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惊为神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武则天竟然将其他人遣散了,赵汗青不由得心中一阵紧张。
【这是想干嘛呢?莫名其妙!】
武则天再次听到赵汗青的心声,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好家伙,还真是此人的心声!
武则天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言语,试探性的问道:“赵爱卿,陛下龙体欠佳,本宫甚是忧愁啊!不知道陛下龙体何时才能够痊愈!”
赵汗青赔笑一声:“吉人自有天相,陛下乃九五之尊,龙体定当无恙!”
【痊愈?你怕是想多了!皇帝老儿今年十二月份就会死!去阴曹地府痊愈呢?】
【我发现你这个人还真的有毛病,现在你不是应该赶紧去为老皇帝撒手人寰做准备吗?都城迁了吗?将领换了吗?还有闲工夫在这里跟我哔哔?】
“???”
武则天不由得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赵汗青,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了!
迁都?换将?
为什么要迁都?为什么要换将?
迁到哪里?换什么将领?
武则天犹豫了片刻,继续问道:“本宫自从看到陛下这个样子,心中甚是焦急,却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赵汗青听着武则天这番莫名其妙的话,不由得感到一头雾水。
但是自己穿越已经成了事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即便不愿意,也需要遵守所谓的君臣之礼。
要是搁以前,以赵汗青的暴脾气,只会骂一句莫名其妙,然后拂袖而去。
“或许……天后可以去寺庙之中为陛下祈福,上天有灵,一定会被天后诚心所打动,陛下也可龙体痊愈!”
【该怎么做你心里没点逼数吗?在这里假惺惺的问我?】
【现在你不是应该迁都洛阳吗?】
【你不是应该着手在羽林军当中培养亲信吗?】
武则天微微一怔。
迁都洛阳?
好好的迁都洛阳干嘛?
想到这里,武则天再次试探性的问道:“本宫觉得,西京长安风水不佳,想迁都东都洛阳!或许迁都洛阳之后,陛下龙体就可痊愈!但是……迁都之事,非同小可,又恐带来其他不好的影响!本宫甚是纠结!赵爱卿觉得如何?”
“哈哈哈!”赵汗青面无表情的发出一阵笑声,“此事全由天后及各位大臣权衡,小人断然不敢妄言!”
【那还用问?肯定迁都洛阳啊!】
【迁都洛阳多好!长安是关陇世家的地盘,洛阳是新势力的地盘!】
【你在关陇世家的地盘做事情肯定没有在新势力的地盘做事情方便呀!】
【迁都洛阳之后,你随便提拔几个新势力的人升官,再在羽林军当中安插几个亲信,等到洛阳局势控制住之后,让亲信亲率羽林军入洛阳,到时候什么事不都是你说了算吗?】
听闻赵汗青,武则天不由得双眼一亮。
这时候武则天才想起来之前北门学士领头人刘祎之也和自己提过迁都的建议。
难怪啊!
自己当时还没来得及听刘祎之解释原因就赶到掖庭宫看望病重的李治,这会儿也给忘了这件事!
现在从赵汗青的心声中听到了迁都洛阳的原因,武则天这才明白其中的玄机!
这也一定程度上说明眼前的这个赵汗青不简单啊!
一眼就看破了事情的玄机!
这个人很有可能有着经天纬地之才!
武则天转念一想,迁都洛阳确实有很多好处,但是皇帝和那些文武大臣能随便同意自己迁都的提议?
想到这里,武则天再次试探性的感慨起来:“赵爱卿,本宫虽然觉得迁都东都对陛下龙体痊愈有诸多好处,但是……却无奈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啊!本宫一片良苦用心,陛下和文武大臣未必能够领会!”
“呵呵……”赵汗青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一丝笑容,“常言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小人相信,只要天后向陛下道明心意,陛下一定会很感动,会同意天后迁都的提议!”
【TM的!这种事还用老子教?】
【关中大旱的奏折还没有呈上来吗?整个长安城都快没饭吃了,你不迁都去洛阳,吃什么?易子而食吗?嘤嘤嘤,这也忒凶残了吧?】
“!!”
武则天又是惊讶的看着赵汗青。
关中大旱?
还有这种事?
确实今年好像没怎么下过雨,但是……
没有任何奏折传上来说关中大旱啊!
每天待在皇城之内站岗放哨的赵汗青又是怎么知道关中大旱的?
“报!天后!大事不好了!”
恰在此时,一个穿着官服文官模样的的中年男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武则天心中隐隐闪过一丝期待和不安,从石凳上站了起来:“爱卿,何事如此慌张?”
“启禀天后!”大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跪在了地上,“最新奏报,关中大旱,今年恐颗粒无收啊!”
“什么?!”
武则天心中再次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猛然转过头看着一旁的赵汗青。
赵汗青眉头微微一撇,疑惑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赔笑。
【看我干嘛?】
【卧槽?关中大旱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又不是老子把雨水全部喝了!】
武则天已经惊讶到合不拢嘴了!
什么叫足不出户全知天下事?
这就是了!
这个叫赵汗青的人,莫非还有夜观天象之才?
这可比以前的李淳风袁天罡之辈厉害多了!
只是此人太过于低调了,要不是自己能够诡异的听到他的心声,还真的不知道此人竟有如此经天纬地之才,自己差点放跑了一个在眼皮子底下的大才! 
如果这种鬼才能够为自己所用,恐怕自己的称帝的毕生理想实现起来将会更加容易!
想到这里,武则天不由得对赵汗青起了招揽之心。
“本宫知道了,一会儿就来处理,你先去召集其他大臣在大殿中候着吧!”
“是!臣告退!”
大臣恭恭敬敬的朝武则天鞠了一躬后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武则天转过头再次正视着赵汗青:“本宫观爱卿乃忠勇之人,欲封爱卿为羽林军偏将,爱卿以为如何?”
“啊这……”赵汗青惊呆了,“天后,万万不可啊!小人才疏志浅,万万不可担此重任啊!”
【什么?偏将?别闹了,亲,我只想安静的签到打卡呢,不行,我选择拒绝!】
【为朝廷效力是不可能为朝廷效力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为朝廷效力,升官多没意思,只能靠签到闷声发大财来维持生活这样子!】
“……”
武则天听完赵汗青的心声,不由得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