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0

听到宁渊这一席话,弹幕马上刷满了屏幕。

【不要给我钱啊,这是我愿意给你买的啊,你肯用我就很开心了?

【经纪人做错了什么事,要收到这么重的惩罚,我心疼他?

【给偶像送礼物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为什么还要还我钱?

宁渊心平气的和地说:“大家赚钱都不容易,我可能还比你们容易些,但是没有人天经地义可以花另外一个人的钱,就算是父母,再在我18岁以后也没有义务继续给我花钱了。这些送礼物啊,包括直播刷礼物,心意我都领了,但是真金白银你们别花了,我替你们心疼,今天直播刷的礼物,经纪人也会退给你们,我替他请你们收手了哈哈。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大家有空多上微博、上直播聊天,我就很开心,能感受到你们对我的喜欢了。”

从来没有偶像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粉丝们细细品味后,除了心疼经纪人外,只剩下赞美宁渊是现在娱乐圈的一股清流了。弹幕纷纷在感慨,粉上了宁渊这么三观正的偶像,绝对能够从小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这是宁渊最愿意听到的评价了,他头一次感觉到了自己不管在什么岗位上都能发光发热,做一颗努力向上的螺丝钉,传播正能量。

娱乐圈面对的粉丝群人数多、年龄小,非常合适呢。

宁渊正聊着,屏幕后面又探出一颗头来。他开始还没注意,直到弹幕都惊呼夏天天来了,他才注意到夏天天正在他后面看好戏。

宁渊觉得有些奇怪,他在角落里做直播,夏天天来凑什么热闹,两人又没什么交情。

但他还是请夏天天给粉丝们打个招呼,就当给电影做宣传了。

宁渊本以为夏天天只是路过,打完招呼就会走了。哪晓得夏天天居然津津有味地看起了弹幕,还问宁渊的粉丝们今天为什么会有这场直播。

大家自然热情地告诉他,直播是来看宁渊卸妆的。

夏天天饶有深意地看了宁渊一眼,然后话里有话地说开了。大概意思就是,她几个月前也看到过公众号的说宁渊整容的帖子,还配了宁渊脸部肿胀的照片,她本来也以为宁渊是整容了,现在才相信了宁渊是纯天然的。

这就是在内涵宁渊了,同组一起拍戏的搭档都怀疑你整容了,那卸个妆真的可以洗白吗?

弹幕上马上就有人说,卸妆也不能证明没整容。

在宁渊仅有的医美知识里,他能做的自己都做了,于是只能问大家该怎么证明。

陈一帆在旁边拼命对宁渊摆手,宁渊大概明白,意思是这是夏天天设的套啊,你不能被粉丝牵着鼻子走。

道理宁渊也明白,可夏天天就这么把他抬到了杠头上。

屏幕上有人说:【营销号说你动的是鼻子,肋骨鼻是有支架固定的,做了就不能推上去做猪鼻子了。】

宁渊一看乐了:“这容易,我可以。”

说着,宁渊就狠狠地把自己的鼻子推了上去,推成了个可爱的猪八戒鼻子。

屏幕瞬间被【啊啊啊啊啊翱和【哈哈哈哈哈哈】刷屏了,刷到宁渊的鼻子都看不见了。

大家没见过这么没偶像包袱的明星,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宁渊:“这能证明是真的吗?”

【可以了可以了,其实卸妆以后如果是整容脸,五官会十分突兀不自然的,你这么自然,不用证明啦。】

【这年头有没有整容太明显了,正常人一眼就看出来你没动过刀子,别理来找茬的。】

【夏天天好像也被传过整容,要不一起卸妆看看?】

马上就有好事的粉丝,趁机cue起了夏天天,毕竟是她先挑事儿内涵宁渊的。

夏天天赶紧以自己妆容复杂,卸妆化妆非常麻烦为由,推卸了过去。

【那夏天天姐做个猪鼻子吧,别的五官动没动刀不容易看出来,鼻子最好分辨了。】

夏天天顿时有些慌乱,说道:“不行不行,丑死了,女孩子怎么能做猪鼻子,被你们截屏做表情包了,我会气死的。”

粉丝们依然是不答应,你就这么欺负我们偶像,让他自证,轮到你来就不肯了。为什么宁渊可以自黑,你就不行呢?

大家正起着哄,有人甩出了网上搜来的新闻,曾经有疑似夏天天的女子,戴着口罩帽子在整容医院前台被偷拍到。

于是粉丝们更加起劲要夏天天解释了。

夏天天一看引火烧身,找了个借口说导演找她,就赶紧溜走了。

宁渊见夏天天落荒而逃似的,就没有再多说。

可屏幕上粉丝们还在不开心夏天天让他自证,却不愿意自己来自证的事情。粉丝们越说气越大,颇有要去找夏天天理论的气势。

看着状况不对,宁渊赶紧露出招牌的温暖笑容来:“我反正妆卸干净了,现在这里化妆品又齐全,你们教我化妆好不好?”

这话一出,大家的注意力被一秒钟转移了过去,现场指导偶像化妆,还有比这更好玩的事情嘛!

