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女帝竟能偷听我心声 > 第九十八章 私人遗诏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八章 私人遗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跪拜风波在赵汗青的解围之下,总算是得以过去,接下来的事情都是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走。
或许是因为李道长在这里的原因,武则天祈福求雨完毕之后,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龙王庙了,第一时间就回到了龙王庙外自己的大轿之上。
“来俊臣!”
武则天上轿之后第一时间就呼唤着自己的得力干将。
听到武则天呼唤来俊臣,赵汗青已经猜到了武则天想干嘛了。
来俊臣和周兴是武则天掌权时代的两大酷吏,武则天通过两人大兴酷政,借助两人除掉了不少的政敌。
周兴,自己之前想跑路的时候已经打过交道了,现在两大酷吏的另一个来俊臣也登场了。
“天后,臣在!”
一个戴着黑色高帽穿着黑色大袍的中年男子缓缓地走到了武则天的轿边朝武则天鞠了一躬。
“呵呵……”武则天掀起了大轿的帘子,看了看大轿外面的来俊臣,“本宫万万没想到被罢官的李兴尔居然在这个龙王庙里当道士,很好,很不错!李兴尔是个正直的人,不畏任何权贵,应该嘉奖!”
来俊臣微微一怔,一脸疑惑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龙王庙大门,不住的猜测武则天这番话的深意。
“呵呵……”
武则天说完这番莫名其妙的话后就放下了帘子吩咐起轿回宫,留下来俊臣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
尽管来俊臣替武则天办事有一定的年头了,但是来俊臣本身是个头脑简单的货色,不然也不会落得个被武则天下令处斩的下场,死后更是被无数的百姓分而食肉,不可谓不凄惨。
这一刻来俊臣和赵汗青两人的智商开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赵汗青这个跟着武则天没多久的新人都听明白了武则天的意思。
武则天话里的“正直”“不畏任何权贵”说得十分微妙。
武则天和这个叫李兴尔的人本来以前就是对手,说是视如水火也不为过。
现在武则天和李兴尔的地位一个高高在上,一个低低在下,地位高的武则天反过来赞赏李兴尔不畏权贵,那不就是隐晦的在说李兴尔不给她武则天面子吗?
武则天的言外之意就是想让来俊臣找个理由报复李兴尔!
看到来俊臣依然没有领会武则天的深意,再联想起来俊臣的为人,赵汗青不由得开始担忧起来。
武则天说的很清楚是李兴尔不畏权贵,来俊臣这个骨子里变态喜欢蹂躏他人的人,该不会把这个龙王庙所有的人一锅端了吧?
真要这样那就罪孽大了!
赵汗青觉得自己该点醒一下来俊臣,以免来俊臣误会错了武则天的意思,在龙王庙大开杀戒!
“来大人!”
来俊臣看到赵汗青主动朝自己打招呼,不由得心中一喜:“驸马爷!刚刚天后的意思是……”
“那个人叫李兴尔是吧?天后以后都不想再看到他了,你明白了吧?”
来俊臣这才恍然大悟,一脸感激的朝赵汗青鞠了一躬:“下官多谢驸马爷点醒!大恩不言谢,容下官后报!”
“呵呵……”
赵汗青笑了笑,并没有把来俊臣的话放在心里,也没有和这种变态攀交情的意思,如果不是担心龙王庙里其他的人受到牵连,赵汗青才懒得管这么多。
赵汗青朝来俊臣摆了摆手,骑在小白背上跟着武则天的大轿回宫。
……
等到一行人回宫之后,武则天带着赵汗青和李令月直奔李治休息的寝宫。
现在的李治和大半个月前打算去嵩山封禅时的李治比起来,就如同两个人。
现在的李治哪里还有一副皇帝的样子,满头白发,胡子和眉毛也变得发白且稀疏凌乱,两只眼睛除了浑浊之色再也没有其他的模样了。
因为这阵子饱受头风的折磨,现在的李治就如同一具干尸,皮包骨头,仿佛外人随便拍一下他就能让他骨折。
“陛下!臣妾回来了!”
武则天看到这样的李治,或许是装模作样,或许是回忆起两人当年一起奋斗通过废王立武从长孙无忌手中夺权的时光,又或许是回忆起两人几十年夫妻的点点滴滴。
武则天不由得双眼一红,一颗颗泪珠掉了下来。
“是……皇后啊……”
李治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看着武则天。
当李治看到武则天身后并肩站在一起的赵汗青和李令月之后,李治憔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女儿,汗青,你们也在……”
“父皇!”
“陛下!”
李令月听到李治的这声呼唤,再也忍不住了,跪在李治的床边失声大哭起来。
“傻丫头,哭什么……父皇……尚在呢……”
李治有气无力的伸出右手摸了摸李令月的小脑袋,一脸宠溺的看着李令月,憔悴苍白的脸上满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不舍。
“……”赵汗青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感到一阵难受。
谁说无情最是帝王家,只是未到深情时!
李治看了看一旁的赵汗青,浑浊的双眼之中尽可能的爆发出一道道凌厉的目光:“汗青,你过来……朕……有话想和汗青说……”
“陛下!”
赵汗青犹豫片刻,走到了李治的床边也是跪了下去。
这一跪,不为君臣之跪,只为女婿跪岳父。
“其实……本来朕并不赞同你和令月……的婚事……因为……朕一向看人很准,你……有没有才能,朕还没来得及了解……但是朕清楚,你是一个……志向疏浅之人……”
“……”
赵汗青默然无语。
李治说的确实没错,自己到底有没有本事,这个问题自己都不清楚。
但是只论志向,赵汗青觉得自己还真是一个没什么远大志向的人。
“既然令月执意选择了你……朕……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了……即便朕不愿意……也只能同意你和令月的事情……不过……朕的同意……需要你答应朕一件事!否则……朕依然不会同意,朕现在就会下令将你处死!”
“陛下……”
赵汗青呆呆地看着李治,心中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李治要说的话很有可能就是对自己的遗诏了啊!
“汗青,你能答应朕吗?”
“陛下请吩咐,臣,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