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女帝竟能偷听我心声 > 第一百零二章 潜伏者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二章 潜伏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轰隆隆”
又是一日逝去,正如社会百科全书给出的答案那般,这一天果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
这一刻,整个关中地区的百姓无不沐浴在大雨之中欢庆这场救命雨的到来。
“公子,前面有间废弃的房子,我们暂时去房间里躲雨吧!”
大雨之中,赵汗青带着张仁愿和曹真,三人三骑正朝长安方向奔驰而去。
突如其来却又在意料之中的大雨延缓了三人前行的步伐,无奈之下赵汗青三人只得钻进废弃的房子里躲雨。
因为这一次回长安控制羽林军是一次秘密行动,所以赵汗青三人选择的路线也是相对偏僻的路线,沿途过来全是荒郊野岭,能够找到一间废弃的小房子已经是意外的惊喜了。
“嗐!”
张仁愿一脸嫌弃的将湿透的外衣脱下来搭在小木屋里面一根横着的木杆上,不断地甩着凌乱的头发,时不时的还用手将贴身衣物的水尽可能的拧干。
倒是曹真或许是潜意识里习惯了这种栉风沐雨,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反应,只是在小木屋里寻找可以用来引燃的木材。
赵汗青也是将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打量了一下小木屋里面的情况。
破破旧旧的,像是很多年没有住人了,虽然破旧,却也牢实,屋内没有出现漏雨的情况,通过生锈的箭矢和铁叉,不难判断小木屋以前的主人是猎户。
“唰”
曹真熟练地利用小木屋里面腐朽的木材和残败的枝叶生起了一堆篝火,用于烘干三人湿透的衣裳。
“公子!”张仁愿凑到了篝火旁边,“你说这也太巧了吧!天后大前天才去龙王庙求雨,今天就下起了大雨,要知道整个关中地区已经快半年没有下雨了!现在的局势,朝中天后党羽林立亲信遍地,难不成这天后当真是天选之人?上天注定的王者?”
“呵呵……”赵汗青不由得笑了起来。
古代人就是迷信,什么天选之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真要有上天注定这种事,那人还努力干嘛?
这一切都只是巧合罢了!
正是因为这个多的巧合,加上武则天本身就是一个善于发现机会抓住机会的人,这才成为了夏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女帝。
其他的女性,要么没有武则天这样的能力,要么没有武则天这样的运气,所以自然也达不到武则天这个高度。
赵汗青并没有接张仁愿这个话题,只是嘱咐着两人自己这一行人前往长安的目的。
“曹真,仁愿,我们三人是要去长安接管羽林军右军,到时候我会成为羽林军右将军,你们两个暂时担任羽林军偏将,等到我们控制住羽林军右军后,就和我结拜兄弟张虔勖一起亲率羽林军开赴洛阳,听候天后的差遣,其他的事,不要多想,也不要多问,知道了吗?”
“知道了!”曹真本来就是一个话不怎么多的人,自然没有任何疑惑。
“公子是感觉到什么了吗?”张仁愿疑惑的看着赵汗青,“莫非天后……想借助羽林军直接夺权?”
“借助羽林军直接夺权?”赵汗青又是一笑,“仁愿,你太小看天后了!天后可不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人,也不是一个这么心急的人!总之……天后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吧!你们只需要在心里明白一个道理,天意难违!”
“我知道了!”张仁愿这才点了点头,没有了疑惑。
“嗦嗦”
就在三人交谈之际,冷不防从小木屋另外一间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动静,似乎有什么人躲在小木屋的另外一间房间里。
“嗯?”赵汗青和张仁愿皆是一脸疑惑地看着曹真。
之前曹真寻找木材的时候去过那个房间,没道理那里有什么人曹真却没发现。
曹真也是疑惑的瞥了一眼另外一个房间的门口:“公子,那个房间里十分的杂乱,我只是捡了一点木材就离开了,没有仔细搜寻,是我疏忽了!”
张仁愿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缓缓地站了起来:“里面是何方好汉?为何躲躲藏藏?何不现身一见?”
没有任何人回答张仁愿,除了屋外滴水声和雷鸣声,没有任何声响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皆是拔出了自己的武器,迈着警戒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朝房间门口走了过去。
映入赵汗青眼中的确实如同曹真所说的,十分的杂乱,房间里有残缺的桌子椅子,有一簇一簇的杂草,有很多的陶瓷碎片,也有一块一块的泥石。
“究竟是何人?我等只是在此避雨,并无恶意,阁下如果不现身相见,我等就要请阁下现身相见了,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为了己方三人的安全考虑,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现身,三人都得将对方找出来了!
“公子!快看!”
张仁愿眼尖,很快就发现了什么。
顺着张仁愿手指的方向,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看情况,对方受伤了!
“阁下受伤了吗?”通过血迹,三人很快就锁定了角落里的一堆杂草,呈倒三角形一步一步逼向杂草堆,“我等乐意帮阁下疗伤,只求阁下现身一见!”
依然没有任何人回答赵汗青,只是杂草堆轻轻地抖动了一下,验证了三人的想法,对方就藏在这堆杂草中!
曹真胆大,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用手中的环首刀开始拨开杂草。
“嗷呜”
一声低沉的狼嚎声吓了曹真一大跳,一只灰色的大狼竟然躲在了杂草堆中。
此刻被曹真打扰了,灰狼龇牙咧嘴目露凶光,一副要朝曹真扑过来的样子。
“畜生!休得放肆!”
曹真被这只灰狼吓了一大跳,不由得又羞又怒,挥动着手中的环首刀就要朝灰狼先下手为强。
“曹真!且慢!”
赵汗青赶紧叫住了曹真,有制止曹真砍杀灰狼的意思。
“公子?这可是一头狼啊!这个小木屋内要是有一头狼,我等性命堪忧啊!”
曹真一脸疑惑地回过头看着赵汗青,不明白为什么赵汗青会制止自己砍杀灰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