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女帝竟能偷听我心声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怀璧其罪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三章 怀璧其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屋内的赵汗青和曹真已经蓄势待发了,而屋外的人终于等来了最后的同伴。
屋外的人已经达到了十来个人的规模,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可以致人死地的武器,猫着脚步悄悄地朝赵汗青所在的房间摸了过来。
这下子局势再明显不过了,如果说之前赵汗青还自我安慰对方并不是想要谋害自己的性命,这会儿已经确定了。
确认过眼神,是要来杀自己的人!
两个男子悄悄地摸到了大门口,伸出自己的右手想要把大门轻轻地推开。
而就在此时,曹真开始主动发难,挥动着手中的佩剑隔着木质房门朝其中一个男子刺了过去。
“啊!”
随着一声惨叫声,鲜血瞬间就将纸质的窗户浸湿了。
曹真这一刀可谓快准狠,直击男子要害,男子只是惨叫一声后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二哥!王八蛋!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把你上火架!下油锅!这几个王八蛋杀了二哥!他们没睡!一起上!杀了他们!”
房门口的另外一个男子看到自己的亲人倒在了自己眼前,不禁睚眦欲裂,各种恶毒的诅咒脱口而出。
曹真一击得手,迅速拔回了自己的佩剑,同时快步往后撤了几步。
也是在曹真往后撤离之后,两把叉子势大力沉的刺穿了木门,更是随着一声怒喝声,房门都被掀翻了,三个男子迎面冲进了房间内。
“嗤”
随着一声毛骨悚然的兵器入肉声,潜伏在窗口的赵汗青用手中的横刀差点将一个准备跳窗而入的汉子拦腰斩断。
“锵锵”
又是随着一阵金属撞击声,赵汗青和窗外的一个男子隔着窗户激战几招,最终赵汗青轻松将对方隔窗刺倒在地。
双方的交手,仅仅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就有三个大汉死在了赵汗青和曹真的手上。
曹真的分析一点都没错,这些人都是一些没有组织没有纪律的歹人,武力值更是奇低,根本不足为虑!
“他们就两个人,另外那个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大伙不要怕,一起上!”
一个看起来似乎是领头人的青年男子恶狠狠地扬着手中的一杆长枪,率先朝赵汗青冲了过来。
“锵锵”
赵汗青和青年男子过了几招之后迅速分开。
青年男子的身手虽然一般,但是无奈帮手太多了,一时之间赵汗青竟然奈何不了他。
“这位好汉,不知道我们三人哪里得罪了你们!如有冒犯之处,还请明示,不管是生是死,至少让我们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
赵汗青往后退了几步,同时逼退了两个大汉的追击。
“哼!”青年男子冷哼一声,“你并没有得罪我们!只是……我们想找你借一点钱,有借无还的那种,贸然开口找你借,恐遭拒绝,又会打草惊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你们做了!”
赵汗青不由得脸色一沉,没想到这伙人居然是为了钱财!
果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亘古不变的道理!
赵汗青瞥了一眼屋外,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刘老伯呢?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哈哈哈!那是我爹!”
“什么!?”
赵汗青又惊又怒。
原来这一切都是刘老汉指使的!刘老汉假意好客劝酒,把自己这边喝倒一个,待深夜麻痹大意之时,再一伙人鱼贯而入轻易地谋财害命!
还真是好算计啊!
如果不是小狼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心,自己这一次还真的可能栽在这个小老头手里了!
赵汗青又是冷冷的瞪着青年男子,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自然就不会留情面了。
“小兄弟,你未免高兴地太早了!我和我这位兄弟皆是武艺高强之人,你们虽然人多,却不一定能够胜过我们!你也不想步你那几个兄弟的后尘吧?我也不想大开杀戒,不如这样,双方就此作罢,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如何?”
“如何?”青年男子凶狠狠地甩了甩手中的长枪,“你杀了我三个兄弟,虽然我们干这些事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这一天的准备,但是你杀了他们,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就这样结束了!我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们,给二哥他们报仇!”
“杀了他们!”
其余的人纷纷情绪高昂的挥着手中的武器冲了上来。
屋内屋外一阵刀光剑影,这场激战在十来分钟后最终宣告结束。
之前还打斗声震天的宅院,现在已经归于平静,如果不是满地的残肢断臂血水死尸,还真的看不出来这里十分钟之前发生了一场生死大战。
“公子!所有的人都已经被我们击杀了!除了已经醉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刘老汉!要不要我……”
曹真看着赵汗青,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呼……”赵汗青望着一地的尸体,心中也不好受,“算了……他已经遭到报应了,把仁愿叫醒来,我们连夜离开这里!”
曹真犹豫片刻之后,这才点了点头:“是!”
曹真用一个瓢舀了一瓢水均匀的洒在了张仁愿的脸上,张仁愿这才从醉酒状态中清醒过来了。
“啊……好凉……曹真……你干嘛呢!”
张仁愿气急败坏的从床上几乎是跳了起来。
只是当张仁愿看到这一地的尸体之后,迅速猜到了什么,情绪迅速平复下来,第一时间就拔出了床头的佩剑。
“公子!”
“呵呵……”曹真咧嘴一笑,“歹人都已经被我和公子杀光了!”
“惭愧惭愧啊!”张仁愿一脸难为情的低下了头,“喝酒误事!喝酒误事!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酒了!公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现在赶紧离开吧!迟则生变!”
“是!”
三人迅速收拾东西从院子里走了出去。
就在赵汗青和张仁愿骑在了坐骑上后,曹真远远地瞥了一眼刘老汉睡觉的房间,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顶:“啊呀!公子,我忘了东西了!你们先走,我随后就赶上来!”
“好!要赶紧!”
“嗯,很快的!”
曹真点了点头,握紧了腰间的佩剑,双眼极其冰冷的重新往院子里走了进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