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域帝尊 > 七十八章 洗礼

我的书架

七十八章 洗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苍旭炼体已有十年之久,凡如常人,炼体三年便可踏原尘境,六年踏巅峰,九年便可开拓凡尘,入开尘境。
但是李苍旭恰好就是一个怪胎,五岁炼体,修裂尘诀,习十年之久,到如今依旧卡在原尘境巅峰,难以进寸步。
今天李苍旭闲来无事,便想到海塔上去散心,谁知烈阳与李苍旭仿佛心灵相通,一股感觉驱使着李苍旭到达了海塔的顶部,开始盘膝修炼。
此时的李苍旭,从头到脚,全身都经受着烈阳的洗礼,从身体到心灵,逐渐的李苍旭通体散发出一种纯粹的气息,那是……
李苍旭的身体已经不受他自己掌控,他的境界和实力在慢慢倒退,李苍旭心中万分焦急,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变得如废人一般。
忽然,李苍旭脑海如被重物敲击,一阵刺痛,随后便不省人事,昏迷过去。
……
再醒来时,李苍旭躺在自己屋中的床上,吕锡元坐在床边眉头紧锁,见李苍旭醒来立马眉开眼笑。
“小君,你醒了。”吕锡元关切的说道。
“爹。”李苍旭用沙哑的嗓音说道,说完,自己大吃一惊。
“小君,来喝水。”吕锡元拿起杯子,对着李苍旭的嘴就开始了。
一阵猛灌,李苍旭想要挣扎,但是却有气无力,没一会李苍旭开始意识昏迷,最后又昏了过去。
“小君,小君,尼玛,又晕了,郎中,郎中,我儿子醒了,又昏了……”吕锡元扯着嗓子吼道,手里那这杯子不知所措。
……
对于吕锡元,李苍旭是十分的无语。
李苍旭意志有些低沉,苦修十年,毁于一旦。换做是草民,估计就立马自杀了。
最终醒来时,那是半夜三更,所有人都睡下了,李苍旭望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低头沉思。
半晌,李苍旭又躺在了床上,呜呼睡去。
清晨,风起。
李苍旭起身,走到院内,对着风和落叶,舞动拳脚。
裂尘诀,凡阶三品炼体术,属于较为珍贵的物品,在军中属于基础炼体术,但在平民百姓当中,属于听而无可见的。
拳脚舞动,顺次有序。
每一拳落下,都是为下一拳的挥起做基础。
拳落的声音啪啪作响,震荡着空气。
周围已经有不少仆人在周围观望,小声嘀咕着,吕锡元也早已经到了这里,在仆人群中静静的观望。
呼!
拳落,李苍旭脸不红心不跳,一点也感觉不到疲倦,这有些令他感到吃惊,随即再度开始炼体。
正午。
李苍旭已经将裂尘诀打了近百遍,也只是有些喘息,流了些汗,换做以前,打十遍就得累的抬不起胳膊直不起腰了,而如今自己还依旧的身轻如燕,并且修为也进到了原尘境初期。
李苍旭太过兴奋,不吃午饭,便去到了海城的演武场中,与一众士兵修炼起来。
吕锡元和纪杨等人坐在吕家的议事阁中,静谧无声。
“大哥,小君这样是好事啊。”纪杨首先打破了沉静。
“这有些反常啊。”吕锡元挠着头说道。
“昨天我就说这对小君来说是一场难得的造化。”海大汴说道。
“要不,请云海的医师看看。”一直都寡言少语的冯觅幡说道。
“嗯,可行。”田原说道。
“看看,就看看吧,一家掏五分之一。”吕锡元说道。
“这……”
“什么这那的,咱们兄弟五个,还分谁和谁吗?哈哈!”吕锡元站了起来,推开了议事阁的门,笑着走了出去。
“我怎么感觉,咱们进套了呢?”海大汴说道。
“诶。”冯觅幡叹息着站起身,也走了。
“云海的医师,云海的医师!”纪杨愤愤的站了起来。
“等我发达了,早晚把云海的医师都抓来给我做小!”纪杨说着,走出议事阁。
“还好啊,小君还在,要不然你今晚就得洗干净屁股等着大哥喽,哈哈。”海大汴笑着丢下这么一句话,起身跑了。
“尼玛,站住。”
……
黄昏临近,夕日欲颓。
李苍旭倒在演武场中,全身如灌满了铅,寸步难行,汗水浸湿了大地,喘息不停。
从清晨到现在,将近十个小时,片刻不停息,李苍旭整整打了一天的裂尘诀,境界也稳固在了原尘境初期巅峰的状态。
“少主,晚饭已备好。”老仆走到李苍旭身旁说道。
“吃!”
两个大汉架着李苍旭到了饭桌上,两米长桌,二十多个菜,色香味俱全。
李苍旭坐在桌上,对面就是老爹吕锡元。
沉寂了好一会,李苍旭动了,如猛虎般的威武,直接一手推开眼前的小碗,抱着盛米饭的大盆,狂掏!
二十分钟后,李苍旭坐在位上,碟子摞在一起,米饭一干二净,对面的吕锡元膛目结舌。
“尼玛。”
半晌,吕锡元吐出两个字,起身走了。
李苍旭则就地而席,睡在了饭厅里。
疲惫了一天,李苍旭睡了,没人过来打扰他,过了一会,吕锡元走来了,将一床薄被铺在他身上。
这一夜,睡的香甜。
次日,李苍旭醒来,已经放好了满桌的饭菜。
上了椅子,李苍旭再度吃了起来。
“小君啊,你爹我和你几个叔叔商定了一下,准备今天中午找云海的意味医师来给你瞧瞧你的状况。”吕锡元说道。
“我?我有什么状况?”李苍旭不解的问道。
“你没有发现你比以前,不管是从体力上,还是从各方面,都要强了一倍不止吗?”吕锡元说道。
“嗯,可是我觉的很好啊。”李苍旭说道。
“还是找个专业人员给你看看才好。”吕锡元说道。
“不用了吧。”李苍旭说道。
“我给你讲个故事。”吕锡元说道。
“从前,有个极为强大的强者,他坐在山巅晒太阳,忽然,他通体赤红,昏迷过去。过了三天,他感觉比以前强了百倍,到了第五天,他便神经抽筋,口吐白沫,大小便失禁……”
“好好好,从了你了。”
……
正午。
吕家大门,吕锡元五人和纪千阳四人围在李苍旭周围,静静的等待着云海医师的到来。
终于,一道靓丽的身影映入众人眼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