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女帝竟能偷听我心声 > 第八章 你有点不对劲

我的书架

第八章 你有点不对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汗青,母后是想让你想办法解决迁都沿途安全问题,你带本宫来这里干嘛?”
李令月一脸惊讶的指了指不远处的大牢,随后用一种怀疑的神情看着赵汗青。
“莫非……你觉得没办法完成母后交待给你的事情,想提前来大牢给自己找一个安身之处?”
“……”
赵汗青不由得一时语塞。
自从两人吃完早饭出发来长安城大牢后,一路上李令月就如同一个好奇宝宝,不停地叽叽喳喳的问着自己各种问题。
诸如……
你是哪里人啊?
为什么你家里那个下人看起来好牛逼的样子?
你家里除了那个曹真还有其他的下人吗?
为什么你会当一个羽林军小兵呢?
……
各种奇葩的问题层出不穷。
这妹子,好奇也就算了,还这么不看好自己,自己是那种没能力的人吗?真的太过分了!
赵汗青没有回答李令月的话,只是带着李令月快步来到了大牢的门口。
“天牢重地,来人止步!”
大牢正门口,四个手执横刀的守卫迅速伸手挡住了赵汗青和李令月。
被李令月一路骚扰的赵汗青这会儿自然不会客气搬出李令月这尊大神。
“大胆!尔等可知我身后的是谁?此乃当朝小公主!还不速速退下?”
四个守卫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赵汗青身后的李令月又不高兴了:“喂,赵汗青,你说谁小呢?本宫不小了!”
赵汗青回过头若有深意的瞥了一眼李令月颇为雄伟的某个位置,深深地点了点头:“嗯……是臣的错!公主殿下是不小了!”
李令月:“??”
“公主殿下啊!臣有一个问题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公主殿下能否为臣解惑!”
“什……什么?”李令月呆呆地看着赵汗青。
“为何公主殿下被封为太平公主?臣觉得这个封号一点都不属实!臣观公主殿下一点都不平!”
李令月一脸懵逼的看着赵汗青,身位地地道道的古代人,李令月还真的没听明白赵汗青话里的深意。
好一会儿李令月才眉头一撇:“赵汗青,你有点不对劲!”
“哈哈哈!”赵汗青扳回一局,大笑着回过头正视着眼前的四个守卫,“此乃当朝太平公主!瞎了你们的眼啊?赶紧退下!”
四个守卫听赵汗青打趣李令月的时候隐隐觉得不像是假话,貌似眼前这个小姑娘还真的是太平公主。
但是守卫也不是很确定,自然也不敢真的放赵汗青和李令月进去。
四人不由得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天牢重地,何事如此喧哗?”
就在四个守卫手足无措之时,大牢里面传来了一个阴沉的男声。
一个年纪约三十岁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从大牢里面走了出来。
“大人!”
四个守卫赶紧朝中年男子跪了下去。
中年男子走出来看到李令月之后,不由得被吓了一大跳,也是赶紧跪了下来:“公主殿下?!下官胡三,不知公主殿下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请公主殿下降罪!”
四个守卫看到这一幕又赶紧跪在地上挪向李令月,朝李令月跪拜下去。
“免礼,不知者无罪!”李令月十分潇洒的挥着自己的小手。
“不知公主殿下突然驾到,是为何事?”胡三战战兢兢的看着李令月。
“本宫是来协助他办一些事的!是奉了天后的旨意!”李令月朝赵汗青努了努嘴,示意这事和自己没关系。
虽然胡三不知道赵汗青的身份,但是能够让当朝公主“协助”,想来也不是普通人,一定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胡三赶紧朝赵汗青抱拳致敬:“大人有何吩咐?下官一定照办!”
赵汗青狐假虎威了一把,顿感暗爽不已。
果然身后有个大佬罩着干什么事都方便。
“咳咳……”赵汗青轻轻咳了几声,“胡三是吧?我问你,长安城就你这一座大牢是吧?”
胡三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回大人,长安城除了下官这里,还有大理寺!不过……大理寺都是关押有罪的朝廷命官,寻常犯人都是关押在下官这里!”
“那就好!”赵汗青十分满意的点着头,“把这里所有的犯人带出来,溜一圈给我看看!”
“溜……溜一圈?”胡三不住的揣摩这个新鲜词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赵汗青想了想,“你把他们带出来,让我看看,我现在在寻找一个人!”
“是!”
……
十来分钟后,端坐在大牢里院子中吃着各种水果的赵汗青和李令月就看到了一队队的犯人在眼前齐唰唰的走了过去。
李令月更是不明白赵汗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赵汗青,你到底想干嘛?你是想见识一下牢狱生活,然后这次事情办砸了就能够很好的的适应你新的牢狱生活吗?”
赵汗青没有理会赵汗青,只是双目如炬,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勾勾的盯着过往的每个犯人。
直到所有的犯人都快登场了,赵汗青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
赵汗青心中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疑惑。
奇怪了……
历史上明明写得很清楚,武则天把这件事交给了魏元忠,然后魏元忠苦思冥想好几天,最终才想到了这个办法。
魏元忠来长安城大牢里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大汉,这个大汉就是雄踞北方凶名赫赫的恶匪头子。
正是依靠这个恶匪头子的带路,整个皇宫的人员才能够在没有军队保护的情况下安全的迁都洛阳。
可是怎么自己来大牢里就没看到传说中的恶匪头子?
难道自己和魏元忠的眼力真的就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难道自己到最后还是要低头向魏元忠求助?
正在赵汗青沉思之中,大牢中最后一批犯人已经列队登场了。
赵汗青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很快就注意到了古怪的地方。
之前其他的犯人,不管如何列队登场离场,彼此之间的距离都很近,几乎是肩并肩。
可是现在登场的最后一批犯人,其中有一个男子,其他的犯人都离他很远,似乎很敬畏他!
赵汗青不由得站了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下男子。
男子虽然其貌不扬,但是一双小眼睛之中散发着一丝淡淡的杀意。
对比起其他犯人,这个男子完全符合历史中那个恶匪的特征!
赵汗青不由得激动地拍着双手,随后右手指着人群中的男子:“就是他了!胡三,此人我要带走!”
胡三看了看赵汗青,又看了看赵汗青身边一头雾水的李令月,虽然不明白赵汗青有什么用意,但男子终究还是一个普通的犯人,胡三很快就点头欣然同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