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定心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后!天后!”
一个侍卫兴高采烈的跑进了赵汗青的府苑之中。
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喝茶的武则天看到侍卫的神色,心中不由得一喜,已经猜到了侍卫即将汇报的事情。
“启禀天后!公主殿下回来了,正在大门外待宣!”
“汗青呢?汗青可在?”
武则天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地站了起来。
“天后,赵将军和公主殿下在一起,他们都在门外待宣!”
“甚好!如此甚好啊!”武则天总算是松了口气,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老实说,真要武则天把赵汗青给杀了,武则天还真的不忍心!
现在赵汗青自己回来了,就不存在投靠自己政敌的危险,自己就可以继续放心的信任他了!
而且武则天明白赵汗青回来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可赵汗青终究还是回来了!没有辜负自己对他的信任!
同在院子里一脸焦急的周兴也算是松了口气了,赵汗青回来了,就证明自己赌对了,或者说……是宋玟赌对了!
想到这里,周兴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宋玟。
现在的宋玟一脸的淡定,甚至还有点打瞌睡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出现什么意外,全部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大智若妖啊!
周兴对于宋玟算是彻底的服气了,又是敬佩又是害怕。
“快!宣公主和汗青进来!”
“是!”
不一会儿,手牵着手的赵汗青和李令月就走进了院子里。
两人虽然惊讶于武则天竟然亲自过来了,但是看淡了一切的两人还是十分淡定的朝武则天跪拜行礼。
“臣赵汗青参见天后!”
“儿臣参见母后!”
“免礼免礼!快快免礼!”
武则天一脸欣喜的小碎步跑过去亲自将赵汗青和李令月扶了起来。
看到赵汗青回来了,武则天本来就很开心,尤其是看到赵汗青和李令月是手拉手进来的,这不由得让武则天更高兴了。
武则天知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算是把赵汗青这颗心永远的拴在了她自己身边!
“谢天后……”
赵汗青一脸狐疑的看了看武则天,又一脸懵逼的看着身边的李令月。
【嘶……妹子,这啥子情况啊?你老娘不是要干我……啊呸……不是要杀我吗?这……眼下是什么鬼?】
【那……还……还要杀我吗?】
李令月瞥了一眼一脸懵逼的赵汗青,俏脸之上满是淡定。
似乎对于眼下的这种情况,李令月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
倒是听到赵汗青心声的武则天差点笑了出来。
杀你?
杀你个锤子哦!
你现在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婿,自己怎么舍得杀你?而且自己一直都把话说得很清楚,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杀你好吧!
自己这么做只是为了吓一吓你,让你知道究竟谁才是现在和未来能够主宰你生死的大爹!
“汗青啊,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去哪了?本宫找你有要事呢!”
“我……”
宋玟忽然睁大了自己的双眼,抢在赵汗青前面率先出声了:“天后听闻赵将军陪公主殿下外出散心,十分担忧!现在洛阳城外很多从长安附近逃荒过来的难民,将军和公主殿下外出也没有带上我等护卫,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我等万死莫辞!”
宋玟说完又是扑通一下跪了下来,身边的周兴虽然不明白宋玟为什么要下跪,但还是依样画葫芦的跟着跪了下来。
跟着大佬,总是没有错的!
可靠!
“请天后降罪,我等疏忽,竟然没有考虑到这件事,虽然上天庇佑,公主殿下万福金安,但是我等亦是有罪!”
宋玟说完后,周兴微微一怔,也跟着请罪:“请天后责罚!”
“额?”
【散……散心?】
【我和我准老婆是去散心了?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算了,你们说散心就散心吧,刚刚好没有借口……】
“无妨!”武则天小手一挥,十分慷慨的示意宋玟和周兴起身,“尔等无罪!”
武则天说完深深地看了一眼宋玟,心中已经将宋玟记住了。
料事如神,能言善辩,还懂得给赵汗青和李令月一个台阶下,这样的人是个人才!以后绝对用得上!
“尔等下去吧,令月,你也回宫吧,本宫有话要和汗青说说!”
“是!”
“儿臣遵命!”
周兴和宋玟带着一大帮子人快步从赵汗青府里走了出去。
和之前的紧张担忧简直就是形同两人,现在的李令月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赵汗青的安危了,和宋玟对视了一眼后,两人的脸上都是浮现出一丝笑容,随后李令月二话不说就跟着周兴宋玟一行人离开了。
“汗青!”武则天用一种责怪的眼神看着赵汗青,“你终究还是不信任本宫!”
“请天后降罪!”
【他奶奶个腿,散心这种低级借口怎么瞒得过这个铁血女帝?】
“本宫说过,本宫保定你了,只是会暂时委屈你,你为何就是不相信本宫?”
“这……”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还年轻,还没活够!】
【我才回来没多久,你就让人来我家监视我,我能不害怕吗?我能不想着开溜吗?】
“此事,到此为止!你务必要相信本宫,只要有本宫在一天,就不会有任何人能够伤到你!即便会暂时受一点委屈,事后本宫也会加倍偿还给你好处的!你知道了吗?”
“臣知道了!是臣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臣有罪!”
【之前不相信,现在算是相信了吧!】
【不过……这次的事情还是吸取了一个教训!伴君如伴虎啊!】
【为人臣子,身家性命全部都在君王的一念之间!】
【看来自己以后一定要猥琐发育别浪,最好是慢慢的淡出你的视线,让你不会再注意到我,安静的当一个混吃等死的混子驸马爷!】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以后不管你说什么,反正老子就是一句臣附议就完事了!你爱咋滴就咋滴!总不可能出了事让我这个说“臣附议”的人背锅吧?】
“??”
武则天一瞬间有种掐死赵汗青的冲动。
老娘花了这么大的精力收服你,就是为了让你丫的每天说“臣附议”这种话?
不过想到自己能够通过赵汗青的心声知道赵汗青具体的想法,武则天也不再介意了,只是摆了摆手,继续喝着杯里的茶。
现场的气氛开始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