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逆世虚无 > 第二十三章 鬼使神差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鬼使神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迎着北辰的目光望去,但见一个娇小玲珑的倩影沐浴在银月轻辉之中。
少女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一袭华美精致的紫色纱裙将那凹凸有致的娇躯包裹,一头妖异的紫色秀发披散肩头,犹如紫色瀑布一般顺滑,随着徐徐微风飘荡摇曳。
玲珑少女宛若琼瑶仙宫之中的广寒仙子,又好似清纯甜美的人间精灵,美得令人心颤。
少女此时坐在庭院的石凳之上,晶莹如玉的柔夷拖着精致的脸颊,静静地望着斜挂在遥远天际的银月与稀疏的繁星。
只是那如画的眉目间,隐约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淡淡愁绪,两只眼睛里闪烁着忧郁之色,更显得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北辰哥哥,你说过,望着夜空之中最亮的那颗星星,然后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那么心中所思念的人,便会立即出现在她的面前……
可是晓晓每天夜里,都望着那颗最亮的星星,默念着北辰哥哥的名字,可是北辰哥哥怎么还不出现在晓晓的面前……”
少女遥望夜空,轻声低语,晶莹的泪花止不住地从眼眶之中溢出。
听着少女的低声呢喃,庭院之中,一处夜幕笼罩的地方,北辰胸膛急速起伏,伸手擦了擦不由得渗出的晶莹。
“笨蛋,这就是你的小情人?你到底对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她对你日思夜想、念念不忘的……”灵泠纯美的声音突然从脑海之中响起。
“你在乾坤珠内不是全都看见了吗,还需要问我。”北辰缓缓说道。
“人家那几年陷入了沉睡,什么都没看见,你快说说,人家可是非常好奇呢!”灵泠星眸闪烁,急切的催促道。
“……”北辰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原来灵泠也喜欢八卦,女人呐……
“其实晓晓一直都知道这是假的,这是北辰哥哥用来逗晓晓开心的,只是晓晓真的……真的很想再见到北辰哥哥。
晓晓从小便没有母亲,父亲也因为要忙于管理慕容家,没有太多时间陪晓晓。小时候,晓晓长得又矮又黑又丑,还有一头紫色的才发,没人愿意和我一起玩儿,大家都骂我是妖怪,还总是欺负我。
可自从遇见北辰哥哥之后,一切都变了。北辰哥哥不嫌弃晓晓长得丑,愿意和晓晓一起玩儿,晓晓伤心的时候便讲故事哄晓晓开心,别人欺负晓晓的时候,便对那些欺负我的人大打出手,无论对面有多少人,北辰哥哥都会挡在晓晓面前,就算伤痕累累,也不让晓晓受一丁点的伤害……
所以那个时候晓晓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嫁给北辰哥哥,当北辰哥哥的新娘。北辰哥哥,你明明也答应过要娶晓晓的,可是,可是……呜呜……”
少女说着说着,终于压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娇躯轻颤,掩面而泣,呜咽声久久回荡在幽静的庭院之中……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能俘获那丫头的芳心,这样的话,那颗紫色丹田……”灵泠望着那埋头哭泣的少女,在心里缓缓说道,月眉轻挑,如星钻般的眸子闪动着意味深长神光。
听着少女的话,北辰也陷入回忆之中,他穿越到灵武大陆之后,经过一番摸爬滚打,流落到了青云城,同时也遇见了慕容义。慕容义也许是看他可怜,便将他带回了慕容家,他也因此认识了慕容晓晓。
也许是慕容晓晓的经历与自己有些相似,他便将慕容晓晓当做妹妹来照顾,他还记得当时,慕容晓晓整天如同一块牛皮糖一般粘在自己身上,他走到哪里,她也就跟到哪里,想甩都甩不掉,一时半刻见不到他就会哇哇大哭。
可是谁能想到,以前那个被人叫做丑小鸭的丫头,现在出落的亭亭玉立,倾国倾城。
为了防止被赵家的人发现,北辰用李天毅留下的变脸面具,变化了样子,进入的青云城。意念一动,那张平淡无奇的脸,骤然一变,一张丰神俊朗的刚毅面庞出现,北辰将面貌恢复成了本来的样子。
“丫头,别哭了,再哭的话,就从小美女哭成小花猫了。”北辰渡着步子缓缓来到慕容晓晓的身后,出声安慰。
北辰的声音,传入慕容晓晓的耳朵里,如同平地惊雷一般炸响,让她的娇俏猛的一颤,决堤的泪水也骤然停止涌出。
她急忙起身,转过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她日思夜想的熟悉面孔。
慕容晓晓看着北辰的时候,北辰也看到了慕容晓晓。她依旧那般亭亭玉立,眉目如画,但是原本的红润的玉颜却略显憔悴,秀眸流转间,更显得楚楚动人,令人怜惜。
