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五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彩姐!你回来了!”

吉留彩摁响自家门铃后, 来开门的并不是她那在家的老母亲,而是邻居弟弟虎杖悠仁。

“悠仁?你这是什么情况?”

再次登场的虎杖悠仁脱下了制服外套, 黄色的卫衣配上了她家的橘色围裙,抬起的两只手上还沾着肉沫跟油渍,一看就是刚在厨房忙活,是听到门铃声后才急忙忙出来开门的。

“在做汉堡肉啦,今天晚饭的主菜。”

“……”

所以为什么是你在我家做汉堡肉啦?!

虎杖悠仁侧身让开玄关的位置让吉留彩进来换鞋,这才发现她身后还跟着个黑发的少年,看起来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样子,应该是彩姐的朋友吧。

他健气地朝对方挥手打了招呼, 得到了对方有些拘束地微笑回应。

吉留彩站在两人中间做起了交友中介,为两个男孩子介绍起了对方:“虎杖悠仁,邻居家的弟弟,乙骨忧太, 刚认识的弟弟。”

想说介绍环节还是一次性搞定吧,她又探头拽回了正在外面打电话晚一步进屋的白发男人,向跟他有着借裤衩恩惠的虎杖悠仁说道:“五条悟, 男同事。”

五条悟毫无准备地又被一块“男同事”的名牌击中, 打电话的间隙探头露出一张面无表情又嘴角淌血的棒读脸:“你好,我是男同事。”

虎杖悠仁看到五条悟的个子就知道他一定是昨晚吉留彩说的那个朋友, 他礼貌地向对方打了招呼, 忍不住偷偷比划了下身高。之前帮日向前辈打排球比赛的时候, 也很少见到这个身高的队员啊,毕竟都还是国中生吧。

稍微走了下神, 他听到了厨房水烧开的声音,两脚跺地急忙忙地要准备跑回去。

“五条先生!乙骨君!男士的客用拖鞋在鞋柜第三层!麻烦你们自己动手拿了!还有彩姐……那个,外套不要放在地上啦!”

这么说完, 粉发少年就以惊人的速度冲去了厨房。

“…………”

换好拖鞋的吉留彩拎起顺手放在地上的外套,望着

在厨房左右来回忙活的虎杖悠仁,脑袋上跳出的问号更加多了,怎么感觉邻居弟弟跟她家的适配度特别高?

她带着乙骨忧太先去客厅的沙发上小坐,又为他倒了杯热水。五条悟已经熟门熟路地上楼回了自己的临时房间。至于本应该在家的她妈,她兜了两圈都没有找到人,最后弯去了厨房问了正在忙活的邻居弟弟。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啊?悠仁。”

虎杖悠仁刚处理完素材洗好手,其实他一下子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最后尴尬地挠起了脸颊。

昨天他去医院被爷爷问了怎么没有参加社团活动的事,不小心暴露了这个学期根本没有加入社团的事实,然后就被爷爷赶跑了。吉留彩上次建议的那个动物角的事还没有凑上人,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申请社团成功。今天因为没有社团活动又没有去医院,所以他才早早回家。路上碰上了正好从超市回来的吉留妈妈,他就帮忙一路提了购物袋回来,最后以感谢为由被邀请留下来一起吃晚饭。

“然后我在客厅坐着等也怪怪的,就去厨房帮吉留阿姨打打下手。”

吉留彩听明白了,但有个关键问题来了:“所以,你的吉留阿姨、我的妈,她人呢?”

“啊,吉留阿姨接到个电话就急忙忙出去了,估计有急事吧。”

虎杖悠仁非常自然顺溜地说出了这句话以解释吉留妈妈的去向。

吉留彩眯起眼睛看了他三秒钟,然后非常肯定地说道:“是去打麻将了吧?”

“??????”

