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打排球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有事要回京都那边一趟,如果有什么重要的考试,拜托你帮我留一下卷子。】

小鸟游千代一只手拿着吹风机吹着湿漉漉的头发,一只手拿着手机,视线快速扫过line上出现的,好友加茂百合子发给她的短讯。

她偏棕色的眼眸在浴室调暗的灯光下有些闪烁,她抿了抿嘴唇,没有犹豫地回复。

【当然可以。】

她们的好友加茂百合子是个从大家族里出来的小姐,不是铃木财团那种,而类似于大河剧里那种非常古风,甚至说得上封建的家族。

百合子说她自己很厌恶这种家庭风气,早早就脱离了父亲,选择和母亲一起住,但因为种种原因,她总隔一段时间就要去京都一趟,大约是去拿抚养费的。

具体更细致的事情小鸟游千代就不知道了,她不是会追根究底的性格,也不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最后看了一眼百合子发来的感谢之后,她便退回了line的初始界面。

小鸟游下意识扫了一遍联系人,当然,是找不到她想见到的人的,她叹了口气,下决心一定要在这周搞到影山的联系方式后,便把手机放到了洗手台上。

吹风机里的冷风把她的脑子吹得都昏昏沉沉,在感觉头发差不多半干后,小鸟游便没了继续下去的心情,拔了插头,把吹风机放回墙上的架子里,拿着手机转身回了卧室。

待到她她坐在床边上,有点想睡又不那么想睡,这才放纵自己简单刷了一下自己的好友动态,还特别关注了班里的几个男生,却发现这些人的动态里一点也没有影山的身影,她这才想起他似乎和班里的男生关系都不是特别熟稔。

找不到对方特别感情好的朋友,也没法知道他除了排球到底还喜欢什么……

真难搞埃

想到这,小鸟游千代便又想叹气了,可下一刻,她便下划到了很熟悉的一个头像。

黄濑凉太po出了他的模特行程表,小鸟游注意到,他两周之后要来宫城县拍杂志。

啊,从神奈川来宫城县,是不是太大费周章了?

小鸟游千代这样想着,也没把他放在心上,看了一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突然没再看下去的欲=望,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后,就躺到了床上。

当时钟上的时间停在九点半的时候,卧室里的灯正好熄灭了。

上午第一节课是英语,记性超好的英语老师果然没忘记她昨天下的命令,一上课就点影山飞雄起来对单词,出乎大部分人意料的是,他竟然全答出来了。

“坐下吧。”

在一片惊叹声中,英语老师略有一点点不甘心地挥了挥手,散了让他抄写单词的心,而后又看向坐在位置上没什么表情,似乎在认真听她讲话的的小鸟游千代。

“看来的确要好同学带带你啊,影山,能记得这么牢,下课要好好感谢小鸟游噢。”她顿了顿,又忍不住威胁道,“下次还考这么点分,我还要抽你单词。”

小鸟游千代捏着笔的手紧了紧,忍了一下要回头看对方表情的冲动,却没忍住,于是在这个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她、影山、英语老师身上的此刻很大方地回头,看向他。

好巧,他也在看她,那是一瞬间,她撞进了他深色的眼瞳,窗外有不太刺眼的阳光直冲进教室,打在他靠窗那边的脸颊,给他黑色的头发镀上一层浅棕色的光晕,但这光没法冲进他的眼睛。

于是影山飞雄的眼睛还是那样如墨漆黑。

小鸟游千代本只把这对视当作不经意的一眼,本想坦荡的收回视线,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掠过。

可是,下一刻,她居然看见影山,冲她点了点头。

在坐满人的班级里,隔着好几排,英语老师或许还站在讲台上注视着他们,但此刻小鸟游千代的眼中,除了影山飞雄以外的其他人都销声匿迹,只剩下那个面无表情,却一直注视着她的人。

嗡的一声,几乎来不及思考,就更快一步做出了行动。

小鸟游千代没有回应,猛地转过头,把视线从他身上收回,却感觉从脸颊到耳朵都有火在烧。

她抬手捂住半边脸颊,只觉得刚刚的那一幕不停在眼前回闪,可为了不让别人看出异样,她只能微微低下头,让长发遮住她的脸。

然而,再怎么长的头发,也没法遮住她扑通乱跳的心。

她垂眸,只觉得试卷上的铅字都在跳动,

“我看见了哦,你和影山对视了!你说他是不是也喜欢你,不然怎么会正好在看你?”

