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妙小店 > 第二十九章 有新人了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有新人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去。”苏均宇在精神力扫描下,看着池仲昉,瞪圆了眼睛,感叹道:

  “妈耶。这灵气亲和度,爆表了吧。”

  池仲昉看着苏均宇像是看着一个大肥肉一样看着他,吞了一口唾沫,面颊流着汗,颤颤巍巍道:

  “你,你想干什么?”

  “呵呵,不用担心,我又不会吃了你!”苏均宇把首搭在池仲昉的肩膀上,后者熊躯一震:他能感到一双手在他的背上滑来滑去,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家伙难道......他想到这里,面露哀伤,就像一只垂死挣扎的猎物。

  当然......不是他想的这样啦。是近一年只是在测试池仲昉对灵气的包容度。

  双手不停地游走着,不停地引导着灵气向池仲昉是体内流去——

  灵气的亲和度和包容度是两码事,先天就能感知到灵气,亲和度就很高,而像池仲昉这种直接看到灵气的,就高到了不像话。

  但是,他的身体毕竟没有接触过灵气,不能确定这家伙能不能承受住这股能量进入身体。

  就像器官移植,会出现排异性,灵气作为一种异物,也会让身体出现排异性。

  当初,苏均宇吸灵气的时候,那感觉,差点就爽上天了,还好有系统,不然......

  曾经的丑事就不提了,苏均宇灌入着灵气,留着一个心眼,观察着池仲昉的反应:

  好像没啥问题,就是......这反应,也太......

  “嗯~”池仲昉口里发出了不明叫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咳咳,言归正传,苏均宇刚开始注入灵气的时候,他确实有些不太舒服。

  就像一个吃饱了,但浑身都感觉涨,但后来,一股子暖意从骨髓的深处升起,整个人感觉泡在温泉里,暖洋洋的,特舒服。

  紧接着,就是痒,像是那种长着长指甲的手细细地抠着,然后......

  这货就开始无病呻咛,苏均宇看他叫得这么欢,就想到:

  看来这家伙包容度,也挺高的啊,要不,再大一些。

  他想着,灵气输送幅度就更大了,池仲昉只感觉温泉的温度高了一些,痒得更厉害一些,叫得更欢了。

  苏均宇看他还没到极限,就在加大力度,后者加大音量,苏均宇再加量,池仲昉在加音量......

  “喵!”米卡本来睡得挺像的,一下子就被这两个傻子吵醒了,看着玩的不亦乐乎的苏均宇,眼睛一翻,出去了。

  玩的确实挺嗨,但苏均宇玩嗨了,就没轻没重,一不小心力度过了。

  就看见池仲昉突然不叫了,像一只煮熟的小龙虾,浑身通红,还散发着热气,香辣入......咳咳,然后昏了过去。

  “额~”苏均宇看着昏迷的人,暗暗地收回灵气,给池仲昉搭上了一块毯子,锁好了仓库的门,就走了。

  话说,这家伙真不会为别人着想:

  “什么,这家伙还绑了一个人?!”季尧听到报告,都快气炸了:诚心给他找事了,是吧。

  “稍安勿躁。”无明坐在这喝着茶,不紧不慢地说道。

  ......

  又是新的一天,苏均宇今天还没起床,就听到后院一阵响声。

  “咚咚咚......”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撞门,啥啊?苏均宇一脸懵,看到米卡无语的指着仓库的方向,才恍然大悟:

  他还关了个人!

  米卡不提醒,他都忘记了,连忙跑到仓库里看看人还是不是活的,苏均宇粗略一扫,点点头:

  不错,还有力气撞墙,应该死不了。

  在里面的池仲昉才想哭:就出来买个东西,还被绑架了,要不要这么衰。

  醒来,看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应该是杂物间,身上盖着条毯子,想都没多想,就敲门。

  苏均宇:也不怕撕票。

  吐槽归吐槽,苏均宇还是打开了门,走了进去,池仲昉在没人来以前,砸的特别用力,有人来了,就使劲往后退:

  他记得很清楚:就是这家伙绑了他,而且这家伙好像会邪术,他什么都不知道,就晕了。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苏均宇赶来,衣衫不整的,但都是男人也没什么好在意的,脚踏着椅子,就说:

  “一,加入我们。”

  “二......反正如果你选二了,就不用知道了。”

  池仲昉能感觉到苏均宇的话里充满着满满的恶意:如果他选二了,会被灭口。

  “我选一!”他连忙说道:做了坏蛋,也不要紧,还可以改邪归正,但如果没命了......

  想到这他就不自觉的留下眼泪,苏均宇看得很奇怪:

  我们又不是做什么烧杀抢掠的事,用得着这么大义凛然吗?

  感觉池仲昉好像有什么理解障碍,苏均宇还是解释了一遍他们要做的事,就看到池仲昉愣在那一动不动。

  其实,他很想挽留他的,但看这样子。苏均宇摇摇头,准备叫米卡了:池仲昉虽然天赋很好,但他不会强人所难的。

  “我同意了!”就在苏均宇准备执行记忆消除的时候,池仲昉突然答应了,苏均宇点点头,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没说什么。

  我好激动啊。池仲昉天天在网上看些救世主啊,什么异能啊,乱七八糟的,骨头深处就是一个中二少年,也在他眼里,苏均宇邀请就是:

  正义的召唤,他现在他别激动。

  “咚咚。”有人在敲门,苏均宇一听就知道是卢奶奶来了,就去开门。

  果不其然,卢奶奶还是精神头特别足,见面就说:

  “早上好啊。”

  “您才是真的好,哈~啊”打了哈欠,苏均宇明显没睡好,一脸的慵懒,一看就知道才从床上爬起来,衣服还是乱糟糟的。

  紧接着,池仲昉就走出来了:作为一个新人,他要熟悉熟悉。只不过,一晚上躺在椅子上勒得脖子上都是红痕,睡觉的时候还不老实这时衣服也卷着的。

  两个人都是衣服精力不足的样子,昨天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卢奶奶又不禁想起一些奇怪的东西,就手搓折,小心翼翼地问道:

  “小宇啊,你有喜欢的人吗?”

  “啊,您老别和我开玩笑了,我还是个单身汉呢。”苏均宇不知道卢奶奶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就大大咧咧地回答。

  什么?!外面带来的!卢奶奶大惊,面上不动声色,说道:

  “小宇啊,不要攒了一些钱,就去乱花。”

  “啊?”苏均宇头上有许多问号:他这会是真懵了。

  卢奶奶看着他想说又怕太露骨,伤了苏均宇的自尊,一副纠结的样子,最后就来一句:

  “那起码也要节制啊!”

  听听昨晚的声音,看看今天的状态,她一个人老太婆都感到羞啊,可苏均宇一副不开窍的样子,她无奈地摇摇头,走去厨房。

  看到池仲昉是时候,摇的都成拨浪鼓了:

  性别先不说,这孩子......看上哪一点了?是她跟不上年轻人的思想呢?

  卢奶奶走进厨房,脑子里还在感叹,一边收拾,还一边叹气。

  把苏均宇看得莫名其妙,看着池仲昉后者也是懵逼的状态,只能感叹:

  这世界怎么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