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张百忍不忍了 > 第三十三章 张府风云(中)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张府风云(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伯,你又打谁?”

  这时,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宛若莺鸾啼鸣,让人不由的心中一动。

  却是水嫣然缓缓的走来。

  来到了张百忍的身边,一脸疑惑的看着福伯,好奇福伯要打谁。

  “呐。”福伯一抬头,看向了刚刚闯进来的那个青年。

  “就是他,方才让公子自杀。”

  水嫣然听闻这话,当即脸色一变,原本嬉笑的小脸,变得冰冷了下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本公主打,往死里打!”

  水嫣然指着那个青年,对着家中的护院说道。

  呃....

  所有人都是愣住了,原本娇小可爱,嬉笑不已的小萝莉,突然发飙了,比福伯还要狠。

  自家女主人发话了,这些护院自然不会再干愣着,一个个都是撸起了袖子,向那个青年缓缓的走了过去。

  跟在老者身后的青年,丝毫不惧,脸色有些怒色,没想到一个乡下小子,竟敢如此猖狂。

  老者这时却说话了。

  “老夫的两个孙子,就是你杀害的吗?”

  老者脸色深沉,神色高高在上,不怒自威,仿佛张百忍不放在他眼中。

  张百忍伸手,制止了准备动手的护院。

  这一老一少应该是苏家的人,敢两个前来,应该不是普通人,这些护院上去,只会被虐。

  在自己的面前,护院若是被虐的话,那么丢的是他张百忍的脸。

  “在下张百忍,若是客人,我欢迎,若是寻仇,改日我在招待。”

  张百忍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缓和,并且还做出了微笑的模样。

  在张百忍想来,自己如此的说话,对方应该会给自己一个面子吧!

  毕竟都是在大唐混的。

  可惜,张百忍把自己的地位想的太高了,老者是何身份?

  苏家的二当家,苏伯侯的亲弟弟。

  张百忍话音刚落。

  福伯、水嫣然、袁天罡、任夫子、以及所有的护院家丁们,都是愣住了。

  公子在说什么?

  人家是来寻仇的,你还让人家改日再来,你当人家是来拜访你的。

  “苏士人,张公子说的不错,你还是改日再来吧,而且,你今日不宜待在张府。”

  袁天罡这个时候却是帮助张百忍说了一句。

  张百忍心中感激,这袁天罡够意思,那么自己一定不会让他死在府中。

  “袁天师,你与这小子有关系?”老者也就是苏士人看向袁天罡,开口问道。

  虽然疑惑堂堂的国师为何会在这里,但自己两个孙儿的仇不得不报。

  “贫道与张公子也是初次见面,并无关系。”袁天罡如实的说道。

  听了这话,苏士人心中就没有顾虑了,看了身边青年一眼,淡淡的说道:“将张百忍抓起来,带到洛阳府交给家主处置。”

  说完,苏士人直接转身,欲往外走,显然,他根本就没有将张府的这些护院放在眼中。

  青年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看向张百忍,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兄弟们,上。”

  一帮护院也看出了这青年不简单,当即群起而上。

  可是普通人如何是修士的对手,而在这个青年乃是炼气化神境界。

  不过随手几下,便将十个护院打翻在地。

  院之中,十个护院在地上哀嚎。

  张百忍脸色深沉,左看看,右看看,他再找福伯。

  “福伯怎么不见了?”

  福伯不在,张百忍没了底气。

  “百忍哥哥,嫣然会保护你。”水嫣然抓住张百忍的手,坚定的说道。

  看着水嫣然那坚定的小脸,张百忍感觉自己似乎没用。

  他发现自己除了帅,有气质,有学问,有钱以外,简直就是个废物。

  袁天罡与任夫子都在一旁观看,他们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毕竟他们与张百忍萍水相逢。

  尤其是任夫子,他还想为自己的师弟报仇呢?

  若是苏家杀了张百忍,那反而更好,省得他动手了。

  只不过袁天罡心中有些疑惑,他方才看苏士人与那青年的面相,今日都有血光之灾啊!

  “张百忍,跟我走吧!”

  那青年几步来到了张百忍的身前,伸手欲要抓张百忍。

  可这时,水嫣然掐动手诀,一团火焰出现,打向了青年。

  “想要伤害百忍哥哥,先过了我这一关!”水嫣然将张百忍护在身后。

  只不过这架势有些不雅。

  堂堂的七尺男儿,却被一个一米五的小萝莉护在身后。

  “小丫头,没想到还是一个修士,可是我已经是炼气化神巅峰了,你不是我的对手。”青年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只见,青年的右手缓缓伸出,一道光芒出现在他的手中,最后光芒消散,却是一柄宝剑。

  “上品法器,看来苏家对这个青年很重视,也难怪,如此年轻便已经炼气化神巅峰了。”

  袁天罡喃喃自语了一声,不过他却忽视了水嫣然这个妖孽,十二岁便已经炼气化神了。

  “终于找到了,嘿嘿.....”

  伴随着一阵贱笑,福伯走到了张百忍的身前,手中却是拿着两个麻袋。

  “福伯,你知不知道,方才我很危险。”张百忍瞪了福伯一眼。

  “没事,没事,我这就给公子报仇。”

  说罢,福伯看向那些躺在地上的护院,说道:“都别装了,赶紧起来,把这一老一壮装进麻袋里,给我狠狠打,呃.....往冒烟....不,往死里打。”

  福伯话一出,原本哀嚎的那些护院们,都是站了起来,护院队长结果福伯的麻袋,然后便是向那青年走去。

  青年冷笑,凡人的麻袋,对他能够起什么作用?

  可下一刻,他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

  不能动了。

  没错,这一刻,青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体内的法力也无法运转。

  护卫队长,拿起麻袋便是将青年套住,一脚踹了过去,直接放到了青年。

  “你们五个给我打这个,你们四个跟我来。”

  护卫队长神气的说道。

  然后走向了苏士人,自语的说道:“还是福伯想的周到,知道公子害怕血腥,用麻袋装起来打,就看不到血了。”

  张百忍听着这话,脸色不由的黑了起来,瞪向了福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