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打排球1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比起平时排球部的训练来说,四百米实在算不得什么,加上他本身体质就远超常人,全速跑完这一圈也没太累。

他整个人冲出了终点线一大截才停下来,回头往后走的时候,第二名还没到终点。

他抬眸,视线扫过人群,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小鸟游千代,毫不犹豫地走向她。

当然,这周围只有她这一个人是他熟识的,走向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

尽管如此,看完全程的小鸟游千代却还是为这第一时间的走来而开心。

她挤出人群,走上前去,递给他水,他则很自然地接过,虽然看上去不是很累,却一口气喝了小半瓶,而后将盖子重新扭上。

正当小鸟游觉得他要离开去体育馆打排球时,他却突然问:“你什么时候比赛?”

小鸟游一愣,心中有些喜悦,却又担心这不过是他的随口一问,不敢抱有太大期待,只抿了抿嘴唇,回:“马上就是两百米,先是高三高二,最后是高一。”

影山哦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天色,强光逼迫他的眼睛不得不眯起,他捏着矿泉水瓶,指节分明的手指把水瓶捏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他收回视线,看向小鸟游:“那你跑,我也在终点等你。”

这是小鸟游对他说过的话,如今他还给她,权当礼尚往来,尽管这并不需要他礼尚往来。

说着,他又顿了顿,很难得考虑到了一点别的,主动问:“你要提前去准备处准备吗?”

小鸟游千代此时还在为他上一句话脸红心跳,听到这个问题后才猛地回神,抬手拍了拍自己发红的脸颊,颇为慌张地点头,转身便要走,还差点同手同脚。

她本来想想着的是自己一人去,影山在终点等她,可她没想到,影山居然跟了上来。

也许是一开始没有对他的回应抱有太大希望,现在他一回应,小鸟游千代就感觉自己好像被泡进了蜜罐里,整个人都在往外冒傻气。

去准备处的路并不远,操场上人来人往,两个人并肩而行并不惹眼,可在准备处等着人的九宫娜美却能一眼看见。

她惊讶于这两人过于快速的进展,忍不住冲小鸟游投来挪揄的目光,小鸟游千代假模假样地瞪了她一眼,和身侧的影山说了声,便去老师那里登记了。

照惯例,当然是要把外套和帽子脱下来,在贴身短袖的背后别上号码牌的,可当千代脱下外套时,却发现本该接过她衣物的九宫娜美早已跑到天边去了。

小鸟游千代当然知道这是好友的有意撮合,对影山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可也许是今天的阳光实在太热烈,照到她脑袋都发昏发烧,不愿意说上这样一句顺水推舟的话,抬脚就要往九宫娜美那里走去时,影山却拦住了她。

“我拿着。”他说,视线扫过她一直红着的脸颊,怀疑她是不是能跑完这两百米。

但他没有质疑女生的习惯,只把疑惑留在肚子里,伸手接过了对方手上的外套和遮阳帽,而这次,小鸟游千代也没辜负好友的好心,要求影山帮她别别针。

这似乎是件有点亲密的要求,但又恰如其分地卡在一个关键点上,不超过,不越矩,看上去只是同学之间的互相帮助,可有心人却会忍不住在心里窃喜。

小鸟游千代背对着影山,感觉他的手隔着短袖擦过她的背,只觉得像是被烧过,脸上红的不行,想影山飞雄刚刚也是这样的感受吗?他有一点感觉到吗?那么,他有一点害羞,一点难为情吗?

她不知道,而别别针又是这么快的事情,特别当为她别别针的还是速度本来就很快的影山飞雄。

在她走神的几秒钟里,他就已经做完了一切。

“好了。”

那声音没什么感情,自带一点冷淡,但只要和他相处久了就会知道,他并不是那种冷冰冰的人,这种冷淡只浮在他的外表,影山飞雄的内在,则是很好的,很柔和的人。

尽管这柔和也不是普罗大众意义上的柔和。

小鸟游千代也意识到这只是她对影山独有的滤镜。

她叹了口气,转过身,那张白皙的脸在阳光照耀下更像白的要发光,影山却为此皱了下眉,直接把手上的帽子又罩回了她头上。

“待会摘吧。”他说。

小鸟游千代并不知道原因,却不妨碍她害羞地拉了一下帽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按道理,两百米的等待时间要比四百米短,但影山当初是晚到的,到的时候已经轮到了高一组,而小鸟游则是从高三组开始等的,时间自然长了不少。

直在阳光底下晒了好一会儿,才轮到她们去赛道附近准备。

眼看着小鸟游已经去了赛道,影山飞雄揉了揉自己已经烫手的发顶,也应言走向两百米的终点。

很凑巧,迎面撞上了西谷前辈。

操场上这么多人,遇到熟人也不是什么奇怪事情。

可西谷实在太了解影山飞雄了,他可是那种没事就一定要去打排球的人,虽然这次他报了四百米,但按道理,跑完了也该立刻去体育馆了,而不是在这里逗留。

西谷夕思考了一下他的行径路线,确认他是往终点处走,又踮起脚尖看了眼赛道,忍不住问:“你要去终点处吗?这不是女子两百米吗?”

影山不懂这两个问题有什么关联,但还是回道:“小鸟游在跑,我答应她在终点等她。”

“噢原来是这——???什么,你这家伙!1

西谷夕瞪大了眼睛,意识到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队里的单身狗浓度已经发生了变化,有人暗地背叛了革=命,忍不住要拽着这该死的背叛者好好问问,恨不得现在就去找到田中和他一起声讨对方时,枪声响起了。

影山飞雄下意识把目光从前辈身上移向赛道,一眼就看见那道身影,心里还感叹一声人不可貌相,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到终点处,一种惶恐,他自己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的惶恐突然漫上他的心头。

他停顿了一下,低头看向西谷,说:“抱歉,前辈,我要去那里等她了。”

说完,没等回应,他就立刻小跑着冲向了终点,头都没回一下,而看着影山飞雄的背影,西谷夕在短时间内,第二次,感觉自己被恋爱的酸臭味冲了一脸,气到咬牙切齿。

“可恶啊,这家伙,这么不懂得欣赏美女的,这家伙,怎么也这么快有女朋友了!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