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打了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运动会一般都安排在礼拜五,为的就是在剧烈运动之后,学生们能有充足的时间休息。

乌野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这本该是轻松快乐的周末,对小鸟游千代来说,却是折磨。

在告白之前,她曾幻想过她和影山在一起之后会做什么,其中就包括这个周末他们会如何度过。

毕竟那时候的她根本找不到理由去推翻‘影山其实也喜欢她’这样的幻想,心中对那虚无缥缈而且永不可能发生的未来抱有无限憧憬,在那时,她心里只有‘交往’一个选项,也丝毫未担忧那个‘万一’。

于是,她自然理所当然地想着这个周末他们可以去约会,去逛街,不必牵手,只要肩并肩在一起走就足够幸福了。

她之前和苏我美惠她们出去玩的时候曾在北大街见过好几家店面很大的运动专卖店,她可以去给影山买一对护膝,或者别的什么,随便什么,作为定情信物。

当然,影山飞雄那样的性格大概不喜欢逛街,那么,在周末去体育馆虽然有点破坏气氛,但她还没见过影山君打排球的样子呢,而且她耐心很好,坐一整天也绝不会不耐烦的。

所以,影山当然可以去和他的朋友们练习,她只要坐在旁边看他打排球就好。

但是,这一切全都变成幻梦了,短暂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一刻钟,然后轻而易举地被现实击溃,如同阳光下被小孩子吹出来的泡泡一样,闪闪了一会儿,马上就破碎了。

只剩下在回家的路上硬生生忍住哭鼻子欲望的小鸟游千代瘪着嘴,连累和她同座的苏我美惠也噤若寒蝉,一句话不敢多说,生怕触碰到哪个点,让好友直接泪洒车厢。

小鸟游千代惯是那种一切痛苦在人前都会忍住的人,即便她最好的朋友就在身边,但司机先生可没被她划在‘熟人’范围内。

于是,这莫名的自尊心让她憋的很难过,大气都不敢喘,眼框里含着泪水,手机屏幕都很模糊,就这样一直捱到到了家,没说一声‘再见’,也没说一声‘我回来了’,化作一道风扑进了卧室,把脸埋在被子里,哭的涕泪横流。

接下来的两天,她都是在卧室里过的,小鸟游先生还出差在外,小鸟游女士则非常体贴少女心事,每到饭点就会敲她两下门,小鸟游千代只需打开门,就能看见放在门前的饭。

这种伤痛,这种疼痛一直持续到了周末晚上,当然,小鸟游千代不可能哭到这时候,事实上,在周五回家后的那一场之后,她就没再流眼泪。

只是,她一直郁闷着,想自己有哪里不好,为什么连着两个她喜欢的男生都不喜欢她呢?

这两个男生是不同性格的,不存在说这种性格的男生就是不喜欢她这种蹩脚理由。

那么,是她脾气不够好?是她长的不够好看?是她身材不够好——可恶啊,高中生说什么身材啊!但是,总之,她一定有哪里不好吧?不然他们怎么都不喜欢她呢?

她一直这样想,想着想着还会回忆自己两次告白时的窘态,然后就会睡着,或者忍不住玩起手机,玩着玩着就又会想起这件事,总之,一个周末就是这样过去的。

直到小鸟游女士敲响她的卧室,扭开门把手走进来。

小鸟游千代不想让母亲见到自己憔悴的模样,尽管她脸上没有泪痕,曾经红肿的眼圈也早就不红肿,可她头发很乱,脸色不好,都愁出了法令纹,可她也知道自己没法躲开自己的母亲,只能一口气,鸵鸟似的钻进被窝。

小鸟游女士没在乎她的小脾气,只坐到床沿,拍了拍她的腰,问:“明天就是周一了,要去上学吗?”

躲在被子里的千代沉默了一下,而后,闷闷的声音传出来:“……不要。”

“那明天,凉太,就是初中住在我们家隔壁的那个男生要来宫城县,他说是下下周拍摄,但这周说是要先来玩一圈,你黄濑阿姨不放心,叫我带带他,我没空,你和他出去散散心吧。”

噢,黄濑凉太要来了。

小鸟游千代想起她曾在动态里刷到过这家伙的行程表,告白的那时候她还想,如果他来了,如果有时间,如果凑巧,她一定要把影山带过去给他看看,要不然就在动态里秀秀恩爱。

当然,也不是抱着‘让他追悔莫及’的态度,毕竟她告白失败后虽然和黄濑单方面尴尬了一阵子,但对方脾气太好,又太会死缠烂打,两个人很快又做回朋友了,而她,是那种失败一次就再也不会尝试的性格,所以早就一点也不喜欢他了。

但是,想让曾经拒绝过自己的人看见自己被别人接受,还过的很好这种事情,应该是平凡人独有的私心吧?

