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女帝竟能偷听我心声 > 第六十六章 人间真实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六章 人间真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李令月看到赵汗青的反应之后迅速警觉,右手都差点拧在了赵汗青的耳朵上了,“赵汗青!为什么你是这个反应?你们认识?老实交待,你们是什么关系?”
赵汗青无奈的高举着自己的双手一脸无辜的看着李令月这个小醋坛子。
“误会啊!说句老实话,我也不认识她啊!”
“什么?你不认识她了?我的天啊,你到底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居然多到了你都不记得谁是谁了?赵汗青,本宫早就应该想到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了!”
李令月听到赵汗青的解释,情绪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是愈发的愤怒了。
也是在这一刻,赵汗青才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李令月和自己强调,自己这一辈子只能够娶她一个人。
这妹子就是一坛子高浓缩醋啊!
“是啊,公子,这你就有点不厚道了!怎么能够翻脸不认人呢?”
张仁愿在旁边甚至还落井下石的反过来教育赵汗青。
“张仁愿你闭嘴!”赵汗青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张仁愿,“月儿,你听我解释啊!我是真的不认识她!我和她就见过一面!就刚刚去买糖葫芦,在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撞到了她,之所以对她有印象,是因为我堂堂一个汉子,竟然被她撞翻在地了!”
“这样的吗?”李令月秀眉一皱,算是勉强相信了赵汗青的话。
“嘶……”听完赵汗青的解释,张仁愿瞬间警觉,“公子,一介女流将你撞翻了,必定是个身手高强之人!如此身手高强之人,竟然被人伤成这个样子……她的仇家不简单!我们要不要救她?”
一直没有说话的曹真忽然开口了:“公子,少夫人,在下看这个女子的容貌……应该不像是中原人……”
“咦?说起容貌……这女子和之前客栈的那四男一女倒是挺相像的,莫非他们是一伙的?还是说那五个人就是追杀她的人?”
“那我们到底救不救?”
选择权开始抛到了赵汗青的头上。
赵汗青瞥了一眼重伤昏迷的女子,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不救……似乎有点不道德,会给李令月树立一个坏榜样。
如果救……好像就有了凭空树立几个未知实力的强敌的风险,尤其是现在李令月还在自己身边,而自己身边也缺乏足够的高手。
“月儿,你觉得呢?”
看到赵汗青开始征询自己的意见,李令月犹豫了片刻后果断点头了。
“救!必须要救!”
李令月的回答倒是稍稍出乎了赵汗青的意料。
赵汗青没想到李令月居然这么坚定地要求救这个女人。
看来,现在的李令月受自己的影响,性格方面已经善良发展了。
“不把她救醒了怎么知道你和她到底有没有关系?”
“我……”赵汗青不由得一头黑线。
得,说白了这小醋坛子还是怀疑自己和这个女人有着含糊不清的关系。
既然准老婆都发话了,赵汗青也是大手一挥:“救吧!”
张仁愿很快就拿出一个小瓶子,取出一颗药丸塞进了女子的嘴里,不一会儿赵汗青三人就回避,由李令月亲自给女子的腹部包扎外伤。
李令月显然也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竟然很快就将女子腹部的外伤包扎好了。
四人小心翼翼的将女子抬到了附近的一棵大树下,喂女子喝了一点水之后,女子总算是一脸疲惫痛苦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望着女子警惕的眼神,李令月十分友善的往后退了几步:“姑娘,你醒来了?刚刚我们四人看你昏倒在路上……”
女子这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脸上的警惕稍稍减弱了一丝。
女子瞥了一眼自己的腹部,随后又用一种询问的眼神看着李令月。
李令月冰雪聪明,当即就明白女子心中的疑惑,十分友善的解释起来:“姑娘,你腹部的伤口是我包扎的!”
女子这才点了点头,朝李令月四人点头致谢:“多谢了……”
“姑娘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是不是被人追杀啊?有什么需要我们帮你的吗?这是我夫君赵汗青,如果你有什么麻烦可以说出来,我们会尽最大的可能帮助你!”
李令月说完一把将赵汗青拽了过来,十分郑重的指了指赵汗青。
女子看到赵汗青之后,脸上先是一阵疑惑,继而很快释然:“原来是公子!之前小女子不小心撞到了公子,将公子手中的糖葫芦都撞掉地上了,因为被仇家追杀,还没来得及向公子表达歉意,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哦,这样啊……”
李令月从女子的话中确定了赵汗青确实和她没什么关系,只是萍水相逢罢了,顿时就放心了。
李令月对女子的态度瞬间就冷淡下来了,脸上的神态也不似之前那般友善。
“等等……”李令月很快就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赵汗青,“糖葫芦也掉地上了?那我之前吃的……??”
“啊这……”赵汗青微微一怔,“误会!误会啊!糖葫芦确实掉在了地上,但是我又重新买了几串,所以才会耽误那么长的时间!你夫君我是差那几串糖葫芦钱的人吗?”
“好吧……要是以后让我知道你给我吃掉在地上的糖葫芦,赵汗青,你就死定了!”
“这哪能啊!”
赵汗青赶紧心虚般的赔笑起来。
“既然姑娘清醒了,那我们也该告辞了!希望姑娘能够早日逃离仇家的追杀!后会有期!”
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李令月再也不想继续在女子身上浪费时间了,已经有了离开不管的意思。
“啊?”赵汗青三人不由得惊呆了。
女人心,海底针!
刚刚就是李令月说的救人,现在救到一半又不救了?这是什么骚操作?
“啊?”女子也惊呆了。
一个人怎么可以变脸变得这么快?刚刚还一副友善得不行的样子,眨眼之间又变得如此冷漠了!
刚刚还口口声声的说着会尽最大的可能帮助自己,虽然自己也只当这是一句玩笑话,没有当真,但是也太玩笑太草率太真实了吧?
即便同为女人,女子也猜不透李令月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