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打排球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iregrettotellyouthatthematerialsyouwantedare_____

asoldoutbsoldoffcsoldupdsoldwell

那么,请这道题错的人才告诉我,这道题究竟应该选什么?”

站在讲台上的英语老师语气不善,她狠狠一撩自己垂到胸前的长发,如鹰的眼神狠狠扫过台下众人,目光所及之处,考的不好的人纷纷低头,唯有成绩好的优等生才有勇气挺直腰板。

小鸟游千代当然是后者。

英语是她最得意的科目之一,英语老师特别喜欢她,在比起开学测验成绩后几乎算的上全班滑铁卢的第一次月考中,她仍然考的很不错,好像是b班唯一一个考在年级前十的。

这张卷子是很难,但至少这道题,小鸟游可一点不觉得难,如果她是英语老师,恐怕看到学生错了也会气到要死……

她这样想着,转动那偏棕色的眼眸,凝在底下那几道难度大得多的选择,略有些不耐烦地用笔盖轻轻点了点桌面。

乌野高中的老师都很好,无论什么题,只要有人错了,就会仔仔细细讲透,这也导致一张卷子经常要从周一讲到周三周四,她抬眸看了一眼挂在黑板上方的时钟,意识到这节课只剩下五分钟。

那看来得等到明天才能解惑了。

小鸟游呼出一口气,正打算松懈下来小小眯五分钟,却听见讲台上的英语老师怒气冲冲地一拍桌子,怒道:“影山飞雄!你还睡!你考三十分了!你还敢睡1

“站起来!告诉我这道题,你选的什么?”

从英语老师口中听到影山的名字时,小鸟游身体里仅有的那一点疲惫困意便被打散了,她回头,看见睡眼惺忪,现在还有些迷蒙的黑发少年起身,看见他身边的男生小声提醒他这是第几题。

果然……又睡觉了,一直这样睡的话,考三十分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吧?

虽然小鸟游千代和影山飞雄在上一节体育课上有了那一点点的交际,但在其他时间里,他们俩是没机会说上一句话的。

教师后排坐的基本都是男生,小鸟游千代并不喜欢迎着那么多男生的视线去和一个,大概率对她爱答不理的男生搭话,即便这个人是影山飞雄,她喜欢的男孩子。

而且,她也不太愿意让全班都以为她单恋他,喜欢这种事,还是不要大肆传扬的好吧?

尽管是怀着这样隐秘的思想,但在此时,在全班人都将目光投向他的现在,小鸟游自然可以放纵自己,将视线凝在那个略有些窘迫,但依旧冷着一张脸的男生身上。

有日光穿过窗外的一点树枝洒在他的侧身与桌面上,投下点点星星光斑光线,小鸟游描摹他很白的脸颊侧边,很高挺的鼻梁与漆黑眼瞳上扇般的睫毛,听见他说:“d”

小鸟游千代不禁替他松了口气。

还好,d是最能让人接受的选项了。

果然,英语老师脸上的表情也稍微,稍微柔和了一点点,她追问:“你为什么选d?把这句话翻译一遍。”

这对一般高中生来说很简单的题,在此刻却似乎有一点为难他,但他只是皱了一下眉头,把摊在桌上的卷子拿起来,此刻小鸟游可以看见他指节分明的手指微微用力捏住试卷下摆的样子。

“我,”他顿了一下,似乎不太希望自己支支吾吾地回答问题,于是他停顿下来,这停顿对一个站起来回答问题的学生来说有点长,但英语老师没为难他,只是等他再开口。

影山呼出一口气,再次开口:“我很高兴地告诉你,你想要的材料卖的很好。”

这一次他回答的很顺,但答案却让在座大部分人都皱起眉,完全不懂为什么会翻译成这样,唯有小鸟游千代一下子懂得症结在何处,忍不住偏移下目光,在无人在乎她如何的当下侧过脸,露出一个了然的,忍不住的笑容来。

可当她再次抬眸的时候,却竟然不偏不倚撞上了原不该朝她看来,从开学到现在,从周五那节体育课到现在也从未在教室里多看她一眼的影山飞雄的目光。

他皱了皱眉,似乎误以为她在嘲笑他,当然了,在这种时候莫名笑起来,是个人都会这么想的吧?

正当小鸟游无措时,他却已经像是只是随意一瞥似的收回了目光,而台上的英语老师也开口了:“这句话里哪个词是开心?”

影山飞雄回答地信誓旦旦:“regret”

这一次,大多数同学都笑起来了,而在教室里洋溢着快活空气的现在,小鸟游却一点想笑的欲=望都没有。

同样的,讲台上的老师也是如此。

她似乎被气到了,又似乎完全没办法了,正当她想说些什么时,下课铃响起,班内一下躁动起来,她只能叹口气,将视线瞟向这个班级中她最中意的学生。

“我记得你们今天下午最后一节是自习是不是?”她顿了顿,得到最前排学生的肯定后才又开口,“这节自习课,影山,你和小鸟游找个空教室,让她一对一辅导你认这张卷子上所有有点难度的单词,明天我要抽查,如果你有一个不会,这个月你都不要去参加你的社团活动。”

原本站在座位上的影山飞雄还面无表情,直到提到他的社团活动,他才面色大变,探身想要辩驳什么,但英语老师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拿起教案,说了声下课,转身就离开了教室。

一锤定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他皱着眉,周围男生都三三两两站起来打算离开教室,视线却忍不住往他和小鸟游千代身上瞟。

小鸟游千代虽然高兴,却不想让别人看出来,当然,也不打算让自己站在这里任由班里同学聊八卦,她转过身将桌上的英语书收下去,换上下节课的历史书,正当她打算站起身出去时,她却兀地被突如其来的阴影笼罩住了。

她一惊,抬眸,正对上那双漆黑的,冷淡的,却并不敌视,也无恶感的黑色眼瞳,男生似乎已经忘了,或者根本没把刚刚的那一眼放在心上,只将他充满错误的答题卡和原卷递到小鸟游面前。

小鸟游以为他是没听老师刚刚说的话,忍不住提醒道:“……影山,老师说的是,最后一节课。”

“我知道,”他语气很冷硬,似乎不想解释,又不得不解释,“但一节课我记不住那么多。”

好坦然……

小鸟游呼出一口气,提醒自己不要在他面前神游,转身从桌肚抽出那张记了不少笔记的第一张英语试卷递给他,道:“这上面是我记的笔记,有对难单词的翻译,你先看看,我待会儿把你卷子上的单词翻译一下,下节课给你。”

影山点了点头,接过她的卷子想走,却又顿住脚步,看向她:“你不要听课吗?”

“下节历史课讲卷子。”小鸟游回答,却见影山还是一副没明白的样子,不禁呼出一口气,她并不想炫耀,但是……

“我历史这次是满分。”

“哦。”他点了点头,没露出什么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历史考了40分的人听见满分人的反应,只轻轻应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而望着男生离开的背影,小鸟游千代不禁想,她这样会不会打击到他的自信心啊?他们男生应该都挺在乎这些的……要不然她下次别考那么高?但是,英语考三十分好像有点难度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