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蒸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冷家别墅。

“霍总,都是我失职,您饶我这一次吧!”男人瑟瑟发抖,全身缩成拱形。

“马道远,强行给昏迷中的病人换心脏,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你还能在医学界混下去?”冷霆绍噬血的眼神看着对面的男人。

“霍总,真的是有人带着你的口信来的!我才冒险”

“哦?这么说,错在我?”不待马道远说完,冷霆绍眼神一凛,登时把本就丢了魂的马道远吓得噤了声。

“不是,不是的!”下一秒,马道远慌忙解释。”那是什么?”冷霆绍冷冷道,“我要听什么,你知道!”

他要知道,谁给他的够胆,居然敢动他的女人。

马道远发几乎秃光了的头皮上,冒出一层豆大的汗珠,油腻的大脸涨成猪肝色。

脑袋里满是,宁晓琪在眼前晃着他和女下属艳照的画面。

她冷笑着,“马主任,你把这件事办妥,我绝对不会把你跟已婚下属偷情,挪用医疗器械资金的事抖落出去!否则,就让你身败名裂蹲大狱!”

他爬了30年才爬上科室主任的位置,眼看要退休了,怎么能晚节不保?

马道远咬紧牙关不肯张嘴。

“不说?”冷霆绍环着双臂睨着眼前猥琐的男人,转身对身后的黑衣人道,“交给暗卫!”

暗,暗卫?冷家杀手?传说杀人如麻不留蛛丝马迹的嗜血兵器?

在商界屹立不倒200多年,冷家有大家族黑白通吃的绝对实力,马道远是知道的。

“不!冷总,我说我说!”马道远求饶,“是宁晓琪小姐,她拿把柄威胁我!”

进了冷家的私刑堂,他绝对会生不如死。

早知道这件事会惹毛自家老大,他宁可艳照满天飞、把牢底坐穿。

又是她?

盗用宁晓兰的卵子,算计她怀自己的骨肉而不自知。

骗说救了她,抢了宁晓兰的救命之恩。

命人强行取了宁晓兰的心脏

种种恶行,罄竹难书!

好一个宁晓琪!

冷霆绍深不见底的黑眸愈发暗沉。

“医者仁心,你的心既然已经黑了,便没有留着的必要!”冷霆绍睨着马道远,冷冷道。

“冷总,我知道错了!求您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

话音未落,冷霆绍身后的两名黑衣人上前,一掌将马道远打晕,拖了出去。

宁晓兰死了,他要让所有助纣为虐的刽子手陪葬。

“冷总,霍修文消失后,我们查遍所有出入境和国内交通记录,一无所获。

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前脚刚处理了马道远,后脚助理陈洋便来汇报。

“不过,我们找到了那天把夫人强行掳走的黑衣人。

山岳他们已经渣到了黑衣人的领头,现在就在回来的路上!”

“带到地下室,我亲自审!”

低沉的声音,仿佛从寒川深处传来,冷霆绍眸光凛起森森寒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