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神秘男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呼……”
赵汗青使出吃奶的力气朝李令月和曹真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时不时地将沿途可以扔过去或者推倒的东西全部招呼身后的杀手们,尽可能的延缓身后这伙杀手的追击速度,也是因此,赵汗青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力流逝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一路上不住的大口的喘着气。
这会儿自己手中的横刀已经成为了累赘,如果不是考虑到接下来还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赵汗青都想把这把几乎重达五十斤的横刀扔了。
眼看巷子的出口就在前方了,赵汗青不由得加快了自己的奔跑速度。
很快巷子出口的激战映入了赵汗青的眼中。
看到眼前这么大一堆人在围攻曹真和李令月,赵汗青心中又惊又俱。
惊的是,刚刚那个小头领果然没有骗自己,这里还真的埋伏了一大批杀手。
惧的是,居然真的有这么多人!自己和曹真还能够护住李令月全身而退吗?
难道自己的这个准老婆,在确认关系的第一天就要遭遇不测了吗?
可是历史上太平公主并没有在这个时间点被杀手刺杀啊!而且自己也没有听过任何李令月遭遇刺杀行动的野史,怎么现在发生的事情和历史上有点不一样了呢?
焦急的赵汗青迅速挥舞着手中的横刀加入了战场,一个呼吸之间,就有一个杀手被赵汗青背刺而死。
“赵汗青!”
李令月看到了赵汗青,立即兴奋的挥舞着自己的右手。
曹真看到赵汗青赶了过来,却并没有如同李令月那般乐观。
曹真早就看出来之前堵在前面的那伙人有很多高手,赵汗青击败那伙人都不太可能,更何况这么快就赶了过来。
唯一的可能是……
曹真很快就看到了赵汗青身后紧随而来的一众杀手,心中顿感一阵寒意。
就在曹真和李令月看到赵汗青归来失神的这一刹那,一个杀手双眼一寒,找准机会一剑刺向曹真身后的李令月。
此时的曹真正全力招架身前一个杀手的刀,根本就没有发现身后的异样。
远处的赵汗青倒是发现了,只是距离太远了,赵汗青根本就来不及救援!
“令月!”赵汗青睚眦欲裂,失声尖叫起来,“不!”
李令月神情一滞,金枝玉叶的李令月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死神的招手,也许是绝望了,也许是恐惧了,竟然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朝自己一剑刺过来的杀手,根本就没有闪躲的意思。
杀手的眼神之中甚至都已经发出一阵兴奋的光芒。
在杀手看来,李令月高额的赏金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自己的下半辈子都能够无忧无虑的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了!
“哐当”
就在杀手手中的剑即将刺中李令月的时候,房顶上凭空坠落下一条凳子,凳子好巧不巧的将杀手砸倒在地,李令月也得以躲过一劫!
“令月!”
赵汗青快步上前将两个拦路的杀手刺倒在地,紧紧地将李令月抱在了怀里。
“赵汗青……”
李令月感受到赵汗青强有力的双臂,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羞红。
虽然唐朝是一个相对开放的时代,但这毕竟是在古代,讲究的是男女有别。
尽管赵汗青和李令月已经有了婚约,可是赵汗青这一下,着实还是让李令月这个十八岁的小姑娘羞涩不已。
“嗦嗦”
赵汗青松开李令月正准备道个歉,房顶之上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个黑袍男子从接近三米的房顶一跃而下,跳到了赵汗青三人和一众杀手的中间,十分巧妙地将两拨人分成两块。
赵汗青这才明白刚刚的凳子并不是偶然情况,而是眼前这个黑袍男子扔下来的。
这也意味着刚刚是这个黑衣男子救下了李令月,而且这个黑衣男子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赵汗青不由得打量了一下黑衣男子,黑衣男子的身材十分高大,隐隐超过了一米八,全身被一件宽厚的黑袍包裹着,黑袍外面仅仅能看到男子那一张冷酷的脸,左脸上一道恐怖的刀疤十分明显,双眼之中也散发着如同鹰隼一般夺目的精气神。
“这打扮……”赵汗青呆呆地看着黑袍男子,“卧槽?刺客信条?”
“刺客信条?这是什么东西?”李令月一脸疑惑地看着赵汗青,“你们认识?”
“额……我们不认识……”
赵汗青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的这种造型,还真的跟刺客信条里的杀手一毛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眼前这个黑袍男子显然是个夏国人。
“是你!无双!”
赵汗青不认识黑袍男子,杀手小头领却是认识黑袍男子。
赵汗青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嗯……无双?
这个造型,这个登场姿势,确实很帅,确实无双了!
无双朝赵汗青点了点头表明善意,背对着杀手们嘴里冒出冷冰冰的几个字:“都滚吧!!”
“什么?”小头领似乎是听到了一句很好笑的笑话,差点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凭什么?就凭你?我们调集了整个河西地区的人手,就凭你一句话,就走?你以为你是谁啊?”
“呵呵……”
无双没有说话,只是冷冷一笑,双眼之中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无双缓缓地转过身,面朝小头领,用一种深沉的眼神看着小头领:“你若不走,人头落地!”
无双说完,右手甩了一下身后的披风,弯着腰竟然只身朝小头领冲了过去。
“快,拦住他!”
“休得放肆!”
好几个杀手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朝无双冲了过去。
无双面对迎面冲过来的杀手,脸上丝毫没有惧色,如同一道旋风扑向杀手们,在保持高速行进中,左右双手分别伸向了另外一只手的衣袖之中。
“锵锵”
随着两声尖锐的金属摩擦声,无双的双手从衣袖之中抽出来两把匕首。
匕首在无双的手中竟然跳起了一支血腥的舞蹈。
无双所到之处,所有的杀手都如同秋天被收割的稻草,纷纷捂着自己的喉咙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顷刻之间,挡在无双和小头领之间的八个杀手都已经倒地身亡,而无双十分轻易地冲到了小头领身前,将自己的匕首一左一右架在了小头领脖子上。
“滚,或者,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