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 1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世杰笑着接过了沙拉就打开了,毫无架子:“是啊,我正好感觉有些饿了。”

夏天天本来站在宁渊旁边,这时候好像后面有什么力气推了她一把似的,她人一歪,就往宁渊身上冲去。

宁渊下意识抬手去扶住她。宁渊力气从来都不小,他以为自己肯定能扶祝

哪晓得夏天天身体一个停顿,又往前冲去,冲到了周世杰怀里。

打开的沙拉叶子顿时就沾满了夏天天的衣服,夏天天满脸愧色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周总,后面有人推我一下,我刹不祝啊,沙拉都被我打翻了,我太丢脸了。”

宁渊在一旁冷眼旁观,他明明是扶住了夏天天,但是夏天天是依然在往前冲。与其说她是冲向周世杰,不如说是冲向那盒沙拉更准确。

周世杰的西装也沾上了沙拉酱,他浑不在意地说:“没事,倒是你,有没有弄伤?”

夏天天连连道歉,并且要帮周世杰送洗西装,周世杰依言脱了外套递给他。

周世杰为人非常谦和,毫无架子,甚至是你说什么他都同意的样子。宁渊有些难以想象,这样的人居然能在整个剧组有如此高的声望。

夏天天拿着周世杰的西装正准备送出去,宁渊走到外卖边,又拿起了一盒沙拉:“周总,这边还有沙拉。”

夏天天一惊,马上转身回头。

沙拉还在宁渊手里,他说着就准备递给周世杰,周世杰非常随和地已经伸出了手。

而夏天天已经走到了门口,这距离除非她加速跑,还来得及冲到周世杰的怀里。

夏天天突然高声喊道:“周总不要吃,里面有药1

不仅仅是刚刚接过沙拉的周世杰愣住了,整个摄影棚里所有的人都看向门口的夏天天。

夏天天抱着宁渊的西装,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眯着眼睛往周世杰的方向走去:“我也没证据,但我觉得宁渊这么不死心,一定要给您塞一盒沙拉太不正常了,我只是怀疑这里面有什么不好的药。”

周世杰看了眼手上的沙拉,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所以你刚才冲向我,也是为了不让我吃沙拉,牺牲自己?”

夏天天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面色:“刚才我是真的被人撞,偏偏是这个凑巧,才让宁渊露出了马脚。一盒沙拉而已,如果不是里面有鬼,为什么宁渊一定要你吃?”

“还有呢,继续说。”周世杰的声音开始变得寒冷了起来。

夏天天咬了咬嘴唇,继续说道:“本来一部电影男女主角应该互相配合互相成就,但是我觉得宁渊人品有问题。他面试的时候表现并出色,到底是靠什么拿到了主演的名额?进了组以后他也没有把心思放在电影上,不是闹事情就是栽赃别人,说真话的人还被赶出了剧组。宁渊以一己之力,把剧组搞得如此乌烟瘴气。周总您难得来剧组,这些情况您有必要知道。”

说着,夏天天看了旁边的副导演一眼。

副导演马上接过话来,把夏天天说的几件事,添油加醋地再说了一遍,有些内容说得还是比较含蓄,但连宁渊都听明白了,他相信在场所有人都懂了。

大意就是,宁渊是个没有演技但是善于钻营又爱煽风点火的花瓶,靠着巧舌如簧又不惜以色伺人贴住了喻景平才能保住自己的主演角色。但是他在剧组里仗着喻景平作为后台,骄奢跋扈,先是赶走了喻景平的助理,接着场务小沈也因为一点小纰漏被宁渊踢出组去。他每天都在剧组兴风作浪,就连导演赵思都为了讨好他而卑躬屈膝甚至会为了他改分镜剧本。

宁渊听完这么长一串控诉以后觉得十分有趣,他对自己的在剧组的定位有了新的认识,万万没想到在别人眼里,自己能这么呼风唤雨操控整个剧组。

我的能力比我自己想象的强多了。

副导演说完后,夏天天看了一眼赵思,给他使了个眼色。

宁渊这就很期待赵思的表现了,因为他想起夏天天说赵思有把柄在她手上。

赵思却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周世杰:“剧组这么混乱,让周总见笑了。”

周世杰依然很淡定,脸上甚至挂出了些许笑意,他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多亏了天天埃”

这话就很有一锤定音的效果了,原本围在周围的人还没有出声,现在听到了周世杰的肯定,都纷纷站了出来声讨宁渊。

宁渊按照大家说的,在脑海里把自己描绘成了个兴风作浪的狐狸精。

他有一瞬间不适应,我好好的人民警察,长着一张正义凌然的脸,什么都没做,太冤枉了……

宁渊看了眼周世杰身边的喻景平,他安然坐在周世杰身边,比刚来的时候松弛多了,嘴角竟然挂着不易擦觉的笑意。

喻景平看到宁渊看了过来,对上他的眼神挑了挑眉毛,身色里竟然有三分兴灾乐祸。

宁渊冲着喻景平瞪了瞪眼:你不对劲。

等到大家批判完了,周世杰看向宁渊,好似在等他说话。

宁渊收起往日那张人畜无害的狗狗脸,脸色严峻,一双明眸瞪向夏天天,眼神里施加了压力,夏天天对视了三秒钟就忍不住把看向别的地方。

深谙《犯罪心理学》的宁渊依然盯着夏天天,不紧不慢地开口了:“先不说你刚才污蔑我的那么多事情是不是真的,我就问你是怎么知道这沙拉里有药,又怎么知道沙拉是我买的?”