从教室到卫生间,再从卫生间回教室的路上,小鸟游千代已经把昨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和苏我美惠分享了——即便昨天网上她已经在line上简单的说了一遍了。

而现在,苏我美惠则抱着极其乐观的态度对她和影山的感情一锤定音:“你对他这么好,没道理他不喜欢你1

尽管心中为好友的话喜悦异常,但小鸟游还是不得不以最理智的态度击破这甜蜜的假想:“事实上,他就是因为英语老师提到了我,所以才看我的。”

“哎呀,不要这样——”苏我美惠要说的话堵在了喉咙口,小鸟游千代却也没因此追问,只因为她们二人都同时看见了站在班级后门口,拿着卷子的班主任,以及,他身边的影山飞雄。

几乎在看到他两的那一瞬,小鸟游的心中就拉起了警报,可这一切还是太晚了,班主任视线一扫,立刻落到了她身上,一向对她和颜悦色的脸此时严肃非常,他抬手一招,道:“小鸟游,你来。”

小鸟游叹了一口气,给好友一个不必担心的眼神,随后走向班主任。

而在跟在老师身后去往办公室的路上,小鸟游微微偏头打量影山,担心他为此自责,想告诉他如何应付老师,然而他还是那样面无表情,毫不惶恐,胸有成竹,看也不看她一眼。

……

小鸟游千代放弃了。

抱歉,是她低看影山飞雄君了。

而在他们两走进办公室,小鸟游千代非常识时务地,顺手把办公室门关上的那一刻,班主任就重重地把手上的四张卷子往桌上一扔,一双眼睛隔着眼镜扫过他两,道:“你们两给我解释,为什么卷子一模一样。”

果然如此。

小鸟游不知道该叹气还是生气,不知道是怪影山还是怪自己,早知道昨天她就该提醒一下他,最好对着他之前的作业参考一下,不要全抄……

但现在木已成舟,小鸟游千代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知道这种时候坦然只会招来更大的怒火,于是她选择沉默。

影山当然也不会说话。

于是,这时候的沉默就理所当然被理解为默认,当然,这两份卷子是互相抄的本就是事实,甚至不用问,就知道是谁抄谁的。

小鸟游千代抄影山飞雄的卷子,说出去谁会信?

“影山,你为什么要抄小鸟游的卷子?”老师的心毕竟是偏的,他索性不去管小鸟游,只把视线凝在影山的身上。

在问题明晃晃抛给自己的时候,影山飞雄就不会沉默了,他只顿了一下,就如实告知:“作业做不完了。”

但老师可不会轻易被他这样糊弄过去,他皱起眉,追问:“做不完了?作业很多吗?我看了你各科的试卷订正,也都抄的是小鸟游的,难道抄了这么多,剩下的作业也做不完了吗?”

说到这,老师已有些薄怒,而在此时,他才看向站在影山身边的女生,问道:“小鸟游,是你主动提出给他抄的吗?”

小鸟游颤了一下,她应该回是,但是她也知道,如果她承认了,那她在老师心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之后无论她考的多好,在一段时间里,班主任肯定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她了。

可是,如果她不承认,那么这件事就全是影山的错了,她不能这样,她——

然而班主任已不再给她犹豫的机会,看她不回答,就理所当然认为这是否认,转头又把矛头指向影山:

“我问你,化学卷子和数学卷子,是不是小鸟游误夹在月考卷里递给你,你看到了,就自作主张拿过去抄的?还是说你主动提出要抄作业,小鸟游没法拒绝,才给你的?”

听见班主任这样问他,小鸟游才感觉不妙,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这样说,无疑就是要把她完全撇出去,把罪过全归于影山身上了。

他成绩不好,上课还总是睡觉,早不得班主任喜欢,恐怕老师本就打算好好敲打他了,而敲打他的方法,小鸟游不必想就能猜到,无非是留堂,不让他上社团活动。

这样未免太过分了。

“不,是我——”“是她误夹给我的。”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但影山飞雄的更胜一筹。

小鸟游千代惊诧地偏过头看向他,但这一次,影山飞雄却没看她,只抬眸盯着班主任,没说任何辩解的话。

小鸟游知道他是想一个人扛,但她的自尊心,她的道德心决不允许她把这件事全部推给对方,她皱了皱眉,重申道:“老师,是我——”

但这一次,打断她的却是班主任。

“好了,小鸟游,善良要有限度。”他说,将偏心做到极致。

隔着眼镜,他的视线从他们两身上扫过,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在思考什么,小鸟游心中有点气,她是被偏袒的一方,却丝毫没感到喜悦,也不觉得高兴。

她皱着眉,而此时,影山却垂眸看了她一眼,冲她摇了摇头。

“念在你是初犯,而且认错态度良好,这次就算了,”班主任把他们两的动作尽收眼底,叹了口气,抬手推了一下眼镜,拿起桌上的四张试卷递给他两,“下次再犯,我可就找家长了。”

