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妙小店 > 第三十四章 双杀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双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怎么呢?

  戚梦夏看着自己停不下来的手,不停地质问着自己,她现在处于一种极大的内心纠结中:

  一种是:快停下来,你的形象已经快没了,这太丢脸了!

  另一种是:沉沦吧!这细腻的触感,如此美妙,再说,反正已经上手了,停什么停啊,遵从本心吧!

  “唉。”回来之后,看见双手不能自理的戚梦夏,摇摇头:

  想当初,他看见这东西的时候,还好奇这是什么?真是好奇害死猫,手一碰上去,就像粘在上面了,扯都扯不下来,足足撸了一夜。

  第二天,双手近乎断裂,一个字“虚”啊。

  现在,看到一个美女,双手不停地......那啥,着实有点辣眼睛,偷偷转过头,对苏均宇说道:

  “老板,这样不会显得很缺德吗?”

  “额,这个......”好像是有点缺德啊,呵呵,苏均宇看着陷入沉沦之中的戚梦夏,正在思考:

  撸撸草,要不还是取消这个商品吧,可是,拿什么代替呢?

  想到这里,苏均宇又陷入沉思,直到某人来了:

  “我的天啊,梦夏姐,你在干吗?”

  “我也想知道,我在干吗?!”声音几乎破线,说完之后,双手猛地往桌子上一撑,“轰”的一声,整张桌子哗啦作响。

  这个......苏均宇突然发现一件事:长得好看的女人,都是不能只看外表的,小的如许旻,大的如戚梦夏,真是人不可貌相。

  看到戚梦夏的双臂无力地摆动着,知道这个人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苏均宇走过去,就要拿走撸撸草。

  可戚梦夏一手夺走,继续上下动着,眼神锐利地盯着苏均宇:

  “干吗?”

  “再撸下去,你手就要脱臼了。”苏均宇无奈地说着:这东西效果也太强大了,真是谁都抗拒不了的魅力啊。

  “不行。”戚梦夏一口回绝,其实她自己也很不理解:明明我已经很累了,为什么还是放不下这盆草?

  好吧,暂时想不清楚,但她还是坚定道:

  “我可以付钱。”

  “这个,我们店里不能把客人的健康漠视掉。”苏均宇还是坚定地说着。

  “两倍。”在商场打拼多年的女强人戚梦夏觉得对商人而言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有的话,就再加一倍。

  你为什么这么诱人呢?苏均宇好大一会儿,才出言道:

  “还是......”

  “三倍。”戚梦夏全力冲刺着,没等苏均宇把话说完,就出口打断。

  哦,这该死的心动。苏均宇依旧面无表情的回道:

  “好~”

  米卡:......呵呵,果然如此。

  看到表面冷静,其实内心早就小鹿乱撞的苏均宇,池仲昉只想捂脸:为什么就撞上了这么一个老板,唉~

  ......

  “额,我不行了。”戚梦夏一脸虚脱的瘫在椅子上,双臂终于无力地垂下,看来是后遗症犯了。

  “苏均宇,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荣欣雅看着马上就要魂归九霄的戚梦夏,看着苏均宇咬牙切齿。

  “额,这个真不怪我。”苏均宇双手一摊,表示这件事和自己没有关系,转过头,催促着池仲昉快点把账算出来。

  “啊!”荣欣雅看着桌子上的万恶之源:撸撸草,她手一提,就丢到苏均宇面前。

  “唉,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呢?”苏均宇连忙放下账本,接住花盆后,质问面前的这个女人。

  “呵,你想怎么样?”荣欣雅扛着大山一般的......盯着苏均宇。

  “额。”苏均宇汗颜:他怎么尽是遇见一些奇葩女人,真是醉了,特别是面前这个,蛮不讲理。

  “滴滴。”这时,店外停下了一辆黑色轿车,苏均宇不知道什么牌子,只觉得:

  妈啊,好贵啊。

  “卧槽,我都把自己绕晕了,他怎么还跟得上来,变态。”荣欣雅看着车子脸色都变了,满口脏话就往外飚。

  额,好吧,一个美女满口脏话,确实有些辣眼睛,但是苏均宇更在意车里的是谁,荣欣雅看到这么大反应。

  ......

  下了车,金辉看到空无一人的街道,他皱起眉头,说道:

  “你真的看到荣欣雅往这里跑了?”

  “少爷,我,您还不相信吗?错不了。”司机下了车,站在金辉身后,突然看到前面有一间店。

  “少爷,那里有一家店。”他指到。

  “我看的到。”说完,金辉就向那边走去。

  走进店里,他才对这件其貌不扬的小店有了一点惊叹:

  看着外面灰扑扑的,没想到里面的装修还不错,看着挺舒心的。

  对于,这件事苏均宇的解释是这样的:

  当时,系统只装修了里面,外面要自己花钱,他就果断维持着原样了。

  当以后知道,因为这个,好多客人都被劝退之后,这家伙整整闹了三天三夜——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现在,金辉进去以后,看到瘫在椅子上戚梦夏,他皱起眉头,看着有意无意挡在他和戚梦夏之间的荣欣雅,说道:

  “小荣啊,你是怎么照顾梦夏的?怎么会让她变成这样了?”

  声音极其温柔,却带着不善,活活的一只笑面虎。

  在商场打拼多年,金辉身上带有一种圆润的感觉,即便感到攻击意味,也不好反击,俗话说得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呵呵,梦夏,你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荣欣雅默默吐槽,脸上因为没有丰富的假笑经验,微笑有些绷不住:

  “呵呵,不劳小金董费心,我们梦夏姐还是有权利安排自己的休息时间的,对吧。”荣欣雅回答道,矛头一转:

  “倒是小金董,为什么会在这啊,未免太巧了吧。”

  这点话根本不痛不痒,金辉照样微笑地换个角度看着戚梦夏,可惜一下子又被荣欣雅补位了,就看着荣欣雅对着苏均宇说着:

  “小宇啊,你知道吗,最近有很多坏人,总是盯着好看的女孩子,先甜言蜜语,等追到手了,在另寻新欢,这种就是渣男,一定要小心,啊!”

  小宇。苏均宇嘴角不自主地抽搐:谁比你小,还有为什么要用一种老母亲的话语对他讲这些?!

  “呵,我......”身经百战的金辉怎么会把荣欣雅放在眼里,就又要说话,但这次荣欣雅又扯到一边去了:

  “这家店的商品特别有特色,小金董要不要试试。”

  “好啊。”金辉来了兴趣:

  我倒要看你玩出什么花样来。

  就看到荣欣雅走到苏均宇面前,伸手,意思很明显:

  把草给我。

  有必要吗?苏均宇看着金辉有些可怜这大兄弟,可惜最后还是没守住,让荣欣雅拿走了。

  于是,荣欣雅拿着撸撸草笑眯眯地走向金辉:

  既然说不过你,就让你没力气说话!

  真是最毒妇人心啊。苏均宇实名感叹。

  至于,睡得正香的米卡,翻个身,瞄了一眼,摇摇头,又睡了:

  duoble kil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