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女帝竟能偷听我心声 > 第七十章 意外的援兵

我的书架

第七十章 意外的援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史那兀良一行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五人已经做好了应对新敌的准备。
每个突厥人心里都清楚,这突如其来的笛声太过诡异了,肯定不会是嵩山上某个游客在这里闲来无聊吹笛子。
唯一的可能就是,来了新的搅局者。
因为这里是大唐的中原核心地带,敌人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朋友的可能性。
赵汗青和曹真张仁愿对视了一眼,三人也警惕起来。
“未见其人,却闻笛声,如此远的距离,居然笛声清晰可闻,一定是个精通音律的高手!就是不知道是敌是友了!”
曹真很快就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赵汗青听完曹真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瞬间,什么笑傲江湖之类的武侠小说剧本涌进了赵汗青的脑海之中。
高手?莫非是传说中的嵩山派高手看到有突厥人围攻中原人,决定出手相助?
两拨人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迎面而来的并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嵩山派大佬,而是一个骑在一匹瘦马上的中年男子。
一人一马一笛。
棱角分明的脸庞,一袭大黑袍,左脸上的刀疤,超过一米八的高大身材,神态懒散却双眼饱含杀意。
这副刺客信条打扮,除了无双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是前辈!”
“是无双!”
李令月和阿史那兀良同时欣喜的叫了出来。
“额?”赵汗青一脸懵逼的看着阿史那兀良。
这伙人他娘的也认识无双?
而且看到无双之后居然还叫无双“兄弟”?还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无双不一定是来帮自己和李令月的啊!无双很有可能是来给自己和李令月吹一曲送终曲的啊!
难怪自己这个不太懂音律的人都能够听出笛声中悲凉的情绪,送终曲能他娘的不悲凉吗?
“嗯?”
李令月和阿史那兀良同时发现了对方看到无双之后都是欣喜的样子,皆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
“你高兴什么?这是我前辈!”
“你高兴什么?这是我朋友!”
李令月和阿史那兀良异口同声的想要打击对方。
听闻彼此的话,李令月和阿史那兀良又是一愣,两人都开始怀疑无双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什么立场了!
“呜呜呜”
无双似乎压根就没有看到眼前的两伙人,自顾自的吹着笛子,竟然从一行人身边路过,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一眼双方的任何一个人。
“MD……就知道这家伙不靠谱……”
赵汗青看着无双的背影,嘴角不由得轻轻地抽搐了一下。
赵汗青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刚刚好够无双听到。
听到赵汗青的骂声,无双忽然揽了一下缰绳,瘦马停下了脚步。
“你刚刚骂我?我听到了!”
无双面无表情的回过头看着赵汗青。
眼看无双是敌非友,赵汗青也没有什么客气的意思了。
反正不管无双会不会对自己出手,自己都会死在阿史那兀良手里,横竖都是死,自己干嘛要怕多招惹一个强者?
“骂你又何妨?不服?”
“对!我不服!”
无双十分老实的点了点头,随后驱马来到了阿史那兀良身边。
“兀良兄弟,商量个事呗!这臭小子竟然敢骂我!我无双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到过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骂我,这真的是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你们走,这小子交给我,我来处理他!不neng死他实在是对不住我无双的一世英名!”
“额?”阿史那兀良呆呆地看着无双,“无双兄弟,你要是想动手,你动手就是,我们在旁边看着,不碍事!”
“不不不……”无双十分固执的摇着头,“凤舞九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出手,你懂的,场面过于血腥,我怕给你们的心灵造成永久性创伤,尤其是你们这里还有女孩子呢!哟,这女孩子长得还不错呀,这是你妹?妹子,你好,我叫无双,我的身手特别厉害,能够一打五的那种,是一打五不是一打三哦!考虑一下?留个联系方式?”
“……”
望着一脸嬉皮笑脸毫无高手风范的无双,赵汗青和阿史那兀良都是一头黑线。
不过两人通过无双的话也算是明白了一件事!
无双是想保赵汗青一行人了!
尤其是刚刚无双特意强调的是一打五而不是一打三,这也进一步说明无双已经做好了准备一个人打阿史那兀良五个人的准备。
“大哥……”
突厥女子显然听过无双的威名,现在看到无双这么不正经的样子,一脸求助的看着阿史那兀良。
“呵呵……”阿史那兀良深深地笑了起来,“无双兄弟,你是想保他们?你可知道他们是谁?太平公主你也想保?”
“兄弟啊!我不是想保他们,你刚刚也听到了啊,这小子骂我!这尼玛能忍?啊?我不得把他neng死能对得起我的名声?”
“呵呵呵……”阿史那兀良又是一笑,“堂堂天赐阁头牌杀手,居然沦为了朝廷鹰犬,想要保朝廷的人?”
“嘶……不对劲啊!”无双故做沉思的低下头皱着眉头,“你是怎么发现的?我隐藏的这么深都被你发现了?老铁,了不起,得劲!”
无双说完还嬉皮笑脸的朝阿史那兀良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
赵汗青又是嘴角轻轻地抽搐了一下。
无双绝对是赵汗青见过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身为高手却毫无高手风范的人!
这种人他娘的横看竖看都像个江湖骗子啊!
“给我一个理由!”
“我无双做什么事情,从来不需要理由!而且说句扎心的话,兄弟,你也不配,没资格要求我给你一个理由!现在你的选择有两个,第一,滚!第二,死!”
“狂妄!”
阿史那兀良身后的一个青年男子忍不住了,就要挥刀朝无双劈砍过来。
“嗯?”
无双丝毫没有拔出袖中剑的意思,只是轻描淡写的瞪了一眼青年男子。
这一瞪,青年男子的坐骑宛如看到了什么洪荒野兽,完全不听青年男子的指挥,抬起前脚嘶吼了几声后惊慌失措的载着一脸懵逼的青年男子迅速往深山老林里跑了过去。
阿史那兀良不由得咬紧了自己的牙关,好一会儿才下定了某种莫大的决心,一脸颓废的挥了挥右手:“我们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