他一把捂嘴,自己应该没有说漏才对啊。

“行了,我知道了,你别说了。”

所以,她妈就是去打麻将了,然后把一厨房的菜交给了个孩子准备。

像是看出了吉留彩冒出了不悦的火焰,虎杖悠仁赶紧解释了自己只是最后做了些料理的收尾工作,而且他在家也会准备晚饭,算起来还是他过来蹭饭了。

“…………”

她倒是看不出来从和肉馅开始的收尾工作算哪门子的料理,

实在看不过眼后往前走了一步,豪情万丈地捞起了袖管。

“来吧,汉堡肉现在是要成型吗?要不然换我来做吧。”

虎杖悠仁看到她架势立刻往后退了一步,顺势挡了下料理台上的食材。他还记得吉留妈妈临走前的叮嘱:一定要让阿彩远离厨房,不然会变得不幸。

那是让她赶不上麻将台都一定要说的话,加上他小时候某段记忆模糊但已刻入味蕾的味道,她曾经喂还在念幼儿园的他吃过亲手做的咸苦味米糊糊,哪怕是从不挑食的他,都硬生生吃出了童年阴影。

“不了不了,彩姐。你刚回来,还是去外面休息下吧。”

“啊?我不累啊,哪儿有让小朋友一个人做饭的道理啊?”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乙骨忧太适时地从厨房外走了进来,一个人在外面独自坐着让他有些不安。

“打扰了,需要我帮忙吗?”

“哦哦哦!乙骨君!你来得正好!”

虎杖悠仁顺势把吉留彩推了出去,在后者不满的反抗声中,五条悟换了便装刚好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厨房满员的场景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他想起了在伏黑惠家有幸吃过吉留彩做的饭,那还真是他近期来做过最有勇气的事。

他心领神会地向厨房的两个少年比了个手势,然后接过虎杖悠仁的活儿,继续将吉留彩架出了厨房拖到客厅,弟弟们和男同事第一次达成了战略共识,男人之间不分年龄的友情在奇怪的地方升温了。

“走啦走啦,彩,我们去看电视啦!”

“不要啊!我要做饭啊!”

“没事的,让年轻人多锻炼下也是好事嘛。”

“那根本就是你自己懒得做吧!”

眼看着吉留彩被五条悟脱离了厨房,一边的虎杖悠仁松开了口气地拍了拍胸脯。没受过摧残的乙骨忧太茫然地眨了下眼睛,尚不知道自己躲过了怎么样的一场悲剧。

“吉留同学她……没事吧?”

“没事吧。”虎杖悠仁想了想,又纠正了下刚才的发言,“至少我们没事了。”

“???”

虎杖悠仁摆了摆手,并不希望对方因为好奇去尝试,转而将话题转移到了后面要做的料理准备上。乙骨忧太因为很小就搬出去独自住的关系,在家务劳作上的动手能力也很强,在确认食材后主动接过了煮汤的工作。

两人一边忙着自己的活儿,一边有一茬没一茬地寻找话题聊天。毕竟无聊是杀死人类心灵的剧毒,虎杖悠仁对这种毒素的抗毒性极低。

“乙骨君是在仙台上学的吗?还是跟彩姐一起从东京那边过来的?”

“之前……是在仙台这里的学校,念高中一年级。”

如果没有发生那些意外的话,现在他已经是二年级的学生了。

“诶诶?!那不就是前辈了吗!抱歉!乙骨前辈!”

“那个没关系,我对称呼什么的不是特别在意。”

虎杖悠仁修正了下对乙骨忧太的称呼,紧接着又因为好奇问了下一个问题。

“那乙骨前辈是怎么认识彩姐的?”

“因为是同班同学,所以就这么认识了。”

“同班同学?是报了什么兴趣班吗?”

“就普通的学校……吧。”

高专的存在应该不能跟普通人言明,乙骨忧太小小地修饰了下话术用词。

“哈?可彩姐已经……”

虎杖悠仁抽出煎汉堡肉空闲的左手,开始掰算起了这是吉留彩离开宫城、离开自己的第几年。

“彩姐已经25岁了诶。”

乙骨忧太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手里的豆腐都切碎了:“诶?吉留同学……已经25岁了吗?”

“是啊。”

但他想想又觉得说女孩子的年纪会不会不大好,但说出口的话已经收不回了。

“那吉留同学……吉留前辈……”乙骨忧太想想还是觉得在称呼上不够尊敬,憋了半天后继续说道,“吉留女士她是……”

留级了很多年吗?

这样的话被眼明手快的虎杖悠仁一铲子拦在了嘴里,虽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说出口一定会完蛋。

“嗯?吉留女

士怎么了吗?”

不知何时再次出现在厨房的女人,朝他们歪头笑得格外灿烂。

虎杖悠仁:“………………”

乙骨忧太:“………………”

啊,当男同事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了。

路过的五条悟他忽然悟了。

作者有话要说:  起码不会在年龄问题上踩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