但现在,这个美梦也破碎了,而且更不幸的是,自己还过的更凄惨了。

虽然黄濑凉太不会嘲笑她,但是……

“不要。”小鸟游千代一口拒绝。

小鸟游女士一挑眉:“那就去上学。”

“不要1

“那就去陪凉太。”

“不要1

“惯的你,这件事上没有你拒绝的余地,今天十一点之前给我答复,过时不候。”

小鸟游女士一锤定音。

于是,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小鸟游千代会提着购物袋,和同样提着一堆东西的黄濑凉太站在乌野高中校门口的原因。

如你们所见,小鸟游千代当然选择了不去上学,而小鸟游女士也秉持她一贯阔绰的手笔,直接给她请了整整一周的假期。

美食、购物、娱乐,是这世上最能治疗伤痛的三大利器——黄濑凉太说。

小鸟游的萎靡不振当然躲不过他这个人精,他仔细看了一下好友最近的动态,联想对方见到自己时那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他就立刻断定对方的恋情又失败了。

他当然不会笑她了,反而还拉着她在购物商场里好好买了一通,一连买了三杯奶茶,告诉她一杯喝完就接着喝下一杯,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六点,他们进了三家餐厅吃饭,吃不掉的统统打包。

绝佳好朋友,可惜,这个好朋友也是拒绝她的人之一,哼哼,功过相抵吧。

而在快活之后,小鸟游千代才想起来自己那天走的太匆忙,根本没来得及去自己的座位上把其他几门科目的笔记带回家,这也就导致了,即便苏我美惠把自己的笔记发给她,她也没法在家里补。

眼看着时间将要不够,她只好拽着黄濑凉太火急火燎上了出租车,一路到了乌野。

“还好,没到关校门的时候。”小鸟游千代吐出一口气,把手中的购物袋放在门卫大叔那里,冲他甜甜乖乖的笑了一下,就拽着非本校学生的黄濑光明正大进了大门。

她那时候还在想,上天可真是垂怜她。

可是,她忘了,天意虽然偏爱她,可也总要给她一点意外,一点她绝不想遇见的意外,绝不让她的日子过的如此顺遂。

今天是周一,小鸟游千代没来上课,在早自习的时候影山就发现了。

小鸟游千代是个在学习上绝不马虎的人,七点半上早自习,她一定七点十五就到,绝不迟到,在她没按时来的时候,影山隐约就有了她不会来的预感。

而这预感还告诉他,这没来的原因也许和他有关。

可即便影山在生活方面没什么谱,也该知道,这样想未免太自大了一些。

于是他只能疑惑,把这疑惑藏在心里。

直到第一节课课间,影山在茶水间灌水的时候听见他们班有女生讨论她。

小鸟游千代的好朋友——原谅他根本不知道她是谁,这个班里除了班长和学委,他只知道小鸟游千代一个女生的名字,但不妨碍他认识她的好朋友。

他总见她们俩一起走。

而现在,这个人面对女生们的疑惑,却下意识将目光有意无意,但却以他人绝对看不出来的架势轻松扫向饮水机前的影山飞雄,微微抬高了一点音量,说:

“千代运动会完了之后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回家之后就发烧了,去医院查了之后说要挂两天的水,但烧一直没退,所以现在还歇在家里呢。”

“啊,这也太惨了吧……”“我就说那么毒的太阳晒完,教室里空调还打那么冷,肯定感冒了。”“要不然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看她吧……”

诸如此类的话,影山飞雄已经没再听了,他拿着过于满了水喝了一口,只觉得烫舌,可他却也没失态,只将口腔里那口几乎灼伤喉咙的热水咽下,而后盖上了杯盖。

小鸟游千代发烧了。

他就说,那时候她的脸一会儿热一会儿白,肯定是身体不舒服。

这样想着,他眼前又浮现出那张苍白的,含着泪水的脸,她的朋友说的那么严重,恐怕她现在也不会好过吧,一想到对方难受到病恹恹的样子,他心里就有点难受,一点后悔。

他想,也许当初应该再委婉点拒绝她的,可是,该怎么委婉呢?

这种困惑淡淡的纠缠着他,从上课一直纠缠到放学,直到社团活动结束后也没个答案,他发现自己一直在回忆那天下午,阳光从玻璃窗里透过来,照亮靠窗的教室的地面,有细小的灰尘在空中浮悬。

在这阳光下,他可以看见低头写字的小鸟游千代柔顺长发的走向,看见她露在发外的耳垂微微发红,看见她从耳垂蔓延到脸颊的微微红晕,看见她抬眸时微微颤抖的睫毛,以及浅棕色的,蕴含着笑意的眼瞳。

而后,他看见,夕阳西下,橙红色的光铺天盖地,投下光辉,照亮前路,在前辈们行走的间隙中,他的目光畅通无阻,看见从教学楼那道并肩走来的两人。

男生染着一头非常璀璨的金发,在夕阳下闪着光,手上拿着几本影山飞雄非常熟悉,曾不止一次抄写过的,属于小鸟游千代的笔记本。

而笔记本的主人,正站在他身边,脸上挂着比往日,比在他面前要灿烂多的笑容,不那么温柔,但更活泼,是影山飞雄从未见过的笑容。

她似乎很高兴,又或者旁边那个男生说了什么逗笑的话,引得她忍不住抬手,握拳,将佯装重,但影山知道很轻飘飘的一拳击上身边男生的肩膀。

金发男装作要躲,但又带着非常戏谑的笑容硬生生接下,装作很痛的样子捂住被打的地方,脸都扭在一起,影山飞雄不用听,就知道他在很虚假的痛呼。

这是多浮夸的演技,可小鸟游千代居然瞪大眼睛,以为自己真的打疼了他,上手就要摸摸,可在此之前,她的目光一偏,终于舍得将视线从对方身上收回,偏向他们。

而在目光一触及到他,当他们两对视上的那一刻,影山飞雄绝佳的视力可以看见那蕴着笑意,蜜糖似的眼睛,那双看着他时总是温柔的,总是含笑的眼睛,在那一刻褪去所有笑意,布上寒冰。

而后,他看见小鸟游千代收敛笑意,将视线偏开他,故意后退一步,退到金发男身后。

与此同时,他听见田中前辈突然哎了一声,问:“影山,那不是你的女朋友小鸟游吗?”
sitemap