小鸟游伸手接过属于她的卷子,在这一刻,和影山伸出的手只有咫尺之隔,她的视线瞥过对方几乎写满,一点空,一点故意错的痕迹都没有的试卷,心中挫败,但面上却一点都不显露。

她低头小声说了句:“谢谢老师。”

而后转身,就和影山一起出了办公室的门。

明明并肩而行,但小鸟游千代却没有一点开口的欲望,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班主任明显偏爱她而把所有过错都往影山身上推,她不觉得开心,只替影山觉得委屈。

负罪感让她没法直视被愿望的影山,但心中的疑惑又逼着她不得不开口。

“影山君,”她顿了顿,忍不住问,“为什么你会全抄呢?”

按道理,这种卷子,只要有点常识的都只会抄自己应该会的,而故意写错自己不该会的吧?

“我本来只想写简单的,可我发现你做题的方法都很简单,”影山飞雄停顿了一下,偏头看向她,此刻,该死,小鸟游千代居然从他漆黑的眼里看到了一点委屈,“我以为这张卷子就很简单。”

……拜托,不要这样。

小鸟游千代叹了口气,突然失去了说话的欲-望。

这能怪影山吗?不,这只能怪她自己,谁叫她把解题步骤写简单的呢?

哎……

她呼出一口气,眼见着教室已经近在眼前,有意不让他们两同时进去,以防同学们瞎想,于是停下脚步,对上紧跟着她停住的影山的眼睛,道:“你先进去吧,影山君,我待会儿再进教室。”

影山飞雄盯了她一会儿,小鸟游看见他的嘴唇翕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什么也没说。

看着他毫不停留走进教室的背影,小鸟游千代心中惴惴不安。

他不会生气了吧?

会吗?好像也并没有理由不会吧?

英语课上的甜蜜被冲散,只剩下难言的酸涩。

中午排球社也是有训练的,在训练结束后,社员们习惯性走向食堂,这时候人已经没多少了,不需要排队,挺省时间的,就是没什么菜了。

而正因为这样,在看见窗口旁边竟然还有杯装奶茶剩下的西谷才会惊讶:“哎,居然还有奶茶1

“奶茶?”他身边的影山重复了一遍,带着一点疑问。

“对啊,学校里女孩子特别喜欢喝的饮料,不知道什么时候火起来的,这学期食堂里才跟风提供,但因为我们来的都太晚了,所以都只能看别人喝,现在终于有剩下的了,我要买给清水——哎,影山,你在干什么!1

把餐卡收回口袋的影山飞雄把最后一杯奶茶放到餐盘上,垂眸,用那双黑色的眼睛看向西谷,无辜,而又理直气壮。

“先到先得。”他说,他强调。

在下午第一节课上课之前,小鸟游才和苏我美惠结束八卦时间,一起回到教室,而一进教室,她就发现自己的桌上多了一杯奶茶。

小鸟游怕胖怕长痘,但又喜欢吃甜食,所以她给自己定了个规矩,一周只喝两杯奶茶/吃两块蛋糕,如果超过了,那么就不能吃某一天的晚饭。

而这杯奶茶的到来,显然就要打破她两杯奶茶的规矩。

可是,她是绝不可能不喝的。

在见到这杯奶茶的那一刻,她心中就对送她奶茶的人隐约有了猜想,而当她落座,看到奶茶底下压着的,边缘有明显撕下痕迹的一张小纸条之后,她的心便更雀跃起来。

她拿起奶茶,抽出那张纸条,上面只有短短两行字。

「赔罪。

下次我抄的时候会注意的。」

字不好看,语气也完全不像赔罪,和这张字条的本人一样硬邦邦。

但是,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她本来也没生气,也本来就不是影山君的错埃

捏着手上的字条,看着面前的奶茶,她只感觉甜蜜从心里蔓延到胃里,好像没喝奶茶就已经完全饱了一样。

小鸟游千代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实在难以抑制笑容,索性不克制。

她微微低下头,任由笑意漫上她的脸颊,在还乱糟糟的课间,她可以称得上放肆大胆地从书包里摸出手机,悄悄地把桌上的纸条和奶茶拍了下来。

而当她把手机放回书包,颇为珍重地收回纸条,才把奶茶戳开,分外小心仔细地喝了一口,比起外面奶茶店来说滋味并不算美味的食堂奶茶后,才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向他,想看看他是不是也在看她。

……什么嘛。

看着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只把脑袋留给她的少年,小鸟游千代非常不满地鼓了一下腮帮,然后,用力吸了一口奶茶。

但是奶茶,的确好甜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