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打排球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之后的几天,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老师们花了好几天讲完月考卷,讲完之后便又开始教授新课,顺便提醒大家期中考试将会在五月中下旬举行。

但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因为——

“千代,一百、两百、铅球、跳远、四百都还有空,你自己挑一个吧。”九宫娜美是体育委员,负责女生这边有关运动会的填报,而一般来说,这种项目如果让同学们自愿填,往往是填不满的。

于是,九宫娜美就理所当然地把期望投到了她好友们的身上,苏我美惠向来是运动健将,小鸟游千代看了一眼表格,看见八百米后有她的名字。

当然,对她而言,长跑当然直接pass啦。

“那我肯定选一百,哎,等等,一百的话,c组的小川和早川是必报的吧,不行不行,被甩开一大截就太丢脸了,我报两百吧。”

虽然不想多跑哪怕一步,但小鸟游千代还是有一点点好面子的,c组那两个女生据说一百米能跑到13秒5,啊,她可不想成为被甩在最末的那几个人。

“好,那就两百米,”九宫娜美点点头,弯下腰,借着小鸟游千代的桌写下这个项目的归属的同时,她的视线有些游移地扫过表上的铅球,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

待九宫娜美在表格上将小鸟游千代的名字写好后,她本想离开,但还是停了下来,冲好友抱怨道:“男生还差四百米没人报,但是我认识的都报了,我的亲亲宝贝报了一千六和八百,实在没法再报一个了。”

小鸟游千代嗯了一声,一点不在意好友明里暗里秀恩爱的举动,表情平淡地把桌上的英语书换成国文书,一边问:“一个愿意的都没有了吗?”

“四百米不是好跑的,而且报了就起码要得一个名次吧……”九宫娜美这样说着,一双大眼睛却忍不住左右瞟,这点故意的小动作自然美能逃得过小鸟游的眼睛。

她叹了口气,问:“你心里有人选了?什么男生是你的亲亲小宝贝没办法搞定的?”

九宫娜美的男朋友可是班里人缘很好的男生,有什么男生他不能搞定,却要娜美来求她,她怎么能成功——等等?

“不会是……”

“那当然是影山飞雄了1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小鸟游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而同时,她白皙的脸颊上也逐渐浮出红晕,下意识偏头看向男生的方向,所幸,那里的座位空荡荡。

还好,影山飞雄不在。

“我怎么做得到?”

“不试试怎么知道?”九宫娜美笑眯眯地冲她眨了眨眼,“奉送你一个过来人的忠告,爱情是从进攻开始的!当别人怎么求他他都不答应的事情,面对你却一下答应时,就说明他也喜欢你哦1

看着好友满是八卦,却又信誓旦旦,充满鼓舞的脸,那本带着犹豫的,拒绝的话也好似堵在了喉咙口。

“那我,试试?”

最终,她败下阵来。

她承认,她心动了。

在最后一节时长为二十分钟的晚自习铃声响起后,影山飞雄和小鸟游千代又一次坐在了空教室的空座位上。

而这一次,明显,怀有心事的小鸟游颇为紧张。

在她又一次把α说成β,把辅助线看错之后,纵使迟钝如影山,也该发现一点不对劲了。

事实上,他早就发现了。

一个讲题时不怎么出错的人错误百出,任谁也会察觉到不对的吧?

五月初四点钟的阳光还很强烈,隔着玻璃也有照亮一切的日光带着热意倾泻进来,但只投到影山他们的脚边,余下的光辉则照亮一点他的后背,他背着光,更显得他那双黑色的眼瞳幽深。

而当他用那双黑色得眼瞳看向任何人,任何人也都会心悸。

“你,有心事?”影山飞雄话中有些奇怪的停顿,但这停顿其实与‘询问一位女生的私事是不是不太礼貌’无关,而是因为影山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小鸟游千代的这种状态。

但这一切落到小鸟游千代眼里,便成了他的小心试探。

一种甜蜜,虽然很少,却漫上了她的心间,让她心中本来因为担心自己被拒绝而不敢开口的惶恐以及对未来的担忧略微散去了一点。

影山飞雄看见小鸟游千代那双浅棕色的眸子在闪烁,犹疑,纠结,他看见她微微垂下头,看见她忍不住咬起嘴唇,以为她不愿意说,他其实也没什么兴趣知道苦恼对方的事情,于是,他便要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桌上摊着的笔记。

可就在此时,小鸟游千代终于跨过了内心的那道坎,开口了。

“影山君有没有报什么运动项目呢?”她用一种犹豫的,温柔的语气说话,像是随口一问似的为她的最终目的打了一下掩护,假如她在说话之前没有纠结那么久,影山飞雄也许真的会以为这只是她聊天时的一个话题。

尽管他们几乎不聊天。

“没有。”他回答。

“为什么呢,影山君明明体育这么好。”话说出口,小鸟游千代却又觉得这听上去似乎有那么一点点指责的意思在里面,连忙补上一句,“我只是好奇啦,并不是说影山君一定要报。”

但这听上去却像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所幸影山飞雄并没有这么细的心,他只觉得小鸟游今天说话好像有点奇怪,但具体奇怪在哪里他却说不上来。

不过就算觉得奇怪,他也是会回答她的问题的。

“因为要练排球。”

小鸟游千代一愣,她想到过很多答案,却没想到这点,下意识追问:“哎,运动会的时候排球社团还要训练吗?”

