“里香???”

吉留彩没有听错,少年呼唤了咒灵的名字,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咒灵也确实因为这一声呼唤停下了动作。

“你还给咒灵取名字?!!”

又或者那本来就是咒灵的名字。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啊?!!”

吉留彩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但意识到咒灵的攻击对象已经锁定为她,随手挥动的力量就足以拍碎一面墙,好在满屋子的封印承受了大半的咒力。

“忧太……是里香的婚约者……忧太……忧太……抱住忧太的手……里香要全部捏碎……”

这怎么忽然爱情剧本了?!新一次的人鬼情未了又开始了吗?!

但显然这位咒灵小姐并没有餐厅的那位久美子女士方便沟通。

吉留彩终于明白了少年为什么要叫自己放开手了,但现在为时已晚,神出鬼没又力大无穷的咒灵小姐在她移动过程中一把扯住了她的腿,愤怒且任性用力往地上砸,企图甩开她抱着少年的双手。

在这种打击下,她想把人甩开都来不及,看着少年身板又瘦又弱,表情还惨兮兮的,直接丢出去还不得摔个脑震荡出来。

于是她抱得更加紧了,没有一点要松开的意思。

五条悟虽然始终在注视事态变化,但此刻并没有出手的打算,还在边上为其摇旗呐喊:“彩!要跟新同学好好相处啊!”

“贵校的同学都是这么相处的吗?!!!”

她一脸卧槽地大声回话,两人有来有回的音效,就好像她在游乐园过山车一样悠扬乱飞。

“友情嘛!都是在互殴中升温的!”

“哈?!!!”

“老师的经验之谈哦!”

“这样真的能交到朋友吗?!”

“能哦,老师也有好朋友,唯一的一个。”

“……那代我问朋友好!”

“啊啊,有机会的话。”

五条悟神色如常地对被大风车般旋转的学生挥手说道。

吉留彩觉得太阳穴在不断突突,现在不是跟班主任聊交友心得的时候,她怀里的少年都快被甩成蚊香眼了。

“忧太是吧!”

“……是、是的。”

“做下准备!硬着陆了!”

“诶?诶?”

于是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吉留彩扯住了里香的巨手,带着乙骨忧太一起双双被拍在了地板上,以非常诡异的姿势结束了甩饼般的待遇。

但里香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那团长大了嘴巴的黑影近距离地凑了上来,就算没有看到眼睛那样的器官,她也感觉到了从深渊传来的愤恨与仇视。

“里香……快住手……”

“忧太……忧太为什么要这么在意这个女人?!为什么?!为什么?!”

“所以……你们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说话啊?”

吉留彩夹在了彼此口中的里香和忧太之间,明白了自己是卷入了某段微妙的关系里,思绪混乱的咒灵小姐显然误会了什么,而在这次的爱情剧本中,拿偷腥猫剧本的好像变成了自己。

“我不是来破坏你们的!”

想想又不大对,赶紧更大嗓门地补充了一句。

“也不是来加入你们的!”

她只是单纯的见义勇为且想跟新同学搞好关系啊!

咒灵小姐根本听不进去,用一根手指便将吉留彩咒灵化的手臂掰成了不可思议地角度。

“第一只……断掉了……”

这强烈的视觉冲击近距离地映入少年的瞳孔之中,六年期间反复阻止里香的点点滴滴,数月前看着那些男生被活活折叠塞进储物柜,每一段回忆都变成为一帧帧地画面在脑海中涌现。

少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抱着脑袋蜷缩起手脚,也陷入了混乱之中,而这加剧了咒灵的狂乱,从阴影中探出了半截脑袋,

躯体的边缘描线越来越清晰。

……要玩脱了。

吉留彩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名为乙骨忧太的少年,他的心绪才是真正影响咒灵的关键因素。

随着咒灵化的程度加深,她对于疼痛这件事逐渐产生了钝感力,手臂从古怪的角度硬生生掰了回来,在反转术式的作用下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

她额头挂满冷汗,甩动了下胳膊以示健全:“我没事,我很好,你冷静,你稳住。”

“我很冷静哦。”

比乙骨忧太先开口回应她的是在边上观望的五条悟,他抬手竖起了两根手指交叠在一起,是她没有见过的咒术起手式。嘴上说着自己很冷静,就是这个动作怎么看都像是要开大了。

吉留彩呼出口气,她不怕死地握住了少年抱住脑袋的手,想起了五条悟那句要负责打开他心扉的任务。

其实她没有理解错,少年与咒灵心灵相通,这意味着她要一把钥匙捅开两扇门。

“我还真是个劳绿命。”

不知道这活儿结不结工资。

她用刚修复好的手臂越发用力地握紧了少年的手,在他震惊又不解的目光中扯起嘴角笑了笑。咒灵小姐不给面子地再度发起了攻击,在意图掰折她另一只手臂时发生了肢体接触并反被一把扣住。

她抬起头,将视线从乙骨忧太转移到了咒灵里香身上,并锁住了她的视线发动术式与其共情。

“要是我不对劲!记得捞我出来啊!五条老师!”

这是在意识融于咒灵之前,她留给最强咒术师最后的话。

与异形一样的彪悍外形不同,侵入咒灵的核心地带意外轻松,甚至比普通的咒灵更加容易。封闭的心灵虽然层层设防,但只要找到一丝缝隙便能将其撬开,而那条缝隙恰恰在乙骨忧太身上。

阳光正好,清风拂面。

短短几秒钟的工夫,场景完成了切换。

吉留彩抬起头环顾四周,眼前是普通的街道景象,车来车往,人声喧闹,而自己则穿着一件陌生的连衣裙,茫然无措地站在路中央。

是了,这熟悉的感觉

又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wtw:好耶!原来又是我牵的红线!

以及骨子塞人原作发生在东京学校,我给私设了宫城的北川第一,要给小排球刷点存在感了。

感谢在2021-06-07 03:09:44~2021-06-09 17:04: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森森森林、云燚荷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