这段时间,她一个人顶着被人逼婚的压力,承受着父亲中毒濒死与爱人逝去的伤痛,看着她憔悴娇弱的样子,北辰心中宛若被无数根针扎了一般,疼痛难忍。
“北辰哥哥,是……是你么?”慕容晓晓樱唇轻启,略微红肿的眸子之中闪动着难以置信。
“嘿嘿……当然是我了,傻丫头连我都不认识了嘛。”北辰缓缓走到慕容晓晓面前,伸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晶莹,温柔的说道。
“北辰哥哥……真的是你……呜呜……”
感受到脸颊传来的温暖,慕容晓晓刚刚止住的泪水,再次宛如洪水决堤一般的涌出,蓦然伸出双手紧紧地抱着北辰,一点都不敢放松,她害怕自己稍稍一松手,他便会消失。
北辰也伸手揽住怀里浑身颤抖哭泣的佳人,一男一女,在朦胧月色的银辉之中,久久相拥……
良久之后,二人分开,慕容晓晓看着北辰胸前那一滩水渍,玉颜之上泛起一抹醉人的羞红。
“北辰哥哥,晓晓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二人坐在石凳之上,慕容晓晓轻轻倚靠在北辰温暖的臂弯之中,望着远方天际的明月,雪颜之上有幸福、喜悦,当然也有担忧。
“晓晓,对不起……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仅没能陪在你的身旁,为你遮风挡雨,反而增加了你心里的痛苦伤悲。”北辰歉意满满的对着怀中佳人说道。
“晓晓不需要道歉,现在能再次依偎在北辰哥哥怀里看星星,晓晓心中不知道有多高兴呢!”慕容晓晓轻摇螓首,雪颜带着最真挚的笑容,温柔的看着北辰道。
随着慕容晓晓侧首,粉雕玉琢的嫩颜与北辰的脸近在咫尺,眼眸之中,清晰的印着少女的娇嫩与柔弱,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爱怜呵护的欲望。
鬼使神差的,北辰忽然向前,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之上轻轻一吻。
“啊!”
慕容晓晓一声惊叫,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般,将脑袋埋入北辰的胸膛,一抹红霞从雪颜快速蔓延至脖颈:“北辰哥哥,你……你……你又偷亲我!”
“嘿嘿……我哪里是偷亲,我分明是光明正大的亲的,而且我亲的是我的小妻子,难道都不可以嘛?”北辰嘿嘿一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谁是你的小妻子啊,晓晓才不是呢。”慕容晓晓依旧趴在北辰的胸膛,略带娇羞的低语道。
“哦?可是刚才我听见某人一边哭,一边说,这辈子一定要嫁给北辰哥哥,当北辰哥哥的新娘……难道是我听错了?”北辰装作一脸伤心的说道。
“北辰哥哥……你……你……你坏死了,晓晓不要理你了!哼……”慕容晓晓一张脸儿涨得越来越红,娇哼道。
两人嬉闹了一会儿之后,北辰询问道:“晓晓,听说慕容叔叔中了寒毒,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一想到父亲的情况,慕容晓晓喜悦的脸儿顿时垮了下来,秀眸之中也泛起一抹难以掩饰的黯然,十分担忧的说道:“爹爹的寒毒已经被压制下来了,不过不能使用力量,一但使用力量,寒毒便会加速爆发,以最好的打算来看,爹爹的还能活一年左右。”
“情况有些严重啊!”北辰眉头轻蹙,喃喃低语道。
慕容晓晓沉默的半晌之后,低着脸儿缓缓出声:“北辰哥哥对不起,晓晓答应了赵家的提亲,我……”
“晓晓,不用再说了,整件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是为了获得那皇极烈焰草,来挽救慕容叔叔的性命,我又怎么可能会怪你呢……放心吧,你是我的小妻子,除了我,谁都不能嫁……至于慕容叔叔那边,你就不担心了,全部交给我吧,我一定能解除慕容叔叔所中的毒。”
北辰将慕容晓晓揽入怀中,温柔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真的吗?”慕容晓晓明眸闪烁,认真的问道。
“嘿嘿……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晓晓。”北辰嘿嘿一笑道。
“哼……北辰哥哥经常骗晓晓,晓晓望着夜空之中最亮的那颗星星,默念了那么多次北辰哥哥的名字,直到今天北辰哥哥才出现在晓晓面前……”慕容晓晓娇哼道。
汗!
“这……这……”北辰有些尴尬,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过呢,晓晓相信北辰哥哥,一定会有办法的,因为北辰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比父亲还要厉害!”慕容晓晓轻轻依偎在北辰的肩头,温柔的说道。
北辰摸了摸鼻子,老脸有些发红。
两人在庭院之中温存了一会儿,北辰便让慕容晓晓带着北辰前往慕容义的房间,他想尽快了解慕容义中毒的情况,然后救治好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