粉丝们马上就激动了起来,七嘴八舌教起了宁渊,从分清每个瓶瓶罐罐的用途,到记住步骤顺序,好在宁渊记性不错,居然没出什么岔子。

直到他挤了一大坨粉底液刷在脸上,粉丝们终于笑不动了。

【粉底液只要黄豆大一粒就够了。】

【这是粉底液不是乳液啊,脸大如盘都用不掉这么多,完了宁渊又要卸妆了。】

还好陈一帆有眼色,赶紧拉来了露姐做救兵,露姐一看这现场惨不忍睹的样子,二话不说,卷起袖子就是打扫战常

露姐先帮宁渊把多余的粉底液都擦掉,卸了妆重新从护肤底妆开始开始,一步一步,边做边讲解,把宁渊当作模特,十分钟以内就化出了个完美的民国进步青年妆。

露姐是影视圈内的知名化妆师,一般不会轻易露面,这次是她首次直播化妆过程。多么难得的直播,马上就被直播平台推到了首页引流。直播间人数一路高涨,从最初的不到三千,到最后宁渊化完妆,人数已经到了十万,数字还在不断蹭蹭蹭往上窜。

不仅如此,露姐还边化妆边赞美宁渊的五官皮肤底子好:“我的眼睛比ct还要好使,有没有整容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宁渊这五官就是如假包换原装的。他以前脸肿过就能说他整容了,哪有这么武断的,谁这辈子脸没有肿过几次。”

露姐一锤定音,关于宁渊的外貌,就此再无争议了。

非但没有争议了,宁渊还因此刷了一大波好感,路人进来看到这张脸的,很容易就被圈粉了,路人粉数量蹭蹭蹭不算上升。

晚上收工又是十点以后了,夏天天急急忙忙就离开了。

宁渊略一思量,就决定跟在夏天天后面。

他一直没想明白,夏天天为什么要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用拙劣的方式激怒他。无论是换掉戏服还是在直播里内涵宁渊整容,都是特别容易被发现的使坏手段,再加上送喻景平润唇膏的事情,宁渊觉得夏天天简直有些不可理喻了。

这几样得罪人的手段,都简单直白得有些幼稚,不像一个在娱乐圈靠着自己实力摸爬滚打出来的小花的所作所为。换句话说,夏天天如果一直是这样的为人处世风格,哪有机会在人精扎堆的娱乐圈里混到今天还能做女一号?

事出反常必有妖,宁渊直觉觉得夏天天有问题,就跟着她在后面。宁渊跟人的本领是专业训练过的,别说夏天天一个普通女孩子了,就算是学过反侦察的人,也很难发现他。

果然夏天天没有回hhotel,反而往着相反的地方走去。

夏天天停在了一个了无人烟有些荒废的破庙场景门口,回头看了一眼没人,就走了进去。

宁渊这才从树后侧身出来,没有进门,而是走到庙后面。

里面传来夏天天和另外一个男子交谈的声音。

男子听起来是个中年人,嗓音浑厚扎实,颇有台词功底。

夏天天半撒娇半委屈地抱怨着在《永庆里》剧组待得不开心,那男子便安慰她,让她忍过了这部戏,以后能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光明的前途。还有叫她一定要想办法抱住周世杰的大腿云云。

男子言语隐晦,好像藏着很多信息量。

宁渊听声音,两人不仅在说话,也有很多肢体接触的声音。

夏天天没有被他安抚下来,反而在继续哭诉赵思忘恩负义,自己帮了赵思,赵思现在倒反而向着宁渊。如果赵思再这样,两人大不了鱼死网破。

说到宁渊时,夏天天先是咬牙切齿,说他故意抢风头、制造话题,接着又得意洋洋说,早晚也会让他付出代价,她简直等不及要看宁渊的下场了。

男子又是一通安慰,安慰里夹杂着两人暧昧的语句和动手动脚的声音,宁渊听得有些辣耳朵。

没过多久,男子就说有事要走。夏天天依依不舍了一会儿才答应,她先走了出去,过了几分钟,男子才独自一人出来。

宁渊没去管夏天天,而是跟着男子。直到男子走到了路灯下,宁渊才终于看清楚,这人是隔壁剧组的男一号,一个以形象伟光正著称的中年艺术家,早就结婚了。

宁渊心情异常复杂地回到酒店,信息量有点大,他一路想着案子,走到房间门口时,才发现门口杵着个大高个子,慵懒地斜靠在门上,只看见两条长腿。

喻景平。这次是白t恤外面加了件花衬衫,配了条白色中裤。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两条长腿随意地站直了。

宁渊心说就算你是出品人,也不是我老板啊,我为什么要给你报告行踪。

宁渊没说话,开了房间门进屋,喻景平也跟了进来。

宁渊叹了口气。

“怎么了?”

宁渊实话实说:“喻总在外面站了多久了?这层楼住的都是同事,大家都该看到喻总在我房间门口了吧。”

喻景平难得笑了起来:“怎么了,剧组有绯闻,你怕了风言风语了?”

宁渊想了想,摇摇头:“无所谓,打份工而已,别人怎么看影响不到我。”

宁渊的意思是,卧底是我打工的内容,卧底期间别人怎么看我都无所谓,我只要能破案就行了。

可喻景平似乎不是这么理解的。

“哈,我喜欢你这心态,就是要有这份坦荡和磊落,来,那去我房间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