夏天天不假思索地回答:“不是你中午说要请鸡胸肉沙拉,现在送来了几份,自然是你买的埃”

宁渊看夏天天的眼神更锐利了:“我中午只是说之前吃的都是鸡胸肉沙拉,没有说今天要买什么。今天这沙拉盒子你都没打开过,怎么就知道里面是鸡胸肉沙拉了?”

夏天天一惊,愤恨地瞪着宁渊。

宁渊心里笑了笑,没理她,径直走到外卖包装袋前,撕下包装上的纸条,收件人写的宁渊,手机号码是虚拟的隐藏号码。

他拨了纸条上的号码,是空号。现在的虚拟手机号码,在外卖送到以后都会失效。

宁渊用下巴指了指纸条:“所以,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沙拉是我叫的。反而,因为我曾经当众说请大家吃沙拉,所有人都可以叫一个外卖写我的名字,然后嫁祸给我。”

夏天天冷笑道:“手机号码都查不出来了,随便你怎么说都能推脱了是吧?”

“给我看看。”一直在看好戏的喻景平,突然向宁渊伸出了手。

宁渊下意识就把外卖纸条递给了喻景平。

喻景平拍了张照片,边按手机边说:“外卖软件是我哥们的公司,这上面有流水单号,应该能查到。”

没过两分钟,喻景平就报出了个手机号码。

宁渊淡淡地摇了摇头:“不是我。”

夏天天不甘落后道:“也不是我的。”

喻景平一笑:“那就查手机号码归属呗,这更好查了,我就会。”他又随意按了几下,抬头看着夏天天道,“你是不是手机太多了,贵人多忘事。还是你不清楚现在手机号码都是实名注册的?”

夏天天继续狡辩:“我前一阵子丢过身份证,一定是有人那时候利用我的身份证来注册的。”

宁渊长长地叹了口气:“身份证有没有丢过挂失过重办过,这事情就更好查了,天天姐你要不把现在的身份证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夏天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棚内一下子寂然无声。过了几秒钟,她拉着身边的赵思说:“赵导,你倒是帮我说句话。”

赵思甩开夏天天的手,看都没看她一眼,冷冷地说:“天天,我没想到你会做这种事情,这外卖里你真的下药了?”

喻景平拿了一份沙拉过来,漫不经心地说:“里面什么成分我去查查就知道了,最近查多了,对这方面已经有些心得了。”

周世杰听到喻景平这话,回头就看向了他:“景平这是话里有话啊,为什么查多了,还有哪里出了问题,这剧组这么不省心吗?”

夏天天脱口而出:“周总您别听他们两个乱说,他们两人关系不一般,自然会互相包庇。”边说着,夏天天就用手指上了喻景平和宁渊。

她看向宁渊的时候,发现宁渊正低头玩着润唇膏,于是不假思索道:“你连我送给喻景平的润唇膏都随身带着了,你们两个人什么关系,还不明显吗?”

宁渊恍然大悟般抬起头来,露出清晰的下颌线和犀利的目光:“我们两个什么关系?那你又为什么要送喻总这支润唇膏?”

在宁渊的凝视之下,夏天天忍不住退了两步:“是,沙拉里确实我放了药,但就普通让人拉肚子的泻药,我气你的这两天抢了我的风头,赵导心思也都在你身上,整个剧组好像围着你在转,已经没有人拿正眼看我这女一号了。但你也不是好东西,居然还趁机给我下套1

“我那是自救,如果我不做,岂不是轻易就被你害了。”

宁渊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润唇膏,步步紧逼道:“那这润唇膏呢?你借露姐之手送给喻总,还说这是赵导的主意,今天我就当面问一下赵导,您有没有做这么个让剧组成员之间互相送礼以增进友情的游戏?”

赵思想都没想就说:“哪有这种事情,当然是没有,你问问别人谁听说过这种事情了?天天啊,你做坏事别那我当幌子啊,你这不是害我1

夏天天瞪着赵思没有出声,眼神出奇的怨恨。

宁渊觉得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原本他也觉得赵思只是夏天天的一个幌子,可夏天天现在反应实在是奇怪,她没有向赵思道歉,而是继续满目敌意地瞪着赵思。

眼神里的敌意比对宁渊还要浓。

倒是已经被拆穿的几件事,夏天天好像浑不在意似的。

这态度就很出乎宁渊的意料了。

他突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