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女帝竟能偷听我心声 > 第一章 这是这个小兵的心声?

我的书架

第一章 这是这个小兵的心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公元683年。
长安城掖庭宫外。
赵汗青正昏昏欲沉的站岗放哨。
几天前,就因为睡了一个懒觉的原因,莫名其妙的携带着一个叫“签到成神”的系统穿越到了盛唐时代。
此时一个年近六旬的中年女子带着一大群宫女侍卫走了过来。
赵汗青瞥了一眼中年女子,原来是当朝皇后武则天!
“母后,父皇龙体每况愈下,御医怎么说?”
待武则天坐在石凳上后,身后一个年轻女子低着头忽然问道。
赵汗青不由得微微一怔,心中不由得嘀咕起来。
【母后?卧槽?这妹子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太平公主李令月?】
“嗯?大胆!?”
武则天正准备回答李令月的话,忽然听见周围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不由得勃然大怒。
武则天没有理由不发怒,自己的女儿是堂堂公主,居然敢有人当着自己的面直呼自己女儿的大名?这是大不敬之罪!
武则天身边的宫女侍卫都是一脸疑惑地看着李令月,不明白李令月这话哪里有不敬的地方。
“母后?儿臣只是关心父皇的龙体,并无他意呀……”
李令月被武则天的责备的话被吓了一大跳,赶紧跪了下来。
武则天则是微微一怔,赶紧把李令月扶了起来:“令月,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母后……儿臣……”李令月更是一头雾水。
“母后是在训斥刚刚说话的人!”
“可是……刚刚就儿臣在说话呀……”
“是呀,天后,刚刚除了公主殿下,并无他人出声!”
“是呀,天后!”
一旁的宫女纷纷解释起来。
“是吗?”
武则天不由得愣住了,难道是自己出现幻听了?
一旁的赵汗青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笑了起来。
【呵呵,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想当皇帝想疯了吧?你离当皇帝还差了好几年呢!】
“嗯?”
武则天又惊又俱的猛然抬头四处张望着,想要寻找声音的来源。
武则天惊的是,自己居然又听到了这个声音。
惧的是,这个声音居然一语道破自己想要称帝掌权的心思,尽管这些年来自己一直都隐藏得这么好。
“母后?”李令月呆呆地看着武则天,“母后最近是太过于担忧父皇的龙体了吧?”
赵汗青听到李令月的话,不由得又是一笑。
【担忧皇帝老儿的身体?恐怕是担心皇帝老儿死了后儿子接班,自己就会被赶出权力舞台吧!】
武则天再次听到这个声音后,目光如炬,快速将自己的视线扫向站在不远处的赵汗青身上。
武则天有理由相信,如果这个声音是确实存在的,那么一定是眼前这个小兵发出来的,毕竟声音的这个方向只有这个小兵!
赵汗青看到武则天竟然看着自己,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朝武则天笑了笑,低头微微鞠躬致敬。
只是,赵汗青的内心深处却远没有这般尊敬。
【靠!你瞅啥?你再瞅!再瞅老子扁你!】
【我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你知道吗?】
“……”
武则天不由得惊讶的张大了自己的小嘴。
在这一刻,武则天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能够听到眼前这个小兵的心声!
这是这个小兵的心声?
尽管这个小兵在内心里对自己并没有多么尊敬,但是武则天毕竟是一个拥有帝王魄力的女人,这个小兵竟然能够看穿自己隐藏的面具,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个小兵了不起啊,有眼力有见识啊!
常言道,能够发现问题,往往就可能解决问题。
既然这个小兵能够发现自己目前面临的困境,就很有可能有解决的办法。
如果没有解决的办法,自己到时候再随便找个借口治他刚刚大不敬的罪名就是了!
想到这里,武则天朝赵汗青轻轻地挥了挥手:“你,过来!”
赵汗青惊讶的指了指自己,一脸疑惑地看着武则天。
【我?这人叫我过来?】
“对!本宫正是叫你过来!”
武则天十分坚定地点了点头。
【还真的叫我?该不会是看上老子了,想要老子今晚侍寝吧?卧槽……皇帝老儿都还没死呢,你这样做也太嚣张了吧!】
【都什么节骨眼了,你还想要老子来侍寝,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着手为以后称帝做准备吗?】
【虽然我承认你即便年近六旬也还有点风韵犹存的味道,但是小爷我真的不好这一口啊!】
【我堂堂大丈夫,就算是死,死在外面,让我给你女儿李令月侍寝,也是断然不可的!】
【诶?别说,你女儿长得还真甜……如果是给你女儿侍寝,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不行不行,太猥琐了,我自己都想扁自己了……】
赵汗青心中不由得一阵嘀咕,疑惑不已的走到了武则天身边。
武则天听完赵汗青的心声,心中不由得掀起了惊涛骇浪。
倒不是武则天被赵汗青这番大逆不道的话惊呆了,而是被赵汗青心声中的“着手为以后称帝做准备”给震惊到了!
为以后称帝做准备?
自己做梦都想做这些准备啊!
可是想和做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真到了该做决定性准备的这一刻,武则天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迷茫。
如果自己眼前的这个小兵真的能够有具体的行之有效的法子……
想到这里,武则天不由得按耐住心中的激动,一脸期盼的看着赵汗青。
“你叫什么名字?现居何职?”
赵汗青犹豫了片刻,再次低下了脑袋:“回禀天后,小人赵汗青,现在是羽林军普通军士!”
武则天深深地看了一眼赵汗青,忽然小手一挥:“尔等先行退下吧!令月,你也先回宫吧!”
“是!天后!”
宫女侍卫们没有任何迟疑,朝武则天行礼之后就告退了。
至于李令月,则是一脸疑惑的看了一眼赵汗青。
虽然李令月不知道为什么武则天要单独和这个小兵谈话,但是深知武则天强势的性格,李令月也不敢多问,只是朝武则天行了一个礼之后就告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