“不训练,”影山摇了摇头,似乎觉得只回答这一句,小鸟游一定还会追问,索性再解释了一句,“是我自己想练习,而且,运动会,很无聊。”

很无聊。

小鸟游千代想说的话都被他几个词憋了会去,她的嘴紧紧抿住,露出一种像吃了苍蝇的表情,整个人都萎靡了起来。

影山飞雄无法忽视小鸟游身上散发出的失落,因为她表现的太明显了,他不可能没看见,既然看见了,他也绝不会装作没看见。

“怎么了?”他问,同时抬头看了一眼黑板上方挂着的钟,意识到今天的补习大概就到此为止了。

和一个女生在这里聊运动会,不是在补习,也不是在练习排球,也没有睡觉,没有做作业,按道理应该算是件浪费时间的事情,但影山并不觉得无聊麻烦。

没有原因。

而在影山飞雄直白的询问和注视下,小鸟游千代也不再忸怩,虽然直说这些对她而言有些困难,但她还是说出了那个请求。

“我想,呃,我们班,还差一个男生四百米,嗯……”

她剩下的话都咽进了喉咙里,只微微抬起那双浅棕色眼睛,用一种试探的,怯怯的目光看他,也许影山的背还不够宽阔,没法挡住外面照进来的阳光,他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眼睛里的一点光,以及他自己的倒影。

他皱了皱眉,问:“你是体育委员吗?”

在他看来,这只是一句普通的询问,可听在小鸟游千代耳中,却像是很不客气的追问,影山飞雄看见她原本还有点红色的脸一下刷白,那双闪着光的,有他倒影的眼睛也垂下,被眼睑盖住,让他只能看见她的长睫毛。

他意识到她更低落了。

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他觉得自己该问,可又觉得无处可问,而此时,小鸟游千代已经侧过身,重新看向了桌上的笔记。

影山飞雄注视着她的侧脸,看见她的脸颊鼓了一下,皱了一下鼻子,狠狠地眨了两下眼睛,他看见她的嘴角下垂了一下,而后她侧过脸,又冲他笑了起来。

她笑的好像之前每一次那样,是那种心情很好的样子,语气也是上扬的,愉悦的,那温和的,如同她本人带着一点连草字迹一样,语速有些快而模糊的声音就这样飞入影山飞雄的耳中。

“我只是随便说说,好啦,我们重新讲题吧。”她说。

这很好,因为,他们来这个教室就是为了补习的,像刚刚那样说话,聊一些不属于学习的事情才是浪费时间,他们才真正认识几天啊,影山君会同意才奇怪。

小鸟游千代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本来也没有抱多大期望,毕竟娜美的男朋友都尝试失败了,男生和男生的关系理应更好都没成功,何况她呢?

哎,她在影山君眼里只是一个学习好的,脾气好的,能帮他补习的同学而已,这样跨过交际线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实在是错的离谱,她不能指望她喜欢他,对方就要立刻回应,立刻答应她的所有要求碍…

她吸了吸鼻子,压下一点点委屈,偏过头,顺应自己的心,放纵一下自己的心,不去看影山本人,而是盯上笔记本上的某一道题:“那我们继续说这道题吧,这是数学课上讲的最后一道题,比起之前的要难一点,但其实是课上所有知识点的综合,辅助线很多,所以——”

“好。”

影山开口打断了她。

“唉?”

小鸟游千代为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疑惑,她抬眸,影山又重新看见了那双浅棕色的眼眸,他其实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不高兴,也根本怎么理解她弯弯绕绕的意思,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应该同意。

但在同意之后,他还是忍不住问清对方的意图:“你想让我跑四百米?”

他的声音还是冷淡的,但由于疑虑,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竟然显得不那么冷漠了。

“呃,是,但是影山君不必这样,如果想练排球的话还是练——”

看着面前慌张起来,解释来解释去的小鸟游,影山又一次感到疑惑,她的意思似乎不那么愿意让他接受,但他的直觉又告诉他如果就这样拒绝,她肯定又要失落。

他不懂,他非常困惑,但是,他还是要反问:“也没多久吧?”

盯着影山询问的目光,小鸟游一下撞进那双漆黑的眼瞳,她下意识缩了一下肩膀,语气弱了下来:“嗯,没,没多久……”

“那就跑吧。”他说。

肉眼可见的,小鸟游千代眼角眉梢都在这句话之后染上了笑意,影山飞雄在此之前其实根本无法分辨对方到底是真的在笑还是假的,事实上,在此之前,他甚至不知道小鸟游千代居然会时不时假笑。

女生好奇怪。

他盯着小鸟游千代的脸,忍不住想,而此时晚自习的二十分钟也快到尾声,可在此时,一种好奇,一个疑问,浮在他的心中。

“你报了什么?”他忍不住问。

“两百米,和影山君是同一天跑。”小鸟游千代回答。

于是影山看她的眼神更深邃了。

“你跑的很快吗?”他问。

其实在一般女生中还是挺快的,不然九宫娜美也不会找上她,但在影山飞雄面前,小鸟游也是在没有底气说自己很快,于是,她只能抬手挠了挠脸颊,小声道:“嗯,一般,一般般?”

“那你为什么不报铅球?”影山忍不住发问。

“唉?可是铅球好重碍…还是影山君想看我扔铅球?”

影山回忆了一下对方拿排球砸他的力度,可疑地停顿了一下,才摇了摇头:“算了。”

算了……扔出场伤到人就不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