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张百忍不忍了 > 第十五章 御赐神将罗成之子(求收藏,求推荐票)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御赐神将罗成之子(求收藏,求推荐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书房内,张百忍眉头紧皱。

  护院队长的话,让张百忍陷入了沉思。

  他记得已经告诉福伯了,不能杀郭老夫子等人,怎么他们还是死了?

  现在好了,大唐又来人了。

  不对,以这么多年来福伯的性格,不会不听自己的话。

  既然说了不杀郭老夫子等人,那么就一定不会杀。

  福伯说郭老夫子是修士,炼神返虚修为,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杀的吧?

  这还是在傲来国都,那些妖怪应该没有嚣张到这个地步吧?

  “备车,我要入宫。”

  张百忍整装收拾了一下,准备入宫面见傲来国君。

  这事跟他没关系,张百忍得去澄清一下,另外,张百忍要入宫躲一阵子。

  福伯不在府内,张百忍感觉好危险。

  他毕竟只是一个凡人,再则,这里不是大唐,妖怪在大街上行走,都很正常。

  行至门前。

  砰...一声,府门被推开了。

  呃,应该说是被踹开了。

  一个身穿银色盔甲的青年,约有二十五六岁,面孔俊朗,加上身上盔甲,更显英武。

  在银甲青年身后,则是有着六人,五人身穿土黄色盔甲,手持钢枪。

  还有一人,一身儒士服,正是张百忍见过的儒士江昊。

  “罗小将军,此人便是张百忍,用奸计害得郭夫子吐血,身受内伤,才被神秘抹杀。”

  看到张百忍,江昊直接跳了出来,指着张百忍大叫一声。

  张百忍一怔,果然,跑了一个便是麻烦事,早知道还不如让福伯动手,四个都灭了。

  只要做的隐秘一点,也不会这么麻烦了。

  “公子,他们就是大唐来的,看来已经去过皇宫了。”护院队长在张百忍耳边说道。

  随即,护院队长一挥手,张府十几个护院都是围了过来。

  身后有着十几个护院,张百忍就有些底气。

  看了一眼江昊,又看向了那罗小将军,彬彬有礼的说道:“不知将军来我府上有何事?”

  张百忍,一身白衣,头戴儒士冠,身上散发着浓郁的书香之气。

  这典型的一书生,而且身上没有丝毫的修为气息。

  “你杀了郭夫子?”

  罗小将军质问道。

  “在下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杀得郭夫子?”

  张百忍反问一声。

  “小将军,就是因为此人,郭夫子身受内伤,才被杀害,郭夫子之死,与此人脱不了干系。”

  江昊心中恨死了张百忍,起初来到傲来国,本以为可以作威作福一阵,可是短短的两日,却身受大辱,皆是因为张百忍。

  “这位兄台,在下可曾得罪过你?”张百忍淡笑一声。

  “张百忍,你不用装了,小将军乃是天策府之人,要杀你,就连傲来国君也保不住你!”江昊厉声说道。

  张百忍心中惊讶,天策府可是相当于锦衣卫,可先斩后奏,不过表面张百忍却是不以为然。

  “原来是天策府的小将军,快请府上一叙。”张百忍很有礼数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罗小将军看了看江昊,又看了看张百忍,他怎么感觉江昊是山野村夫,面前的张百忍才是风雅儒士。

  难道这些都是张百忍的假象?

  也罢,待我入府,仔细观瞧张百忍一番,看看他有何不同!

  “打扰张公子了。”罗小将军缓缓说道。

  来到客厅。

  分主客落座。

  张百忍一身风雅,再加上容貌绝世无双,不像是江昊口中轻浮之辈。

  反观江昊,怨毒的眼神看着张百忍,恨不得将其生吞,哪有半点儒士模样?

  丫鬟端上茶水。

  张百忍坐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自己端起茶,细品了一口。

  缓缓放下茶杯,看向罗小将军。

  “久闻天策府乃是唐皇最信任的执法机构,由大将军程老千岁执掌。”

  “小将军年纪轻轻便入了天策府,应该也是大将之后,不知与御赐神将罗成将军有何关系?”

  张百忍心中猜测罗小将军身份,另外也想打好关系,以后在大唐也好行事。

  有句话说的好,朝里有人好办事。

  罗小将军神色一禀,眼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神色。

  “正是家父。”

  “你是罗通!”

  张百忍脱口而出。

  说完之后,张百忍就后悔了。

  果然,罗通看向张百忍,眼中的神色更加凝重了。

  若是大唐之内,有人知晓他的名讳,还有可能,但远在东胜神州的傲来国,有人知道他的名讳,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罗通不敢妄自菲薄,但也不会自傲,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名气,名字都传到傲来国了。

  “张公子可真是手眼通天。”罗天紧紧的盯着张百忍。

  “神将罗成辅佐唐皇已经被人族传为佳话,在下能够猜出罗兄的名讳,也不稀奇。”

  “放肆,张百忍你何等身份?也敢称呼小将军罗兄。”

  江昊看到张百忍三两句,便与罗通搭上了关系,顿时心中恼怒。

  “无妨。”

  罗通看了一眼江昊,示意其不要在说话。

  江昊欲要再说。

  可是看到了罗通眼中的杀意,当即吓得不敢在言语。

  身为天策府的将军,那可都是战场杀万人的主。

  “张公子在傲来文坛身负圣誉,更被称为宗师,不知可入了儒家?”

  罗通看不出张百忍的底细,但是他想要将张百忍骗到长安再说。

  到了哪里,自然有儒家大儒询问。

  而且罗通来时,也是接到了这样的旨意。

  “天下读书人皆为儒士,在下自然也是,难道入儒家,还需要去长安不成?”张百忍淡笑一声。

  “张公子有大儒学问,确实要去长安。”

  “原来如此,那不知何时前往长安?”

  “张公子若是愿意,即刻便可启程。”

  “在下还有些家事要处理,不知罗兄能否在傲来等几日?”

  张百忍在傲来国上层贵族中,打滚模爬十多年,通过短短的几句话,已经明白了罗通来的真正意思了。

  定然是大唐那边想让他前往长安,只不过张百忍不确定,是唐皇,还是大儒魏征。

  罗通眉头一皱,等几日?他接到的命令可不是请,而是擒。

  思绪之间。

  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

  “哈哈....张老弟,俺老王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