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打排球1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运动会那天是个艳阳天,五月初的阳光已经有点晒人,所幸看台上是有遮阳板的,才让小鸟游千代不必死抱着那顶大大的遮阳帽不放。

广播里时不时就通报一声xx项目检阅,但学生看台这边实在吵得不行,天又热,不过坐在座位上一个多小时,小鸟游就昏昏欲睡,有一种自己将要融化的错觉。

白色的帽子被刻意下拉挡住阳光遮住脸,而在帽子底下的双眼已经越眨越小,直至彻底闭上。

而在此时,她身边的苏我美惠却特别不合时宜地猛推了一把她,在她不受控制地朝旁边人身上倒去之前一把捞住她,在嘈杂的人群中冲她吼:“四百米要去准备处准备了0

小鸟游千代眨了眨眼,将睡意赶出脑海,回过头,看向看台最末几排的男生,来回扫视几遍,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皱眉:“影山已经去了吗?”

“不知道,”苏我美惠答,答完之后,她才诧异地睁大眼睛,恨铁不成钢地对好友道,“你一点也不在乎他的吗?”

“太困了……”小鸟游呼出一口气,明显还有点没睡醒,而此时,她脑中已经快速回忆起从开幕式到现在一系列的记忆,而后,不太确定道,“好像影山在扔铅球的时候就不见了。”

小鸟游又想起那天晚自习时对方特意和她提了一嘴铅球,心里暗暗犯嘀咕,难道影山对所有球类运动都很感兴趣吗?

不过不能再想这些了,因为苏我美惠已经拿出手机接了不知是谁在此时打来的电话——老师在运动会总是很忙,只要避开巡查人员,拿出手机就不再是那么值得避讳的事情。

小鸟游千代侧过脸,将视线投向看台底下,又环视一周,为好友把起风来,但她俩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即便不去刻意听,苏我美惠的声音也飘进耳朵里。

“摩西摩西,噢,是我。他不在啊,嗯,我让千代帮忙找找吧。”

啪嗒。

苏我美惠挂了电话,将手机重新塞进兜里,看向好友,此刻,小鸟游不必去猜,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了。

“影山没去准备处,当然,现在在检的是高三,还有段时间,但娜美担心他不靠谱,让我们去找找。”

小鸟游皱了皱眉,颇为不平地为影山辩解:“不可能,他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的。”

苏我美惠没管小鸟游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对影山的信心,毕竟处于恋爱期的女生都这样盲目,她只是叹口气:“万一他躲在哪里打排球,没听见广播呢?”

小鸟游千代沉默了。

小鸟游千代被说服了。

她呼出一口气,把遮阳帽戴到头上,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牵起好友的手,从座位上起身,下了看台。

在看台上感受到的热意,等到了操场上,在阳光下,热量就又翻倍了,窜过跑道,跑了没几步,小鸟游就感觉自己要流汗了。

而操场正中央的人实在太多了,来来去去,她们两身高又不是太高,根本没办法从这头望到那头。

小鸟游千代曾听九宫娜美说,她能在一个年级人的背影中一眼看见她的男朋友,她说这是所有情侣的必备技能,小鸟游千代不太信。

而在现在,这人潮汹涌中,她希望九宫娜美说的是真的,也希望自己拥有这种必备技能,毕竟她的眼神一直都很好不是吗?

可在此时,在广播已经再说“高一四百米男生请到准备处准备”的现在,再一次环顾整个操场却毫无所获的小鸟游千代已不得不承认她做不到了。

她呼出一口气,忽略心中那一点失落,把遮阳帽摘下来,又外套脱下来盖到头上,从兜里拿出手机,拨通那自从加进联系人名单后从未拨通过的号码,再将手机藏在衣服里面,听见听筒里传来一声声嘟嘟。

她一边举着手机,期待这通电话能被接通,一边和苏我美惠朝操场的另一边走去,她们想既然影山不在操场,那多半在体育馆或者体育器材室附近。

“你去体育馆,我去体育器材室。”

意识到时间不够,而电话又没有接通,小鸟游千代没再犹豫,决定和苏我美惠兵分两路。

望着好友飞快跑走的背影,小鸟游千代重重喘了口气,只觉得五月份的太阳太晒人了一点,她又重拨了一次电话,并且下决心如果这次他还不接就再不打了。

毕竟,她没看见影山拿出手机过,他可能是那种不把手机带到学校的男生,而她如果再在这样的场合光明正大地打电话,恐怕就要被巡查组的人发现了。

虽然在这样的日子里被发现带手机绝不会有什么处分,但即便是被批评一下,她也不太能接受。

这样想着,她快速跑过塑胶跑道,跑出了椭圆形操常

操场不远处就是大道,但大道那边也堵满了人,隐约看见了两三个老师的影子,耳边的手机听筒中还只传来“嘟”声,电话并未接通。

小鸟游千代叹了口气,正要挂断——

“有事?”

那个人的声音,那个她一直在找却一无所获的人的声音,透过听筒,第一次那么近的在她耳边响起。

冷淡,似乎远比平时更冷淡,但她却能很清楚地听见他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和一点风声。

噢,那大概,在她找他的时候,他也意识到已经是他的比赛时间,在朝这边奔来吧?

她微微阖上眼,五月初的阳光从上面毫无遮挡地撒下来,即便头上顶着衣服也能感到热意,她一手拿着帽子,一手藏在衣服后面拿着手机,轻声问:“你在哪里?”

影山没有立刻回答她,在听筒中,小鸟游千代可以听见他重重地呼吸了两下,然后,她听见他说:“我在你这里。”

心脏都几乎要为这句话停拍,小鸟游千代诧异地瞪大眼睛,哎了一声,退后一步,脸上霎时烧的透红,声音颤抖:“在,在我这里?”

“是,”电话那头的人顿了顿,与小鸟游颤抖的语气不同,他是那么理直气壮,声线平稳,“你站在那里别动。”

像是有所预感,又或者是真的心有灵犀,小鸟游千代偏头,从头上搭下来的衣服有些遮挡她的视线,却不影响她在此刻如鹰一般的目光。

在不远处,就是大道攒动的人群,离这么远,连人的脸都看不见,可小鸟游只需一眼就能看见影山飞雄。

阳光,很刺目的,金黄色的阳光从顶上洒下来,把他整个人照的发光发亮,而在她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她。

她能感觉到影山飞雄的目光和她对视,又在锁定她,而此刻,在阳光下,在嘈杂的人群中,他也在朝她奔来。

扑通,扑通,是她的心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