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妙小店 > 第三章 老房子

我的书架

第三章 老房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终于收拾干净了。”苏均宇终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个“垃圾场”给清理光了。可清理完了这个地方就越显空荡,墙上的裂痕就越发明显。

  “系统,就不能来个新手大礼包什么的,给我把这个家,重新修一下吗?”苏均宇问道,毕竟这个系统太垃圾了,啥都干不成。

  然后,它真的啥都干不成:“额,这个......”

  “算了,不指望你了。”苏均宇算是知道了:这东西还是要自食其力。可他还是忍不住翻白眼,这是对这个辣鸡系统的鄙视。

  “这个......这个,还不是为了救你!”系统感觉很委屈,完全就是一种“宝宝很委屈,但宝宝不说”的感觉。

  “行了,知道你最厉害,都能救我了。”苏均宇安慰,毕竟,跟系统搞好关系不会吃亏,但他还是很不甘心:

  “真的没有大礼包吗?”声音里是满满的渴求,但就是得不到。

  一阵沉静之后——静到,苏均宇几乎听到乌鸦在叫。

  然后就有一种玻璃碎掉的声音“咔嚓”,随即系统发来了提示:

  新手大礼包已发放,请宿主注意查收。

  “多谢,我就知道系统你最牛逼了。”苏均宇当场表演川剧变脸,系统表示:果然有钱才是爸爸。可还是好不爽哦,就像“贱人”得利一般。

  “贱人”苏均宇兴高采烈的点开了大礼包,立马笑容塌了下来,满脸黑线问道:

“这是什么?”

  他手上捏着一个,病恹恹,一看就是被太阳晒太久的杂草,这能有什么用?!

  “被看它长得难看,他可是传说中的幸运草哦。

  系统回答,声音里全都是“你赚了”的感觉。

  “额,这个......”苏均宇看着这东西,直到跳出了面板:

  名称:幸运草

  分类:奇物

  等级:LV1

  作用:使用后,你在做某件事时,会随机出现幸运+1效果

  ......

  看着系统面板,苏均宇总算勉强相信这东西是幸运草了:“怎么用?”

  “放鼻子前,问一下。”系统迅速回答,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嗯?”苏均宇有些迟疑,但还是照做了,然后......“咳咳咳......”

  这味道你绝对想象不出来:就像发霉的臭鸡蛋。我的妈,吸一口,半条命都没了,绝对酸爽。

  “噗嗤。”不知道为什么。苏均宇好像听到系统在笑,等他仔细去听的时候,声音又没了。他也没那么多想法,这幸运草绝对回味无穷。

  系统,确实在笑:叫这个“贱人”翻脸无情,这回脸都成苦瓜了。

  “咚咚,咚咚。”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苏均宇强忍着不适,起身去开门。

  门一打开,就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微胖男子,站在门口。苏均宇疑惑:这谁啊,我也不认识啊。

  但让人家站门口也不太好,他先请人进来:“您请进。”

  “多谢。”男子很有礼貌,进来后就说到:“我是天龙公司的黄实,我们公司主要业务是房地产。”

  “所以......”苏均宇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

  “我们公司拿到了这片老社区的开发权,除了您,其他居民都已经同意拆迁。”

  拆迁!苏均宇眼前一黑,心脏止不住的跳,对系统一字一句的说:“这!就!是!你!说!的!幸!运!”

  “额,这个......”现在系统也很慌:刚刚用了幸运草,现在就来了史上最大厄运,这真的,砸口碑。

  苏均宇现在很不舒服,他在这里和母亲度过了最后的时光,他非常不想离开这,可现在......

  黄实看到苏均宇低头不言,不由劝道:“苏先生,不用舍不得,我们有一笔数量非常可观的金额会到你们手上,所以......”

  这个场景怎么这么眼熟,想起来了:一年前,也有人这样找过他们家,也是要拆迁,说是做什么娱乐区,后因公司资金短缺,就没动。

  于是,就想卖出去,可惜没人买,血亏,又不好处理,就搁置到现在。

  当时,他要上学,母亲就同意了拆迁,苏均宇在母亲没有生病前,愿望就是存钱,把那里的老房子买回来。

  天龙,就是这家公司。苏均宇这回全都想起来了:这家公司怎么这么爱拆迁?不过这跟苏均宇没关系,他的目的是......

  “我不要拆迁补偿,我想要南山路上的一栋房子。”苏均宇抬起头说道。

  可黄实明显是犹豫的。苏均宇眯眼,直接双手合十,立定下跪,脸都不要了:“拜托了。”

  但是没跪下,被黄实一下拉着了。黄实眼中神色复杂,掏出了手机:“我帮你问一下吧。”说完,拨了一个电话,聊了起来。

  苏均宇双手攥紧,祈祷着:一定要行啊。

  就在此时,他脑海中闪过一则提示:

  幸运+1发动!

  就看到过了一会,黄实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对他说:“恭喜你啊,我们公司确实没有时间处理那里,可以给你一栋。”

  苏均宇先是惊喜,然后就是......爆喜。他拿回了他和母亲的老房子。

  “幸运草,我简直爱死你了。”苏均宇现在一点不觉得幸运草臭了,谁说它臭,他就跟那个人拼命!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太美妙了。

  “系统,谢谢你。”苏均宇真心的说。

  系统先是一愣:它本来是恶搞,想整整苏均宇,可看到这家伙开心的样子,倒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还是故作高冷:

  “知道本系统的厉害了吧,以后要对本系统好点,比如说不能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不能威胁系统,不能......”

  开始,苏均宇还有耐心听着,到了第,不知道多少条时,他脸上的表情终于塌了:“看来你对我有挺多意见啊。呵呵......”

  是你飘了,还是我提不动刀了?

  这声音就像石上磨刀一般,等到磨好了,就等宰这头猪了。系统在线卑微,表示我错了,我去自闭了,手动再见。

  立马隐身,苏均宇的表情也回复了正常:这家伙一天不教训,就上房揭瓦,就是欠!

  但他脸上继续说:“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签合同。”

  黄实看着苏均宇脸上表情不断变化,然后回归正常,心想道:这家伙不是精神分裂吧。但还是回答:“随时可以。”

  两天后......

  在南山路一个,一个长得挺清秀的青年,拖着个行李箱,在一个许久未动过的门前停留,凝视。

  打开了门,一切都是走的时候的模样。苏均宇拿出一张照片。里面是个眼睛很美的妇女,抱着个孩子,笑得很灿烂。

  苏均宇对着相片说道:

  “妈,我们,回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