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女帝竟能偷听我心声 > 第七十五章 帝王之相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五章 帝王之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哈哈!”老僧不由得笑了起来,“两位施主,贫僧只是和你们开玩笑罢了,赵施主,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贫僧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赵施主这种有趣的人了!”
赵汗青听完老僧的话不由得微微一怔:“敢问大师法号?”
“贫僧的法号啊……”老僧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思考一个很难的问题,“已经很久没有人问过贫僧的法号了,时间久远了,贫僧自己都给忘了,真是惭愧啊……”
“……”
赵汗青嘴角不由得轻轻抽搐了一下。
赵汗青当然不会相信老僧说的忘记了他自己的法号,唯一的解释就是这老僧不想说。
虽然赵汗青不知道为什么老僧不愿意说自己的法号,但是人家不愿意说你也拿他没办法,总不可能拿把刀架在老僧的脖子上逼问吧?
老僧似乎也觉得拒绝回答赵汗青自己的法号有点不礼貌,于是转过头看了一眼赵汗青,略微沉思片刻。
“赵施主,贫僧觉得和赵施主挺有缘的,可否有兴趣让贫僧给赵施主算上一卦?”
赵汗青的眉头又是微微的抖动了一下。
这货刚刚说啥?和自己挺有缘的?
扯淡!
谁TM没事要和你一个和尚有缘啊?
不过赵汗青不觉得自己和老僧挺有缘分的,但是人家说给自己算上一卦,而且貌似还是免费的……
虽然赵汗青是个来自现代的无神论者,不相信所谓的鬼神占卜,但是白嫖这种事赵汗青怎么都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那就有劳大师了!”
老僧上下打量了一下赵汗青,随后爽朗一笑:“赵施主身边的这位女施主就是赵施主的意中人吧?贫僧就先给赵施主算上一卦姻缘如何?”
赵汗青瞥了一眼俏脸微红的李令月,十分大方地点着头:“没错,月儿是在下未过门的妻子,麻烦大师了!”
“呵呵……孽缘啊!”老僧忽然笑着感慨起来。
“孽缘?怎么说?”
“赵施主,你和女施主……有缘无分,有结无果,有幸无福,有婚无姻!真乃一段孽缘啊!”
“这……大师能否细说?”赵汗青瞥了一眼同样一脸茫然的李令月。
赵汗青和李令月都是不明白老僧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再来算一下财运吧!”老僧并没有解释的意思,“赵施主的财运不错,一辈子衣食无忧,不用为了金钱这种俗物操心!”
“嗯……”
赵汗青轻轻地点了点头。
老僧这个还没说错。
自己毕竟是一个要娶公主的驸马爷,堂堂驸马爷怎么会为了金钱操心?尽管自己有欢乐农场这个烧钱机器,总的来说老僧对自己财运的预测还算是相对准确。
“官运嘛……”老僧再次打量了一下赵汗青,“赵施主官运也好,仕途坦荡,但是……却在巅峰时期遭到小人暗算!一落千丈,归于凡人!所以,贫僧提醒赵施主,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当心身边的小人啊!”
“哦……”
赵汗青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表面上十分的恭敬受用,内心里却满是不屑。
这不是废话吗?谁的身边没有几个小人呢?谁不用防小人呢?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至于寿命嘛……赵施主将有一劫!如能渡过此劫,必将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九万里!如不能,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哦……”
赵汗青再次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废话!又是一句废话!这种话自己也会说啊!
说白了,这老和尚还是一个江湖骗子,满嘴的话都是咋的一听有点道理,仔细一想全是废话!
老僧似乎没有察觉到赵汗青不满的态度,只是笑眯眯的看着赵汗青和李令月。
不一会儿,老僧忽然看到了什么,双眼之中都爆发出一道道精光,脸上也满是惊讶的神态。
甚至老僧手中的鱼竿都掉在了地上,整个人如同弹簧一般站了起来。
“额?大师何为?”
赵汗青疑惑的看着老僧。
赵汗青看着大惊小怪的老僧,心中更是感到一阵鄙夷!
这货该不会是外面的小偷潜入到少林寺偷东西吧?这大惊小怪的样子,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一个得道高僧啊!
“阿弥陀佛!耳大则福泽深厚,眉高则胆识过人,神足则精明能干,额宽则聪明绝顶,眼明则气度不凡,天庭饱满,伏羲骨者,贵相之人!此乃帝王之相也!”
还一会儿老僧才惊讶的给出了自己失态的原因。
“什么?帝王之相?”赵汗青也是惊呆了。
这可是在古代!被人说帝王之相要是传出去了会有性命之危的啊!
想到这里赵汗青赶紧摆着手:“大师大师,你肯定看错了!在下何德何能,怎么会有帝王之相呢?而且在下素无大志,更是不可能干出那种大事的!”
老僧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赵汗青:“施主不要误会,施主对于自己的面向难道完全没有认知吗?贫僧说的是这位女施主!帝王之相!”
“啊这……”
赵汗青分明从老僧的双眼之中看到了一阵鄙夷,不由感到一阵尴尬。
老僧的话虽然相对来说挺客气的,但是用通俗点的话翻译过来就是。
你丫的贼眉鼠眼的,长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老子是说你老婆,不是说你!滚蛋!
赵汗青转过头看了眼同样陷入呆滞之中的李令月,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按照正常历史来说,李令月多次参与政变,权倾朝野,在唐玄宗李隆基登基前后的那段时间更是上演了精彩绝伦的姑侄斗法。
可以说李令月也是差一点掌权然后当上皇帝的女人。
这样看来,说李令月有帝王之相,也能够解释得通。
只是……自己是个穿越者,懂历史,所以才能这样判断,但是这个老僧是怎么知道的?
要知道在古代,还真的没有几个人敢说一个女的有帝王之相,毕竟现在武则天还没登基,从古至今还没有一个女性称帝。
老僧说李令月有帝王之相,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自信啊!
难道说……这个老僧还真的有点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