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女帝竟能偷听我心声 > 第九十三章 达成共识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三章 达成共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兄长稍安勿躁!请听令月把话说完!”
李令月感觉到了武三思逐渐狂躁的内心,赶紧出言安抚。
“公主殿下请说,下官洗耳恭听!”
武三思面露不善的瞪着李令月,看那眼神,分明就是要把李令月给活吞了。
“令月这么做,也是为了兄长好!”
“为了下官好?何出此言?”
“令月和兄长算是一家人,此言不假吧?”
“嗯……”
武三思没有犹豫,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是一家人,令月自然不会坐视兄长疏忽大意!”李令月忽然一笑,“不瞒兄长,令月一直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劝母后给兄长封王,甚至令月都想好了让兄长当梁王,承嗣兄长当魏王!”
“什么?!”
武三思大惊,刚刚坐下后又迅速站了起来。
“呵呵……”李令月深深一笑,“兄长,自家人,就不说那些遮遮掩掩的话了!兄长觉得陛下……还有多久?”
“这……”武三思唯恐李令月给自己下套,犹豫片刻之后迅速朝天拱拳,“陛下洪福齐天,万寿无疆!定可……”
“不!”李令月摇着头打断了武三思的话,“陛下……病入膏肓,没有多长时间了……”
“这……”
武三思尴尬一笑,假装没有听清楚李令月的话。
“在陛下眼里,外戚不能掌权,所以……现在兄长只能成为礼部尚书!等到……那一天,令月就会向母后奏请封兄长为梁王,承嗣兄为魏王!”
“……”
武三思眼皮子轻轻地跳了一下,十分谨慎的不敢接话。
“请兄长试想,真到了那一天,如果朝中的其他文武大臣以兄长乃外戚为由,劝阻母后,母后还是能够力排众议压制这些人的劝阻!万一,这些人将汝州的事情捅了上来呢?到时候兄长的政敌查明确有此事,母后虽然不会把兄长怎么样,但是封王一事只能因此作罢了吧?”
李令月顿了顿,继续说道:“汝州一事,只是损失了一些银子,兄长岂可因小失大,为了一些钱财断了封王之路?”
武三思双手负于身后,脸上满是犹豫的神色。
武三思知道李令月说的不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汝州的事情捅上来,即便武则天有意提拔自己想给自己封王,也是只能作罢的。
一般情况下公主还真的没有什么资格劝皇帝给谁封王拜相,但是眼下的局势太过于微妙和复杂了。
即便武三思是个智商不高的人,混迹于朝堂多年,也嗅出了武则天想要掌权的野心,而且就当下的局势来说,掌权的确实也是武则天。
而武则天想要更加牢固的掌权,就需要自己这个外戚的支持,因此如果李令月提出这件事,武则天是极有可能做个顺水人情同意的!
只是武三思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李令月为什么会这么好心?
自己和李令月名义上是表兄妹的关系,因为自己的老爹早些年得罪了武则天,全家被流放到岭南地区,自己的青春期也是在岭南那种荒无人烟的鸟地方度过,实际上和李令月并不熟。
甚至两人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可是现在小丫头上门就要给自己送上一份大礼物,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小丫头的真实目的啊!
武三思是不会相信李令月说什么因为亲情之类的鬼话。
不是因为亲情,那会是因为什么呢?
这小丫头横看竖看都不是那种喜欢助人为乐的人啊!
“兄长也觉得令月此言不假吧?所以令月才未请示兄长就擅做决断,还请兄长体谅令月的一番良苦用心啊!”
“这个……”武三思犹豫了好一会儿,“公主殿下……说的是真的?公主殿下想……在那之后奏请天后,封下官为梁王,承嗣为魏王?”
“千真万确!”
“为何?”
“兄长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才华横溢,刚正不阿,为官清廉,国之栋梁!封梁王,乃实至名归!”
“??”
一瞬间武三思都有点怀疑李令月是不是认错人了。
自己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我TM自己怎么不知道?
武三思摸了摸桌上的一本古籍,随后一脸沧桑的看着窗外的夜色:“惭愧,下官沉思良久也想不到,究竟……是谁走漏的风声?”
“呵呵……”李令月鄙夷一笑,“好事传千里,好名流千古!当然了,除了这些,令月自己也有一些私人的请求!”
“哦?”
武三思从自我陶醉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十分正色的看着李令月。
武三思知道,李令月最终的最重要的目的,也是好戏,就是这句话了!
“兄长应该知道,令月已经和汗青有了婚约!”
“是的!”武三思点了点头,隐隐猜到了李令月的目的。
“说来惭愧,汗青现在都身无官职!所以……令月全力助兄长封王拜相,兄长在朝堂之中扶持一下汗青,都是一家人,以后在朝堂之中也能够互相照应,以后其他的事情令月也会对兄长鼎力相助,如何?”
“好!”
武三思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了。
在朝堂上扶持一个人,那不就等于安插一个自己的亲信吗?
反正不管李令月是不是真的能帮自己封王拜相,自己也要安插亲信的,倒不如扶持赵汗青这个能够在很多地方帮助自己的亲信。
而且武三思隐隐感觉武则天似乎很看好赵汗青,帮赵汗青,既能够保证自己被封为梁王,还能够获得赵汗青和李令月两口子的帮助,更重要的是还能够讨好武则天,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也是在这一刻,武三思才明白了今晚李令月来找自己的真正目的。
原来不是为了亲情,而是……因为爱情!
“一言为定!”李令月双眼一亮。
“一言为定!”
武三思再次重重的点着头。
“如此……令月就代汗青谢过兄长了!汝州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吧,谁也不要再提了,一切都以兄长封王大计为重!”
“下官心中有数,会写信让石万金收敛收敛的!此事就多谢公主殿下了!”
李令月露出了一阵心照不宣的笑容:“彼此彼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